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10章 变生不测

作者:东方玉

两人走后,房中只剩下唐绳武和阿菊二人了,等了盏茶工夫,还是不见动静。

阿菊急道:“这洞不知通到那里,爷爷和萧老前辈怎会去了没有消息?”

唐绳武道:“从这里通向上面,最少也有几十丈远近,那有这么快就能回来?”

阿菊想想也有道理,就没再说话。

这样又过了顿饭工夫,依然不见两人回来,阿菊忍不住道:“真急死人,唐少侠,我进去瞧瞧。”

唐绳武慌忙拦道:“姑娘且慢。”

阿菊道:“我只进去瞧瞧,马上就出来。”

唐绳武道:“姑娘只管放心,令祖有萧老丈在一起,决不会出事的,也许他们发现了什么,来不及通知我们。”

阿菊道:“所以我们更应该出去,萧老前辈和爷爷只有两个人,也许人手不够。”

唐绳武道:“那么还是在下出去看看,也好打个接应,姑娘守在这里,莫要走开了。”

阿菊想了想,问道:“你出去了,也不回来呢?”

唐绳武沉吟道:“这情形很难说,也许出了地穴,已经和对方动上了手,也许发现了司马老丈的下落,一时还无法下手,我出去之后,如果没有意外,一定很快就回转来,你们只宜守在这里,静候消息。”

阿菊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在唐绳武脸上,一霎不霎的瞧了一回,忽然脸上一红,低低的道:“我要和你一起去。”

唐绳武呆的一呆,说道:“兰姑娘守着前面大门,姑娘必,须守住此地,不可擅离。”

阿菊道:“万一你们都不回来,我怎么办呢?”

唐绳武笑道:“不会的,在下和萧老丈,在桃花宫里,不知遇上过多少次恶毒凶险之事,也都安然无恙,这地穴外面,又没装着机关,还怕什么?”

阿菊叮嘱道:“你出去了,要尽快回来。”

唐绳武道:“这个自然。”说着,匐伏身子,缓缓往地穴中爬了下去。

这地穴只是临时挖掘的一条隧道,仅比一个人的身躯稍微大了些,里面不但一片黝黑,而且满窟都是松软的黄泥,人在其中,匐伏爬行,那想走的快?

唐绳武手足并用,摸索爬行,也不知走了多少远近,只觉这洞窟经过了一段平坦之后,已在渐渐向上。

这样又爬了盏茶工夫,前面不远,已然隐隐透入天光,正是出口之处!

唐绳武暗暗吁了口气,爬近穴口,仰脸望去,但见穴外树影交错,似是在一处树林之中。

他屡经变故,自然也有了些江湖经验,爬到穴口,匐伏身子,侧耳细听,四周不闻一点人声,这才缓缓伸出手去,攀住洞口。正待往外爬去,突觉双腕一紧,两手脉门,一齐被人扣住!

耳中同时听到有人大声笑道:“又出来了一个!”

这回不用唐绳武费力,洞外两人抓着他双手,往外一拖,就把唐绳武一个身子,从地穴中拖了出来。

唐绳武目光一动,只见邙山鬼叟大马金刀的坐在三丈外一株大树之下,洞穴四周,站着六名手持鬼头刀的黑衣鬼徒,戒备森严!

抓住自己双手的,也是他门下两个鬼徒,一左一右紧紧挟持。

这片树林,甚是深密,虽在白天,依然相当阴暗,除了邙山鬼叟师徒九人,却是不见萧不二、张老头的踪影!

唐绳武心头暗暗焦急,不知萧、张二人是否也落在他们手中?

邙山鬼叟只望了唐绳武一眼,似乎并未把他看在眼里,阴声道:“把他推过来。”

唐绳武也不挣扎,任由两个鬼徒抓住双手,推着往前走去,但走了不到五步,两个鬼徒突然一声不响,身子一歪,一左一右往地上倒了下去。

唐绳武哈哈一笑,一个转身,双脚一点,朝外掠起。

这下变起仓粹,邙山鬼叟目中绿光暴射,倏地站起身来,喝道:“快截住他!”

唐绳武堪堪掠起,但觉疾风扑面,眼前人影一闪,一名鬼徒挡住了去路,另外五名鬼徒也各持刀朝自己围了上来。

他此时急慾上路,那还耽搁,左手一扬,身发如风,直向当前那个鬼徒冲去。

那鬼徒几乎连手中鬼头刀还未递出,就无声无息的身子一仰,往后便倒,唐绳武宛如一头饿狼,身子一弓,从那鬼徒身侧窜出,急急往林外掠去。

那五个鬼徒骤睹同伴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只当唐绳武打出了什么暗器,急急往后跃退。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邙山鬼叟眼看唐绳武举手之间,连伤自己三名鬼徒,心头不觉大怒,正待飞身扑起!

但当他阴森目光,落到躺到地上的两名鬼徒身上,他那白惨惨的鬼脸,登时神色大变,口中微咦一声,骇然道:“会是无形之毒!”

原来那两个捉住唐绳武双手的鬼徒,这一瞬工夫,两人头手,同时色如蓝锭,早已死去多时!

邙山鬼叟也是用毒能手,自识得厉害,这“无形之毒”,乃是朱衣门的秘方,天下无人能解。

此刻眼看自己门下五个鬼徒,纷纷追扑出去,心头不由一凛,急忙厉声喝道:“尔等不可迫近,让他去吧!”

唐绳武昨晚刚听萧不二说过邙山鬼叟精擅用毒,暗器一道,歹毒犹胜唐门,是以不敢恋战,匆匆飞掠出林。

目光迅速一瞥,原来这片深林,就在冯庄右侧山麓之间,自己这一纵出树林,失去掩蔽,目标就十分显著。

一时急中生智,身形一个飞旋,重又回头朝林中一闪而入。

好在这片树林甚是辽阔,他从彼处掠出,又从此处闪入,相距已有一二丈远近,不虑被邙山鬼叟师徒发觉。

就算发觉,偌大一片树林,枝何纠结,不露阳光,躲上一个人也不易搜索到。

他一路严神戒备,深入十数丈远近,选择了一处枝叶茂密的大树,纵身上树,心中暗暗忖道:“邙山鬼叟和那阴阳手马飞虹,原是一党,邙山鬼叟师徒守住地穴出口,可见司马长弘,萧老丈、张老头三人,全已落入对方手中无疑,自己这该怎么办呢?”

他总究年纪不大,没有单独一人在江湖上走动过,一时大有孤掌难鸣,不知如何是好?

独自坐了一会,忽然想起自己爬出来的时候,曾要阿菊守住洞口,但自己出来了一会,没有回去,阿菊等不到自己的消息,会不会也跟着出来?万一出来,岂不也要被邙山鬼叟捉去了。一念及此,心头登时焦的起来,暗道:“无论如何,自己得回去看看。”

当下轻轻跃下大树,一手紧握短剑,一手当胸,暗暗凝聚了“黑煞掌”功力,摒息凝神,耳目并用,缓缓朝那地穴出口找来。

他既怕对方发觉,不敢走的太快,只是藉着树木掩蔽,躲躲藏藏的行进。

那知这片树林十分绵密,纵是白天,透进来的阳光也十分稀薄,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一排排的树木,差不多全是一样。

他摸索前进,走了一阵,不但邙山鬼叟师徒一个不见,就是连那地道出口,黄泥上穴,也找不到了。

唐绳武愈觉焦急。心中暗道:“莫非自己迷失了方向?”脚下不觉一停,仔细想来,自己走的方向,应该不错。

正在思忖之间,突听身后疾风嘶然,一支寒锋,直向自己袭来!

唐绳武这半年来,武功大进,此时又是耳听八方,全神戒备之际,听风辨位身形飞快的一个急闪,手中短剑,跟着往后击去!

但听“当”的一声金铁交响,树林间飞溅起一串火花,同时也听到一个女子的惊啊之声!

唐绳武心头一动,急忙低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只听阿菊的声音惊喜的叫道:“你是唐少侠!”

人影一闪,阿菊从一株大树后面跳了出来。

唐绳武急忙嘘了一声,道:“你说的轻一些!”

阿菊凑上一步,眨动着一双大眼睛,悄声问道:“这树林里有对方的人么?”

唐绳武奇道:“你出来的时候,没遇上邙山鬼叟师徒?”

阿菊道:“邙山老鬼,谁是邙山鬼叟?”

她从没在江湖走动,自然不知邙山鬼叟是谁了。

唐绳武无暇和她解释。问道:“你爬出地道来,可曾遇到什么人吗?”

阿菊道:“没有啊,我出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

唐绳武沉吟道:“难道他们已经走了?”

阿菊道:“你出来的时候,遇到邙山鬼叟?”

唐绳武点点头,问道:“那你怎会一个人躲在树林里,差点我背后挨了你一剑。”

阿菊脸上一红,急道:“谁叫你一声不响的朝我走来,我还当你发现了呢!”

唐绳武道:“我叫你守住洞穴,不可出来,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阿菊道:“你还说呢,出来了这许多时间,一直不回转去,阿兰被贼人擒住了,我不是从地道中爬出来,也早被他们抓去了。”

唐绳武吃惊道:“什么,阿兰被他们擒去了?”

阿菊道:“我也不知道,只听大门口起了一阵叱喝,好像阿兰用针筒打伤了几个人,后来不知怎的针筒被人夺下,把阿兰擒住,只听他们朝里面奔来,我看出情形不对,就从地道爬了出来。”

她望望唐绳武,翘起小嘴,生气道:“我找不到你,不知你到底去了那里,心里急的要死,跑出林去,又发现林外四周有几个穿黑衣的人,远远站着,只好又回过来,就和你遇上了。”

唐绳武道:“阿兰是被马飞虹手下擒去的了。”

阿菊愤然顿足道:“人家和你说话,你一句也不听,只是阿兰阿兰的,老是记着她一个人。”话声一落,赌气转过背去。

唐绳武被她说的脸上一热,怔的一怔道:“阿菊,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菊哼道:“不用解释,反正阿兰自有关心她的人会去救她的,我要找爷爷去了。”说完,低着头,朝前奔去。

唐绳武暗自皱了皱眉,急忙喊道:“阿菊,我有话和你说。”

阿菊头也没回,说道:“我不要听。”

她口中虽说要找爷爷去,脚下其实走的不快,口中虽说“我不要听”,心里却巴不得你追上去,向她柔声解释一番。

天下女人都是如此,阿菊自然不会例外。

唐绳武道:“我就是要说你爷爷的事。”

阿菊突然停步,转身问道:“你说爷爷什么?”

唐绳武道:“据我猜想,萧老丈和你爷爷两人,极可能都被马飞虹捉去了。”

阿菊听的吃了一惊,急急问道:“你说爷爷被他们捉去了?”

唐绳武道:“我想可能如此。”

阿菊道:“你怎么知道的——

唐绳武道:“方才我也差点被他们捉去了。”

阿菊道:“你快说呢,真急死人!”

唐绳武就把自己适才爬出地穴,被邙山鬼叟门下两个鬼徒扣住手腕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阿菊问道:“邙山鬼叟现在那里,咱们这就找他去。”

唐绳武摇摇头,道:“现在不能去。”

阿菊道:“为什么?”

唐绳武道:“我听萧老丈说过,邙山鬼叟朱友泉,乃是邙山派的掌门人,一身武功,极为了得,尤其他的歹毒暗器,更是有名,如今又和马飞虹勾结,人多势众,咱们只有两人,这时候还是大白天,女响能去?”

阿菊道:“那该怎么办呢?”

唐绳武道:“他们捉了萧老丈和令祖父,一定囚在冯庄之中,咱们等天黑了,才能摸进去。”

阿菊一双俏目,只是盯着他,问道:“你有把握,把老主人、萧老前辈、爷爷、阿兰四人,都救出来?”

唐绳武笑道:“救人不难,只要摸进去了,把他们捆在手上的绳索割断,就可自己出来,又不用我把他们背出来。”

阿菊道:“这时候还不到午时,我们到那里去呢?”

唐绳武道:“就在这林千里等到天黑,那马飞虹不讲信义,咱们今晚好好的闹他一场。”

阿菊道:“你不是说他们人多势众么?”

唐绳武道:“我说的是白天,晚上就不怕了。”

阿菊道:“那不是一样么?”

唐绳武道:“不一样,晚上到处都有暗阴,比较容易掩藏,使毒也比白天方便。”

阿菊忽然啊了一声,问道:“唐少侠,你身边还有没有针筒?”

唐绳武摇摇头,道:“没有了,那支针筒还是我从家里带出来的,天王问心针唯一的缺点,就是一次只能射出一支,敌人人数多了,你就来不及施展,我这里还有一个喷简,里面装的是离魂草粉,用时只要站在风头,一扬手,就会喷出葯粉,两丈以内的人,都会昏迷过去,你且拿着备用。”说完,从怀中取出一个尺许多的黄铜细管,递给阿菊。

阿菊惊喜的道:“你那来这些古性东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变生不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