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13章 耀武扬威

作者:东方玉


就在人心惶惶揣测纷纷之际,只见夏总管匆匆从厅外走进,朝上躬身说道:“启禀教主,黑石岛主派门下弟子送来贺礼,要叩见教主。”

铜沙岛主面露异容,颔首道:“好,叫他进来。”

夏总管应了声是,躬身退下。

黑石岛远处北海,门下弟子,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传说岛上豢养了无数奇毒之物,一向被人视为神秘毒窟。此刻听说黑石岛派人送礼,大家目光全都不期而然的朝厅外望去!

一会工夫,只见夏总管引着一个身穿宽大黑衣的汉子昂然走入。那黑衣人身后,跟着两名面目黛黑的赤膊汉子,手中扛一只朱漆木箱,大步朝厅上走来。

快要行近案前,夏总管身形朝侧让开,回身道:“教主、夫人,就在上面了。”

黑衣人一摆手,身后两人立时停步,把朱漆木箱往地上放下,黑衣人朝上躬身说道:“黑石岛门下全守信,叩见教主、夫人。”

此人一身黑衣,既长又大,拖地而行,一眼望去,就使人觉得说不出的诡异。

铜沙岛主脸含微笑,点头道:“尊师可好?”

全守信躬身道:“家师托庇粗安,月前接获教主请柬,欣闻贵岛开山大典,家师因事无暇趋贺,特命在下携同微物数式,聊伸祝贺之忱。”

铜沙岛主笑道:“尊师大客气了。”

全守情话声一落,退下两步,吩咐道:“打开箱盖。”

坐在右首的黑衣堂主班远冷声喝道,“且慢!”

全守信冷然道:“阁下有何高见?”

班远道:“黑石岛怪豢养毒物,闻名江湖,这木箱之中,谁知道你们藏了什么?”

全守信道:“阁下要是怕了,就不妨站远一点。”

班远嘿然道:“本座还不知道什么叫怕,只是这只木箱,在未经检查之前,不得在此地开启。”

全守信道,“在下奉家师之命,祝贺贵岛开山大典而来,此箱启然要当着教主、夫人之面,才能开启。”

铜沙岛主含笑道:“班堂主,他奉命行事,那就让他当众开启吧!”

班远躬身道:“教主说的极是。”说完返身坐下。

全守信望了班远一眼,淡淡说道:“其实阁下要看,亦无不可,住在木箱中的,乃是在下的小师弟而已!”

此话一出,当真语惊四座,听的厅上众人,齐齐一怔!

木箱中原来藏着一个人,但这只木箱,高约三尺有奇,长也只有三尺,就是盘屈身子,也藏不下一个人。何况这是祝贺铜沙岛开山大典的贺礼,天下那有以人当礼送的,

全守信话声一落,朝两名赤膊汉子挥了挥手。

两名汉子立即揭下箱盖,然后把四面木板,也一齐放下,原来木箱四周木板,都是活动的,这一放下,登时露出了一座霖漆得金碧辉煌的殿字。

那殿字高约三尺,雕刻极为精细。

两名汉子小心翼翼的把殿字捧出,迅速又把四周木板竖起,闩好插头,盖好了箱盖,然后捧起那座殿宇,放到木箱盖上,两人同时往左右退下。

大家看得奇怪,方才明明听全守信说出木箱中是他小师弟,但此刻谁都看到,除了这座三尺高的殿字模型,哪里有人?

连铜沙岛主也脸含微笑,两道眼神,只是瞧着殿字,微有诧异之色。

全守信适时踞前一步,俯下头去,低低叫道:“小师弟,可以出来了。”

只听那殿字里面,有一个细小的声音答道:“小弟遵命。”

大家方是一怔,只见从那座殿宇中走出一个身高仅有两尺五寸的小人。

这当真是天生的侏儒,只见他头戴武士中,身穿紫红绣金劲装,足登薄底粉靴,肩头交叉背着两支尺许长的长剑,生得眉清目秀,脸如脂粉,看去倒也英风飒飒。

若在小人国中,他足可算得上身长玉立了。

小人步出那殿宇,纵身跃上屋脊,朝铜沙岛主躬身一礼,手上取出一个大红纸轴,缓缓打开,只见上面写着四个金字:“威震天下”。

他高举纸轴,向左右展示了一遍,随手卷起,但一卷之后,随着又打了开来,经他这一卷,四个金字已变成了“雄霸武林”,他依然向左右展示了一遍,才缓缓收起。

铜沙岛主脸含微笑,连连点头道:“不敢,不敢!”

那小人一跃而下,返身入屋,手中捧出四个锦盒,再次跃登殿脊,轻轻一纵,掠到铜沙岛主面前那张长案之上,放下锦盒,抱拳道:“在下丁灵,奉家师之命,押送贺礼四色,恭请教主过目。”说完,打开第一个锦盒,取出一串晶莹耀目的明珠,双手递上,说道:“第一件,明珠百颗。”

他声音尖细,听来却十分清晰。

这串明珠,颗颗大如龙眼,宝光四射,当真是价值连城之物。

铜沙岛主见他双手递来,不得不伸手接过,含笑道:“尊师厚赐,老夫如何敢当?”

丁灵随手又打开第二个锦盒,说道:“第二件,珊瑚如意壹支。”

取起一支色呈火红的珊瑚如意,双手呈上。

铜沙岛主又伸手接过。丁灵打开第三个锦盒,说道:“金钱玳瑁一对。”

取起一对小如金钱,色呈金黄色的玳瑁,双手递上。”

铜沙岛主又伸手接过。

丁灵随即打开第四个锦盒,说道:“翠玉鱼佩一对。”

取出一对碧光莹莹的鱼佩,双手递上。

铜沙岛主又伸手接过,笑道:“尊师隆情,老夫却之不恭,只好收了。”

全守信站在一旁,眼看铜沙岛主一一伸手接下,脸上微有喜色。

丁灵躬身一礼,双足一点,飞身跃到那座殿脊之上,欠身道:“在下尚有薄技,以搏教主、夫人一粲。”

说完,反腕从肩头掣出两柄尺许长的金剑,霍地活开步法,随手舞了起来。

只见他运剑如飞,一条人影在那三尺高的殿宇屋面上,起落飞旋,愈舞愈快,身法之飘逸,剑法之轻灵,不在方才铜沙岛几个门人之下。

一时瞧的厅上数百道视线,全都被他两支金剑所吸引!

舞到急处,但见一片金光滚滚流动,那里还瞧的到人影?尤其他剑上金色光芒,甚是强烈,瞧的人耀眼花生,目为之眩:就在此时,突见两道金芒,疾如掣电,脱手飞出,朝铜沙岛主激射而去!

这一着,事出仓猝,这座殿宇,放在木箱之上,正好在铜沙岛主面前,双方相距不到一丈,两支金剑在急舞中投出,去势奇快!等到众人发觉,剑尖已然射上铜沙岛主的胸肋!

铜沙岛主依然脸含微笑,若无其事,端坐不动,只见他胸前衣襟,微微飘动了一下,两支金剑受到轻微的震动,“夺”、“夺”两声,有如蜡烛一般,笔直插在他面前长案之上。

这一下直瞧的全守信、丁灵两人惊骇慾绝,脸如上色。

铜沙岛主脸色温和,呵呵笑道:“小兄弟莫要害怕,凭你这手剑法,江湖上可说已少有敌手,尤其你这两柄金蛇剑,剑上奇毒,也是世罕其匹,尊师能调教出小兄弟这样一位高弟,真是难得的很!”

他居然没有丝毫怒恼,反而当着大家,对丁灵绝口称许!

岳小龙心中暗道:“这铜沙岛主果然是个枭雄人物!”

丁灵僵在那座殿脊上,听到铜沙岛主居然当众夸报自己,一时不知是祸是福,一张小脸肌肉扭曲,但他心思敏捷,立即趁机躬身道:“教主夸奖了。”

铜沙岛主微微一笑道:“尊师设想周全,在四件贺上,涂了种无葯可解的奇毒之物,连老夫都上了当,要是换了个人,纵然不伤在小兄弟金蛇双剑之下,此刻只怕也毒发身死了!”

说话之时,缓缓举起双手,大袖一抖,露出一双修长的手来!

他这一伸出双手,不由瞧的大家齐齐一震!

原来铜沙岛主十个手指,除了大拇指之外,两个食指第一节莹晶如同珠光,两个中指的第一节色呈火红,两个无名指第一节,呈现灿然金光,两个小指的第一节却翠绿慾滴!

厅上众人瞧到他手指上四种不同颜色,大家都明白敢情他方才双手接下四件贺礼,沾染了四种奇毒,只是他凭仗精深内功,把剧毒逼聚在手指第一节上。

铜沙岛主神色自若,站起身子,双手下垂,只见从他八个指头的指甲缝中,同时缓缓滴出四种不同颜色的水珠。大家看的清楚,他指头滴出一滴,第一节手指上的四种颜色,就跟着逐渐下降。

转眼工夫,他八个手指上的剧毒,已然全数逼出体外,但他长案前铺着青石板的地上,却被滴下毒液,蚀穿了八个小孔!

直把坐在第一排上的车大先生、和少林智通大师、武当天鹤子一干人瞧得凛然失色!每人心头,暗暗忖道:“黑石岛的奇毒,固然足以震惊天下,但这魔头的一身玄功,更足以震慑武林!”

铜沙岛主目光一抬,脸上笑容未敛,左掌按在长案之上,右手拔起金剑,猛然朝自己手指上斫了下去。

这一举动,又瞧得大家齐齐一惊!

只当他滴出毒液之后,发现手上奇毒仍然未尽,凭他的功力,已无法把剧毒逼出,只好壮士断腕,斩去手指了,但奇怪的,他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金剑斫落,发出“拍”的一声轻响,铜沙岛主缓缓举起左手,只见他手背上仅仅被剑锋斫了一条红痕,笑容可掬的道:“金蛇双剑,纵然锋利,但对老夫却是一无用处,小兄弟收起来吧!”

双手一丢,两支金剑化作两道金光,快逾闪电,朝站在那座殿脊上的丁灵激射而去。

丁灵大惊失色,口中尖啊一声,百忙之中,急急身子一伏,朝下蹲去!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试想铜沙岛主亲自出手,任你丁灵身形纤小,身法轻捷,又如何躲闪得开?但听“嗒”“嗒”两声,金芒倏然敛去。丁灵堪堪伏下身子,但觉肩头一震,两柄金剑已然插入鞘中。

这一下他纵然丝毫无伤,但也把他一张小脸吓得煞白!

全守信吁了日气,欠身道:“教主神功通玄,奇毒不侵,金剑难伤,此事早在家师预料之中了。”铜沙岛主目光一注,捋须笑道:“尊师如何说了?”

全守信道:“家师曾说教主练成玄功,又有夭蚕宝衣护身,以敝岛豢养的三百种毒物之中,也只有极少数的几种,教主或许……”

忽然住口,不再往下说去。

铜沙岛主接着道:“可是老夫也无法对付么?”

全守信道:“敝岛僻处北海,岛上均是稀有毒物,教主奇毒不侵,金剑难伤,普天之下,已是屈指可数了。”

铜沙岛主双目之中陡然射出两道冷电般的眼神,呵呵大笑道:“好个普天之下,屈指可数:你们奉派前来,可曾带了极少数的几种毒物?”

全守信道:“在下兄弟身上虽然也带了一两种,但都算不得是最厉害的。”

铜沙岛主道:“很好,你们不妨放出来让老夫瞧瞧。”

全守信为难的道,“这个……”

铜沙岛主道:“不妨,这是老夫要瞧瞧你们兄弟携带的毒物,只管施展,老夫决不难为你们。”

全守信望了丁灵一眼,道:“小师弟,教主既然如此说了,你就把金蜂放出来吧!”

丁灵答应一声,双足一顿,跳下殿宇,返身朝里走去,行到阶前,伸手在那红漆抱柱上轻轻一按。

敢情那抱柱上装着机关,这一按,只见从雕刻精细的画帘中,飞出十几只有苍蝇大小的金蜂,一阵嗡嗡轻鸣,振翅飞翔。

丁灵口中也同时发出轻哼,似是和群蜂呼应一般,接着右手朝铜沙岛主指了两指。说也奇怪,那十几只金蜂好像深通灵性,受他指挥,随着他手指指点,纷纷朝铜沙岛主面前飞去!

铜沙岛主目注金蜂,依然若无其事,端坐不动,那十几只金蜂飞到他面前尺许光景,就像被一层无影气墙,挡住了去路,只是嗡嗡的振翅飞扑,兀自飞不进去。

这时丁灵又已跃上殴宇,口中适时响起了一阵轻哼,那十几只金蜂飞扑了一阵,等到丁灵轻哼乍起,忽然一齐掉转身来!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但见铜沙岛主突然脸色一变,急急张口朝外吹去,原来他以护身真气,保护头脸,把金蜂挡在面前一尺之外,那知丁灵口中轻哼一起,十几只金蜂,突然掉转身子,尾部对准铜沙岛主面目,同时放出毒针。

这金蜂体积甚小,射出的毒针,肉眼难见,但却人不知鬼不觉的居然穿透了铜沙岛主护身真气。

铜沙岛主一身功力,已达化境,目光何等锐利,眼看十几支毒针无声无息的射来,心头也不禁暗暗惊骇!立时以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耀武扬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