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24章 神医遇害

作者:东方玉


阴阳手马飞虹被人家冷落在观外,他脸上深沉的不见一丝表情,可也没拿人家如何:摸摸下巴,嘿然干笑道:“陆总管,咱们也该走了。”

说完,有意无意朝枯竹二老点点头,迳自率着铜沙岛的人离去。

竹五娘冷冷的道:“人家都已走了,咱们还不走么?”

竹老大阴沉的道:“不错,咱们也该走了。”

竹五娘道:“老婆子还有事去,要先走了。”说完,回头朝那青衣少女道:“青青咱们走!”

正待转身离去,竹老二急忙朝竹老大以目示意。

竹老大点点头,沉声道:“五娘,且慢!”

竹五娘停步道:“还有什么事?”

竹老大望望通天观,说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咱们到山下再说。”

竹五娘不耐的道:“有话这里说也是一样,老婆子还要赶到胶州办一件事去。”

竹老二望望竹老大,说道:“五娘既然还有事去,老大就在这里说吧!”

竹老大枯瘦的脸上,一片冷漠,说道:“五娘胶州只怕去不成了。”

竹五娘道:“为什么?”

竹老大道:“因为帮主另有差遣。”

竹五娘冷哼道:“老婆子来的时候,怎的没听帮主说起?”

竹老大道:“我现在告诉你也是一样。”

竹五娘脸色一沉,道:“那可不成,老婆子胶州非去不可。”她似是急慾离去,一拉竹青青纤手,回头道:“就是有事,也要等我胶州回来再说,你们留下记号,老婆子自会找去的。”

竹老大突然冷喝道:“站住!”

竹五娘怒嘿道:“你是对谁呼喝?”

竹老大贿沉一笑,探手从怀中摸出一块焦黑竹牌,徐徐说道:“五娘请看,这是什么?”

竹五娘目光和竹牌一对,心头不觉一震,吃惊道:“枯竹符令!”

竹老大冷冷道:“不错,见令如见帮主,凡是本帮中人,一律均须听候差遣。”

竹五娘一张干瘪的老丑的脸上,飞过一丝诧异之色,果然手拄竹杖,朝竹牌低头躬下身去,口中说道:“属下恭聆差遣……”

就在她低头躬身之际,竹老二一闪而至,疾快无伦的扑向竹五娘,举手一掌,朝她后心劈落!

这一情形,瞧得隐身树上的三人,大感惊奇!

但见竹五娘身形一偏,斜闪出八尺多远,口中喋喋怪笑道:“老大、老二,和我老婆子同门几十年,你们还当我看不出来?”

竹老大厉声道:“你敢违抗枯竹符令?”

竹老二道:“老大,今日放她不得?”

竹老大竹牌一举,喝道:“竹五娘背叛本帮,你们还不把她拿下?”

八名身穿竹布长衫的汉子,立即褪下刀鞘,四面围了上去。

竹五娘竹杖一顿,双目精光暴射,冷喝道:“谁敢阻挡我老婆子?”一面低喝道:“青青,只管跟我走。”

竹老大怒喝道:“帮主符令在此,你们还怕什么,她师徒背叛本帮,格杀勿论。”

喝声出口,突然一提真气,身子凌空飞扑而起,“呼”的一杖,直向竹五娘,迎面击来。

竹五娘自发飘飞,竹杖一挥,架开竹老大杖势,厉声道:“你们冒充枯竹二老,究竟把老大、老二弄到那里去了?”

竹老大喝道:“你背叛本帮还敢胡说八道?”

两人说话之时,已然连发了两招。

竹老二瞧到竹老大业已发动,脚尖一点,疾快的向竹青青扑来!

竹青青只觉眼前一晃,竹老二已然探臂向自己扑到,心头大是惊骇,急急向一侧闪去。但竹老二来势实在太快了,竹青青避让不及,但听嘶的一声,肩上衣衫,已被竹老二手爪,撕破了一块,只不过毫厘之差,就得抓上竹青青肩头。

竹五娘瞧的大怒,厉喝道:“青青,这两个老贼,都交给我好了。”

舍了竹老大,反手一杖,朝竹老二拦腰扫去。

竹老大那肯放过机会,突然飞跃而过,竹杖尽力往前一送,追击而至。

竹五娘武功确也了得,但见她怒哼一声,霍地扭过腰来,右手竹杖依然横扫不变,攻向竹老二,左手一掌,拍在竹老大捣来的竹杖上,把他杖势荡开了尺许。

竹老二大喝一声,竹杖乍展,架开竹五娘一杖,立即以牙还牙,挥杖急攻,竹者大不声不响,跟着攻了上来。

这两人似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将竹五娘制住,这一联手,竟然丝丝入扣,威力奇猛。竹五娘怒不可抑,厉笑一声,竹杖连挥,硬以强劲无伦的杖势,将枯竹二老两支竹杖震退。

这是一场惨烈异常的搏斗,三支竹杖,上下翻飞,呼啸作响,攻拒之间,互见险象,奇招迭出。方才崂山派三场比试,只能算是文比,眼前三人,才是真正的舍生忘死之争!

八名汉子手仗单刀,围成一圈,谁都弄不清这三位长老,互相攻仟,甚至爆发了激烈的拼斗,究是为了什么?

竹青青也亮出了单刀,退到一旁,只是目注场中,瞧着三人恶斗,每看到师傅遇上危机,心中就怦怦直跳,等到化险为夷之处,才暗暗舒气。

瞬息之间,三人已力搏了六七十招,竹五娘打的不耐,竹杖左右连挑,封开两人杖势,双肩晃动,突然朝竹老大欺了过去,口中厉声喝道:“老贼,接我一掌!”

抡手一掌,当胸击去。这一掌不带丝毫掌风,去势奇快,竹老大避无可避,迫得只好举杖硬接。双掌乍接,发出“拍”的一声脆响,竹五娘双足移动,连退了三步,一张丑怪脸上,了无血色,满头白发,颤动不休。

竹老大功力较深,也被震的血气翻腾,后退了一步,尤其在双掌接实之时,感到掌心微微一麻,心头不觉大惊,他自然知道竹五娘的“青竹刺”,剧毒无比,除了她秘制解葯,无物可解,人未立稳,猛的竹杖一挥,从杖头喷射出一股黄烟,直向竹五娘头脸洒去。原来他竹杖中藏有毒粉,方才对付崂山道士都不曾使用,这回却对竹五娘使了出来。

竹五娘正在往后连退,那想闪避的开,但觉鼻中闻到一股异味,立时一阵昏眩,身子摇了两摇,砰的一声,跌坐下去。

这原是转眼间的事,竹老二找到机会,立时举杖朝她背后击去。

竹青青睹状大骇,尖叫道:“二师伯,不要伤我师傅。”

娇躯急纵,宛如飞鸟投林一般,朝竹老二飞掠过去。

竹老大同时沉喝道:“老二住手。”

竹老二及时收手,已是不及,拍的一声,击在竹五娘后心,他力道已然减轻,竹五娘还是承受不起,哇的喷出一口鲜血,立时昏死过去。

竹老二反手一击,朝掠来的竹青青挥去,口中冷喝道:“谁是你二师伯?”

竹青青不防竹老二会骤然向自己出手,一掌击中肩头,被他打得翻了一个筋斗,震退出数步之外。

竹老二收回竹杖,望着竹老大嘴皮微动,以传音道:“老大还留她作甚?”

竹老大同样传音答道:“我中了她青竹刺,非她解葯不可。”

竹青青顾不得自己是否受伤,连爬带奔,扑到师傅身边,哭道:“师傅,师傅,你怎么了?”

竹五娘悠然醒转,冷声道:“孩子,别哭,师傅很好。”

竹老大脸色阴沉,缓步走到竹五娘面前,冷声道:“五娘,你吸入我毒粉,可知不出半个时辰,就得全身麻痹而死。”

竹五娘尖笑道:“老贼,你莫忘也中了我的青竹刺。”

竹老大道:“咱们不妨来个交换。”

竹五娘目露怨毒,冷厉的道:“交换什么!”

竹老大阴声道:“自然是解葯了。”

竹五娘尖笑道:“你很怕死?”

竹老大道:“你好像不怕?”

竹五娘多说了几句话,但觉喉头一甜,满嘴都是血腥味,心知自己伤的极重,强行把一口逆血,咽了下去,说道:“如何交换法子?”

竹老大道:“咱们各把解葯交给青青,由他作中间人,你总可以放心了。”

竹五娘道:“好,就这样办。”伸手入怀,缓缓摸出一个磁瓶,口中叫道:“青青,你过来。”

竹青青答应一声,堪堪俯下身去。

竹五娘霍然站起,口中尖笑道:“老二接着!”

右手五指一拢,捏碎磁瓶,振腕朝竹老二打去,磁瓶一碎,瓶中葯未随风飞散,一把碎磁片打中,青芒飞洒,少说也夹杂了有七八支青竹刺。

竹老二不妨她有此一着,心头大吃一惊,身子一侧,闪电般横掠出去。

竹老大看她捏碎磁瓶,心中已知蹊跷,急急问道:“五娘,解葯呢?”

竹五娘白发颤动,本来已经丑恶的脸上,更显得狞厉,呷呷尖声大笑道:“解葯,你不是看我交给老二了么?”

竹老大不是傻子,焉会听不出竹五娘言中之意?她捏碎磁瓶,是不让自己得到解葯,刹那之间,他枯瘦的脸颊上,肌肉一阵抽搐,厉喝道:“你……你真该死!”

抖手一杖,直向竹五娘兜胸捣下。

竹青青瞧的大骇,手中单刀,尽力朝杖上架去,口中尖叫道:“莫要伤我师傅!”

竹老大双目满布红丝,暴喝一声:“丫头找死。”

竹杖顺势一挑,把竹青青震退了几步,一柄单刀脱手飞出。杖头一震,重又朝竹五娘砸来。

竹五娘手足麻痹,已是动弹不得,坐在地上,厉声道:“老贼,你也活不过今……”

“晚”字还没出口,扑的一声,竹杖击中左肩,身形一歪,张嘴喷出一口狂血,登时死去。

竹青青骇得一呆。纵身扑到竹五娘身边,跪到地上,抱着尸体,尖叫道:“师傅,师傅,你不能死……”

竹老大一杖击毙竹五娘,心犹未甘,猛地跨上一步,狞笑道:“小丫头,你跟老虔婆去吧!”

杖交左手,右手食中二指一并,疾向竹青青背后点去。

就在此刻,他点出的右手,突觉肩头一麻,不由自主的往下垂去,用力一抬,整条右臂废麻若废,那想拿的起来?心头蓦然一惊,急急回目瞧去,日光之下,但见一双银色峡蝶,翩然朝一棵大树上飞去。

他见多识广,看出那只银色峡蝶来的古怪,不觉仰脸喝道:“什么人躲在树上,暗箭伤人?”

只听树上娇哼一声,道:“是我,又怎样?”

“刷”的一声,一条娇小人影,从树上飞掠而下,落到地上,那是一个娇美如花的少女!

原来凌杏仙隐身树上,眼看竹老大骤下毒手,朝竹青青背后点去,再也忍耐不住,她手上早就握着一支回风蝶,脱手打出,救了竹青青一命。

此刻经竹老大一喝,就挺身跃出,尹翔、岳小龙一见凌杏仙飞身而下,也只得跟了下去。

竹老大先前被人家一举伤了右手,只当来的是什么高人,这时看到掠下树来的一女两男,年纪极轻,心头甚是忿怒,枯瘦的脸颊上掠过一抹杀气,目注凌杏仙,喝道:“女娃儿,你用什么暗器,伤了老夫右臂?”

说话之时,缓步直对凌杏仙走去。

凌杏仙道:“你杀了人家师傅,还要杀人家徒弟,姑娘瞧不惯你这样心狠手辣,哼,你管我使的是什么暗器。”

她仍毫无江湖阅历之人,眼看着人家逼近,还是丝毫没加防范。

尹翔目光锐利,早已看出竹老大不怀好意,急声叫道:“大妹子快些闪开……”

他虽然洞悉先机,招呼凌杏仙后退,但竹老大右臂被凌杏仙暗器所伤,心头杀机已动,行动奇快,猛然跨上一步,左手竹杖猛向凌杏仙劈了过来。

凌杏仙娇笑道:“我早知道你居心巨测!”

不退反进,身形一偏,疾逾飘风,朝竹老大身边欺去。身法奇快,青影一闪,入已欺近,纤纤玉指,已然朝竹老大执竹左臂点到。要知岳家闪电剑法,讲求出剑快速,身法自然也非快不可,她使的正是闪电身法,自然迅疾无伦,但她点出的这一指,手法更是怪异,那就是跟奕仙乐天民学来的三十六手点穴手法。

竹老大万没想到对方身法如此迅快,微一怔神。凌杏仙业已欺到面前,但觉左手“臂儒穴”上一麻,匆忙中一吸气,身形向后倒飞出去。

这一攻一退,看似简单,实则所用身法,都是极上乘的武功;但在竹老大疾退之际,手中竹杖“拍”的一声跌落地上。

原来“臂儒穴”被凌杏仙怪异手法点中,手上力道顿失,一条左臂也登时垂了下来,人虽疾退出去,但两手若废,那里还有动手之能?

这原是转眼工夫的事,那边竹老二也同样吃了大亏。

原来竹老二眼看老大朝凌杏仙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神医遇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