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20章 力战群魔

作者:东方玉

地道中黝黑如墨,姬真真正以魔教中的“阴阳消长大法”,替岳小龙疗伤:

岳小龙是中了阴阳手马飞虹的“阴风透骨掌”,马飞虹出身魔教中的狠毒功夫,也只有魔教中的独门方法,才能解救。

解救之道,须以“少阳神功”度入手少阳经,以“少阴神功”由足少阴经吸出体内骨阴寒,这就是“阴阳消长大法”。也就是说,如若不是魔教中人,不是兼修这两种功夫的人,就无法救治。

此刻岳小龙衣衫尽去,赤躶躶的倚壁坐在地上,双足直促,双目紧闭,人依然在昏迷之中。

姬真真坐在他对面,同样的脱去了衣裙,身上只有一个绯红兜肚,遮着胸腹,她长发披散,双掌紧抵岳小龙手掌,双脚直伸,也紧抵岳小龙的脚心,瞑目垂帘,正在运气行功。两人身前地上埋着三十六柄锋利尖刀,刀尖朝上,这是男女之间唯一的关防了,在法刀未曾收去之前,岳小龙只要稍存不规,就会被刀尖扎上。

在姬真真的左首地上,还点燃着一支线香,那是计时用的,要燃完这支线香,“少阳神功”度气过穴,就运行完毕了。

时间渐渐接近正午,线香已经快燃完了!

岳小龙昏迷之中,但觉周身经络,如同火的,但骨髓间却又奇冷难耐,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寒热交攻之下。人却霍然醒了过来。双目乍睁,口中不禁“咦”了一声……

姬真真正在全神催动“少阳真气”,突听岳小龙一声轻咦,心头猛然一惊!照说他身负重伤,自己尚未替他吸出阴寒之气以前,极不可能中途醒转。急忙举目瞧去,黑暗之中,但见岳小龙睁着双目,似是还未看清眼前情形,立即手腕一沉,点了他的睡穴,一手取起另一支线香,正待点燃……

就在此际,甬道上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之声!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尖叫道:“春香,你们看清楚了,咱们没走错吧?”

接着一个少女声音说道:“错不了,杜护法图上说的很详细,这里已是最后一条甬道了。”

那苍老的声音咄道:“咱们走了不少冤枉路,弯弯曲曲的,把老太婆头都搅昏了!”

这几句话的工夫,已经走到了甬道转角!

凌杏仙听到果然有人闯进地道,朝自己这边走来,黑暗之中,看不清对方是谁?立即了大声喝道:“什么人,快快停步。”

只听那少女声音喜道:“嬷嬷,在这里了!”

来的正是虎嬷嬷和两名青衣使女春香、春花!

虎嬷嬷呷呷尖笑道:“好哇,你们躲在这洞底里,倒叫老太婆到处都找遍了。”

凌杏仙凝足目力瞧去,也只能看到甬道上,似有一团隐绰绰的黑影,朝自己这边移动,喝道:“你再不停步,莫怪我要不客气了!”

虎嬷嬷功力深厚,自然看到凌杏仙手执铜管,对着自己,尖笑道:“女娃娃,你手上一筒天魔针,还唬不倒老太婆。”

“天魔针”霸道无匹,中人必死,虎嬷嬷口中说的稀松,其实可也不敢尝试,喝声出口,突然纵身一跃,直飞过去。

这一下当真快如掣电,凌杏仙吃亏在地道中十分黝黑,看不清切,但觉疾风一飒,握在手上的一个铜管,连按动机簧都嫌不及,已被来人劈面夺去。口中惊啊一声,脚下慌忙后退一步,左手不自觉的朝前一扬,纤纤食指已然点上虎嬷嬷的“心坎穴”!虎嬷嬷悚然一惊,吸胸提气,朝后飞退出去,口中忍不住咦了一声,尖笑道:“女娃儿,你这一手倒是高明得很!”

原来凌杏仙这一指,正是从奕仙乐天民那里学来的三十六手点穴手法。那是因为虎嬷嬷突然欺近,长剑已不及施展,无意中使出来的。

凌杏仙这一指虽未点上对方,但已把虎嬷嬷逼退了两步,此刻再听虎嬷嬷说她手法高明,心中不觉一动,暗道:“这人武功极高,凭自己所学,只怕不是她的对手,看来还是用乐老人家的点穴手法好。”心念迅速一转,口中娇叱一声,突然欺了过去,左手一挥,一点指影,又朝虎嬷嬷“璇玑”、“华盖”两穴点去。

试想奕仙乐天民和岳小龙抢吃棋子,该有多快?凌杏仙这两指,几乎快的有如同时点到了一般!

虎嬷嬷举手一格,不觉一怔道:“奕仙几时也收了徒弟?”

就在她堪堪格开凌杏仙手势,凌杏仙却趁她说话之时,手肘一缩,纤纤玉指,已然点了虎嬷嬷“将台”、“期门”、“章门”三穴。

但听“扑”“扑”三声轻响,全都点个正着!这回虎嬷嬷生受了,既没封格,也没躲闪,凌杏仙却似点在铁石之上,震得手隐隐生痛!

心头蓦然一惊,急急往后跃退,已是迟了,但觉左腕一紧,已被虎嬷嬷扣住,一时情急,飞起一脚,朝虎嬷嬷小腹踢去。

虎嬷嬷呷呷笑道:“女娃儿,你要在老太婆面前逞强,那还早着呢!”

凌杏仙右足才举,突觉膝盖一麻,那里还站得住?双脚一软,往地上跌了下去。

虎嬷嬷右手轻轻一放,说道:“你就在这里歇上一回吧!”

话声一落,就自顾往前行走。

走到姬真真近前,眼看一男一女赤躶身子,抵掌而坐,两人面前地上,插着无数把锋利尖刀,不禁呆的一呆,问道:“你们这在做什么?”

姬真真依然双掌抵着岳小龙掌心,不言不动,瞑坐如故。

何嘉嘉守在另一头上,耳听虎嬷嬷的声音,已经到了大师姐前面,心头一急,慌忙纵掠起,赶了过去,口中喝道:“别动他们,我大师姐是替他在伤疗!”

等她赶到,已是迟了一步!

虎嬷嬷早已伸出手去,一把把岳小龙提了起来,探怀摸出一颗葯丸,迅快塞入他口中。一面朝姬真真道,“起来,起来,快穿好衣衫,老太婆有话问你。”一面朝身后两个使女道:“你们快扶着岳相公,替他穿上衣衫。”

这地道中幽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两名使女内功较浅,自然无法看得清楚,一路上只是紧随着虎嬷嬷身后而行。

此时听到虎嬷嬷吩咐,立即答应一声,随手晃亮火摺子!

火光一亮,登时驱散了黑暗,眼看虎嬷嬷手上,提着一个赤身露体的大男人,朝自己两人送了过来。这下直羞得两人面红耳赤,不敢伸手去扶。

虎嬷嬷横目瞪了她一眼,骂道,“小蹄子,这害什么臊,又不是你们没穿衣服,还不快快把岳相公扶住了?”

春香、春花不敢违拗,只好伸手扶着岳小龙,取过衣衫。替他穿上。

这时姬真真已穿好衣裙,收起三十六柄银刀,望了望虎嬷嬷一眼,冷冷说道:“你是救他来的,你知道透骨阴风的寒阴之气,未能及时消除,留在体内,反而害了他么?”

虎嬷嬷呷呷笑道:“不要紧,老婆子喂他的葯丸,功能起死回生……”

姬真真冷笑一声,道:“咱们只是和岳少侠一路由铜沙岛而来,他救过愚姐妹性命,愚姐妹不借以女儿之身,赤身露体,替他疗伤,也算尽到心意了。”话声一落,转身道:“嘉嘉,咱们走!”何嘉嘉望望岳小龙,慾言又止,跟随姬真真身后而去!两条人影,转瞬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虎嬷嬷也没阻拦,回头看看岳小龙,已经穿着整齐,这就伸出蒲扇大的手掌,轻轻在岳小龙身上推摩。

岳小龙但觉一双炙热的手掌,缓缓在周身推动,睡穴顿解,霍地睁开眼来!目光转动,但见火光之下,自己身前站着一个黑衣老妪,和两名青衣少女,心中大奇。口齿启动,正待开口。

虎嬷嬷一脸慈爱望着他摇摇手道:“好孩子。你醒过来了,快莫要说话,你重伤之后,刚服下葯九,先得坐下来,做上一会工夫才行,老太婆助你行气。”

岳小龙听她说的郑重,依言盘膝而坐,但觉黑衣老妪一双手掌,已然按到自己后心!一股热气,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滚滚不绝,灌输百脉,一时那敢分心,立即澄心静虑,做起吐纳功夫。

这样足足过了一盏热茶时光,虎嬷嬷才缓缓收回手去。

岳小龙又运了一回气,但觉周身百脉舒畅,气血旺盛,丝毫没有负伤的感觉,这就站了起来,朝虎嬷嬷作了个长揖,道:“晚辈多蒙老婆婆相救……”

虎嬷嬷一双三角眼,只是在岳小龙身上转来转去,瞧个不停,口中呷呷笑道:“好孩子,咱们又不是外人,快别说感激的话了。”一面回头道:“春香,你去把那女娃娃的穴道解了。”

春香答应一声,转身朝甬道上走去。

岳小龙听黑衣老妪的口气,一口一声的叫着自己“孩子”,分明是以长辈自居;但自己却从没见过这样一位老婆婆?心念转动,不觉望着虎嬷嬷,拱拱手道:“晚辈还没请教老婆婆如何称呼?”

虎嬷嬷满布皱纹的脸上,蔼然慈笑道:“孩子,你自然不认识虎嬷嬷,真上虎父无犬子,长得和你爸一般无二,老太婆……”

话声未落,只见凌杏仙飞一般的奔了过来,口中叫道:“龙哥哥,你伤势已经好了?”

岳小龙道:“多蒙这位老婆婆相救,我已经好了。”

凌杏仙望了虎嬷嬷一眼,道:“原来她是好人!”目光一动,不觉咦道:“姬姐姐、何姐姐呢?她们到那里去了?”

岳小龙摇摇头,转脸朝虎嬷嬷问道:“老婆婆认识先父么?”

虎嬷嬷道,“自然认识,我看到他的时候。大概也只有二十出头,比你大不了多少,但江湖上提起闪电剑,已是无人不知……”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不言。

岳小龙暗道:“原来我爹的外号,就叫闪电剑!”

他正听的出神,忽见虎嬷嬷没有再往下说,不觉问道:“老婆婆,还有呢?”

虎嬷嬷道:“没有了,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岳小龙甚感失望,接着问道:“那么老婆婆一定知道先父的名字了?”

虎嬷嬷目露奇色,问道:“你娘没告诉过你?”

岳小龙脸上一红,痛苦的摇摇头道:“娘从没和晚辈提起过爹。”

虎嬷嬷满脸慈祥带着母爱般的关注,点点头,又黯然的道:“你爹叫岳天池。”

“岳天池”这三个字,岳小龙好像听人说过,他眼眶忽然起一阵湿润,仰起头,望着黑黝的地道,不言不动。好像在说:“爹,孩儿终于知道你老人家的名字了!”

凌杏仙低声问道:“龙哥哥,你怎么了?”

岳小龙勉强笑了笑道,“……没什么。”

虎嬷嬷道:“龙哥儿,咱们该出去了。”说完挥了挥手,道:“你们前面领路,老太婆弄不清该走那一条了。”

两名使女答应一声,转向在前带路,一行人仍循原路退出。

春香走在前面,堪堪的打开地道出口,突听有人低声说道:“又有人出来了,快去报告总管!”

春香为人机警,左手向他身后春花打了个暗号,突然身形一弓,急如箭射,从地窖中窜跃出去!身形一落,只见地窟出口,一共守着三名手持扑刀的黑衣大汉,另一名汉子却匆匆朝门外奔去。

敢情她窜出来的身法太快了,守在洞口的三名黑衣汉子,怔的一怔,突然齐齐扑了过来,寒光闪动,三件兵刃,一齐朝春香劈到!

春香冷笑一声,纵身避开,右手扬处,拍出一掌,击向正面汉子,左手骈指如戟,向左首一人点了过去。

这时春花也相继跃出,哼道:“原来是铜沙岛的人!”

柳腰一挫,朝另外一人飞扑而上,出手抢攻。

要知铜沙岛出来的人,个个都经过严格训练,一身武功,全非弱手,那三名黑衣大汉,身手矫捷,春香、春花两人,一时倒也奈何他们不得。

突听有人重重哼了一声,接着连声惨叫,激战中的三名汉子纷纷弃去兵刃,跌摔地上。

只见虎嬷嬷手柱竹筇,一脸怒色沉声道:“果然是铜沙岛的人!”

话声甫落,门外人影闪动,那出去通报的汉子,已领着一个人,急步奔入!

这跟着进来的正是黑衣堂下的左总管黑衣判官田布衣,他堪堪跨进厨房门口,一眼瞧到虎嬷嬷,心头一惊,赶忙抽身后退!

虎嬷嬷瞪着三角眼,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身形一晃,已然到了田布衣面前,两鬓白发飘飞,狞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留在这里!”

左手一抬,一掌拍了过去。

田布衣看她面色不对,心头大骇,双肩一耸,身向后仰,疾快的朝后跃退。

虎嬷嬷冷嘿道:“老太婆手下还想逃……”

手掌快速无比往前送去。

田布衣明明看到一掌劈来,就是闪避不开,砰的一声,左肩已被击中,倒退了两步,一跤坐在地上。

那领着田布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力战群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