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剑》

第08章 任重道远

作者:东方玉

两人自幼练剑,在剑术上已有相当火候,“岳家十三快剑”,是天下至捷之剑,以他们原有的基础,再练“太白剑法”自然轻而易举。

两人依照书上口诀,按图浏览了一遍,心头已有领悟,很快就把招式变化,体会出来。

等到迎春替两人送来晚餐,他们已经练熟了十二个基本剑式,晚餐之后,继续在庭前研习。

一直练到初更时分,一百十八招“大自剑法”,差不多已被他们记住了三分之一,才收起剑谱,各自回房安歇。

第二天一早起来,就继续按图练剑,这一天,他们除了吃饭的时间之外,只是全心全意的练习“太白剑法”。

好在岳小龙、凌杏仙都是天资极高的人,又有两人互相观摩,学来极快,练到天黑,已把一百十八招剑法,全数学会,吃过晚餐,两人反覆演练了几遍,看看是否能灵活运用,得心应手,已经又是初更时候了。

此地主人要两人三天练完的剑法,他们只花了两晚一天,就已学会。

此时剑法熟练了,人也感到相当疲累,就各自回转房去。

却说岳小龙回到良中,解衣上床,正当朦胧睡去之时,突然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叫道:“龙官,你出来!”

这声音十分低微,但却清晰无比,岳小龙蓦然一惊,披衣下床,四周静悄悄的,那有什么声音?心中觉得奇怪,一个箭步,掠近窗前,朝外望去!

只见月光之下,站着一个身披宽大黑氅的人影,翘首望天,卓立庭中,那不是此问主人还有谁来?

岳小龙心中暗道:“不知他夤夜而来,有什么事要找自己?”急忙开出门去,朝黑氅人拱了拱手,道:“是老前辈在叫在下么?”

黑氅人冷声道:“不是我叫你,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吗?”

岳小龙只觉他口气极冷,心下不禁一怔,一面说道:“不知老前辈呼唤在下,有何见教?”

黑氅人依然仰首向天,冷冷的道:“你们已经把华山剑法练熟了么?”

岳小龙躬身道:“在下兄妹,蒙老前辈赐借剑谱,差不多已学会了。”

黑氅人道:“很好,既然学会了,可把剑谱拿来还我。”

岳小龙心想:“原来他是索还剑谱来的。”

口中答应一声,立即回进房去,把剑谱取出,双手奉上。

黑氅人接过剑谱,收入大袖之中,目光缓缓投注到岳小龙脸上,说道:“此去铜沙岛,凭你这点微未之技,自问能保命全身么?”

岳小龙听的一怔,原来对方巢穴在铜沙岛,不知铜沙岛在什么地方?一面抬目说道:“在下……”

黑氅人截住了岳小龙话头,冷冷的接道:“你盘龙剑呢,给我。”

盘龙剑不用的时候,可当束腰带一般,扣在腰间,剑不离身。

岳小龙听娘说过,这是岳家传家之物,不知他如何叫得出剑名来,当下不敢违拗,从身边解下软剑,递了过去。

黑氅人接过盘龙剑,竟然毫不客气的朝身上一扣,围在腰间,一面冷声说道:“此去铜沙岛,这柄盘龙剑,只准藏在衣内,不可让任何人看到,知道么?”

岳小龙道:“在下记住了。”

黑氅人道:“我此刻传你一式剑招,非到万不得已,不准轻使,它可以使你在危急之时,转危为安,你要看仔细了。”

说完,右手轻轻一抬,但听“呛”的一声,从他身边忽然飞起一道寒光,宛如银蛇一般,随着他手腕微微摇动,绕身一匝,立时幻出无数道剑光,银蛇乱闪,看得人眼花缭乱!岳小龙仔细看着黑氅人手中剑势,似是一招之间变化极多,但因他出手很慢,是以还容易看的清楚。

黑氅人在剑式出手之时,一面以“传音入密”讲解着剑式诀窍。

岳小龙用心默记口诀,但觉这招剑式,果然奇奥无比,名虽一招,其实却是含蕴着无穷变化。

黑氅人传完了一招剑式,递还软剑,冷声道:“你可记住那剑诀变化了么?”

岳小龙躬身道:“记住了。”

黑氅人道:“这式剑招,名为‘青霓绕日’,乃是剑术中最为奇奥之学,练熟纯熟,纵然遇上当今武林一流剑术名家,也足可自保了。”

岳小龙还没说话,黑氅人突然冷厉的道:“这招‘青霓绕日’,普天之下,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会了,因此,未得我许可不准告诉任何一个人。

话声一落,也不待岳小龙答话,忽然纵身飞起,朝院外射去,一闪而没。

岳小龙手握软剑,直等黑氅人走后他还是站在原地怔怔出神!

在他感觉中,黑氅人虽是黑纱遮面,语声冷漠,但在冷漠的后面,似是对自己有着无比的关切!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铜沙岛又是什么地方?

他为什么要叮嘱自己,盘龙剑不可让人看到?

他为什么要传自己这招剑法?

一时但觉心头不可解释的疑问,愈来愈多,他无暇多思,定了定心,就照黑氅人所传口诀,振腕发剑,依式练习。

那知方才听黑氅人解释,看来容易,此刻到了真正练习之时,就感到不对劲了。再三思索,又觉自己并没记错,但练来练去就是不像,这样足足耗了顿饭工夫,始终不是那会事儿。心中不禁又愧又急,一招剑式,会有如此难学,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突然间,他想起方才黑氅人接过自己软剑,扣到腰间的举动,暗想:“莫非这招剑式,必须从围在腰间时,出鞘发剑,才能学像?”

一念及此,立时返剑入鞘,扣到腰问,然后澄志净虑,凝神而立,手握剑柄,突然一按吞口,不管他剑有没有出鞘,手腕一振,依式发招,但听“呛”然一声龙吟,一道青虹,快若掣电,绕身飞过!

岳小龙一下练对了劲,那敢怠慢,身随剑旋,右腕摇动,剑身泛起一片寒光,光影之中,剑尖震荡。宽如无数道银蛇,向四外飞射出去:

岳小龙剑势一收,止不住心头狂喜,练了半天,这回给自己盲人骑瞎马闯对了头!

正在此时,突觉身后,有人轻轻叹息一声,道:“难为你总算领悟了!”

这一声叹息,声音虽然不响,但却听得岳小龙大吃一惊!

原来这叹息和说话之声,听来柔婉,分明是女子声音,但后音又有些像黑氅人的口气!

岳小龙急忙回头瞧去,此时明月在天,清光如水,身后静悄悄的别说是人,连一丝风也没有!

这时但听右首房间,呀然开启,凌杏仙很快奔了出来,瞧着岳小龙道:“龙哥哥,你没有睡觉,一个人还在练剑?方才说话的是谁呀?”

岳小龙收起软剑,说道:“没有,方才黑氅老前辈来了,已经把剑谱收回去了,我怕忘了招数,就在庭前温习一遍。”

凌杏仙听说主人已把剑谱收回,不觉披披嘴道:“真小气,我们又不会把剑谱吃下肚去的,干么连夜就要来讨回去呢?”

岳小龙怕她再说下去,言语之中得罪了此问主人,连忙拦道:“老前辈已经知道我们练习了,才收回去,杏仙,快别多说,回房去睡觉吧。”

一宵无话,第二天早晨,岳小龙、凌杏仙堪堪梳洗完毕。

迎春已经端着早餐进来,一面说道:“岳相公、凌姑娘快请用早点了,我家主人刚才交待婢子,等两位用过早餐,就请到前厅去,有事相商。”

凌杏仙问道:“是不是我们剑法练熟了,就要动身了么?”

迎春道:“主人只交待这几句话,婢子不大清楚。”

岳小龙道:“老前辈既然要我们去,自然有事,我们快些吃吧。”

两人匆匆吃过早餐,就由迎春领路,朝前厅行去。经过两进房屋,从一道腰门进入长廊,迎春行近阶前,便自停步,回身道:“两位请进。”

岳小龙、凌杏仙步入大厅,只见厅上下首,已坐着一对青年男女!

男的年约二十四五,紫膛脸,女的不过二十出头,瓜子脸,肤色略黑,梳着一条又黑又亮的大辫。

两人都穿了一身杏黄衣衫,正身而坐,目不旁视。

迎春跟在两人身后,低声道:“两位请坐,主人就要出来了。”

岳小龙、凌杏仙也不客气,各自在椅上坐下。

过了不到盏茶工夫,黑氅人依然黑纱蒙面,披着一袭宽大黑氅,缓缓从屏后走出。

黄衣男女和岳小龙、凌杏仙四人,慌忙从椅上站起。

只听黄衣男女躬身说道:“弟子叩见师傅。”

岳小龙心中暗道:“原来他们是主人的门下弟子。”

心念转动之间,黑氅人已走到中间一把椅上坐下,黑纱中目光转动,伸手朝岳小龙两人一指,向迎春问道:“他们还没去易容么?”

迎春躬道“主人没有吩咐,婢子不敢擅作主张。”

黑氅人道:“先领他们易了容,再来见我。”

迎春道:“婢子遵命。”说完,转身道:“岳相公、凌姑娘请随婢子来。”

岳小龙感到不解,他怎的又要自己两人易容了?但心中想归想,人却站了起来,跟着迎春走去。

凌杏仙看龙哥哥起身,自然也跟了过去。

迎春把两人领到左厢,欠身道:“两位请进去吧。”

岳小龙走在前面跨进房门,只见窗口一张横桌边上,坐着一个身穿灰布衣衫的瘦小老头,手执短烟管,正在悠闲的吸着旱烟。

那瘦小老头一见两人走入,立即眯着眼睛,起身招呼道:“岳相公、凌姑娘请了。”

这瘦小老头非别,正是那豆腐老丁!

岳小龙怔的一怔,道:“原来是老丈。”

豆腐老丁嘻嘻笑道:“正是,正是,老汉奉敝上之命,特地赶来,替几位易容来的。”

说话之时,一手把旱烟管放到桌上,又道:“岳相公快坐下来,敝上已经等着了。老汉这就动手,替两位改变容貌。”

凌杏仙道:“我才不要戴人皮面具,恶心死啦!”

豆腐老丁赶忙摇手道:“姑娘放心,老汉不用人皮面具。”

凌杏仙道:“那你用什么替我们改变容貌?”

豆腐老丁笑了笑道:“江湖上用人皮面具,那是为了方便,只要戴上面具,一下就变了另外一个人,但人皮面具,无论制作的多精巧,都有一点缺点,就是没有表情,老江湖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你们要混进入家巢穴里去,万一露出破绽,那就非同小可!”

凌杏仙口齿微张,正等问话。

豆腐老丁用手指了指桌上几个瓦罐,接着又道:“老汉这种易容术,是用葯物调制的,涂到脸上,只要不用咸水洗涤,就是几个月也不会掉,跟天生的一般无二。”

岳小龙望了几个瓦罐一眼,暗道:“原来他还是易容高手!”

心中想着,依言在一张木凳上坐了下来。

豆腐老丁立时伸手扶起他脸颊,取过一团棉花,在瓦罐中醮着浓稠稠的葯液,边涂边吹,好像漆工在漆着家俱一般。直等整个面颊和耳后项颈全涂遍了,才行住手,一面朝凌杏仙道:“现在该姑娘了。”

凌杏仙问道:“这样就好了么?”

豆腐老丁笑道:“那有那么简单,这是第一道手续,要等脸上涂汁全部干了,才能再做。”

凌杏仙也依言坐下,豆腐老丁也在她脸上涂上了葯汁。然后转身过去,用画笔替岳小龙仔细的画眉勾眼,忙了一阵,又替凌杏仙勾画。最后又在两人脸上轻轻抹了一层腊质葯膏,才吁了口气,笑道:“好了,好了,两位照照镜子,是不是已经换了个人?”

随手取过一面铜镜,递给了岳小龙。

凌杏仙赶忙凑了过来,嚷道:“那里,快给我着。”

两人揽镜一照,果然全都变了面貌,岳小龙本来丰腴的脸颊,此刻已然瘦削下来,双颧微突,连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几乎全都变了样子。

凌杏仙一张圆圆的脸孔,也成了鹅蛋脸,眉眼之间和岳小龙生得极为相像,使人一望就可以看出他们是同胞兄妹。

凌杏仙喜道:“龙哥哥,我很像你呢!”

豆腐老丁吸着旱烟,笑道:“两位此去,要扮演的原是一对同胞兄妹。”

岳小龙赞叹道:“老丈真是神乎其技!”

豆腐老丁笑笑道:“小意思,老汉这是雕虫小技,不过眼下江湖上真正会此道的人不多了!”

凌杏仙问道:“老丈,我们可以用水洗脸么?”

豆腐老丁道:“冷热水都可以洗,就是不能碰上咸水。”

只听门外响起迎春的声音,问道:“丁护法,你老做好了没有?”

岳小龙暗道:“原来豆腐老丁也是他们护法。”

豆腐老丁忙道:“好了,好了,”一面回头低声说道:“两位可以出去了,敝上大概等急了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任重道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同心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