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21章 彩带仙子

作者:东方玉

只见碎石小径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头戴连披风娼,身披宽大黑氅,面垂黑纱的人。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日光之下,两道冷厉眼光,透过黑纱,炯炯有神!

虎嬷嬷那肯放过他们,身形暴扑而起,口中喝道:“姓班的,老婆子第一个要先宰了你!”

又是呼了一杖,当班远当头击去!

黑氅人喝道:“嬷嬷住手!”

虎嬷嬷倒是听话得很,扑起的身子,及时硬行收势,向后跃退,瞪着三角眼,悻悻的道:“若不是仙子及时赶来,老婆子这条命都得送在这里了。”

黑氅人道:“嬷嬷不用说,我都已看到了。”话声一落,转脸朝向遇春、班远两人冷声道:“向兄、班兄荣任朱衣门的堂主,连我都不认得了?”

向遇春听出声音,心头暗晴一震,连忙拱手道:“果然是仙子驾到,在下深感失敬,还望仙子恕罪。”

班远同时呆的一呆,拱了拱手道:“仙子多多恕罪。”

黑氅人冷哼道:“你们如今有齐教主撑腰,那还把我放在眼里?不必多说,岳小龙,凌杏仙两人为你手下毒拂所伤,留下解葯,立时给我退出园去。”班远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磁瓶,双手奉上,一面道:“岳小哥两位如没被拂尘扫中,只要将葯未吹进鼻孔,即可转醒,如被拂尘扫中,就须兼敷伤处。”

虎嬷嬷喝道:“拿给我。”

班远把葯瓶送到虎嬷嬷手上。

虎嬷嬷一手接过,冷笑道:“班远,你黑煞掌也不过如此!”

班远没有作声。黑氅人目光一注,问道:“嬷嬷和他对过掌了吗?”

虎嬷嬷不屑的道:“老婆子和他连对了两掌,摄魂掌之名,当真稀松的很。”

黑氅人冷笑一声道:“班兄把解葯留下了再走。”

班远不敢违拗,又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小瓶,递了过来。

虎嬷嬷并没伸手去接,问道:“仙子可是怕老婆子中他暗算?”

黑氅人道:“嬷嬷但请运气试试,就知道了。”

虎嬷嬷道:“老婆子一点也觉不出来。”说着,果然闭目行气,这一检查,突然双目一睁,怒声道:“好哇,姓班的,你敢暗算我老婆子?”

扬手一掌,拍了过去。

班远慌忙闪身避开,阴笑道:“兄弟练的就是毒掌,嬷嬷又不是不知道,嬷嬷和兄弟硬对两掌,在兄弟想来,嬷嬷功力胜过兄弟甚多,只要不把掌力收回,自可无害,兄弟也不知道嬷嬷业已中毒,那就请把解葯收下了。”

虎嬷嬷怒哼一声,劈手夺过葯瓶。

黑氅人冷冷的道:“两位可以走了。”

向遇春、班远巴不得尽快离开,两人朝黑氅人拱了拱手,齐声道:“在下告退。”

班远倏地转身,大袖一挥,两道人影当先飞起,快若流星,划空而去。黑衣堂的武士们架起躺在地上的弟兄,纷纷纵起,像一阵风似的冲出园去。

黑氅人凝立不动,直等铜沙岛的人走后,才朝虎嬷嬷说道:“你救醒龙官之后,立即要他们到西首小楼上来见我。”

说完,转身向西首小楼行去。

虎嬷嬷匆匆拧开黑色葯瓶,倾出七八粒梧桐大小的朱衣葯丸,边走边向口中送去,咽了两咽,吞入腹中。一手拿着一个小磁瓶,壶近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身边,一面朝春香、春花吩咐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仙子来了,你们快去伺候吧!”

春香道:“婢子早就看到仙子了,只是方才贼人未退,这里没人照顾。”

虎嬷嬷不耐道:“就是你嘴碎,还不快去?”

两个使女答应一声,如飞而去。

虎嬷嬷蹲下身子,才开瓶塞,用手指沾着葯未,往两人鼻孔抹了少许。只见两人同时打了个喷嚏,霍地睁开眼来。

虎嬷嬷望着两人慈笑道:“孩子,你们没事了。”

岳小龙拱拱手:“晚辈兄妹,两次都蒙老婆婆相救。”

虎嬷嬷道:“这次可不是老婆子救的,是咱们仙子赶来了。”

凌杏仙目光转动,问道:“老婆婆,贼人都走了么?”

弯腰从地上拾起两枚回风蝶,收入囊中。

虎嬷嬷呷呷尖笑,得意的道:“向遇春、班远有多大的胆子,见了咱们仙子,还敢不走?”

岳小龙不知她口中的“仙子”是谁?但试想凭铜沙岛青衣、黑衣两位堂主,都要退避三舍,这仙子自然不是寻常人物了。

凌杏仙惦念着姬真真、何嘉嘉两人,忍不住问道:“老婆婆,姬真真、何嘉嘉两人,被他们擒去,不知释放了没有?”

虎嬷嬷听的一怔,敲着头道:“老婆子当真被他气昏了头,忘了云中二娇,唉,方才就是没看到她们,才会忘记,不过不要紧,仙子要见你们,待回见到仙子,只要提上一声,自有办法。”

岳小龙道:“不知仙子现在那里?”

虎嬷嬷道:“就在西首小楼上等着你们,老婆子领你们走。”

说完,三脚两步,领着两人往西首小楼行去。登上楼梯,虎嬷嬷高声叫道:“龙哥儿来了。”

春香很快闪出房门,招招手道:“嬷嬷,仙子叫他们进来。”

虎嬷嬷回头道:“快随我进去。”

岳小龙、凌杏仙跨进房中:,抬头看去,只见临窗一张木椅上,端坐着一个面垂黑纱的人!那不就是要自己两人假扮华山门下纪念勋、纪敏、前往铜沙岛去的黑氅老前辈,还有谁来?

岳小龙心头大喜,慌忙上前一步,拜了下去,道:“原来是老前辈。”

凌杏仙心中暗想:“这人大家都叫他仙子,不知是男是女?”

一面也随着龙哥哥拜了下去。

黑氅人抬手道:“你们起来。”

岳小龙、凌杏仙双双站起。

黑氅人从蒙面黑纱中,透射出两道清冷目光,注视着岳小龙,又道:“这次铜沙之行,可曾见到你娘么?”

岳小龙听他问起娘来,但觉许多疑问,一齐涌上心头,一面答道:“家母被囚在地室之中,晚辈潜入地室,只听到家母声音,但没有看到家母,就被一位老前辈挟持而出,匆匆离岛了。”

黑氅人似乎耸然动容,缓缓说道:“你把经过情形说与我听听。”

岳小龙当下就把那晚上,进入铜沙岛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黑氅人听他说到地窖中看到许多棺木,装着少林智通大师、武当天鹤子等人,只是不住的点头。等听到岳夫人和岛主夫人对话,岳小龙、凌杏仙双双被人挟持出宫,才缓缓舒了口气问道:“你们知道是什么人把你们救出来的么?”

岳小龙抬头道:“晚辈猜想,大概是奕仙乐老人家。”

黑氅人点头道:“不错,那是奕仙已经知道你们是谁了,他倒是不忘旧谊……”

岳小龙虽然不知眼前这位黑氅老前辈的来历,但从他的口气听来,似是对自己身世,甚是熟悉。至少和自己父母,极为熟悉,想到这里,但觉心头激动,再也无法按耐得住,抬目问道:“老前辈,那岛主夫人和家母生得甚是相似,不知究竟是何人?”

黑氅人冷冷一哼,接着说道:“你大概也已料到了这一些,不错,她就是你娘的同胞妹子。”

岳小龙道:“老前辈既然知晓此事,自是也知道晚辈父母的情形,还望老前辈赐告一二。”

黑氅人冷冷道:“你要我告诉你什么?”

岳小龙道:“晚辈自小未曾见过父亲,家母也从没和晚辈说过,是以在晚辈的记忆中,也上直未留有父亲的印象,想请老前辈赐告有关先父的事。”

黑氅人缓缓移动一下身子,冷声道:“你父之事,我也并不清楚。”

岳小龙再也忍不住蹩在胸头的话,目含泪光,凄然道:“老前辈一定知道,大概是不肯赐告晚辈了。”

黑氅人深深吸了口气,道:“我不知道。”

虎嬷嬷在旁插口道:“仙子就……”

黑氅人沉喝道:“嬷嬷不许多嘴。”虎嬷嬷张张嘴,大有不以为然之色,却没有说出口来。

大家沉默有顷,凌杏仙想起姬、何两人,不觉问道:“老前辈,魔教门下的姬姐姐、何姐姐两人,方才被班远擒住。”

黑氅人没待她说完,拦着道:“她们已经回去了。”话声一顿,接道:“我要你们上来,有一件事,要你们去办,不知你们愿不愿去?”

岳小龙道:“老前辈但请吩咐,晚辈自当效劳。”

他连黑氅人的来历,都一无所知,但内心不知怎的,却会对他十分信赖,一口就答应下来。

黑氅人道:“此事关系整个武林局势,你们此刻必须立刻上路,不可耽搁,如是有了延误,那就会影响武林大局,多增加一份困难了。”

岳小龙问道:“老前辈说的,究竟是何事?”

黑氅人道:“崂山通天观主谢无量和八卦门跛侠欧阳磐石,未曾参与铜沙岛开山大典,触怒了齐天宸,曾授意班远,要在会后采取行动,一举歼灭这两个门派,你们务必赶在他们前面,通知谢观主。”

岳小龙道:“晚辈虽和谢观主有过几面之缘,但晚辈人微言轻,他如何肯信?”

黑氅人道:“不要紧,我这里有一封信,详述经过,他看了自会知道。”

说完,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随手递过。

岳小龙道:“那是晚辈只要把书信送给谢观主就好了。”

黑氅人道:“不,你们还是须跟他一起去找一个姓葛的人,求取几颗葯丸,取到葯丸,务必尽快赶去桐柏,自会有人接应。”

岳小龙道。“晚辈记住了。”

黑氅人道:“时间紧迫,你们快些去吧!”

岳小龙答应一声,朝黑氅人躬身施了一礼,偕同凌杏仙,退下小楼。

走没多远,只听虎嬷嬷气急咻咻的追了上来,大声叫道:“龙哥儿,等一等。”岳小龙停步问道:“嬷嬷还有什么赐教?”

虎嬷嬷手捧着两包银子,呷呷笑道:“仙子怕你们身边银子不够,特地叫老婆子送来的,快收下了。”

岳小龙伸手一摸,身边果然只剩下了十来两银子,当下也不客气,伸手接过,一面说道:“多谢嬷嬷。”

虎嬷嬷望着两人,笑的甚是慈祥,又从怀中摸出一面金牌,塞到岳小龙手中,说道:“这金牌你带在身上,说不定有用。”

石小龙当着虎嬷嬷不好多看,就把金牌揣入怀中。

虎嬷嬷似是不大放心,接着又道:“这是仙子昔年的符令,你不可丢了。”

岳小龙点头道:“晚辈自当谨记。”

虎嬷嬷道:“好了,你们可以去了,路上小心些,到了市镇上,就买两匹马代步。”

两人别过虎嬷嬷走出荒园。

凌杏仙道:“龙哥哥,这位虎嬷嬷生相那么凶猛,当真像是要吃人的老虎,但对你倒是十分关心呢!”

岳小龙道:“这位老人家,貌相虽凶,人却甚是慈祥。”

凌杏仙道:“那是对你咯,我就吃了她的苦头。”

岳小龙突然想起自己负伤之后,一直昏迷不省人事,不知如何会到这里来的,这就问道:“杏仙,我负伤之后,大概发生了不少事故,你现在可以说给我听听了。”

凌杏仙道:“这两天来,真把我急都急死了,要是没有姬姐姐、何姐姐两人,你那会好的这么快法。”

当下就把两天来的经过,边走边说,择要述说了一遍。

岳小龙猛然住足,失声道:“如此说来,那位尹兄,只怕是被铜沙岛的人擒去了,这该如何是好?”

话声甫落,但听身后有人接口笑道:“多谢岳兄关心,兄弟不想被人擒去,人家还擒不去呢?”

岳小龙、凌杏仙急忙回过身去,但见从一处大石后面,缓缓走出一人,那正是尹翔。

岳小龙大喜过望,立即迎了上去,拱手道:“尹兄来的正好,兄弟仰慕的很,”

尹翔一把握往岳小龙手臂,朗笑道:“咱们一见如故,岳兄毋须客气。”一面目注两人,问道:“两位此刻打算要去那里?”

岳小龙道:“兄弟前往山东,是替一位老前辈送书信去的。”

尹翔大笑道:“这就巧了,家师临行之时,原要兄弟暗中护送两位到达松江之后,就赶去山东办一件事,不料路上发现有人尾随两位。到得松江,尾随你们的人,被那位何姑娘使了手脚,兄弟看你们一起进入华亭客栈,那知等到晚上,再去华亭客栈,四位已经不在。铜沙岛的人,正在城中大举搜索,兄弟因家师曾有交待,四位到了松江,就有人接应,只当你们走了。”

岳小龙道:“那么尹兄怎会找上这里来的?”

尹翔耸耸肩知道:“这真是无巧不成书,第二天兄弟离开松江,刚刚到朱家角附近,无意中又发现了两名黑石岛的人。似是说云中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彩带仙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