《石鼓歌》

第08章 三狼窜

作者:东方玉

糊涂狼老四听冷秋霜一说,想起自己方才说过,再有人说自己糊涂狼,太爷非揍死他不可,现在毒狼老三一开口就叫自己糊涂狼,自己人可以叫,以后又怎能禁止外人?何况还有这许多中原武林人在场,此例如何能开?他头脑简单,不由越想越觉得有理。

偏头瞧了毒狼老三一眼,吼道:“不错,这非揍不可!”

话声一落,突然一拳往他胸口捣去!

色狼老五趁机凑近冷秋霜身边,低声道:“毒狼老三,一定是查考我们来的。”

冷秋霜道:“他会用毒?”

色狼老五摇摇头道:“不,他只是心毒手辣,大家才叫他毒狼……”

毒狼老三突然举步一跨,闪开五尺,避过糊涂狼一记拳风,厉声喝道:“老四,你疯了?”

糊涂狼愣愣的道:“老三,你是自己人,此例也不能开!”

毒狼老三双目睁圆,喝道:“你说什么?”

糊涂狼不由有些气馁,期期的道:“我现在叫聪明狼了,你……你不能再叫我糊涂狼。”

毒狼怒嘿一声,回头瞧到色狼老五正在鬼鬼祟祟的和冷秋霜说着自己,心头更是火发,一步跨到色狼面前,大声问道:“她是什么人?”

冷秋霜眨眨眼睛,笑道:“噫,你们不是在咱们船尾上画了白粉狼头,一路跟来的,干么,还要多问?”

糊涂狼一脸惘然之色,朝色狼问道:“咱们老大几时在她的船上也画了狼的头?”

色狼老五摇摇头,没有作声。

毒狼老三狞笑道:“你就是南北双岳门下?”

冷秋霜道:“谁说不是?”

她用手指了指陆翰飞,又道:“陆大哥是南岳门下,我是北岳门下楚湘云。”

糊涂狼骇然道:“就是他们?”

色狼老五忙道:“我早就有点怀疑。”

糊涂狼道:“对了,我不是早就说过,龙门帮的那个老穷酸,就是替南北双岳门下撑腰来的。”

毒狼老三道:“你们不准争吵,依咱说,咱们既然碰上南北双岳门下,不如直截了当,带他们去见师傅,老大这种绕圈子的做法,咱可不赞成。”

糊涂狼老四拍手道:“对,对,早该如此了!”

色狼老五两只眼睛,只是在冷秋霜身上打转,闻言忙道:“楚姑娘,你不用害怕,就跟咱们去见见师傅吧!”

说话之际,伸手就来拉冷秋霜的纤手。

冷秋霜早有准备,身子后退半步,说道:“我才不去呢!”

口中说着,玉手微扬,轻飘飘的一掌,朝色狼老五推去!

色狼老五伸手去拉,哪敢用力,同时也明明看到冷秋霜一掌朝自己推来,就是因为冷秋霜这一掌,好像只是一记虚招,丝毫不着力道,是以并不在意。

哪知就在这一瞬之间,陡觉不对,一股奇寒澈骨的冷风,业已拂到身前!他终究功力深厚,心头一惊,立即一提真气,全身上下,有如精钢一般,不待冷风及身,陡然一个大翻身,闪避开去。

饶他色狼老五及时警觉,仍然觉出一阵寒风,从身侧掠过,身不由己的打了一个冷颤,如若硬挡的话,虽有真气护身,只怕也难以抗拒得住!

惊凛之余,不由瞪着双眼,退:“啊,好冷,你这是什么功夫?”

这原是一瞬之间的事,千手儒侠,史南溪因冷秋霜此时乔装北岳门下的楚湘云,她已得厉山双煞真传,“九阴神功”有了三成火候,如果出手之间,万一伤了对方,老狼神狼奇里最是护犊,这笔账非挂在北岳门下的楚湘云头上不可。

何况陆翰飞、楚湘云两人,师仇未复,今后行走江湖,惹上老狼神这样厉害魔头,自非所宜。心中想着,这就朗笑一声,道:“陆老弟,楚姑娘,你们只管瞧着就是,漠北五狼只来了三头,还是老夫打发他们回去的好。”

冷秋霜道:“史老前辈,你让一个给我咯!”

千手儒侠使了一个眼色,笑道:“漠北五狼,何足为奇?老夫说过要打发他们回去,你们谁都不准出手。”

杜志远听出干手儒侠口气,心中一阵感激,连忙叫道。“楚师妹,史前辈既然这么吩咐,你就退下来吧?”

毒狼老三凶睛一瞪,厉声道:“你是什么人?”

色狼老五道:“他叫干手儒侠史南溪。”

糊涂狼一听被老五抢着说出,心中大是不快,忙道:“他就是长江龙门帮的什么总护法!”

干手儒侠颔首道:“他说得不错,老夫正是龙门帮总护法史南溪,此次奉帮主之命,陪同陆老弟、楚姑娘前往石鼓山。你们只管冲着老夫来就是!”

他故意说出龙门帮,把事儿全揽到自己身上。

果然,毒狼老三听得怒不可遏,手腕一翻,从腰间取出一柄狼牙棒,脸上掠过一抹狞笑,道:“漠北五狼,向来不讲究江湖规矩,不管你一个人,或十个百个,咱们有几个人在场,就上几个的。”

他说话之时,糊涂狼老四和色狼老五同时取出狼牙棒。

千手儒侠朝三人瞧了一眼,朗朗笑道:“老夫承武林朋友抬举,送了个外号,叫做干手儒侠,就是来上千头狼,老夫也毫不在乎。”

糊涂狼道:“中原武林中敢情都会吹牛,这老穷酸口气可真不小。”

毒狼老三手上掂了掂狼牙棒,道:“咱们上!”

色狼老五道:“老三且慢,叫他取出兵器来再动手,不要辱了咱们漠北五狼的名头。”

糊涂狼连忙点头道:“对,对,叫他取出兵器来。”

千手儒侠微微一笑,探手从衣袖中取出一把褶扇,倏的打开,摇了两摇,抬头道:“老夫已有多年没用这柄扇子,对付你们实在用不到它。”

随手一拢,又复收袖中。

毒狼老三怒吼一声:“接招!”

手中狼牙棒一伸,疾向千手儒侠点去!

千手儒侠脸上笑容未敛,左手衣袖一挥,硬封毒狼老三点来的狼牙棒。

毒狼老三没想对方竟有这般托大,居然敢用衣袖硬封自己的狼牙棒,但他心念堪堪转动,于手儒侠从衣袖中拂出的一股巨大潜力,业已卷到,只觉手上一震,狼牙棒向侧荡去,身不由主的横移了两步。

毒狼老三才一出手,粉涂狼老四,色狼老五两人,也同时一挫腰,两柄狼牙棒,一左一右向千手儒侠合击过去。

千手儒侠长笑一声,双肩晃动,儒衫飘处,倏地从两柄狼牙棒中疾穿而过,衣袖一抖,双手同时反臂向后卷出!

漠北五狼平日目空一切,除了他们师傅,自以为天下武林,再也难有对手。

此时老四,老五联手合击,只当对方必然被迫后退,千手儒侠突然从两人之间,闪穿而过,已大出两人意外,没防到他两只衣袖,还会反卷而出!两人略一怔神,才发觉一股反弹之力,直追过来,双双大吃一惊,慌忙趁势后跃!

千手儒侠一招之间,就把三人各个逼退,直瞧得杜志远、陆翰飞等四人,莫不衷心佩服,于手儒侠之名,果然不虚!

毒狼老三身子横移两步,一眼瞧到老四老五同时被逼后退,他狼牙樟一个盘旋,又向千手儒侠旋击而来。

糊涂狼口中叫了声:“老五,这老穷酸有点名堂!”

身子一纵,闪到千手儒侠身后,棒势一斜,横打背脊。

色狼老五同时右脚横跨,变成仆步,右手狼牙棒,伏地追风,呼的扫向下盘。

漠北三狼,这一次竟然同时发动,千手儒侠身前身后,上中下三盘,全部笼罩在三柄狼牙棒的攻势之下。

只见他长衫飘忽,猛堤丹田之气,双臂一抖,身形凌空而起,疾若离弦飞矢,往上直拔。

就在他直拔之时.右手在糊涂狼肩头,轻轻拍了一下!

这下当真奇快无比.糊涂狼肩头被拍,哪还留得住脚,连棒带人直向毒狼老三撞击过去。

毒狼老三一律击出,突然失去敌人踪影,心头方自一怔,糊涂狼已然撞到,一时来不及收招,只好全力朝糊涂狼棒上架去。

“蓬”的一声,两柄狼牙棒撞个正着,无数锋利尖刃,交错钉入对方棒身,一时哪想分得开来!

色狼老五伏地扫去的狼牙棒,也同时扫到两人脚下!

毒狼老三又怒又急,厉吼一声,右手猛地一提,身形急急上跃。

总算糊涂狼武功不弱,经毒狼老三一提之势,也跟着跳起,才堪堪躲开色狼老五横扫而来的狼牙棒,从两人脚下掠过。

一阵“喀”“喀”轻响,人影乍分,老三、老四两人低头一瞧,自己手上的狼牙棒,已有一大片狼牙,硬生生折断!

再看千手儒侠不是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负手而立,瞧着自己三人?

漠北三狼全被激怒得凶性突发,暴吼一声,三条人影急窜猛扑,同时攻到,三柄狼牙棒,围着千手儒侠,划起重重棒影,呼啸生风,好不凌厉?

“哈哈,你们真是不识好歹!”

千手儒侠朗朗一笑,双袖挥舞,身子随着转动!

刹那之间,漠北三狼固然因服装兵器完全相同,这时走马灯一般围着抢攻,已分不清谁是谁来?

千手儒侠史南溪一个人影,也渐渐由一而二,由二而四,幻出七八个千手儒侠,在漠北三狼三柄狼牙棒之间,穿插游走,捉对厮杀。

一时只把漠北三狼,逗得连声怒吼,团团乱转,不论攻势如何猛恶,始终休想伤得到他。

这一场恶战,不但漠北三狼,稀里糊涂,弄不清这许多幻影,谁虚谁实?就是观战的杜志远、陆翰飞,冷秋霜,黑娘子四人,也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暗忖:难怪史前辈,江湖上称他干手懦侠,这等精奇身法,当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大工夫,漠北三狼少说也攻了四五十招。他们真有点像三头饿狼,兽性突发,根本没想到对方是在手下留情,要他们自己知难而退,也根本不理会对方武功比他们要高出得多,只是一味的怒吼狂喝,疯狂抢攻!

冷秋霜秀发披肩,倚着陆翰飞,嫣然笑道:“真好玩,难怪史老前辈连分一个给我都不肯。”

她天真无邪,像小鸟依人似的,紧靠在陆翰飞身边,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是杜志远瞧在眼里,却暗暗皱眉,他想起自己师妹,和陆兄弟真是天生一对,自己当日送师傅骨灰归山,把师妹交托给陆兄弟,原想让师妹有个归宿,自己也好了却一椿心事。不料,如今中途钻出一个冷姑娘来,瞧她对陆兄弟的神情,分明有了情感,不知陆兄弟对师妹和冷姑娘之间,如何取舍?这件事,自己还得努力促成才好。他想到促成师妹,同时也联想到自己,目光不期偷偷的朝乔装老苍头的黑娘子倪采珍瞧去!

她只是目注场中,连瞧也没朝自己瞧上一眼,他想起她平日那付冷冰冰的模样,不由暗暗叹息了一声!

他低头想着心思,没去留神场中形势,就这瞬息失神,陡听千手儒侠一声长笑从场中传出!急忙举目瞧去,只见漠北三狼,三柄狼牙俸,业已全到了千手懦侠手上,三个人像凶神恶煞一般,双目环睁,脸上满是狞厉之色,一语不发的怔怔而立!

千手儒侠把三柄狼牙棒,朝地上一丢,随手在三人身上拍了一掌,况声喝道:“中原武林,不是漠北,可容不得你们横行,老夫瞧在你们师傅份上,也不难为你们,快替老夫滚吧?”

漠北三狼长长吐了口气,变腰拾起狼牙棒,毒狼老三恶狠狠的盯了千手儒侠一眼,狩笑道:“姓史的,咱们今日认栽,山不转路转,总有见面的一天。”千手儒侠双目乍睁,两道棱棱冷电,寒光四射,大笑道:“几十年来,这种话老夫听多了,凭你们这三块料,少在老夫面前噜嗦,还不快滚?”

漠北三狼哪里还敢多说,接连几纵,三条身形转眼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黑娘子倪采珍朝干手儒侠迎着笑道:“总护法这份身手,晚辈今晚才开了眼界。”

千手儒侠呵呵笑道:“倪堂主好说,老夫有多年没和人动手,其实,这三人如论真实功夫,江湖上已不多见,老夫只能说是以巧胜他们的拙罢了!”

说到这里忽然修眉一皱,持须道:“想不到狼奇里已有三十年没在中原走动,这次居然也会闻风赶来,石鼓山之事,帮主虽已另有安排,但此人凶名久著,突然在此出现,帮主恐怕尚不知情,此事咱们还得及早通知才好!”

黑娘子躬身道:“晚辈这就立时放起信鸽,禀报帮主。”

千手儒侠微微点头。

冷秋霜听了半天,再也忍耐不住,抬头问道:“史老前辈,狼奇里是不是就是老狼神,他很厉害吗?”

千手儒侠道:“老狼神是他外号,此人三十年前,早已名满甘陕,据说他从小在狼群中长大,就以狼为姓,武功十分诡异,一柄狼形剑,中原武林能够接得住的人,恐怕寥寥可数

冷秋霜偏着头道:“史老前辈,我打得过他吗?”

干手儒侠微微一笑,道:“姑娘练的‘九阴神功’,原是武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三狼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