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07章 诡遇奇逢

作者:东方玉

岳小龙一跃下床,急忙伸手轻轻推着凌杏仙。

凌杏仙从睡梦中惊醒,还没出声,岳小龙咐着她耳朵说道:“杏仙,快起来,有人在敲我们房门了。”

凌杏仙从没遇到过事情,不觉大力紧张,慌忙掀被而起,一手摸着身边短剑,轻声问道:“龙哥哥,我们要怎么办?”

岳小龙道:“我们出去瞧瞧。”

话声甫落,门上又起了极轻的剥落之声!

岳小龙朝凌杏仙打了个手势,功凝右掌,很快的闪到门边,一手推开房门,问道:“什么人?”

但见一个店伙手上掌着油灯,缓缓跨进房来,陪笑道:“打扰客官,小的是送茶水来的。”

他口中还说送茶水来的,手上可没拿茶壶。

岳小龙两道目光,投注在那店伙身上,暗自提气戒备,一面怒声道:“半夜三更,你……”

那店伙随手掩上房门,忽然嘘了一声,低声道,“岳少侠小声一点。”

岳小龙怔的一怔,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店伙道:“两位身处危境,在下是奉主人之命,接应少侠来的。”

岳小龙问道:“你是彩带门的人?”

那店伙道:“此刻时间不多,两位最好不用多问,快跟在下出去。”

岳小龙冷声道:“有这么严重么?”

那店伙道:“大门外早已有人守着,这客店之中,也有对方的人扮成旅客,住在对面房中。”他呶呶嘴,然后轻笑道:“只是此人已彼在下制住了。”

凌杏仙忍不住问道:“你说的对方,是什么人?”

那店伙道:“目前还弄不清楚,不过据在下听别的消息,他们将在天亮之后,等两位一出店门,就要劫持两位而去。”

岳小龙道:“他们劫持在下兄妹,有何图谋?”

那店伙道:“自然是和令堂失踪有关了。”

岳小龙心头不觉一震,还想开口!

那店伙接着说道:“少侠若是要搭救令堂,那就不能再落入他们手中,这道理在下不说,少侠自然也可以想得到的了。”

岳小龙心中疑云重重,但念头一转,觉得他说的也是有理,这就点头道,“此话虽是不错,但朋友究竟要在下兄妹到哪里去?”

那店伙笑了笑道:“在下奉主人之命,只是把两位送出客店,其余的事,就不知道了。”

岳小龙道:“好,我们跟你出去。”

凌杏仙道:“龙哥哥,他说的话靠得住么?”

岳小龙道:“我们原是为了娘来的,不论这位朋友说的,靠得住靠不住,反正有人出面了,总比我们找不到头绪要好。”

凌杏仙轻笑道:“是啊,这道理最是简单不过,但你不说。我真还想不出来。”

店伙道:“两位那就随我来吧。”

话声一落,转身出房,直向后院行去。

岳小龙低声说道:“杏仙,你一切看我行动,非到万不得已,不可先出手。”

凌杏仙点点头,岳小龙道:“我们快走。”

说完,跟着那店伙身后走去。刚到转弯之处,瞥见身后似有两条人影,很快的朝自己房中一闪而入,心中不觉大疑,暗道:“这两人不知是谁,闪入自己房中,又有何事?”但既而一想,反正自己两人已经走了,管他是什么人?脚下一紧,跟着朝后院走去。

穿过厨房小天并,那店伙打开木门,低声说道:“两位穿出小巷,朝右去第二条巷,第七家找到豆腐老丁,他自会替两位安排去处。”

岳小龙听他说的如此神秘,心中暗暗奇怪,忖道:“看情形,他们似是早有安排的一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一面点头道:“在下记住了。”

那店伙拱手道:“恕在下不送了。”

说完很快转身进去,掩上木门。

凌杏仙道:“龙哥哥,我看他不像是店里的伙计。”

岳小龙道,“不错,我想他们在这家客店里,似乎另有一件什么事情。”

凌杏仙好奇的道:“我们要不要回进去瞧瞧?”

岳小龙道:“他要我们去找豆腐老丁,自然也是他们一伙的人,我们就找去瞧瞧,看他有什么安排?”

两人迅速走出小巷,依照那店伙所说,朝右行去,到了第二条巷口。这条小巷,窄狭黝黑,住的都是穷苦人家,两侧矮屋,都已破损不堪。

岳小龙身子一侧,当先走了进去,凌杏仙紧随在他身后,相继走入,数到第七家,只见板扉虚掩,门内隐隐传出磨声。

凌杏仙低声道:“龙哥哥,就是这家了,豆腐老丁正在磨豆腐呢!”

岳小龙点点头,跨上前去,一手轻轻推开木扉,只见一间破屋中,灯昏如豆,一个老态龙钟的瘦小老头,正在弯着腰推磨。

岳小龙拱拱手道:“老丈请了。”

瘦小老头停下磨来,堆笑道:“小哥要豆汁么,老汉还没磨好呢。”

岳小龙瞧他一副老态,丝毫瞧不出是个会武之人,心头暗暗诧异,一面说道:“请问老丈,有一位豆腐老丁,是在这里么?”

瘦小老头连连弯腰道:“就是老汉,就是老汉,小哥请到里面坐。”口中说着,一面把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让到右边一间小屋之中,一面陪笑道:“两位请坐、老汉这就去做,东西都是现成的,耽误不了多少时光。”

也不待两人答话。匆匆的转身去。

凌杏仙听的奇怪,悄悄问道:“龙哥哥,他去做什么?”

岳小龙道:“不知道,他好像是替我们做什么东西去的。”

凌杏仙道:“他一定是给我们做豆汁去了,像他这样的龙钟老头,也会是江湖人么?”

岳小龙低声道:“人不可貌相,你莫要乱说,我先前也当他不像是个练武之人,但方才看他进去的时候,一闪而没,身法似乎极快。”

凌杏仙哦了一声,还待再说。

岳小龙朝她摇摇手,站起身,故意背着双手,走到门口,朝里望去。

只觉那屋后甚是隘仄,黑黝黝瞧不清楚景物,不知瘦小老头躲在里面,究在做些什么?

这样足足等了顿饭光景,才听到一阵脚步声,从里面传来。

那豆腐老丁手上捧了一块豆腐板,上面覆着热气腾腾的面中,急步走了出来,一面含笑道:“好了,好了,少侠快请坐下来,这东西要趁热才能贴得上去。”

岳小龙愕然道:“老丈,这是什么东西?”

豆腐老丁低声道:“这是老朽替两位做的面具。”

“面具?”

凌杏仙想起小孩儿玩的机具,心中觉得好奇,问道:“这是什么面具?”口中问着,正待伸手去揭开热面中瞧瞧。

豆腐老丁急忙拦道:“姑娘碰不得,这东西一碰就破。”

凌杏仙脸上一红,缩口手去,问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豆腐老丁笑了笑道:“两位但等天色一亮,就得赶出城去,但两位若是不改扮一下,对方的人自然认得出来,本来江湖上的面具,都是用人皮泡制的,戴在脸上,使人不易瞧的出来……”

凌杏仙听说面具是人皮制的,心头大感恶心,连忙摇手道:“我不要戴,从死人脸上剥下来的皮,这多怕人?”

豆腐老丁笑道:“姑娘不用害怕。”

凌杏仙道:“我宁愿给他们认出来,也不要戴死人的皮。”

豆腐老丁微微一笑,道:“姑娘只管放心,老汉说的是一般江湖上人,用的都是人皮面具,但老汉开的是豆腐店,那里弄得到人皮,这是老汉临时用豆腐皮做的,好在时间不长,将就点,也可以充得过去了。”

岳小龙道:“对方究竟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对付在下兄妹?”

豆腐者丁道:“这个老汉就不知道了,老汉退出江湖已久,一直以做豆腐谋生,今晚才接到昔年老主人之命,要老朽替两位设法改装,莫让对方的人,认出少侠的真面目来。”

说到这里,口中哦了一声,忙道:“这豆腐皮,冷了就会发硬,老汉还是趁热替两位贴上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岳小龙心中虽觉疑窦重重,但豆腐老了不像是个坏人、这就点头道:“好吧,老丈就替在下贴上了。”

口中虽答应了,但双手却已暗暗提到胸前,凝神蓄势,只要发觉豆腐老丁有什么举动,立可把他制住。

豆腐老丁似是一无所觉,轻轻揭开覆着的热面中,双手小心翼翼的揭起一张豆腐皮,朝岳小龙脸上蒙去。

凌杏仙心中又是好奇,又有些不放心,一手按着腰间剑柄,左手也扣了两枚暗器,一霎不霎的注视着豆腐老丁。

只见他把豆腐皮贴到岳小龙脸上,双掌一阵匀贴,一面问道:“少侠有何感觉么?”

岳小龙道:“没什么,只是热的有些难耐。”

豆腐老丁手指不住的在他的脸上摸来摸去的移动,一面笑道:“过一会就不热了,好了,少侠可以睁开眼来了,可惜老汉这里没有镜子,不然少侠可以自己瞧瞧了。”

他放开双手,笑嘻嘻的退到边上。

岳小龙双目一睁,回头朝凌杏仙问道:“杏仙,你看我有什么不同么?”

凌杏仙睁大双目,几乎惊诧得说不出话来,若非亲眼目睹,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俊美如玉的表哥,在这一瞬之间,竟会变成满脸鸡皮皱纹的老头!她口中忍不住啊了一声,由衷的赞道:“老丈,你这手当真是绝活,高明极了,龙哥哥,你还不知道呢,你已变成一个老头啦!”

豆腐老丁笑道:“姑娘夸奖了,老汉已有多年不会使用了,只不过将就可以过得去就是了,唔,姑娘请坐下来,现在该替姑娘改扮了。”

凌杏仙这回完全信任他了,依言在凳上坐了下来。

豆腐老丁又揭开一条面中,取起另一张豆腐皮,替凌杏仙仔细贴到脸上,用手指轻轻压了一阵。然后又从另一个瓦罐中,倒出少许白粉,抹到凌杏仙秀发之上,迅速替她挽了个头,一面笑道:“好了,姑娘可以睁开眼了,只是别用手去摸脸颊。”

凌杏仙双目一睁,急急问道:“龙哥哥,我是不是变了老太婆啦?”

岳小龙瞧的心中暗暗惊奇,点头道:“大概有六十出头了。”

凌杏仙问道:“丑不丑?”

岳小龙笑道:“年纪老的人,就是这副模样。”

凌杏仙瞧不到自己,但瞧瞧岳小龙,唁的笑道:“龙哥哥,再过几十年,我们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豆腐老丁捧出两套粗布衣服,和一顶毡帽,说道:“天色已亮,两位快穿上布衣,就可以出城了。”

岳小龙戴上毡帽,撩起长衫下摆,缚到腰上,然后又在外面穿上蓝布衣褂。凌杏仙也迅速把一套粗布衣服,穿到身上。

两人这一改装,看去活像一对乡下进城的两老口子,不禁相视而笑。

豆腐老丁朝两人笑了笑,道:“你们出去了南门,约行十四五里,那里有一座铁牛庙,只要找到邀遏道士,以后的事,他自会替两位安排,恕老汉不送了。”

两人别过豆腐老丁,走出小巷,天色业已大亮,他们扮成一对乡下老夫妻,又是从陋巷里出来,自然不会引人注意。

不多一回,就出了南门,凌杏仙四顾无人,忍不住道。“龙哥哥,他们好像不是彩带魔女一帮的人。”

岳小龙道:“你说的不错,他们果然不像彩带魔女门下。”

凌杏仙道:“那么我们就不用到铁牛庙去了。”

岳小龙道:“我觉得他们这般神秘的把我们掩护出城,其中一定有事。”

凌杏仙道:“姑妈是彩带门掳去的,我们怎不直截了当的找彩带门去?”

岳小龙道:“昨晚那店伙说的有理,娘落在彩带门魔女手里了,我们要搭救娘,就是不能再落到他们手里去。”

凌杏仙道:“龙哥哥,你说邀遏道士这般人会帮我们?”

岳小龙道:“我看他们像是彩带魔女的对头,他们也不见得会是真心想救我们,我总觉得他们这番举动,似乎别有用心。这中间好像牵连着娘,也牵连着彩带门,我虽说不出道理,但心里始终有这样的想法。”

凌杏仙道:“那我们就去找邀遏道士,看他怎么说法?”

岳小龙摇摇头道:“不过我想其中真相,他也不会告诉我们的。”

凌杏仙困惑的道:“那该怎么办?”

岳小龙苦笑道:“我也想不出办法,我们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两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已走了十来里路,但见山岭重重,两边树木蓊郁,溪流淙淙,景物极幽。一条小路,渐渐迄逦向西。

岳小龙向路旁樵夫,问了去铁牛庙的路径,知道自己并没走错方向,就沿着山径,朝西行去。

在山陵谷道上,又走了四五里路,但见前面山麓间,一角黄墙,业已在望,两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诡遇奇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