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01章 东岳疑云

作者:东方玉

腰间双绩带,系剑结同心——古诗——

这是二月初头,东风料峭,清晨,更觉得春寒凛烈!

一名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年,大清早就一个人踽踽的朝山脚行来。

泰山,已经到了!

他仰脸望着高耸入云的巍峨山峰,口中低低说道:“娘说:云步桥一年四季都被白云弥漫着,走在桥上,如步云中,那是在很高的地方了!”

江湖上人,纵然不曾到过泰山,但泰山云步桥,可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是因为泰山云步桥住着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武林四老中的泰山云中叟。

青衣少年刚走到山下,正举头仰望之际,突觉有人从身后掠出,抢在前面,朝径上飞奔而去!

那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青衣少年耳中依稀听到一声低沉的冷笑,心头不觉一怔,急忙举目瞧,那人已经到了十几丈外,转眼就在山林间消失,这一瞥之下,看到的只是一条灰影,似是一个身穿灰衣的汉子。

青衣少年暗暗赞叹了一句:“好快的身法!

名山大川,尽多异能之上,他自然不在意下,自顾自往山上走去。经过斗姥阁,山径迂遇,渐渐逼厌,两旁苍松翠柏,都是数百年以上之物,浓荫如墨!

青衣少年正行之间,忽听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由远而近!

忽然有人大喝一声:“还不让开?”

喝声入耳,冷不防肩头被人重推了一把,两道人影,急步如飞,打身边擦过,奔了出去。这两人一身墨色劲装,背后各自背着一柄钢叉,步履轻捷,一望而知两人的武功全非弱手。

青衣少年站定身子,心头不觉有气,剑眉一扬,正待喝问!陡然间,他想起娘临行时再三告诫的话来:“孩子,泰山离咱们这里,迢迢千里,你又是初次出门,最使娘不放心的是你练成一身武功。一个人行走江湖,切忌锋芒太露,凡事都要退让一步,就天宽地阔,千万不可和人家有意气之争,免得为娘挂念……”

想到娘的叮嘱,青衣少年满腔怒气,登时平了下来,再看两个汉子,已经健步如飞穿出林去。

青衣少年不觉也加快脚步,循着山径走去。堪堪转过山腰,陡听前面山林间,传出两声凄厉惨嗥。

空山寂寂,这惨号之声听来特别刺耳,青衣少年蓦的一惊,觉得声音来处,似在前面不远,心中不觉一动,暗想:“莫非就是刚才过去的那两个汉子?”

哪知这一凝神谛听,却又寂然无声,好像根本没有方才那两声惨叫之事一般!心中不觉大疑,这两声惨叫,必有事故!他循着惨叫声处,一路寻去,行了不到半盏热茶的工夫,但见数丈外一片松林前,弃置了两柄叉,正是刚才两个劲装汉子背在肩上之物。

疏朗朗的松林,但闻轻风生啸,不见一个人影,心中更觉疑窦业生。这两人既已取下兵刃,自然和人动上了手,但地上丝毫看不出打斗痕迹。

即以方才两声惨叫来说,该是身负重伤之后所发,自己闻声寻来,前后不过盏茶光景,这条山路,一望无遗,兵刃弃置于地,那么人呢?

正在沉思之际,突听身后又有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青衣少年忍不住回头瞧去,只见一个背负长剑的中年道士,急步而来,越过自己,朝林前奔去。

青衣少年暗暗忖道:“这些人走的这般匆忙,不知……”

念头还未转完,那奔近林前的道士,突然间口中惨号一声,身子随着起了一阵颤动,往地上倒去。事出仓淬,青衣少年和他相距不过五六丈远近,他只依稀看到林前地上似乎扬起了一阵尘土。

那也许是道士走的太快,衣袂飘风刮起来的,除此之外,就别无所见,但那声惨号,却和先前听到的两声,极相近似,那是人类在极度惊怖中发出来的哀鸣,听来惊心动魄,刺耳已极!

青衣少年不禁吃了一惊,暗想:“难道他是中了人家暗算?”

正待纵身掠去,哪知目光一注,不禁瞧的他毛骨悚然,目怵心惊!原来那中年道士扑倒地上的一瞬之间,只见他手足牵动了几下,一个人就逐渐小了下去!

那好像是雪人遇上了太阳,在渐渐融化,最先是露在衣服外面头手等处,逐渐化落,只剩了一袭遗蜕——道袍,和道袍上面压着的一口宝剑。渐渐连道袍、剑穗和缚剑的带子也化去了,现在留在地上,已只有一柄连鞘的长剑了。

就算是雪人,融化了之后,也会留下大滩雪水,但中年道士如此这般的化去,地上连一点血水都没流出,就尸骨全消,毛发无存。

生似根本没有这个人经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一回事一般!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之事,除非目击,谁也不会相信。

青衣少年瞧的目瞪口呆,手足凉冷,这幽静的山林之前,还在大白天里,朝阳普照之下,刹那间,竟似变成了阴森诡秘的鬼城!

他望着遗留在地上的一剑双叉,暗暗忖道:“是了,方才那两个汉子,也是这般化去的了,难怪等自己循声赶来,已经瞧不到两人的影子。”

突然他心中一动;莫非这林下这片地上,有什么古怪不成?当下俯身拾了两块山石,对准那道士倒下化去的地上,抖手奋力掷了过去,一面凝足目力,仔细察看。

两块山石,打在黄沙上,发出嗒嗒两声轻响,飞溅起一蓬泥沙,哪有丝毫异样?

“这是自己必经之路,如今已经连续有三个人无声无息的化去,那么自己是否仍要过去呢?”

他怔怔的站在数丈开外,面对着林前这条相当平坦的黄泥山径,实在想不出前后三人走到哪里,会突然发出惨叫,和迅速消溶的道理来。自己既然亲眼瞧到了怪事,自是不愿以身试险,但也不甘不明不白的就此离去。

就在他造巡之际,只听身后有人呷呷尖笑了两声,说道:“小娃儿,一个人跑到山上来,是在生谁的气?”

敢情此人老远看到了青衣少年奋力投石,还当他心头有什么气愤。

青衣少年回头瞧去,这说话的是一个满头白发,腰背已弯的老妪,手里拄着一支朱红鸠杖,杖上挂了一只“朝山进香”的黄布袋,颤巍巍的走来,斜脱了自己一眼,缓缓朝前行去。

青衣少年怔的一怔,暗想:“自己一身内功,听娘说已快有八成火候了,怎么连一个老婆婆到了身后,都会一无所觉……啊,不好,她……”

他来不及多想,猛地一个箭步,迅快的跑到了老妪面前,急急说道:“老婆婆,前面不能去。”

白发老妪一下被他拦住了去路、不觉脚下一停,一手支着鸠杖,沉声道:“为什么不能去?”

声音尖得有些刺耳,这口气,分明是会错了意,别瞧她人已七老八十,气可着实不小!

青衣少年和她这一对面,才看清这位老婆婆生成一张鸠脸,嘴尖如椽,两腮皮肉下垂,随着她身子,还在不住的颤动。尤其两颗眼珠,小得如豆,似笑非笑的盯住自己,隐泛绿光,使人一瞧就知道她这是不怀善意的狞笑!

青衣少年只觉打心底冒起一股凉意,脚下不禁后退半步,暗想:“天下竟然会有这么丑恶的老妪!”

白发老妪瞧着他呷呷笑道:“你认出老太婆是谁了吧?”

青衣少年道:“在下不认识。”

白发老妪奇道:“小娃儿,你连七太婆都不认识?”

她口中之意,好像天下人都非认识她不可。

青衣少年道:“在下初来泰山,自然不认识老婆婆了。”

白发老妪点点头道:“那你就不知道冲犯老太婆的人,该当如何了?”

青衣少年道:“在下叫住老婆婆,原是一番好意,因为前面过去不得。”

白发老妪道:“去不得?为什么去不得?”

青衣少年道:“前面林前,方才顷刻之间,已经死了三个人,而且尸骨尽化,毛发无存。——

白发老妪两腮一阵颤动,瞥了地上三件兵器一眼,道:“你亲眼瞧到了?”

青衣少年把方才遇上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白发者妪眼中绿光暴射,点点头道:“有这等事?好,小娃儿,你敢不敢跟我老太婆过去瞧瞧?”

青衣少年瞧她目中神光如电,心头暗暗一楞,忖道:“原来这位老婆婆真人不露面,光看她眼中神光,内功修为,已达上乘境界!”一面迟疑问道:“老婆婆有把握……”

白发老妪没待他说完,呷呷尖笑道:“小娃儿,你跟在七太婆身后,保管伤不了你一根毫发。”

说完,颤巍巍的策杖朝前行去。

青衣少年眼看白发老妪朝前走去,也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

白发老妪走的甚是缓慢,此刻朝阳初升,斜斜的照在山林之前,白发老妪人还未到,她的人影已经照在她面前七八尺远处。

渐渐接近!就在此时,只听嗤的一声,一片金黄细沙,突然从地上激射而起!

这当真合了说时迟,那时快,那片细沙堪堪射起,好像就被一股无形潜力压了下去,无声无息的洒落地面。

青衣少年暗中留神着白发老妪,只觉她根本连手都没抬一下,心下暗暗惊凛:“莫非这位老婆婆已练成了护身罡气一类功夫?”

白发老妪发出一阵得意的刺耳怪笑,回头道:“小娃儿,你现在相信了吧?”

话声出口,左手一抬,从大袖中伸出鸟爪般五指,朝地面上虚虚作势,抓了一把。这一抓不打紧,但见一阵旋风过处,竟然把地上砂土,抓了一个窟窿。

青衣少年不觉大吃一惊。突然间,沙堆中飞起拳头大一团黑影!

白发老抠哈哈笑道:“七大婆面前,你还想逃?”

右手朱红鸠杖轻轻一撩,“拍”的一声,把那团黑影,击落地上。

青衣少年急忙举目瞧去,只见好是一个黑色的东西,背负厚甲、腹生六足,阔头尖嚎,丑黑如狐,此时霎着两颗绿头似的眼珠,拱伏不动。

白发老妪尖笑道:“好家伙,你现在怕了?别怕,别怕,老太婆把你带回去,正好给小孙女玩。”

弯下腰,一手把它捉了起来,往“朝山进香”的黄布袋中,塞了进去。

青衣少年看得大奇,这东西只有拳头大小,难道方才害死三个人的,就会是它?心中想着,不觉抬目问道:“老婆婆,这是什么?”

白发老妪笑了笑道:“这是久已绝种的射工,养到这么大了,少说也有百年以上,大概是黑石岛的徒子徒孙,把它带出来的。”

青衣少年道:“它能杀人?”

白发老妪侧过脸来,尖笑道:“你方才不是看到它含沙射影,杀了崂山门下的小道士?”

青衣少年道:“它既是害人的东西,老婆婆留着何用?不如把它弄死了的好。”

白发者妪双腮鼓动,说道:“老太婆的小孙女,就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她看到了,不知该有多么高兴呢!唔,小娃儿,你这件功劳着实不小!”她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磁瓶,倾了荨豆大一颗葯丸,随手递将过来,说道:“快把这葯丸吞了。”

青衣少年接到手上,忍不住问道:“老婆婆,在下可是中了它的毒么?”

自发老抠呷呷笑道:“射工喷出来的沙,奇毒无比,你沾上了,早就和崂山小道士作伴去了,还等得到现在?”

青衣少年道:“那么在下……”

白发老妪不耐的道:“你是撞上了老太婆的阴风透骨,一个时辰之后,就会全身僵冻而死,给你解葯,还不赶快吞服?老太婆要找小孙女去了,没时间和你啰嗦。”

说完,自顾自策杖而去。

青衣少年听她说出自己撞上了她阴风透骨之言,不由想起方才见到她的时候,果然觉得身上透过一丝寒意,暗暗忖道:“原来她一见面,就对自己暗下毒手……”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气,猛地抬起头来,哪知就在自己转了个念头的工夫,白发老妪早已走的没了踪影。

“娘说的不错,江湖上果然人心叵测,自己原是一番好意,差点就不知不觉的送上了性命!”

青衣少年运气一试,果然发现内腑之间,已被一股阴寒之气所侵袭,任你运功行气,依然驱之不散。心知自发老妪说的不假,此种阴毒功夫,看来非她独门解葯不可,当下就把手中葯丸,纳入口中,一面在树下坐了下来。

约莫过了盏茶时光,再一运气,体内寒气,消解得好快,业已荡然无存,这就起身朝山上走去。经过迥马岭、二天门、石经谷、走上快活三,这是泰山道上最平稳的一段路了。

青衣少年吁了口气,看看天色,已过中午,他方才问过伏虎庙的僧人,知道只要走完这三里半路,就到云步桥了。

一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东岳疑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