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16章 阴风透骨

作者:东方玉

凌杏仙看她一手拉着龙哥哥不放,心中老大的不高兴,默默跟在岳小龙身后走去。

原来姬真真假扮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一家布店门口,看到两人,堆笑道:“会在这里遇上张相公伉俪,真是难得,两位大概还未落店,那就请到老婆子住的店里去坐一会。”

她生性冷漠,虽在堆笑说话,但口气依然那么冷漠。话声一落,一面低声说道:“你们怎么给人家缀上了?”

岳小龙听的不禁一怔,暗想:“看来自己江湖经验,真是不够,连身后被人缀上了,还一无所觉。”

只听姬真真冷冷的道:“嘉嘉,去把那两个点子废了。”

何嘉嘉点点头,身形一闪,立时隐去不见。

姬真真低声道:“两位莫要回头去看,快随我来。”

说完,当先朝前走去。

岳小龙、凌杏仙只好跟在她身后走去。

刚走到一条横街上,何嘉嘉已经赶了上来,说道:“奶奶,我扶着你走嘛!”

姬真真低声问道:“收拾了么?”

何嘉嘉点头道:“自然收拾了,我要他们回头去,大概走不出七七四十九步。”

岳小龙心中暗道:“她们不知是那一派门下的人,出手都有这么毒辣。”

说话之间,已然折入横街,朝一家叫华亭老店的客栈,走了进去。穿过前院,后院七间两厢,自成院落。

姬真真、何嘉嘉住的是东厢,一排三间,除了中间是一间小厅,两边各有一个宽大害间。

姬真真、何嘉嘉住的敢情左首一间,她们领着两入进入房中。

姬真真心思缤密,她跨进房,一声不响,先在四周仔细的察看了一阵,才冷冷说道:“两位请坐。”

凌杏仙既讨厌姬真真一付冷漠脸孔,又看不惯何嘉嘉那股轻佻模样,这一路始终没有作声。

岳小龙问道:“两位姑娘,大概也才到不久吧?”

何嘉嘉嫣然一笑,接口道:“谁说的,我们未牌时候就来了,你瞧,连两位的房间,都订好了。等了半天,还不见你们赶来,大师姐怕你们在路上出事了呢!”

岳小龙不愿把在南翔遇上了黑衣汉子之事说出,只是淡淡一笑道:“没有什么,只是大白天里,路上都有行人,不便奔行的太快,倒教两位姑娘久候了。”

姬真真冷笑道:“背后强敌追踪,两位居然顾虑行人,不顾自己!”

岳小龙被他说的脸上一红,想想也是有理。

姬真真目注岳小龙,口气稍缓,问道,“目前两位有何打算?”

岳小龙道:“在下兄妹,急于赶返……”

姬真真突然纤手一扬,不让他再往下说,口中冷笑一声,反臂扬腕,三缕细若发丝的银芒,疾向窗外射去!

这一变化,突如其来,连何嘉嘉也不禁怔得一怔!

只见姬真真飞针出手,人已倏然站起,双足一点,闪电般直向后窗飞去。

岳小龙不知她发现了什么?但看她人虽冷漠,心思似极细密,如无所见,决不会轻易出手,索性端坐不动。

姬真真飞扑之势,快速已极,一掠之下,已到了窗下,左手推开窗门,人已穿窗而出。

何嘉嘉奇道:“这贼人一定是跟着你们来的了,看来还不止两个……”

话声未落,姬真真已飘身入室。

何嘉嘉急忙迎着问道:“大师姐,可曾见到什么人吗?”

姬真真冷哼了一声,道:“这人滑溜得很,方才明明在窗外觑伺,等我追出去,已经迟了一步,没看到人。”

何嘉嘉随手替她关上窗门,说道:“看来铜沙岛的人,已经缀上我们了。”

姬真真沉吟道:“来人身法之快,纵然不是班远亲来,也是身手极高的人,铜沙岛羽党众多,消息灵通,从此刻起,我们已在人家监视之下,陷入步步凶险之境!”

话声方落,忽听一阵脚步声,及门而止!

一名店伙,毡帽低垂,手托茶盘走了进来,替四人面前倒了盅茶,一面陪笑道:“姑娘们可要小的吩咐厨下准备晚餐?还是上街去吃?”

何嘉嘉道:“要厨下给我们准备好了,拣精致的做来。”

店伙连声应是,匆匆退去。

何嘉嘉望了大师姐一眼说道:“这店伙行动有些不对,不知大师姐看出来了没有?”

姬真真一语不发,伸手拿起茶盅,仔细看盅中茶水。

岳小龙暗道:“莫非那店伙在水中做了手脚。”

心念转动,不觉低头看去,但见盅水茶水,色呈淡黄,清香扑鼻,丝毫看不出有何异之样之处?

何嘉嘉冷哼道:“把*葯弄到咱们头上来,那是孔夫子面前卖考经了!”

岳小龙听的一怔,问道:“这茶水真的被人下了*葯?”

何嘉嘉唁的笑道:“难道还是假的?”

凌杏仙吃了一惊,朝茶盅看了一阵,道:“我怎的一点也看不出来?”

何嘉嘉道:“若是让你们都看的出来,那还下什么*葯?”

岳小龙道:“这么说来,方才那店伙已经给人买通了!”

姬真真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说道:“这人根本就是铜沙岛爪牙伪装来的,哼,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能把咱们怎样?”

何嘉嘉从身边革囊中取出一个白玉小瓶,倾了四粒绿豆大小的衣葯丸,送到姬真真面前。

姬真真取起一粒,纳入口中,何嘉嘉自己也吞了一粒,然后把剩下两粒,分与岳小龙,凌杏仙两人,低声说道,“他们在茶中下了*葯,难保不在饭菜中也做了手脚,服下此丸,待会只管胆大放心的食用好了。”

岳小龙、凌杏仙接过葯丸,吞入口中。

但听室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名店伙在房间口伺候着:“四位客官,晚餐送来了。”

姬真真一声不作,起身朝外走去,大家相继走出,只见中间八仙桌上,果然已经摆了六菜一汤,和一桶饭。

店伙替四人装好饭,才躬身退去。

姬真真也不客气,当先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举起筷子,每样莱都尝了些少许,然后又取起汤匙,冷冷说道,“手脚做在汤里,此种*葯,性道虽烈,发作较为缓慢……”

底下的话,忽然住口。

岳小龙看的暗暗惊奇,忖道:“她年纪不大,江湖经验,却是极为老道,喝了一口汤,居然连*葯的性道,和发作缓慢,都分辨出来了,看来自己真是不如人家远甚!”

何嘉嘉接口道:“他们用这种发作缓慢的*葯,那就是说希望拖长些时间,大概他们主脑人物,还未赶到。”

姬真真冷声道:“这还用说?”目光一抬,望了岳小龙两人一眼,冷冷道:“还不快坐下来吃饭?”

岳小龙知道她对什么人都是这付冷冰冰的面孔,也就不再介意,大家一起落坐,端起饭碗,各自吃了起来。

姬真真又道:“咱们已经知道汤里下了*葯,这碗汤,就非把它吃完不可。”

大家已预先服过解葯,当然不在乎*葯,吃好饭,各自舀了碗汤喝下。

姬真真起身道:“两位还是到我们房中稍坐,等会强敌上门,也不至于照顾不到。”

说完,返身朝室内走去。

岳小龙看她为人机智,但这等口气,分明瞧不起自己两人,心中大是不快,暗道:“此女生性这般冷傲,实难相处,过了今晚,真该和她们早些分手。”

何嘉嘉低声道:“咱们已替贤兄妹留了右边一个房间,但大师姐说的没错,咱们人手不宜分散,还是大家在一起的好。”

岳小龙听她说的婉转,一时倒不好再说,点点头,跟着她走进房去。

大家堪堪坐下,只见先前那个压低着毡帽的伙计手中提着开水壶,跟了进来,陪笑道:“小的替姑娘们换壶热茶。”

姬真真道:“不用了,还是凉一些的好。”

说着取起上茶盅,上口喝干。

何嘉嘉也接口道:“是啊,我们就是嫌菜太热了,才凉着的,换了热茶,又得凉上半天。”

也自取过茶盅,喝了一口。吃过饭,谁都要喝口茶,岳小龙知道她们故意如此也,端着茶盅,啜了一口。

那伙计原是为了刚才替四人倒的茶。放在几上,大家都没动过,怕她们瞧出破绽,才进来探探口风。如今眼看大家丝毫没有动疑,不禁脸有喜色,连连应是,提着水壶回出身去。

姬真真冷哼一“声,说道:“再过一盏茶时光。索性该发作了,大家就在原地躺下,没有我招呼。就不用出手,免得碍手碍脚。”

目光转动,冷冰冰的望了岳小龙,凌杏仙两人一眼,言中之意,自然是说你两人武功不高,出手有碍了她的手脚。

岳小龙心中大是气愤,暗道:“此女当真自负的很……”

心中想着,只见何嘉嘉星目流转,朝自己嫣然一笑。

盏茶时光,转瞬即过,姬真真突然娇躯一歪,侧身倒卧下去,何嘉嘉双目一闭,也跟着躺下。

岳小龙眼看两人躺下,急忙朝凌杏仙使了个眼色,身子滚动,躺到地上,左手衣袖,盖住头脸,稍稍留了些空隙,以便觑看房中动静。

凌杏仙对姬、何两人原无好感,不愿躺到地下去,只是斜侧身子,欹椅伏在茶几之上。四人躺下之后,房中静的堕针可闻,只有桌上点燃的烛光,微微跳动。

这样足足过了一刻工夫,依然丝毫不见动静,岳小龙等的不耐,不觉吁了口气,身子轻微的动了一下。

只听姬真真以传音入密说道:“别动,你难道一点也不知道室外已经有人窥伺么?”

岳小龙蓦然一惊,心中暗暗叫了声惭愧,忖道:“此女耳目当真灵异,室外有人窥伺,自己居然会一无所觉!

又过了顿饭时光,仍不见有人进来,连何嘉嘉也已有些忍耐不住。

凌杏仙靠在椅上,倒是丝毫没动,那是因为她对姬真真;何嘉嘉心中有着老大的疙瘩,自顾自闭目假睡。

突然室中吹进一阵极轻微的风声,烛光跟着起了轻微的摇曳。

岳小龙借着衣袖掩蔽,双目微启,根本就没有闭过,但在烛光微微一暗之际,只见房中已然多了一个身材矮小,身穿一袭黑色长衫的人!

那人正好面向烛光,双目炯炯,朝室中打量。

岳小龙心头暗暗吃惊,忖道:“此人身法如此快法,武功自然也是极高了。”

思忖之间,突听那黑衣人喉头发出一阵嘿嘿轻笑,道:“你们戴上几张人皮面具,如何瞒得过老夫?”

随着话声,直向姬真真走来!

原来姬真真早已想好了应敌之策,这间房中,前后共有两扇窗户和一个房门,她算定敌人不是从后窗进入,就是从房门而来,决不可能从前窗越入。

(因为前窗面对院子,如果破窗而入,必然惊动其他旅客,实无必要。)

因此姬真真早已计算好房中部位,自己和何嘉嘉躺卧的地方,不论敌人从后窗穿窗飞入,还是从房门进来,都和她们相距不远。在她眼中,岳小龙、凌杏仙强煞也只不过是华山派的门人弟子,能为有限,因此要他们两人坐到前面窗下。

这一安排,就是说有敌人来了,自有她师姐妹应付,用不着两人出手,也莫碍了她们的手脚。

此刻眼看那黑衣人举步走来,双方相距,还有三尺光景,姬真真突然一个翻身,口中一声冷叱,双手齐扬,屈指连弹,两缕白烟,直向黑衣人当面飞洒过去。

这一下猝起发难,黑衣人也不禁大吃一惊!但他终究是久经大敌之人,一眼瞧出姬真真弹出来的白烟,竟是魔教中极厉害的迷香,大袖一挥,身形业已横移出去数尺之多!

他这一挥袖,听不到丝毫风声,但一股无形潜力,疾卷而起,把姬真真弹去的两缕白烟悉数震散,随风消失。

姬真真弹出白烟,人也一跃而起,呛的一声,一道寒光,势如匹练,直向黑衣人当胸刺去。

黑衣人冷嘿一声,举手一掌,迎着她剑锋横里劈出!

岳小龙瞧的一怔,暗道:“他居然敢以肉掌,硬撄锋尖,若非他掌上有特殊功夫,岂敢如此?”

心念方动,但听“锵”的一声,姬真真刺出的长剑,已被黑衣人手掌拍个正着!

这一剑宛如斫在铁石之上,姬真真只觉手臂骤然一麻,身不由己的向后退了一步。就在他们剑掌交接之际,何嘉嘉突然飞跃而起,长剑一挺,直向黑衣人背后右腰刺来。

黑衣人连头也不回,左手反臂击去,一股强厉绝伦的力道、反撞过去。

何嘉嘉那敢和他硬接,身形一闪,避了开去。

黑衣人大袖反卷,涌出来的强猛力道,斜扫出去,但听一声哗拉拉巨响,一张木椅连同茶几,被他袖角扫中一下,击成粉碎,木屑纷飞!

何嘉嘉瞧的大吃一惊,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阴风透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