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15章 神医赠丹

作者:东方玉


谷灵子笑了笑道:“这东西也是方才那位向堂主的,葛老哥可知它的来历么?”

葛无求道:“老夫不知道。”

谷灵子道:“葛老哥昔年行走江湖,总听说过火神罗煊吧?”

葛无求神情一楞道:“你说这是火神罗煊的霹雳子?”

谷灵子大笑道:“葛老哥说对了,这三枚霹雳子,足够使你葫芦谷玉石俱焚。”

葛无求脸色大变,气愤的道:“老夫和他无怨无仇,姓向的干么非要毁去老夫葫芦谷不可?”

谷灵子道:“他不是说的很清楚么?他们不能全部收购还魂草,就不许世上有一株还魂草。”

葛无求道:“老夫真想不通,他们这是为了什么?”

谷灵子道:“也许葛老哥培植的还魂草,和他们有着极大威胁。”

葛无求道:“还魂草功能清醒头脑,疏通血气,使人体内萎枯的机能,重获生命,这是救人的灵葯,并非害人之葯。”

谷灵于道:“不错,就是因为它能救人,所以他们非把它毁去不可。”

葛无求道:“老夫还是听不懂。”

谷灵子道:“葛老哥瞧瞧两个人,就知道了。”说完,朝唐绳武点点头道:“你去把他们弄来。”

唐绳武答应一声,转身朝花林走去。

一回工夫,只见他一手一个,挟着两个黑衣人走了出来,放到地上。

葛无求道:“这两人就是向遇春手下么?”

谷灵子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顾了一粒黄豆大的葯丸,随手递过,说道:“老朽想请葛老哥替他们诊诊脉象,但你得先服下此丸,才能无害。”

葛无求伸手接过葯丸,凑着鼻孔嗅了嗅道:“这是什么葯丸,好像是解毒之葯……”

谷灵子看的暗暗佩服,心想:“这葛老几果然不愧神医之号!”一面笑道:“葛老哥果然高明,这两人一身都是奇毒,只有此丸能解。”

葛无求望了谷灵子一眼,问道:“他们中了毒么?”

他方才眼看谷灵子施展毒功,只当二人是谷灵子的属下。

谷灵子笑道:“葛老哥误会了,他们是铜沙岛练来害人的毒人!”

葛无求惊奇的道:“铜沙岛为什么要害他们呢?”

谷灵子道:“此事说来话长,葛老哥多年不在江湖走动,自然不知铜沙岛之事,这两人是银沙岛用毒练成的毒人。任何人只要沾上他们一点衣角,立可毒发身死,老朽一生练毒,也想不出解救他们之道.所以要请葛老哥看看。”

葛无求把那颗葯丸,放入口中,沉吟片刻,忽然惊异道:“这葯丸配制奇妙,还是老夫数十年所仅见的解毒奇葯!”接着又摇摇头道:“不对,这葯虽能解毒,但谷老哥说他们练成一身奇毒,只怕这葯丸的葯力不足,依然无法解除他们身上之毒了。”

谷灵子道:“不错,这葯丸只能解救被他们毒害之人,不能解除他们身上之毒。”

葛无求也不多说,起身走到一个黑衣人身边,蹲下身去,抓起手腕,三个指头,按在他腕脉之上,仔细切了一阵,口中说道:“奇怪!”

接着换了一只手,依然按着腕脉,缓缓闭起了眼睛,一语不发。

谷灵子、唐绳武只是站在边上,静静的看着他,也没有作声。

这样足足过了一刻工夫之久,葛无求放下那人手腕,重又取过另一个黑衣人的碗脉搭了一阵,才吁了口气,缓缓站起身子。

谷灵于道:“葛老哥是否看出来了么?”

葛无求道:“老夫熟读医经,但这等离奇诡异之事,还是第一次遇上。”

谷灵子道:“葛老哥不妨说来看看!”

葛无求道:“他们不但一身奇毒,世所罕见,而且还中了某种极厉害的迷神之葯,神志全失,但奇怪的他们居然并未毒死,还能如同常人一般,继续活着……”他口气微顿,续道:“若是老夫推断不错,他们至少已有三年不曾服用五谷,吃的全是毒物,在他们体内,少说也有千种奇毒。”

谷灵子接道:“老朽蜗居自号千毒谷,不想在他们身上,竟有千种毒物之多。”

葛无求续道:“若论老夫这点医道,实是无法解除他们身上之毒,但老夫却有一种葯物,可以解除他们迷失的神志。”

谷灵子道:“那是还魂草了?”

葛无求点头道:“正是。”

谷灵子大笑道:“这就是了,他们所以要全部收购葛老哥还魂草不可,也就在此了。”

葛无求想了想道:“谷老哥说的极是,这两人心志受迷,才能听他们指挥,用来害人,若是他们一旦神志清朗,纵然一身是毒,也不肯为虎作伥了。”忽然拱拱手道:“两位在此稍候,老夫去去就来。”话声一落,转身朝茅屋中走去。

不多一回,葛无求手中拿着两个瓷瓶,已从茅屋中走出,说道:“老夫自号无求,一生无求于人.谷老哥代我故友后人送来地图,老夫答应以一株还敢草相赠,原以为从此无负于人。怎知谷老哥来时,又遇上姓向的威逼老夫,利诱不成,竟欧毁我葫芦谷,若非老哥两位及时出手.这片山谷.当真非玉石俱焚不可,老夫活了九十几岁,行将就木,还是受了谷老哥的大惠……”

他言下之意,是他一生无求于人,受人大惠,好像比死还要难过。

唐绳武心中暗道:“这老人当真固执的很!”

谷灵于道:“葛老哥何出此言……”

葛无求摇摇手,然后把两个磁瓶,放在石桌之上,又道:“这是老夫历年炼制的‘还敢丹’,每瓶百粒.功效和还魂草完全相同,老夫收藏已久,敬以相赠.谷老哥匆却是幸。”

谷灵子听的一怔,他没想到葛无求忽然间变的大方起来,一面说道:“还魂丹既有如此灵效,葛老哥炼制不易,老朽却之不恭,收受一瓶也够了。”说话之时,伸手取过一个磁瓶,接着说道:“这一瓶葛老哥还是留着吧。”葛无求道:“谷老哥不肯全收,那么这一瓶就算老夫送给这位唐小哥的吧。”

谷灵子见他词意甚坚,只好说道:“娃儿,还不快去谢过葛老丈厚赐。”

唐绳武答应一声,走上前去,作了个长揖道:“多谢葛老丈。”

然后从石桌取过“还魂丹”磁瓶,正待收入怀中。

葛无求呵呵笑道:“且慢,小哥不妨倾出两粒葯丹,分给这两个‘毒人’服下,试试是否有效?”

唐绳武答应一声,打开瓶盖,倾出两颗黄豆大的葯丸,分别放入两个黑衣人口中。

只听葛无求道:“还魂草,原是一年生的草木,春生夏长,秋冬即告枯萎,老夫发觉如果任它枯萎,岂不可惜?因此在夏秋之交,此草长的最盛的时候,就用玉刀把它叶子割下,研成细未,收贮起来,经十年之久,才炼制了这么两个磁瓶。实际说来,这小小一粒葯丸,差不多要五至七片叶子,因此它的功效,也该远超过鲜叶数倍之多,只是老夫这十年来,从未出谷一步,也无人可作试验,它的实际功效,也就不得而知了。”

唐绳武收起磁瓶,心中暗道:“听他说法,这瓶‘还魂丹’,该是极为珍贵的了?”

心念方动,突听谷灵子沉喝道:“娃儿小心戒备,他们醒过来了。”

“还魂丹”果然神效无比!

两个黑衣人眼下葯丸,不过盏茶光景,但见他们眼皮滚动了几下,霍地睁开眼睛,上身一仰,翻身坐起。

葛无求大笑道:“一粒葯丸果然抵得还魂草鲜叶数倍的功效,哈哈哈哈!——

两个黑衣人在他大笑中已然缓缓站起.目光转动,奇道:“这是什么地方,两位老丈,又是何人?”

谷灵子早已功凝双掌,严神戒备,防范两人有什么异动,此时一听两人开口说话,显然神志业已恢复。

心中大喜,这就含笑答道:“老朽是谷灵子,这位葛老哥,就是昔年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葛神医葛无求。”

两人听的一惊,慌忙抱拳道:“原来是葛神医、谷老女,在下二人失敬了。”

葛无求还礼道:“不敢,两位壮士如何称呼?”

右首一人道:“在下点苍葛飞白。”

葛飞白外号追风雁,和他师兄翻天雁柏长青,江湖上有“点苍双雁”之誉,只是葛无求、谷灵子,俱是多年不在江湖走动,自然不知其名了。

葛无求道:“葛壮士和老夫有同宗之谊。倒是难得,不知葛壮士是否认识点苍大侠柏长青?”

葛飞白道:“神医说的正是敞师兄。”

葛无求大笑道:“如此说来,就不是外人了,老夫二十年前采葯点苍,曾在令师兄柏大侠府上,盘桓了半月之久。”一面朝另一个黑衣人道:“这位壮士呢?”

那人拱手道:“在下曹逢春,说起家父,老丈也许知道。”

唐绳武心中暗道:“这两人原来都是有来历的人,干么要为虎作伥?”

葛无求道:“令尊是谁?”

曹逢春道:“家父山西曹老福”

葛无束“哦”了一声,连连点头道:“原来令尊是快刀王曹大侠,老夫久闻其名,只是未曾见过。”

葛飞白想了想道:“在下有一疑问,想请教两位老丈。”

葛无求道:“葛壮士清说。”

葛飞白道:“在下不解的不知何以会在此地,可是两位老丈相救的么?”

谷灵子道:“二位当真一点也记不起来了么?”

葛飞白道:“在下好似作了一场大梦,刚才清醒过来,脑中空洞洞的,几乎一点影子也记不起来了。”

曹逢春道:“在下也有同感,好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奇怪的竟然想不出来究竟是这么一回事来?”

葛无求微笑道:“不错,二位都是被人迷失心志,而且练成一身奇毒……”

葛飞白听的大吃一惊,问道:“那是什么人?”

葛无求道:“二位是谷老哥救下来的,老夫只能替二位解除迷失的神志,这位谷老哥,精于练毒,是否能替二位除奇毒,就得看谷老哥的了。”

曹逢春听的神色大变,朝谷灵子棋棋手道:“请教谷老丈,不知在下身上中了什么奇毒?”

谷灵子道:“曹壮士不用担心,二位被人练成‘毒人’,已非一日,老朽一时无法回答,好在二位被迷失的神志,已经完全清醒,身上虽有奇毒,目前还不至有什么大害,容老朽稍假时日,当可想出解毒之法。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接道:“二位且定下心来,仔细想想,是否能想的起中毒以前的事?

据老朽推测,只怕被对方练成的‘毒人’,为数定然不少。”

葛无求道:“对方纵然练成‘毒人’,但今天业已证明,‘还魂丹”可以使他们迷失的神志恢复正常,‘毒人’只要一旦恢复神志,就不会再听对方的指挥了,哈哈,老夫十年心血总算没白费。’”_

葛飞白、曹逢春两人这瞬工夫。似已陷入了苦思力索之境,时而皱眉,时而搔头,想从一片空白之中,追回记忆!

这样足足过了顿饭工夫,只见曹逢春猛地睁目,大声道:“在下想起来了!”

他这句话,把正在沉思中的葛飞白也惊醒过来,问道:“你想起了什么?”

曹逢春道:“在下记得好像很久以前.奉家父之命,赴铜沙岛参加朱衣门开山大典……”

葛飞白经他一提,如梦初醒,猛的一拍手掌,说道:“是了,在下也想起来了,在下也参加铜沙岛开山大典,但以后呢?唉!这以后的事,竟然一点也想不起来、不错,咱们准是失陷岛上,一个也没有离开。”.

唐绳武暗道:“又是铜沙岛,看来杀害师父的,也准是铜沙岛无疑!”

曹逢春道:“在下还记得大会之后.黑衣堂主班远命各大门派的门人弟子,齐集一堂,强迫改投朱衣门下,不愿投效的人,须当场服下一颗葯丸,才准离开,在下师兄弟三人.就是不肯投效铜沙岛,两个师弟当场身死,在下也被班远者贼一记大袖,打的昏死过去……以后……以后在下就想不起来了。”

谷灵子道:“老朽听说铜沙岛已在三年前毁于一场人力不可挽救的天灾之下,岛上的人无一生存……”

葛飞白惊奇伪道:“什么?铜沙岛在三年前就毁灭了,莫非在下二人,已被他们迷失了三年么?哦,不对,银沙岛真若三年前已被毁灭,在下二人又怎会安然无恙呢?”

谷灵子道:“也许你们已在巨变之前,先被移走了。”

葛飞白道:“也许如此,那就是说,铜沙岛上的人,也并无损失了。”

谷灵子道:“这个老朽就不清楚了。”接着手摸白髯,问道:“葛老弟可知向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神医赠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