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17章 戏弄恶徒

作者:东方玉

只见十几匹快马,已经疾驰而至,到得谷外一片空地,便自停下马来,从马上跳下十二名青衣佩刀汉子。

为首一匹马上,端坐着一个青衫人,看去约有四十五六岁,嘴上留着两撇八字胡子,功染十足,慢吞吞的跨下马鞍。

目光转动,向四周一阵打量,然后朝右首一片树林指了指道:“把牲口牵到树林里去,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了。”

十二名青衣汉子立即牵着马匹,一齐退入右首树林,青衣人也跟在众人身后,往林中行去。

他们似是久经训练,动作敏捷,眨眼之间,便已隐入林中,再也听不到一点声息,好像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一般!

萧不二暗暗忖道:“这批人马,大概是青衣堂的人了。”

心念方动,只听又是一阵急骤的蹄声,疾驰而来!

这一批人,同样是十二匹马,只是马上汉子,一色土黄劲装,背负黄德长剑,为首一骑上坐的是一个身材瘦小的黄衣人,目光炯炯,看去极是精干。

萧不二看在眼里;暗道:“这批是黄衣堂的人,领头的,并非骆建勋!”

黄衣人当先一跃下马,目光转动,似在找寻什么?终于他盯注在一块山石之上,凝视有顷,道:“咱们是在左方,你们把马匹牵进去,此刻时间还早。”

萧不二暗“哦”一声:“原来那山石上留有记号,早已分配好了他们休息的地方。”

十二名黄衣汉子同样的迅快牵着马匹,退到了左首一片树林中,隐没不见。

黄衣人负手站立了一阵,忽然转身凝视谷口,冷冷笑道:“骆建勋自己丢了入,居然把姓谷的一伙人说的这么厉害,我真不相信凭咱们现有的人手,还对付不了区区一座山谷……”

话声甫落,耳中突闻“嘶”的一声破空细响,从身侧不远草丛中,飞起一条人影,凌空朝外飞掠而去。

黄衣人大喝一声:“什么人?”

“人”字出口,身形跟踪掠起,追了过去。

前面那人身法奇怪,黄衣人只和他一步之差,发现对方已到了七八尺外。心头不觉大怒。一面提气急迫,一面大声喝道:“朋友还不给我站住?”

前面那人恍如不闻,只是放腿疾奔。

黄衣人那里肯舍?跟着衔尾疾追。

两人一前一后,一跑一追,黄衣人展开脚程,两人间的距离,逐渐接近。

这时业已追到山脚,前面那人忽然脚下一绊,口中发出一声低“啊”,敢情心上一慌,一个身子往前跌扑下去!

黄衣人和他相距已不到两丈,心头大喜,猛地双足一顿,身子凌空纵起,使了一记“飞鹰攫蛇”,双手箕张,朝前面那人扑攫而上!

他明明看到那人跌了下去。但等他身形凌空扑到,这电光石火之际,地上那还有个人影?心头不禁一惊,他扑攫而来,势道何等快速,正待收势飘落,已是不及!

耳中但听有人“嘻”的一声轻关,胸前“期门穴”上骤然一麻,身子一沉,已经被人双手接住。

耳边有太低低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朋友碰伤了没有”嘻嘻,朋友这件长衫,”颜色、质料,都还不错,小老儿想到城里去一趟,正愁短少这么一件体面皮子,借用一下,朋友不会不答应吧?”

这人一面说话,一面竟然毫不客气,已经动手剥下黄衣人的长衫。

黄衣人穴道受制,手不能动.目不能言,耳朵可听的清楚,心头正感急想交进,突觉昏穴上又是一麻.入也跟着矢去了知觉。

一会工夫,从山脚下飞起一道人影,如浮矢掠空,匆匆赶回谷口,泻落左侧林前,身形一停,现出个瘦小身材,赫然正是黄衣人。他才一着地,立即挽手入怀,摸出一面三角黄旗,向空轻展三展。

林内人影连闪,十二名黄衣汉子迅速在林前一字排开。黄衣人目光一掠,似在清查人数,接着沉声道:“本座顷接堂主紧急传令,要尔等速去少华山集合,限天明以前到达。”

他的一口安徽口音,不用看人,也知道正是他们总管。

黄衣人口气一顿,接道:“尔等立刻就上路,不得耽误,本座另有要事待办,随后自会赶来。”

十二名黄衣汉子躬身领令,迅速率出马匹,翻身上马风驰电卷般往山下而去。

黄衣人迅速卷起三角小旗,但依然执在手中,转身朝右侧树林走来,到得林前,双手抱了抱拳道:“青衣堂那一位总管在此。”

林中有人应道:“兄弟秦大川在此,金兄有何见教?”随着话声,走出为首的青衣人来。

黄衣人目露诧异,问道:“秦兄不曾看到副总令主的指令么?”

秦大川奇道:“是那一位总副令主的指令,兄弟并未看到。”

黄衣人道:“自然的管副总令主了。”

秦大川吃惊道:“管副总令主也来了?”

黄衣人道:“不,那指令是申令主留的暗记。”

秦大川奇道:“申令主不是要二更以后才能到么?”

黄衣人道:“据申令主留的指令上说,事情已经有了变化。”

秦大川道:“什么变化”?

黄衣人道:“据报此地已成一座空谷,姓谷的已经逃逸。”

秦大川惊奇的道:“那是申令主已经来过了,指令上还说些什么?”

黄衣人道:“指令责我二堂,速向少华山方向追缉。”

秦大川迟疑道:“此事必须禀明堂主才好,那暗记现在何处?”

黄衣人道:“就在山脚下,此事十分紧急,秦兄不信,兄弟替你带路。”

秦大川笑道:“金兄说的,兄弟岂敢不信,只是事关重大,兄弟总得把原文看清楚,才好转禀堂主。”

黄衣人颔首道:“正该如此,咱们快走!”

两人展开脚程,匆匆赶到山下,秦大川目光转动,问道:“金兄,那指令暗记,留在何处?”黄衣人伸手一指,笑道:

“秦兄请看,那大树下不是本门的暗记吗?”

秦大川依着黄衣人手指看去,突觉胁下一麻,心头大吃一惊,张了张口,话声未出,已被人家连点了三处大穴。

但听耳边有人轻笑道:“嘻,嘻.金总管一个人躺在那里,他胆子小,怕鬼,所以想请你秦总管作陪,同时,小老儿也想借你身上穿的这件长衫一用。”

黄衣人话声出口,一把抓起秦大川身子,匆匆往附近松林中钻了进去。

盏茶工夫之后,秦大川回出松林,又匆匆的往山腰奔来。

赶到右侧林前,手中三角青旗已然展开,喝道:“副总令主有命,尔等速速上马驰赴少华山下,限天亮前赶到,黄衣堂已经先行,尔等可在那里和他们会合。听候后命。”

十二名青衣汉子,方才见黄衣堂的人先走,那敢怠慢,牵出马匹,纷纷跃上马背,往山下赶去。

秦大川目送他们电驰而去,收起令旗,用大袖在脸上一阵拭抹,然后从身上脱下一件长衫,再脱下一件黄色长衫。

原来黄衣堂金总管.青衣堂秦总管,都是他一个人份的,他,就是白日撞鬼萧不二!

两拨人马都被他支走了,少华山距这里,少说也有一二百里路程,这两拨人马,今晚休想赶的回来。

他得意的耸耸肩,举步走入右首松林.把青色令旗往树上一插,挂上秦总管的长衫,再走到左首松林,同样插上黄色令旗,也把金总管的长衫挂上。回出树林,重又倚着山石,双手抱膝,打起碗来。

唐绳武悄悄跃落大树,奔了过来,问道:“老丈,那两拨人,怎么都撤走了?”

萧不二豆眼一睁,嘻的笑道:“小老儿略使小计,就打发他们走了。”

唐绳武道:“老丈用什么妙计,把他们骗跑了?”

萧不二得意的道:“山人自有妙计……”说到这里,忽然目注唐绳武,“咦”了一声道:“小哥,你怎么下来?”

敢请他才发现和自己说话的是唐绳武,接着道:“你的任务是谨守第一线,怎能随便擅离防地?”

唐绳武道:“小可一个人躲在树上,闷的发慌,所以来找老丈聊聊。”

萧不二道:“不行,小哥赶快回去,你看,他们已经来了。”

说话之时,伸手朝山下指了指。

唐绳下依他手指看去,那有什么人影?只当萧不二骗着自己,这就问道:“来的是什么人……老丈看清楚了以?”萧不二凝目注视着山下,道:“还看不清楚,唔,这两人来势极快,武功甚是了得……”喜的伸手一推,急道:“你还不快回到树上去,再迟就来不及了!”

唐绳武凝目瞧去,依然不见山下有什么动静,但因萧不二说的认真,不像有假,只得纵身掠起,两个起落,便已回到大树之下,双足点动,窜上树枝,堪堪隐好身形,拨开树叶,凑着头往前瞧去!这一瞬工夫,坐在那里抱膝打盹的萧不二,业已不见,心想:“莫非真的有人来了?”

心念方动,耳中忽然听到“嘶”“嘶”两声细长的破空之声,两道人影如浮矢划空而来,泻落山腰!

唐绳武心头暗暗吃惊,急忙凝目瞧去,只见两人并肩站在山坡前。

左首是一个黄衣驼背老人,生得红光满面,颏下留了一

把白髯,双目转动,黑夜之中,依然炯炯如电。

右首一个青袍黑须老人,正是在葫芦谷被谷灵子毒功惊退的青衣堂主向遇着。唐绳武心中暗道:“看情形,和向遇春同来的这个黄衣驼背人,大概是他们黄衣堂主公孙春昌了。”

黄衣驼背老人目光扫动,一手援白髯.奇道:“金不凡,秦大川,他们早该来了。”

向遇春点点头道:“是呀,兄弟还特地吩咐秦总管,要他们早些赶来。”

黄衣驼背人道:“莫要他们出了什么差错么?”

向遇春道:“这个不会吧?”。

话声甫落,突听附近不远的草丛中.响起:“哈……哈……

啾……”

向遇春霞地转过身去,沉喝道:“什么人?”

草丛中应道:“是……我……哈……哈……啾……”

这人应了一声,就接连打着喷嚏。

向遇着目光一注,已然看清草丛中蜷缩着一个人,不由怒哼道:“你还不出来?”

那人连声应“是”,果然从草丛中爬了出来。

唐绳武隐身树上,看的暗暗好笑。只见萧不二比平时矮了一截,脸上敢情也涂了易容葯物.看去面色焦黄,一脸俱是病容。

向遇着目光如电、直盯在萧不二脸上、沉喝道:“尔是何人?”

萧不二结结巴巴的道:“小的叫做王老实……哈……啾……”又是一个喷嚏打了出来,他慌忙用手掩住鼻子,续道:“是……是山下打柴的……”

向遇着冷冷哼道:“这时候还到山上来打柴么?”

萧不二道:“不……不是,小的是……哈……哈……哈嫩……是……是替人在这里看山……”

向遇春挥手一掌,朝一块山石上劈去,听“砰”的一声.那山石应手劈作两半,沉声道:“王老儿,你若有半句虚言.我就把你劈了。”

萧不二的两眼发直,扑的一声,跪了下去,爬在地上连连叩头道:“大爷饶命,小的句句是实,小的就住在山下,大爷若是不信,哈……哈啾……可以踉小的去看,可怜小的一家五口,哈……啾……”

向遇春道:“你说,你躲在草堆里作甚?”

萧不二道:“小的哈……啾……是替人看山来的……哈……啾,他给了小的三钱银子……哈……嗽”他一阵掏摸,从怀中掏出一锭碎银子,又道:“他要小的躲在草堆里,等……等……哈……啾……等一个姓……姓香的人。”

向遇春道:“那人是谁?”

萧不二道:“他告诉小的姓小,好像叫……叫……”

向遇春道:“萧不二?”

萧不二连连点头道:“是,是,他就是叫小不二。”

向遇春道:“他要你在这里做什么?”

萧不二道:“那位萧爷要小的稍一个口信给姓香的。”

向遇春道:“老夫就是姓向,他有什么话,你快说吧!”

萧不二凑上一步,仔细朝向遇春打量了几眼.直是摇头,陪笑道:“你老不是姓香的。”

向遇春道:“老夫如何不是?”

萧不二道:“自然不是,那位萧爷说道,姓香的还是个娃

儿,只有小的这么高.生就两只招风耳,尖尖的,像个兔子,一眼就认的出来,你老胡子一大把了。”

向遇着脸色一沉,喝道:“你胡说八道,不要命了?”

萧不二怔的一怔忙道:“小的说的句句是实,萧爷就是这么告诉小的,说姓香的两个耳朵,生的跟兔子……”

向遇春怒喝道:“你还敢再说?”

萧不二连连应是道:“小的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戏弄恶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