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14章 毒功扬威

作者:东方玉

唐绳武喜道:

“大师伯,前面就是仰天坪么?”

谷灵子道:

“终南山中,万山林立,谁知道它叫什么仰天坪不仰地坪?”

唐绳武道:

“弟子是说葛神医就住在那里了?”

谷灵子道:

“不错,葛无求就住在山坳里面。”

说话之时,已经奔到峰下。果见一条小径,朝山谷迤逦而去!

唐绳武喜道:

“这里果然是葫芦谷了,这才和他画的地图,有些相似。”

口中说着,忍不住朝谷口走去。

谷灵子忽然面色凝重,目注谷中,徐徐说道:

“葛无求居然在山谷之中,摆了阵法。”

唐绳武惊奇的道:

“大师伯看他摆的是什么阵法?”

谷灵子朝谷中一指道:

“你看,谷中这些树木、山石,都经人工修整,布置有序,虽有一条小径,穿行其间,但老夫相信其中必有厉害埋伏。”

唐绳武看了半天,却是看不出一点头绪,好奇的道:

“大师伯,就凭这些树木,山石,有什么厉害?”

谷灵子道:

“你别小看了它们,这些木石,变化无穷,只要你走错一步,就得活活困死其中。”

唐绳武道:

“大师伯一定也懂阵法的了?”

谷灵子双目凝神,只是注视着谷中布置,过了半晌,才摇摇头,叹息道:

“老夫虽略涉皮毛,但这布置太深奥了,尤其谷口只有一道门户,不到里面,无法看的清楚。但到了里面,再想退出,就已经迟了。”

唐绳武犹是不信,反问道:

“那么大师伯就不进去了么?”

谷灵子笑道:

“他越是搬出这些阵法唬人,老夫偏要闯他一闯!”

唐绳武道:

“大师伯不是说他阵法很厉害么?”

谷灵子得意一笑,道:

“他阵法最厉害。也只能阻挡别人,阻止不了老夫。”

唐绳武道:

“那就是大师伯能破他的阵了。”

谷灵子微微摇头道:

“识得阵图的不是老夫。”

唐绳武道:

“那是什么人?”

谷灵子伸手从大袖中提出一条通体金黄的小蛇,笑道:

“是它。”

唐绳武道:

“蛇也能识阵图么?”

谷灵子笑道:

“龙凤龟蛇,号称四灵,其实这种阵图,只能阻人,对任何蛇虫,都不生效,因为人在七情六慾中,能生幻境,蛇虫乌兽,头脑简单,反而不为所惑。”

唐绳武欣然道:

“既是如此,我们就要蛇引路好了。”

谷灵子却把金蛇纳入袖中,道:

“咱们先进去瞧瞧,暂时还用不到它。”

唐绳武道:

“那要到什么时候才用得到它呢?”

谷灵子哼了一声,道:

“老夫倒要领教一下,葛无求这些布置,到底有些什么鬼门道。”一面挥挥手,含笑道:

“娃儿,你只管走在前面,老夫要看看阵势。”

唐绳武本来就有些不相信,听他一说,立即举步朝谷中走去。

这座山谷,葛神医把它取名葫芦谷,敢情因它形似葫芦。

谷口是葫芦的颈部,逐渐放大,到了里面,遍植树林,一条小径,笔直通向林中。

唐绳武走了一段路,回头看去,不见谷灵子跟来,心中暗暗好笑,忖道:

“大概大师伯对阵势深具戒心,不肯冒昧深入,所以先让自己闯阵,好看清此阵虚实,我就不信这片树林,真能困得自己。”心念转动,立即加快脚步,朝林中行去。

这片树林,甚是茂密,入林渐深,光线较为幽暗,但仍可看的清楚,他放腿而行,又走了一阵。

眼看四周依然一片静寂,不见有丝毫动静,心中更觉放宽了许多,只是循着小径笔直往里走去。

不知不觉中奔行了盏茶工夫,但觉前面谷势,逐渐狭窄。

又走了一段路,已经穿林而出,突觉眼前天光大亮,山风吹到脸上,精神顿为之一爽!

定睛瞧去,谷灵子面含微笑,静静的站在面前,不觉惊喜的道:

“大师伯原来早就来了。”

谷灵子含笑道:

“老夫何曾动过?”

唐绳武听的大奇,说道:

“那么你老怎会……”话声未落、口中忽然“咦”了一声!

原来他奔行了这阵工夫,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又回到了谷口!

谷灵子说的没错,他一直站在此地,一步也不曾移动过。

唐绳武看看四周形势,几乎目瞪口呆,忍不住问道:

“大师伯,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谷灵子道:

“这就是阵图的奥妙了,大概葛无求不愿有人惊扰于他,是以谷口这一段,仅仅布下了颠倒阵法。使人走到半途,就不知不觉的回头往外走出。”

唐绳武道:

“这不可能,弟子记得一直往里走去,并未回头。”

谷灵子道:

“你不懂阵法,如何觉得出来?”接着沉吟道:

“由此看来,这谷口前面一段,倒是并无凶险,真正厉害埋伏,却在谷里了。”

唐绳武道:

“大师伯,咱们要如何走法,才能不走回头路?”

谷灵子道:

“这个容易,你随老夫来就是了。”说完,缓步往谷中行去。

唐绳武满怀好奇,跟在他身后,双目炯炯,不住的朝左右仔细打量。

谷灵子迈步跨人树林,忽然身形一停,低声喝道:

“娃儿,你要看清老夫步伐,不可走错一步。”

唐绳武答应一声,看他跨出右脚,也立即右脚跟进。

谷灵子停的一停,仍然右足先行,唐绳武因大师伯已经关照过自己,也跟着一停,迈右足。

一连跨了三步,俱是右足迈进,但唐绳武第三步堪堪跨出,陡觉一阵目眩!

不,是四周树林,好像起了一阵旋动!

唐绳武心中暗暗一惊,急忙定睛瞧去,四周林木,不是好好的,连微风也没有动一下!

只听谷灵子在前面低声喝道:

“娃儿,只管跟老夫走,勿为身外幻象所惑。”

唐绳武听的暗暗心惊,忖道:

“如此看来,自己方入林中之际,举步就错了,难怪走了回头路,自己还不知道,这阵势果然奇奥!”

这样紧随谷灵子身后,亦步亦趋的走着,果然一路无阻,不消片刻,便已穿过树林,又到了一处谷口。

原来这里已是葫芦的腰部,地势逐渐缩小,两边崖石如门,仅容一人通行。

谷灵子略一住足,就继续往谷中行去。

唐绳武紧随他身后,走了五六丈远近,前面豁然开朗,一片山谷,悉呈眼前,但见四面高山环抱。

中间一片盆地,呈现出几座丘陵似的小山,山麓间竹篱茅舍,敢情就是葛无求的住处了。

这片谷中,布置的秩序井然,遍地都种满了花木,一条白石小径,曲曲折折在花林中通行。

但一眼可以看出这条白石小径,就是通向山麓间茅舍的。

谷灵子进入里谷口,脚下立即停了下来,双目凝神,只是注视着一片花林,脸上神色,也显的极为凝重。

唐绳武悄悄走到他身边,问道:

“大师伯,那三间茅舍,就是葛神医住的地方了。”

谷灵子没加理会,又看了一回,才叹息道。

“葛无求从那里学来的阵法?这布置太深奥了,实是出人意外之事。”

唐绳武听他口气,似是有知难而退之意,止不住心头暗暗焦的,正待出言试探!

谷灵子忽然举步朝前走去,到得花林前面,又及时停住,伸手从袖中捉出一条小金蛇,放到地上,口中发出极低的嘘嘘之声,敢情是指挥它在前引路。

那小蛇得到主人指示,立即蜿蜒朝花林中游去。

谷灵子低声道:

“娃儿,咱们跟它去。”

话声出口,那小金蛇已经游出去五六尺远,突然间,它好似遇上了什么克星一般,疾快的踊身后跃,退避不迭。

谷灵子正待举步的人,忽然停住,看的大是惊诧,急急蹲下身去,口中又是一阵嘘嘘细响。

小金蛇昂起一颗三角形的小头,瞪着两眼,倾听了一阵,忽然身形一折,舍了正面,朝侧游去。

但它却是在前面一尺方圆,绕了一个圈子,好像那一尺之内,有着什么怪物,避之惟恐不及。

谷灵子口中继续吹着极细的嘘嘘之声,小金蛇大有勉为其难之意,转了一个圈子,继续朝前游去。

但游了不到三尺来远、又战战兢兢在地上又绕了寻尺方圆一个圈子。

唐绳武看的奇怪,但因见谷灵子全付精神都注视着小金蛇的行动之上,不敢开口发问。

那小金蛇在主人催促下,继续往里游去,只是每隔二尺,就避开正面,在地上绕了一个圈子,意思似在警告主人,它绕的这个圆圈之中,有着极大的危险。

谷灵子似是已经看出一些端倪来了,皱着花白浓眉,奇道:

“金线蛇,天下奇毒之物,老夫不信天下还有比它更毒的东西?”

这回唐绳武也听出他的口气来了,原来小金蛇绕的圆圈之内,似乎是潜伏着一种使小金蛇望而生畏的毒物!

谷灵子一生精研毒物,他看了小金蛇居然还有怕的东西,心头既感惊奇,又觉得欣喜,左手轻轻一招。

小金蛇立即游了回来,他把小金蛇捉起。纳入油中,回头低声道:

“娃儿,你站着莫动,老夫进去看看。”

话声一落,举步跨入花林,走到小金蛇绕圈的地方,缓缓蹲下身子,凝目瞧去,但见沙地上,印着一个极浅的足迹。

心中不禁一楞,暗道:

“我当这一尺方圆之内,潜伏了什么毒物,原来只是一个人走过足印,小金蛇怎会无端怕起人的足印来?”

再举目朝三尺外小金蛇游行的第二个圆圈望去。

他功力精深,目光何等锐利,这一望,那第二个圆圈之内,赫然又是一个极浅的足印!

而且第一个足印是右脚,第二个足印,恰是左脚,这一来,就证明了此人是大步往里行去的。

谷灵子总究见多识广,心头突然一动,伸手把那留有足印之处,轻轻括起一层泥沙,捧在手上,端详了一阵,又凑近鼻孔,仔细闻了一闻。

这一闻,顿教这位全身无一不毒的谷灵子,闻的脸色微微一变。

三个指头撮起一小撮沙泥,疾快的往嘴里送去,好像在尝着什么美味一般,不住的用舌尖辨味。

唐绳武看的暗暗称奇,忍不住问道:

“大师伯,这是什么东西?”

谷灵子渐渐面有喜色,吐去口中沙泥,回头扫手道:

“娃儿,咱们可以进去了。”

唐绳武喜道:

“大师伯看出端倪来了?”

谷灵子道:

“不是老夫看出端倪,而是有人开了路,良机不可失,咱们快走吧!”

唐绳武小声问道:

“那是什么人?”

谷灵子道:

“毒人。”

唐绳武吃惊道:

“什么,是毒人。”

谷灵子“唔”了一声,迅速从怀中摸出一颗“毒灵丹”,递了过来,凝重的道:

“此人足迹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丝毒气,居然连小金蛇都不敢接近,身上练成的奇毒,可想而知该是何等厉害,你练毒功力尚浅,快服下此丹,遇上他时务必小心,不可和他接触。”

唐绳武想起师傅死在“毒”人之手,不由的心头一阵激动,赶忙接过葯丸,吞入口中,一面问道:

“大师伯,咱们该当如何?”

谷灵子道:

“目前老夫还没看到此人,不知虚实,老夫自问大致还应付得了,咱们随机应变,最好能把此人擒下。”

说到这里,语气一顿,面情忽转严肃,目注唐绳武又道:

“但咱们也不得不预留退步,进去之时,你可在花树上暗暗留下记号,万一老夫不是那人对手。须知两毒相接,毒功较差的,必然立时毒发身死,你听我以低啸为号,立即逃出林去,千万不可停留。”

唐绳武听的心头一凛,他已然听出这位一生练毒,一身是毒的大师伯,对“毒人”似乎也并无多大把握,正待开口!

只听谷灵子接着又道:

“对了,那姓萧的老儿,明天清晨,尚需服下最后一颗‘毒灵丹’,始能返毒入虚,你把葯丸收着。如果老夫中毒身死,这就证明咱们二毒门对练毒一道,不如毒人了,你和萧老儿纵然服了老夫的‘毒灵丹’。练成毒功,也不是他的对手,今后行走江湖,就得格外小心,遇上‘毒人’,务必退避,不可逞强。”

说话之时,又从怀中摸出一颗‘毒灵丹’,递到唐绳武手中。

这不是在叮嘱身后之事?

唐绳武接过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毒功扬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