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16章 金蛇逼供

作者:东方玉

黄衣老者走近大石,便自停住,目注石屋,回头朝那青衣汉子问道:“你跟踪的那姓谷的老头,和两名本门毒人,确是进入此谷的么?”

青衣汉子躬身道:“是,小的看他们进入此谷,只是小的没有进来。”

黄衣老者一手持须道:“你们秦总管带来的两名武士,就是死在入谷不远么?”

青衣汉子道:“是,小的跟到谷口,就遇上秦总管留在谷口的一名弟兄,他要小的不可深入,据他告诉小的,连秦总管带来的毒字第五号毒人,入谷之后,都无法取胜。口中连声低啸,发出危急救援信号,秦总管只好命他退出,那毒字五号退出来的时候,连手中长剑都丢了。”

萧不二心中暗道:“原来那武当门下,叫做毒字五号,他和自己动手之时,连声低啸,是求援的信号!”

黄衣老者沉吟道:“秦总管和毒字五号来的时候,那姓谷的应该还没有回来。”

青衣汉子道:“是。”

黄衣老者道:“那是说这谷中除了姓谷的老头,还有一个武功极高的人了?”

青衣汉子道:“是。”

黄衣老者目注石屋,奇道:“能在一盏熟茶工夫,夺下武当天鹤子手中长剑,此人一身武功.在江湖上委实已是少见,想不到终南山一座荒谷之中,居然还隐着两位绝世高手。”

他这几句话,像是自言自语,是以他身后的两名汉子,都不放回答。

但这几句话,听到了萧不二耳中.不由的蓦然一惊,暗道:“原来毒字五号,竟然会是武当天鹤子!”

要知天鹤子,乃是武当掌教天宁子的同门师弟,天宁子一派掌教,平日很少外出.举凡武当派一切对外联络,均由天鹤子代表。天鹤子在武当派固然是坐第二把交椅的人物,就是九大门派中,也是举足轻重,享誉极盛的有数高手,他居然被铜沙岛练成了“毒人”,而且只是毒字第五号。

萧不二正感惊凛之际,只黄衣老者深沉一笑道:“这里不见一人,想必他们自恃布了剧毒,无人敢越雷池一步,焉知副令主已派申令主前来,谷中纵然布满毒物,何足惧哉?”

他身后两名汉子同声应“是”。

黄衣老者一手打须,回头道:“咱们可以走了。”

萧不二心中暗道:“听他口气,好像他们已经派出高手,即将大举来犯,此人是勘察谷中虚实来的了,倒不能轻易放过了他。”

心念一动,口中故意“嘻”的低笑了一声。

黄衣老者正待举步退出.突听身侧传来一声轻笑,立时提高警觉,修地回过头来,两道炯炯眼神.直注大石,抬手一指,沉喝道:“你们过去搜搜石后。”

两名汉子答应一声,迅速的闪身窜出,一左一右,掠到石后,目光一瞥石后,那里有什么人?”

当下由黄衣汉子躬身道:“回总管,石后并没有人。”

黄衣老者微微一怔,哼道:“老夫明明听到那声轻笑,是从石后传来的,难道老夫还会听错了?”

黄衣汉子连应了两声“是”,才道:“但石后真的没有人。”

黄衣老者道:“饭桶,你们不会在附近草堆里搜搜?”

话声甫落,只听又是“嘻”的一声轻笑!

这回黄衣老者听的更是清楚,笑声乃是从自己身后传来,心头暗暗一惊,身形电旋,朝后一个急转,但见自己身后,虽有几处草丛,长仅及膝,无处可以躲藏得住。那有什么人影?

正感纳罕!

突然身后又是一声轻笑,传了过来!

笑声入耳,黄衣老者闪电股转过身去,这下他早有准备,身法奇快,但等他转过身去;依然连鬼影子也不见一个。

黄衣老者久经大敌,心知遇上高手,站稳身子,正待出言喝问!

那两个汉子在大石附近草丛中搜索了一遍,不见有人,两人同时直起腰来!

这一直起腰来,只见从他们总管肩头,探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七孔流血,望着自己裂嘴惨笑!

这时日头已快下山,谷中本来就阴惨惨的,骤见总管身后,出现了这样一个恐怖的鬼脸!

两人同时惊啊一声,脚下绊着石头,倒踪出去”大着舌尖,叫道:“有鬼!有鬼!”

黄衣老者想喝道:“鬼在那里?”

黄衣汉子操探眼睛,再走眼一瞧,那鬼影子业已隐去不见,这就壮着胆子,伸手一指道:“那鬼在你老身后,现在不见了。”

黄衣老者迅速的转过身去,目光一扫,依然什么也没有,不禁怒声道:“那里有鬼了?”

青衣汉子道:“回总管,方才小的也看见了,是个七孔流血的鬼……啊,啊……”话声未落,急急用手指着黄衣老者,惊叫道:“鬼.鬼,是一个……”

没错,黄衣汉子也看到了,这回从总管肩头探出来的是一张白惨惨的鬼脸,张着血盆大口,作出扑攫之状。

黄衣老者勃然大怒,挥手一掌,朝身后横扫而出,人随掌转.沉喝道:“鬼在那里?”

黄衣汉子语音哆唤,道:“是,是,卜兄弟没……没有说错,先前是一个七孔流血的鬼。现在换了一个白惨惨的面孔。”

黄衣老者怒喝道:“你们真是活见鬼,老夫怎会没有看到?”

黄衣汉子道:“那两个鬼,都躲在总管身后。”

黄衣老者哼道:“老夫身后那里有鬼?”

话声才出,突觉一股冷风,吹在自己后颈之上。

这下黄衣老者脸色大变,微一挺腰,向前面窜出去七八尺远,候地转身,还是不见有人!不觉况声问道:“老夫身后,可有人么?”

两个劲装汉子瞪着双目,答道:“没有。”

“嘘”,又是一口冷风,吹在后头!

黄衣老者又惊又怒,扬手一掌,往身后拍去,人又纵身向前窜出。

他不过刚停下身子,又有一股冷风.朝后颈吹来。

黄衣老者心里明白,这吹气的决不是鬼,但对方有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他才一停下,冷风就吹了过来。一时心头大急,只是绕着大石疾转,企图摆脱鬼影。

那知他绕石疾转,那鬼连一点影子也没有,只要他脚步一停,冷风就及时吹至,逼的他既无法转身迎敌,又不敢稍停脚步,只是绕着大石,团团疾转。

两个劲装汉子早已吓的脸色发白,站着不动,这时眼看总管一味绕圈疾走,愈见快速,他身后隐约跟着一条人影,那人影不时作出挪揄之状。

那不是鬼,还是什么?

青衣汉子硬着百头道:“不好,鬼打墙了。”

青衣汉子点头道:“是,是,咱……咱们快走。”

两人到了此时,那还顾得了总管?“走”字出口,两人同时一个转身,拔腿就逃。

黄衣老者正在绕圈奔行之际,瞥见两人拔腿想逃,心头更是怒恼,大喝一声道:“还不给我站住”?

双脚一顿,凌空飞起,呼的一掌,朝前面黄衣汉子当头劈落!他怒火进项,出手何等凌厉,黄衣汉子惨噪一声,立即倒地死去。

青衣汉子吓的面无人色,举目望去,但见总管身后那个白惨惨的鬼脸,嘻开大嘴,作出欢笑拍手之状,心头又急又怕,两腿一软,扑的跪倒地上,连连叩头道:“小的和你无怨无仇,你找了一个替身,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回去,一定多买些冥纸,到谷口来给你焚化,求求你饶了小的吧!”

黄衣老者一掌劈死了黄衣汉子,又听青衣汉子满口吃语,几乎气疯了心,大喝一声道:“你说什么?”

青衣汉子听到大喝,更是心胆俱碎,急的央告道:“小的一定给你多买冥纸,说了一定算数,你……你饶了小的吧。”

黄衣老者怒喝道:“你找死!扬手一掌,直向青衣汉子顶门劈落。但他手掌离青衣汉子头顶。还有尺许光景,突然手臂一软,身子摇了两摇。身形一歪,倒将下去。

青衣汉子耳中听到“砰”的一声,急急抢头看去,总管一个身子已经倒卧地上,心中不禁大喜。

以为自己许下心愿,多买冥纸,已经奏效,慌忙跪在地上,叩了几个响头道:“你放了小的,小的一定会来化冥纸的。”

话声方落,只听耳朵边上,有人低声道:“去吧,记住,今晚一定要来化的。”这是鬼的声音!

青衣汉子壮着胆子,连连点头道:“小的一定来的。”

说完,那里还敢停留,拔腿朝谷外飞奔而去。

其实这鬼影正是萧不二,他以“雪上无影”独步武林的轻功,博得白日撞鬼的外号,遇上他当真像遇上了鬼影子一般!

萧不二目送青衣汉子奔出谷去,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一手提起被点了穴道的黄衣老者,迈步朝里行去。

葛飞白大笑一审,从树上飞身而下,拱拱手道:“萧老丈轻功入化境,雪上无影的雅号,果然当之无愧,在下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好说.好说,小老儿这点微末之技,又算得了什么?”

两人进入篱门,曹逢春闻声从屋里走出,问道:“萧老丈擒住了一个么?”

萧不二把黄衣老者往地上一放,问道:“两位看看可曾认识此人么?”

甚飞白道:“在下和曹兄虽在铜沙岛人手中,渡过漫长的三年岁月,但神志迷失。恍如一场噩梦,那里还认识他们的人?”

曹逢春道:“此人一身黄衣,当是黄衣堂的人无疑,铜沙岛四大堂主,黄衣为首,此人既非公孙寿昌,也许是公孙寿昌手下的总管。”

萧不二点头道:“不错,小老地听他两个随得口口声声称他总管,唔!两位可知他们总管的地位如何?——

葛飞白道:“据在下所知,他们堂主之下,分设两名总管.各领一队武士,地位已经不算太低了。”

萧不二道:“如此就好,咱们也许可以从他口中,问出一些什么来。”

说话之时.三人搬了三块大石,品字形放到石屋右侧,各自坐下。

萧不二先点了黄衣老者四肢穴道,才挥手一掌,拍开他昏穴。

黄衣老者倏他睁开眼来,森冷目光,缓缓从三人脸上扫了一转,微露惊异,问道:“本总管是你们擒住的么?”

萧不二嘻的笑道:“非也,刚才你老哥昏倒谷口,是小老儿把你救回来的。”

黄衣老者轻哼一声,目注萧不二,问道:“你是江湖上号称神份的萧不二!”

萧不二连连点头笑道:“正是.正是,你老哥真好眼力,一下就认出小老儿来了,嘻嘻,小老儿还未请教你老哥贵姓?”

他这“嘻嘻”一笑,黄衣老者已经听出笑声来了,脸色彻变,冷笑一声道:“本总管骆建勋,方才扮鬼的就是你了?”

萧不二耸耸肩,道:“岂敢,岂敢,小老地有个外号,叫做白日撞鬼,不用扮鬼,本来就是鬼嘛。”

骆建勋冷冷哼道:“很好,这两个毒人,也是你弄来的了?”

曹逢春听的大怒,正待开口!

萧不二以目示意,接着嘻嘴一笑道:“毒人?嘻嘻,小老儿就是毒人,不信,骆老哥请瞧!”

他暗运功力,在骆建勋长衫下摆.轻轻按了一掌。只见他手掌按过之处,长衫下摆,赫然留下了一个乌黑的掌印。

萧不二原是故意吓吓他的,不想自己“毒功”,果然已到了举手留印的地步,心头也不禁暗暗一惊.忖道:“谷灵子二粒‘毒灵丹’竟会有这等厉害!”一面挤挤眼睛,低声笑道:“骆大总管,你看清楚了,咱们毒人遇上毒人;不是远亲.就是近戚,所以小老儿把他们两位约来叙叙。”

骆建勋听他自称“毒人”。再看了长衫上留下的乌黑掌印。

脸色又是一变。

萧不二不容他开口,又道:“小老儿发现他们被人迷失心神,看在同是毒人之谊,就把他们身上迷失心神之葯,挤了出来,如今总算苏醒过来了。”

骆建勋动容道:“你如何把他们身上述失心神的葯物,挤了出来的?”

萧不二耸耸肩,得意的道:“这是咱们紫煞门的秘密手法,骆老哥如果也想加入小老儿紫煞门,小老地最是欢迎不过。”

他忽然凑过头去,压低声音道:“不瞒骆老哥说,小老儿在二十年前,得了一部紫煞门的真诀,如今小老地是一派掌门人的身份。”

骆建勋疑信参半,望望葛飞白、曹逢春二人,问道:“他们神智真的清醒了么?”

曹逢春哼道:“姓骆的,你认为铜沙岛控制毒人心神,天下就无人能解么?”

骆建勋听的一呆,骇然道:“你们果然清醒了!”

葛飞白剑眉一轩,道:“不错,咱们清醒了,又怎么样?”

萧不二道:“骆老哥现在证明小老儿说的不假了吧?老实告诉你,咱们这些人就是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金蛇逼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