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18章 荒园喋血

作者:东方玉


三人匆匆下楼,赶到那幢小楼底下,只见卢大妈正倚窗而坐,瞧到三人,立即招呼道:“真姑娘起来了么?”

姬真真哼了一声,当先朝楼梯上走去。

卢大妈已经颤巍巍的当门而立,陪笑道:“姑娘们留步,老婆子房里又脏又乱,三位还是莫要进来的好。”

姬真真冷声道:“我们一定要进去呢?”

卢大妈含笑道:“姑娘一定进来,老婆子也是没有办法之事,那就进来吧!”

随着话声,迅速往屋中退去。

姬真真低声道:“纪家妹子,你守住门口,别让她逃出来,嘉嘉跟我进去。”

没待凌杏仙回答,就朝房中走去!

那知刚到门口,耳中就听到“咕”的一声轻叫,一条比茶杯还粗大的蛇,昂首吐信,从门中游出,一见姬真真举步跨入,猛然向上窜起,张口就咬!

姬真真冷笑一声,左手扬处,一柄银刀,脱手飞出,“夺”的一声,不偏不倚,打中七寸要害,把那蛇钉在楼板之上,那蛇一负痛,蛇身不住的绞动,姬真真身形一闪,已然掠入屋中。

卢大妈退到床前,低哑的笑道:“姑娘好手法!”

姬真真面罩寒霜,冷冷的道:“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卢大妈了,只是没想到你竟是黑石岛来的。”

卢大妈道:“姑娘真会说笑,老婆子不是卢大妈,那会是谁?”

姬真真目光一瞥,早已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但故作不知,冷声道:“不用多说,你把纪少侠弄到那里去了?”

卢大妈“哦”了一声,陪笑道:“姑娘又误会了,人倒有一个,那是老婆子从地窖中抱来的,但他可并不是姑娘说的纪少侠。”

姬真真道:“他不是纪少侠是谁?”

卢大妈道:“姑娘要是不信,那就请看。”说着正待伸手去揭棉被。

姬真真冷喝道:“站住,我不准你动他。”

卢大妈疾快的一手按到岳小龙头顶,回头尖笑道:“姑娘聪明人,大概不至于硬逼我老婆子出手吧?”

何嘉嘉心头大急,一指卢大妈,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缕寒亡直向卢大妈当胸射去。

卢大妈生似毫不察觉,任由寒芒一闪而没,淡淡笑道:“何姑娘对老婆子骤下杀手,岂不太绝情了么?”

姬真真脸色微微一变,喝道:“嘉嘉,不许出手。”

卢大妈右手依然按在岳小龙头顶不放,徐徐说道:“等你叫她不许出手,老婆子早已伤在天荆刺之下了。”

姬真真道:“你若敢对纪少侠暗下毒手,我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卢大妈笑了笑道:“看来姑娘倒是对他关心的很……”

姬真真粉脸一红,没待她说完,冷喝道:“你胡说什么?”

卢大妈道:“老婆子一点也不胡说,姑娘怒匆匆的赶来,要我的自然是纪少侠了,但他并不是姑娘要找的人,姑娘若是不信,不妨看看清楚。”

说话之时,左手忽然掀起棉被,露出那人面貌,只见躺在被中的果然不是华山门下的纪念勋!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生得剑眉斜飞,风目紧闭,脸色略显苍白,显然伤势极重!

卢大妈笑道:“老婆子没骗姑娘吧?”

姬真真。何嘉嘉同时呆的一呆,她们并不认识这少年是谁?

凌杏仙当门而立,突然飞扑而入,大叫道:“他就是我大哥,你这妖女,你把我大哥怎样?”

姬真真目注凌杏仙,冷然问道:“你们究竟是谁?”

凌杏仙道:“他是我大哥岳小龙,我叫凌杏仙。”

何嘉嘉“哦”了一声,道:“大师姐,我想起来了,挹秀馆住在我们隔壁的一男一女,就是叫岳小龙、凌杏仙。”

凌杏仙知道一时也说不清楚,只好点点头道:“何姐姐说的极是。”

卢大妈道:“姑娘现在相信了吧?这位岳小龙不是姑娘要找的人,但却是老婆子要找的人。”

姬真真哼了一声,还没开口,何嘉嘉抢着道:“不成,不管他是纪念勋也好,岳小龙也好,既和我们一路,就不准你动她。”一面回头朝姬真真说道:“大师姐,人家岳少侠为了救咱们姐妹,身负重伤。再不施救,只怕来不及了。”

姬真真望了她师妹一眼,朝卢大妈冷然喝道:“不错,我要你立时放手,退出屋去。”

说来斩钉截铁,声色俱厉。

凌杏仙早已掣出长剑,双目紧盯着卢大妈,跃跃慾动!

卢大妈一手按在岳小龙头顶,尖笑道:“真姑娘这不是叫老婆子为难么?”

姬真真脸如寒霜,隐现杀气,但总因投鼠忌器,不敢贸然出手,冷冷问道:“岳小龙可是和你有什么过节?”

卢大妈得意的道:“姑娘又误会了,老婆子和他一点过节也没有。”

何嘉嘉道:“那你干么不肯放手?”

卢大妈诡笑道:“问的好,如今江湖上盛传着昔年那册号称佛门至宝的‘伏魔法藏’,已到了这位岳相公手里……”

凌杏仙大声道:“胡说八道,龙哥哥前去泰山,根本就没有取到。”

卢大妈笑道:“有人亲口说出是姓岳的取走的,这还有错?”

凌杏仙看她一手按在龙哥哥顶门,只是不放,心中暗暗焦急,忽然灵机一动,左手朝窗外一指,娇叱道:“什么人?”

扬手打出一支回风蝶,向窗口射去!

卢大妈连头也不回,冷哼道:“小姑娘,你这一手只能骗骗初出道的人,老婆子那会上你的当……”

她只当凌杏仙朝窗口打去一枚暗器,故意要她分心,是以瞧也没瞧。回风蝶乃是四川唐门精制的回旋暗器,明明朝窗口打去,但蝶翅鼓动,划了一个狐形,闪电般朝卢大妈右肩射到。

卢大妈话声未落,但觉肩头好似被蚊子叮了一口,一条右臂,登时麻木不仁,心中方自一惊!

躺在床上的岳小龙忽然翻身坐起,一把扣住了卢大妈脉腕,笑道:“你还要不要伏魔法藏?”

凌杏仙打出回风蝶,正待挺剑扑去,瞥见龙哥哥翻身坐起,一把扣住了卢大妈的手腕,心头不禁大喜,叫道:“龙哥哥,原来你伤势已经好……了……”

话到一半,忽然目露惊怖,口中尖叫出声!

原来岳小龙堪堪扣住卢大妈手。腕,忽然从她袖中,窜出一条尺许长的白蛇,一口咬住岳小龙手背。

岳小龙冷笑道:“我早知道你袖中藏着白线蛇。”

右手一抬,忽然多了一柄锋利匕首,唰的一声,把蛇削为两段。这一下快速绝伦,但那蛇头,却依然紧咬不放。

卢大妈道:“白线蛇咬人必死,你快放手,我给你解葯。”

岳小龙手背一抖,把白线蛇头震落地上,一面笑道:“我不怕蛇咬,你看我是不是中了蛇毒?”

白线蛇奇毒无比,咬人必死,少说也该昏迷过去了,但岳小龙谈笑自若,确是毫无中毒现象!

卢大妈心头大惑不解,冷哼道:“很好!”

左手的一抬,打出一道黑芒,朝岳小龙迎面射去。岳小龙朗笑一声,右手匕首,朝上迎起。

双方出手都快,但听“拍”的一声,那黑芒堕落地上,原来是一条紫黑色的红头蜈蚣,已被岳小龙匕首,划破肚子,百足蠕动,仰天死去。

岳小龙匕首朝她脸上一晃,喝道:“取下来!”

卢大妈道,“取什么?”

岳小龙道:“人皮面具。”

卢大妈沙哑的道:“老婆子几时戴了面具?”

凌杏仙道:“我明明看到你床头挂着入皮面具,你还要赖?”

岳小龙道:“我知道你在等援手,但你已经落在我手里,就得听我的了。”

突然一伸手,撕开卢大妈身上衣领!

卢大妈挣扎着,尖叫道:“你要做什么?”

这一声,口音顿然不同,那已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岳小龙手指起落,点了她穴道,左手在卢大妈颈上用力一按,缓缓揭起一张连带头发的人皮面具。

这一揭,登时露出一头秀发,一张黑里带俏的鹅蛋脸!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满是怨毒之色,望着岳小龙,但因穴道受制,无力反抗,空自怒怨交加。

岳小龙望了她一眼,冷笑道:“果然是你,你给岳小龙喂了什么毒葯,快把解葯拿出来吧!”

那黑俏少女气的流下泪来,说道:“可不是什么毒葯。”

岳小龙笑道:“你这话有谁相信?”

黑俏女子道:“你若不是服的伤葯,伤势会好得这般快法,你奄奄一息的人,还有什么能力来欺侮我……”

岳小龙笑道:“原来你还是一番好心,但伤葯不是我服下去的,我用不着感激你。”

凌杏仙听他口气,好像不是龙哥哥,不由睁大双目,问道:“你不是龙哥哥。”

岳小龙朝凌杏仙笑了笑,道:“自然不是,我来的时候,她正好洗去了你龙哥哥脸上易容剂,喂他服下一包葯粉,就匆匆下楼而去,我才扮成你龙哥哥的模样,躺到床上的。”

何嘉嘉道:“你是什么人?”

岳小龙耸耸肩笑道:“兄弟就是夏总管。”

说着伸手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原来他就是那个假扮夏总管后来又假扮慕容青桐的英俊少年!

何嘉嘉白他一眼,没有作声。

英俊少年赶忙陪笑道:“兄弟尹翔,伊尹的尹,飞翔的翔。”

凌杏仙急着问道:“龙哥哥呢,你把他藏到那里去了?”

尹翔道:“岳兄就在她床底下。”

姬真真没待他说完,已俯下身去,从床下拖出依然昏迷不醒的岳小龙,双手一托,抱起他身子,冷冷说道:“尹朋友赶来相助,自然是友非敌了?”

尹翔忙道:“是,是,兄弟自然是友……”

姬真真道:“很好,你已知道岳少侠伤势极重,必须在朝阳初升,方能疗治,此刻时间无多,这里就交给你了。”说完,回头朝凌杏仙、何嘉嘉道:“你们随我来。”

转身朝房外就走。凌杏仙、何嘉嘉跟在她身后走出。

尹翔眼看三人离去,急忙问道:“姑娘们要到那里去?”

姬真真已经走出房门,传来她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你既然是友非敌,就替咱们守住这幢小楼,遇上危急之时,可以到灶下去躲一躲。”

随着话声,三位姑娘已经匆匆下楼而去。

尹翔摇摇头,自言自语的道:“看来只好呆在这里了!”回过头去,望着黑俏少女笑了笑道:“暂时还得委屈你一下了。”

黑俏少女怒声道:“你要把我怎样?”

尹翔耸耸肩道,“你大概一晚没睡了,还是到床底下休息去吧!”一指点了她哑穴,拖到床底下藏好,然后拾起卢大妈的人皮面具,一面点点头说道:“不错,要呆在这里,那只有戴上它才行。”

双手把面具覆到头上,再用掌心轻轻在脸颊,头颈等处,匀贴了一阵,迅速转过身去,拉开抽屉,翻出一套蓝布衣裤,匆匆套到身上。

右手正在扣着钮扣,耳中忽然听到“嘶”的一声响,从窗口穿入!那声音极其轻微,不像是人,尹翔方自惊觉,还没转过身去,只听一个尖细的声音叫道:“五师姐。”

尹翔吃了一惊,心中暗道:“听他口气,倒似并没瞧破自己行迹!”

心念电旋,缓缓载过身去!

只见窗前一张横桌上,站着一个身高不满三尺的孩童,一身紫红色金劲装,肩头交叉背着两支短剑,躬身抱拳而立!

尹翔暗暗“哦”了一声:“原来是个三寸丁,难怪听那风声,听来不像是人!”只望了他一眼,故意嘶哑着声音问道:“小师弟,你这是干什么来的?”

丁灵也被他问的一呆,说道:“三师兄接到五师姐的金蜂传信,命小弟先行赶来。”

尹翔道:“我不是问你这些。”

丁灵睁大一双小眼,道:“那么五师姐问的什么?”

尹翔道:“我问你进来的时候,可曾看我在做什么?”

丁灵道:“五师姐在穿衣服。”

尹翔道:“小鬼头,你既然看到我换衣衫,还这般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么?”

丁灵一张小脸,登时胀的通红,嚎懦的道:“小弟下次不敢了。”

尹翔肚里暗暗好笑。心想:“看来他倒真是没假。”一面依然骂道:“小鬼头,下次再敢这样冒失,看我饶你才怪!”口气一转,接着问道:“你看我扮的像不像?”

丁灵忙道:“五师姐扮的像极了,连声音都听不出来。”

尹翔嘶哑的道:“让你听的出来,那还成?”接着问道:“就是你一个人来?”

丁灵道:“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荒园喋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