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06章 略现端倪

作者:东方玉

岳小龙怔的一怔,道:“这人看来是负了重伤!”

凌杏仙道:“那是方才有人在这里动手?”

岳小龙微微摇头道:“只恐已有很多时间了。”

说话之时,已经进入林中,两入举目四顾,只见一棵松树底下,正有一个蓝袍老人倚着树根,不住的喘息,地上还有几口鲜血。显然这位蓝袍老人内功相当深厚,在重伤之后,悠然醒转,还挣扎着坐起,想运功调息,但因伤势极重,一口真气,无法提聚。

凌杏仙低低的道:“龙哥哥,这人还有救么?”

岳小龙道:“很难说,我们过去瞧瞧。”

话声一落,当先走了过去。

那蓝袍老人双目神光散漫,望着走来的岳小龙,张了张口,似想说话,但因气喘的很急,无法说出口来。

岳小龙道:“老丈伤势极重,在下助你运气试试。”

说完,伸出右手,缓缓按在蓝衫老人背心之上,吸了口气,默默运功,把一股真气,从掌心传了过去。

那蓝袍老人得到岳小龙传入的真气,催动心脉,上逆的气机,稍微平息了些,口齿启动,吐出一缕微弱的声音,说道:“老朽伤势极重,已经不行了,老弟……不劳费心。”

岳小龙道:“老丈快提聚真气,也许有救。”

蓝袍老人说了几句话,平息下去的气机,重又上逆,又是一阵喘息,续道:“老弟……好意,老朽……至为……感激……老朽……有一事奉托……不知……”

要知这等气度疗伤,最是耗损真气,岳小龙到底修为尚浅,内功火候不足,几句话的工夫。额上已见汗水,心下不禁大急,忙道:“老丈快不可说话了。”

蓝袍老人只想说出心中的话,依然张口,虚弱的道:“老弟……能不能替……老朽……”

岳小龙但觉自己度去的真气,渐有难以为继之感,按在老人背后的右手,同时起了轻微的颤抖。心知无法再支持下去,只得问道:“老丈可是要在下送个信么?”

蓝袍老人口齿微动,喘息道:“四……四……川……”

底下的话还没出口,突然涌出一口鲜血。

凌杏仙瞧着岳小龙,问道:“龙哥哥,你怎么啦?”

岳小龙叹息道:“可惜我内功有限,只怕无能为力了。”

凌杏仙道:“我这里有一颗治伤的葯,不知是不是管用?”

岳小龙心里虽觉奇怪,表妹那来的伤葯,但此刻也无暇多问,点头道:“那就让老丈服下试试也好。”

凌杏仙从怀中摸出一个核桃大的蜡丸,捏碎外壳,里面用桑皮纸包着一颗算盘子大小的朱衣葯丸,俯下身去,说道:“这颗葯丸,是专门治伤的,老丈快服了。”

那蓝袍老吐出一口鲜血,后气更是不继,只是不住的张口喘息,但凌杏仙说的话,他还能听的清楚,睁开眼睛,看她取出葯丸,脸上神色似乎动了一动,张张口,想要说话。

凌杏仙可没注意到老人的神色有异,指头指着葯丸,朝老人口中送去。

岳小龙缓缓收回手掌,吸了口气,才道:“杏仙,你这颗葯丸,是从哪里来的?”

凌杏仙扭头笑道:“这是在姑妈衣橱抽屉里的,从前我听姑妈说过,这是一颗很灵伤葯,方才临走,想到我们要到江湖上来,也许用得着,就随手把它带来了。”

岳小龙皱皱眉道:“娘放了这么多年的东西,恐怕早已失去效用了。”

他想到自己功力不够,无法挽救老人垂危的伤势,而且联想要自己带个信的话,都没有说的出来,心头感到歉然,回望了蓝袍老人一眼,正想朝凌杏仙说:“我们还是走吧。”

哪知这一回头,只张口喘息的蓝袍老人,在这转眼工夫,上逆的气机,居然已经平息下去,双目微阖,连张着的口,也闭起来了。

岳小龙瞧的暗暗称奇,这一情形,分明伤势业已好转!

凌杏仙喜道:“龙哥哥,这颗葯丸,好像还有效呢!”

岳小龙点点头道:“我们可以走了。”

两人刚一转身,只听蓝袍老人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两位请留步。”

岳小龙不觉听的一怔,方才已是气息奄奄一息的老人,居然会说话了?急忙转身瞧去!只见蓝袍老人已经盘膝坐起,双目微阖,似是正在调息运功。

凌杏仙低低问道:“龙哥哥,方才叫我们的就是他么?”

岳小龙还未开口,那蓝袍老人嘴皮微动,一缕极细声音传入两人耳中:“两位暂请稍待,容老朽调息片刻,再作详谈如何?”

岳小龙听得又是一震,暗道:“老夫正在运功之时,这两句话,竟是用腹语之术说出来的,他内功这般精湛,何以方才会伤得如此厉害?”

凌杏仙也觉得奇怪,偏头问道:“我们要不要等他?”

岳小龙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两人并肩站在树下,四道目光,自然全注视在蓝袍老人身上。

只见他双目垂帘,两手互握,宛如老僧入定,一动不动,但他身上蓝袍,却是不住的翁翁自动。好像有很大的山风吹在他身上一般,但林中根本不见丝毫山风,连树上枝叶,也没有稍动。尤其是老人那张苍白得可怖的脸上,此刻也逐渐有了血色。

岳小龙瞧他伤势好得如此快法,心头虽觉奇怪,但因老人此刻正是运功紧要关头,也不敢和凌杏仙说话,两人只是静静的站着。

这样足足等了顿饭工夫!

蓝袍老人四方脸上,已是红光满面,和先前竟然判若两人!

蓝袍老人面露微笑,缓缓睁开眼来,朝两人拱拱手道:“唐某自份必死,多承老弟两位赐救,大恩不言谢,两位请坐下来一谈。”

岳小龙连忙还礼道:“老丈功力绝世,在下兄妹自惭能力薄弱,何敢居功?”

蓝袍老人听的一愕,正容道:“老朽遭人暗算,震伤心脉,如无贤兄妹慨赐一粒武林中视为疗伤至宝的‘九九还原丹’,就算功力高过老朽的人,也万难活命。”

凌杏仙道:“老丈,方才我给你服的叫‘九九还原丹’?”

蓝袍老人面露讶异,问道:“难道姑娘不知道此丹来历么?”

凌杏仙摇摇头道:“我只听姑妈说过,这是很灵的伤葯,不知它叫‘九九还原丹’,老丈既然叫得出名字,自然不会错了”

蓝袍老人道:“这九九还原丹,乃是昔年一位姓葛的名医,探采九十九种灵葯,练制而成,专治一切伤症,纵然重伤垂死,只要一息尚存,均可得救。”

凌杏仙听他说到这般灵效,心中暗暗后悔,忖道:“早知如此,自己真不该把它取出来的。”一面抬目问道:“这么说来,这葯一定很贵的了?”

蓝袍老人看了她一眼,徐徐说道:“岂止贵重?数十年来,江湖中人一直把它视为活命至宝,稀世圣葯,据说那位葛神医一生只炼了一炉,一炉仅有十二粒葯丸,当今之世,只怕贤兄妹所赐,已是仅存的一颗了。”

凌杏仙愈听愈觉后悔不迭。

岳小龙道:“这葯既有这般灵效,那葛神医为什么不多炼一些,用以济世呢?”

蓝袍老人微微一叹道:“灵葯难求,光是那九十九种葯草,就化了葛神医二十年心血,遍历名山大川,才采撷齐全。据说当时他原定的名字是‘百草回春丹’,一共需要一百种灵葯合配而成。如果那‘百草回春丹’炼成了,就是重伤已死的人,只要在三日之内,仍可起死回生。但可惜的是那味主葯,遍求不得,最后只把九十九味葯练成了这‘九九还原丹’,功效已经差的很多了。”

凌杏仙听的津津有味,问道:“不知那味主葯,究竟是什么草葯?”

蓝袍老人道:“据说那味主葯,就叫还魂草,但只有传闻,从没有人见过。”

凌杏仙低低的道:“还魂草,嗯,真可惜……”

她这句话好像说葛神医没有练成“百草回春”真可惜,也好像是说姑妈留下这么一颗仙丹,给自己平自的糟蹋用了,真可惜。

蓝袍老人目注岳小龙,含笑问道:“老朽还没请教贤兄妹贵姓大名?”

岳小龙道:“在下岳小龙,这是……”

他底下的话,还没出口!

凌杏仙抢着道:“我是他妹妹。”

蓝袍老人道:“原来是岳老弟,老朽唐承宗。”

岳小龙悚然一惊,望着蓝袍老人道:“莫非老丈是四川唐门的老当家!”

四川唐门以善于用毒,名满江湖,岳小龙以前曾听娘说过,是以记得。

唐承宗微微一笑道:“正是老朽。”

岳小龙拱手道:“在下多多失敬。”

唐承宗道:“老朽如果不遇上老弟,此刻早已弃尸林下了……”

他说到这里,缓缓从怀中摸出一个绿玉小瓶,随手递了过来。

岳小龙愕然道:“老丈这是做什么?”

唐承宗道:“这是寒门秘制的‘辟毒丹’,能解天下奇毒,预服一粒,百毒不侵,如是中了任何毒葯暗器,外敷内服,丹到毒除,老弟贤兄妹行走江湖,也可备个不时之需。”

岳小龙道:“老丈厚赐,在下如何……”

唐承宗没待他说完,连连摇手道:“老朽身受贤兄妹大恩,区区一瓶‘辟毒丹’,难抵万一,老弟再要推辞,那就是瞧不起老朽了。”

凌杏仙听说“辟毒丹”有这许多好处,自己两人行走江湖,确有需要,这就抢着说道:“龙哥哥,人家老丈既然这样说了,你就收了吧。”

岳小龙给表妹一说,不好推辞,只得双手接过,说道:“多谢老丈。”

唐承宗道:“令妹秀外慧中,老朽也有一件小巧东西奉赠。”

边说边从身边摸出一只小巧锦盒。

岳小龙连忙摇手道:“在下兄妹已经拜受老丈厚赐,如何还能……”

唐承宗微笑道:“这是寒门精制的一种小巧暗器,适合姑娘家使用,原是不值一哂的东西,老弟莫要再替令妹推辞了。”

四川唐门的毒葯暗器,独步天下!

凌杏仙睁大双目,瞧着锦盒,满脸都是好奇之色。

唐承宗话声一落,随手打开盒盖,里面是五只白银楼空的蝴蝶,每只只有铜钱那么大小,雕刻精致,看去栩栩如生。五只蝴蝶边上,还有拇指大的一个铜管,和一只青磁小瓶。

凌杏仙问道:“老丈,这是什么暗器?”

唐承宗道:“这叫回风蝴蝶,头上装有毒针,打中敌人之后,能自动飞回,铜管中就是毒针,可以随发随装,如果五蝶同发,名为‘风蝶阵’,纵然遇上一二十名敌人,也可以在顷刻之间,使他们中针倒地。”

凌杏仙听得眉飞色舞,说道:“那是另有特殊手法了?”

唐承宗道:“不错,这是寒门独创的手法,姑娘秀外慧中,老朽略加指点,即可应用,至于‘风蝶阵’,手法就稍嫌繁杂,必须练熟了才能使用。”

岳小龙暗暗皱了下眉,问道:“这针上一定是极厉害的毒葯了?”

唐承宗自然听得出岳小龙的口气,微微一笑道:“针类是暗器中最细小的东西了,除非打中要穴就不足以克敌制胜,因此针上淬的毒葯,多半是性道极烈,发作极快。寒门这种回风蝴蝶,专取敌人双臂,一经打中,手臂立时麻木若废,但真正毒发,却在一个时辰之后,比起见血封喉,那是最轻的毒剂了,这原是寒门妇女使用之物,不重杀伤,而是以制敌为主。”

凌杏仙又问道:“那磁瓶中可是解葯么?”

唐承宗点头道:“姑娘说的不错,这是外用解葯,起下毒针,敷在伤口上,只需顿饭时光,其毒自解。”

凌杏仙瞧着岳小龙嫣然一笑道:“龙哥哥,我有了这五枚回风蝴蝶,在江湖上行走,就不怕人欺侮了。”

岳小龙笑道:“我听娘说过,蜀中唐门的暗器天下无双,你心里想要,那就收下了吧。”

凌杏仙高兴的道:“龙哥哥,你真好!”转脸对唐承宗道:“那就谢谢老丈了!”

唐承宗道:“姑娘不用客气,老朽这盒蝴蝶,原是打算送给一位老友的孙女的,不意那老友已故世,举家南迁,没有遇上,却在此地遇上了贤兄妹,也算彼此有缘了。”

说完,就从盒中取出一只蝴蝶,传了凌杏仙使用手法,如何接镖,如何装针,详细讲解了一遍,等凌杏仙熟记之后,又教她“风蝶阵”的收发诀窍。

凌杏仙人本聪明,何况岳夫人传她的也是独门暗器,唐承宗又解说的极为详尽,她自然一举就会,牢牢记住。收起锦盒,忍不住问道:“老丈一身功力,已臻上乘,怎会中人暗算的呢?”

唐承宗微微摇头,叹息道:“此事说来使人难以置信,寒门虽以毒葯暗器,薄有虚名,但历代祖训不准子孙涉足江湖,是以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略现端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