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13章 误入毒谷

作者:东方玉

由崤山西行,接连秦岭山脉,终南山还在秦岭之西。

这一路,都是崎岖的山径,萧不二、唐绳武抱着岳小龙,一路西奔,第三天中午时光,总算赶到终南山下。

萧不二脚下一停,长长吁了口气,道:“咱们总算赶到了。”

唐绳武道:“老丈不知葫芦谷还在什么地方?”

萧不二道:“终南山绵亘八百里,大小山谷,数以千计,许多山峰,尚且都没有名称,何况一个幽谷,这葫芦谷也许是葛神医自己起的名字,咱们得先查查地图再走。”说着,把岳小龙交到唐绳武手上,探怀取出那张旧纸,仔细看了一遍。

但见纸上画有一座插天高峰,峰下有一条小径,蜿蜒通向一处幽谷,谷口注着一行蝇头小字:“葫芦谷在仰天坪之西,葛无求隐居于此。”

唐绳武抱着岳小龙,探首看去,这张地图,简直画的像山水画,而且笔法奇劣,毫无特微,心中暗道:“像这样的山势,深山之中,到处都是这般模样,这葫芦谷又到那里去找?”

萧不二看了一会,也直是皱眉,摺好地图头,他又从唐绳武手中,抱过岳小龙,说道:“咱们走吧!”

唐绳武疑惑的道:“老丈已经认出来了么?”

萧不二摇摇头,道:“葛神医这张地图,比小老儿画划还要蹩脚,那能按图去找?”

唐绳武道:“那该怎么办?”

萧不二道:“咱们目下只能去碰碰运气,先找一座高峰,看看有没有和它相像的幽谷?”

唐绳武道:“但岳少门主只剩下最后半天时光了。”

萧不二道:“据我看来,岳少门主绝不似夭折之相,也许吉人自有天相。”口中说着,举步在前走去。

两人入山渐深,一路俱是危崖峻岭,也不知找了多少高山幽谷,却没有一处和葛神医图中的葫芦谷相似之处。

一天时光,很快的过去,眼看太阳流霞,已逐渐被茫茫夜色所吞没,山林问开始昏暗下来!

萧不二到了此时,也不禁有点着急。

自己两人虽然尽力在三天时光赶到终南,但错过今天,岂不是错过了岳小龙的治疗机会:同时也辜负了竹青青的重托。

他双手抱着岳小龙,心头沉重,脚下也显得沉重起来!

忽听唐绳武口中惊“咦”一声,叫道:“萧老丈,前面好像有一条山径!”

乱山之中,人迹罕至,那有山径?

萧不二急忙举目望去,前面不远,砂石之间,果然发现有一条曲折小径,随着山势迤逦而去。

路是人走出来的,没有人经常在这里走动,那会出现山径?”

萧不二突然之间,眼睛一亮,急急说道:“咱们快走。”立即循着小径,放步而行:

转过山脚,但见那小径直朝一处山坳中通去!

萧不二仰首一望,左首正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峻峰,已被夜气所笼罩,心中不禁大喜,一面摇摇头道:“葛无求把这座山峰,画的全走了样,咱们是盲人骑瞎马,误打误撞,总算闯对了地头!”

唐绳武吁了口气,道:“这里就是葫芦谷了,小可替老丈开路。”当先举步朝山坳中走去。

萧不二抱着岳小龙走在他后面,口中笑道:“自然是葫芦谷了,葛无求这地名取得真是不错,江湖上谁不知道他是卖葯的?”

山谷问乱石累累,细流涓涓,一条小径,曲曲折折循着崖下山涧,向里延伸,不知它像不像葫芦。

萧不二把它说成卖葯的葫芦,当真妙语解颐,这葫芦里面,就没有人知道他卖的是什么葯了。

片刻工夫,已经到了山谷尽头,果然看到一座青石砌成的房子,竹篱圈绕,矗立在一片空地上。

唐绳武走到前面,只见篱门紧闭,不见炊烟,侧耳听了一阵,高声叫道:“先生在么?”

石屋中传出一个苍老声音问道:“什么人?”

唐绳武道:“咱们特地找先生来的。”

那苍老声音又道:“你们如何进来的?”

唐绳武道:“咱们有先生画的地图,才找来的。”

苍老声音似乎低低的说了声:“奇怪!”接着说道:“好吧,你们自己进来吧!”

唐绳武回头看了萧不二一眼,就伸手推开篱门,走了进去。

穿过白石小径,行到屋前,但觉两边种着不少花草,走过之时,花草间响起一阵悉悉蠕动!

好像有许多蛇虫之类的东西,纷纷往草间躲了进去,心中暗暗觉得奇怪!

两人走到门前,两扇灰黑木门,紧紧关闭,也不见葛神医前来开启。

唐绳武举手在门上轻轻拍了两下,说道:“先生……”

话声未落,只听那苍老声音重重说道:“老夫又没把门闩上,你不会推的重一点,难道还要老夫出来迎迓么?”

唐绳武心中暗道:“这位葛神医似乎有点怪僻,不近人情。”左手按着木门往里推去,木门果然没有闩上,应手而启,两扇木门,登时大开。

这时天色早已全黑,石室之中,没点灯火,更是一片漆黑,但在黑暗之中,却有两点闪闪发光的眼睛,盯着唐绳武直瞧!

萧不二慌忙把岳小龙交到唐绳武手上,走上一步,拱拱手道:“在下萧不二,冒昧登门,多多惊扰葛神医了。”说完,举步朝屋中走入。

唐绳武立即跟着进去,跨入屋中。

那苍老声音忽然呵呵一笑,道:“好,好,请,请。”

擦的一声,总算亮起了火种!

火光之中,只见一个白髯老人颤巍巍的从椅上站起,点燃了油灯,然后又回到椅上坐下,望着两人问道:“你们如何进来的?”

这间石屋之中,只有一把椅子,主人自己坐了,客人只好站着说话。

萧不二道:“在下两人,有先生亲笔画的地图,才能找到此地。”

白髯老人又道:“你们没遇上什么事吧?”

萧不二心中暗暗奇怪,一面答道:“没有。”

白髯老人一手摸着白髯,只是朝两人身上打量,接着点点头自言自语的道:“看来果然没有什么,这就奇了!”说到这里,忽然抬目问道:“你们做什么来的?”

萧不二朝岳小龙一指,说道:“这位是采带门的少门主岳小龙,他在三天之前,伤在阴人‘九幽掌’下,除了胸口微温,全身业已僵冷……”

白髯老人道:“已经死了么?”

萧不二道:“还没有。”

白髯老人道:“他倒经得起死。”

萧不二道:“本来早就死了……”

白髯老人道:“那为什么不死?”

唐绳武心中暗道:“这葛神医说话真绝!”

萧不二道:“差幸当时遇上枯竹帮帮主夫人,喂了他一粒‘九九还原丹’……”

白髯老人口中“唔”了一声。

萧不二又道:“但据竹夫人说,岳少门主全身已冷,仅凭‘九九还原丹’,只怕无救,因此把先生昔年留下的一张地图,交与在下,要在下赶来葫芦谷求治。”说完,伸手入怀,取出那张地图。

白髯老人忽然放声大笑,道:“你要老夫救他么?”

萧不二把地图递了过去,道:“这是先生昔年承诺之言,曾说日后倘遇‘九九还原丹’无效之时,可来葫芦谷找寻先生,这张地图,就是先生亲手所绘……”

白髯老人接过地图,只看了一眼,就往大油中笼去,脸上忽然有了笑容,点点头道:“好,你们把他放下来。”

萧不二看他看到地图,果然一口答应,心中大喜,暗暗吁了口气,连忙拱手道:“多谢先生。”

唐绳武往屋上四周一看,除了白髯老人坐的一张矮椅,就一无所有,不禁踟躔道:“把他放在地上么?”

白髯老人道:“自然放在地上了。”

唐绳武依言把岳小龙放在地上。

白髯老人忽然站起,从身上脱下一件宽大黑袍,盖到岳小龙头脸之上,然后又回到矮椅上坐下,朝唐绳武招招手道:“小哥过来。”

唐绳武依言走了过去。

白髯老人道:“你伸出左手来,让老夫瞧瞧你的脉搏。”

唐绳武听的奇怪,忙道:“先生弄错了,求医的是岳少门主,不是小可。”

白髯老人哼道:“老夫知道。”

唐绳武道:“那么先生该瞧的是岳小门主的腕脉……”

白髯老人不耐道:“老夫叫你把手伸过来,你就伸过来。”

这就奇怪,求医的是岳小龙,他却要瞧唐绳武的腕脉,只有辰州祝由科,口中才会喊着:“楼上有病,楼下好医,夫家有病,娘家好治”,莫非这白髯老人——葛无求,学的是辰州祝由科?

萧不二也感到白髯老人行动古怪,站在一边,说道:“唐小哥,先生既要诊你的脉,你就伸手让先生瞧瞧。”

唐绳武只得伸出左手,递了过去。

白髯老人右手五指搭在唐绳武手腕之上,低头阖目过了一回,五指一松,又道:“再把右腕拿给我。”

唐绳武依言送过右手,白髯老人搭了一回,缓缓放开他右腕,点点头道:“果然不错,练的是毒功,哈哈哈……”

唐绳武心中暗道:“此人脉理果然精通,居然知道自己练的是毒功了。”当下说道:“先生诊察了小可之脉,不知有何教言?”

白髯老人一挥手道:“很好,你站到一边去。”

唐绳武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葯?只得依言退到一旁。

白髯老人目光一抬,朝萧不二道:“你也过来。”

萧不二心下虽觉奇怪,却也依言走了过去。

白髯老人道:“左手给我。”

萧不二把左手送到他面前。

白髯老人手指在他脉门上按了一回,脸露惊奇,说道:“原来你没有练过毒功?”

“没练过毒功,这有什么值得惊奇?”

萧不二笑道:“在下自然没练过毒功。”

白髯老人道:“这就奇了。”

萧不二道:“在下没练过毒功,又何奇之有?”

白髯老人朝唐绳武一指,道:“方才进来之时,是这位小哥走在前面。”

萧不二道:“不错。”

白髯老人道:“老夫谷中,养了数以千计的毒物,练过毒功的人自然无碍,但没练过毒功的人,休想擅入一步,你跟在他身后,怎会丝毫不曾惊动他们……”

他用手搔搔头皮,沉吟道:“除非你足不点地,轻功已到了踏雪无影之境。”

唐绳武听的暗暗“哦”了一声,忖道:“这就是了,方才进来之时,自己曾听花草丛中,悉悉作响,原来是他豢养的毒物。”

萧不二也暗暗一惊,接着嘻的笑道:“先生说的不错,小老儿人称雪上无痕的使是。”

白髯老人忽然得意的大笑起来,连连点头道:“妙极,妙极,雪上无影,这太好了。”

萧不二久历江湖,自然听得出白髯老人口气之中,似是别有用心,心中暗暗觉得奇怪。

白髯老人大笑未已,突然伸手一指,点了过来。

这一指,来的突然,而且出手十分奇奥,萧不二要待躲闪,已是不及,应指往地上跌坐下去。

唐绳武猛吃一惊,急急喝道:“你要做什么?”

白髯老人出手奇快,在唐绳武喝声出口之际,已然在萧不二身上,连点了十几处大穴,左手一扬,一颗乌黑的葯丸,很快塞入萧不二口中。才回头笑道:“小哥别忙,老夫要闭住他的少阴心经,以及胃经,才可服我特制毒葯。”

唐绳武骇然道:“你给他服的是毒葯?”

白髯老人笑道:“不错,这颗毒丸,是老夫秘制之葯,一颗葯丸的力量,足可毒毙一百头老虎。”

唐绳武道:“这如何使得?”

白髯老人大笑道:“你也是练毒功的人,总该知道这种奇毒之葯,配制不易,比人参还要珍贵的多。”

唐绳武道:“但萧老丈并没有练过毒功。”

白髯老人道:“没练过也不要紧,老夫三日之内,可以使他速成。”

唐绳武目注白髯老人,怒声道:“你不是葛神医?”

白髯老人大笑道:“老夫几时和你说过是葛无求了。”

唐绳武听的大怒,喝道:“你怎不早说,这一来,岂不是耽误了岳少门主的救治时间?”

白髯老人朝地上躺着的岳小龙看了二眼,缓缓说道:“他本来已是快死的人了。”

唐绳武大喝一声:“老匹夫,你真该死!”左手扬处一掌向白髯老人劈了过去。

这一掌他含愤出手,掌上凝聚了十成力道,一双手掌漆黑如墨!

白髯老人看他使出“黑煞掌”,不由哈哈一笑道:“娃儿,你还会黑煞掌?”

他既不闪避,也不举手封格,两道炯炯目光,只是盯着唐绳武劈来的手掌。

但听“砰”的一声,唐绳武手掌结结实实的拍在白髯老人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误入毒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