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18章 风云变色

作者:东方玉

再说那另一个毒人,迎着萧不二,萧不二豆眼一转,便已看出情势不对,申惜娇指挥毒人迎战,她自己和一干贼党,却已退到了右侧松林之前,袖手旁观,这情形分明是利用迷失心神的毒人,来打头阵。

时间稍长,自己这边人手有限,纵然不畏剧毒,也非打得精疲力竭,束手成擒不可!心念一动,不待那毒人欺近,转身就跑。

那毒人心志被迷,只知奉命行事,一见萧不二转身就跑,那里肯舍口中一声低啸,身形突然凌空飞起,疾如闪电风飘,跟着萧不二身后,追扑而来,身子刚刚落地,呼呼两脚,连环踢到。

萧不二一身轻功,江湖上无出其右,才博得“雪上无影”的外号,没想到那毒人轻功造诣,竟然也有这种超绝,一下居然赶上自己,当头袭击而来!耳中听到风声急劲,急忙移形换位,身形一缩,向侧闪出,避让开去。

那知身形堪堪闪出,但见眼前人影一晃,又是“呼”的脚横扫过来。这一脚来势奇快,真要给他扫上,非把足踝踢断不可!

萧不二慌忙变足一点,离地飞起,这是闪避扫堂腿的不二法门,但就在萧不二纵身跃起之际,那毒人横扫来的一脚,忽然往上一抬,飞起一脚对准萧不二的屁股踢来!

萧不二人在空中,这一脚宛如神来之笔,任何一脚横扫而出,决不可能中途变招,改横扫为直跟.一时之间,那里闪避的开!但听砰的一声,踢个正着,萧不二一个身子,就像皮球般踢了出去。

萧不二口中喊了声:“乖乖……”

在空中指打了两个筋斗,骨碌碌滚出去了一文来远!那毒人倒算是踢球老将,一脚踢出,人也快速如风,跟踪飞进,运脚如飞,连环踢出。

萧不二心头暗暗吃惊。那里还有还手的余地,眼看脚影飞舞,风声呼呼,他变手抱头.随着对方脚影,擂地翻滚,一口气躲过了毒人一十八脚。

双拿在地上猛力一拍,一个人头下脚上.嘶地一声,倒拢而起,一下翻上毒人头顶,双足在他顶门上一点,使了式“鹞子钻天”,凌空飞起,口中大叫:“葛老弟,曹老弟,快来救命。”

接连几纵往谷回奔去。

他这一着当真奇绝险绝,居然从毒人头上点足飞起!

他设非早已知道,这些毒人都是当年参与铜沙岛大会的各派人士,这双足一顿之势,早就要了毒人的老命!

那毒人自然不承情,看他从自己头上,顿足飞走,似是已被激怒,口中厉啸一声,身化长虹,衔尾追来。隐身谷口的葛飞白和曹逢春二人眼看萧不二抵挡不住,双双疾掠过来,截住了那毒人。

萧不二稳停顿了身子,大声喝道:“二位老弟可得小心,这人腿法利害得很。”

说话之时,已将唐绳武给他的一瓶“还魂丹”,打开瓶塞,倾出四粒葯丸,心中暗自寻思:“他们正在动手之际,自己如何下手呢?就算把葯丸塞在他嘴里,他们是不是会咽下去,也大有问题。”

这一瞬间工夫,葛飞白、曹逢春联手合击,已和那毒人打了七八个照面,那毒人双脚如飞,泛起一片脚影,狂踢不止。

追风雁葛飞白和曹逢春手中,空自拿着刀剑,竟被逼的连连后退,无法招架,情势比唐绳武、谷灵子两处还糟!

萧不二心中一动,急以“传音入密”,朝二人说道:“二位老弟绊住他正面。”

人已随声而起,身形一晃,悄悄朝那毒人身后欺去!一

申惜娇骤睹曹、葛二人在谷中出现,冷峻目光,闪过一丝异色,目中冷笑一声,忽然回头朝站在身边的另一个毒人,做了个手势。那毒人顿时领悟,低啸一声,纵身向萧不二飞扑过来。

此人身法竟然疾快无匹,萧不二堪堪欺到和毒人动手的曹、葛二人身后,他也如鬼魅般欺到了萧不二身后,探手一掌,猛向萧不二背心击来!

这正合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古话,尤其他出手把式,诡异无比,仅仅这棵手一掌,已可看出他功力极深,又是一个江湖罕见的高手!

萧不二耳听八方,何等机警,身后风声一飒,他那会不觉,身形未转,抡手一掌,猛向身后拍了过去。

他这一记“龙尾挥风”,正是齐天表“剑掌十三式”中的奇招,那偷袭身后的毒人,武功再高,却也避让不开,但听“蓬”的一声,双掌击实,身后毒人被他这一掌震的离地飞起,倒飞出去三步之多。

萧不二同样感到心神一震,旁跃一步,脱口道:“好家伙!”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他这里堪堪把身后敌人震退,前面的毒人,口发厉啸,呛的一声,一脚踢飞曹逢春单刀,双手箕张,直扑过去!

葛飞白睹状大惊,长剑急挥,寒光一闪,拦腰扫出。曹逢春单刀脱手,惊魂未定,百忙之中,一个翻滚,从毒人脚下滚出。

那毒人双目寒芒连闪,身如陀螺,飞起一脚,跟在葛飞白剑柄之上,长剑化作一道很虹,脱手飞出,毒人劈手一把,五指如钩,直向葛飞白当胸抓来,左足闪电横扫。

葛飞白赶忙吸气后退,已是木及,除觉足踝剧痛慾裂,一个身子被扫摔出去一丈来远,再也站不起来。

那毒人一脚扫倒葛飞白,纵身扑来,曹逢春手上单刀脱手,这时眼看葛飞白跌倒地上,心头一急,再也顾不得许多,口中大喝一声,挥拳朝毒人击去。

这时那袭击萧不二身后的毒人,出手一招。即被人震出,不觉凶性大发,一退即进,疾扑过来,双掌翻飞,势道凶猛绝伦,仿佛和萧不二有什么深仇大怨,立意要把地毁在当场。

萧不二被逼的连退数步,瞥见葛、曹二人刀剑全被这毒人踢飞,情势十分凶险,那里还敢恋战,双肩一耸,舍了和自己动手的毒人,直向葛飞白身边掠去,急急问道:“葛老弟,你怎么了?”

葛飞白勉强站起,说道:“在下只有一些轻伤,还不要紧。”

萧不二无暇多说,忙将从唐绳武手中接来的长剑,递了过去,道:“快接住宝剑。”

那第三个毒人堪堪朝葛飞白扑到,一见曹逢春挥拳击来,转身一脚,把曹逢春踢了个筋斗,此时再见萧不二抢着掠来。

他方才原是和萧不二动手在先,半途上被葛、曹二人联手拦击,这时再看到萧不二,目中凶光暴射,突然舍了葛、曹二人,低吼一声,朝萧不二抡脚就踢。

恰好萧不二身后,第四个毒人跟纵追到,仆身操臂,猛地一掌朝身后劈来。

恰好萧不二前后受敌,心头虽然震惊,但他何等滑溜,在这紧要关头,却故意缓了一缓,直待前面一脚,后面一掌,快要及身,身形轻轻一闪,从中间闪出。

两个毒人均已凶心大炽,他们武功虽高,总究心神被迷,机智不够灵活,萧不二这一临时抽身,何等快速,但听“蓬”“蓬”两串大震,两人一合,正好打了个结实。

这一脚一掌,都是全力施为,力道何等强猛,两人这下各自被对方击中,人影倏分,口中厉啸连声,同样被震的身形摇晃,后退了数步。

他们虽具人形,但这几声厉啸,简直就像野兽凶性突发时的吼声,听来刺耳已极。两人被震的后退数步,虽已血气翻腾,也不调息,脚下方一站停,便已圆瞪了双目,从蒙面黑纱中射出噬人凶芒,骨碌碌的转动,四处找寻着萧不二的踪影。

萧不二缩着脑袋,从两个毒人来击中钻了出来,心头也着实感到惶急。

自己手中虽已准备了四粒“还魂丹”,只是这四个毒人武功了得,一直纠缠着自己,没有绊住他们,自己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和谷灵子、唐绳武动手的毒人,已经有人绊住了他们,自己又分不出身去。”

正在思忖之间,只听两声凄厉怪笑,划空如雷,敢惜这两个毒人发现自己就在他们不远之处,抢先恐后的扑攫而来。

萧木二暗暗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罢了,看来拚着老骨头也得先必拾一个,才有办法。”

心念一动,立即把四粒葯丸,往怀中一塞,随手从腰间抽出如意金丝,单掌一挥,不退反进,转身朝两个扑来的毒人迎了上去。

两个毒人一见萧不二反身迎来,更是怒不可遏,一个双手箕张,五指如钩,当头拍落,一个人还未到,双脚凌空,连环踢到。

萧不二也拚上了,如意金丝一圈,左手接连拍出。他知道己方除了服前几人,别无后援,自己若不设法先制住一二个毒人,才有下手喂他们解葯的机会,就是杀了他们(毒人)一二个,也只好杀了。

因为对方高手,尚未出场,目前只是放出四个毒人,自己再不尽快喂他们眼下“还魂丹”,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想到这里,那还客气,剑掌同使,竭力抢攻,如意金丝配合左掌,记记向两个毒人要害上招呼。

葛飞白一挺手中长剑,和萧不二联手作战,曹逢春杯自一顾,找不到自己的单刀,从地上抬起葛飞白的长剑,同时加入战。

这五人战作一团,当真是各出所学,舍生忘死,每一个人出手之间,无不是杀机隐伏,一招一式,俱是拼命的打法,只要稍有一丝忽所,顿有横尸当场之危.纵或不死,也得身负重伤!

点苍追风雁葛飞白和山西快刀王嫡传的曹逢春,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把好手,此时配合萧不二,从旁夹攻,依然每每感到搭不上手去。

这一战当真有如天崩地裂之势,光是两个毒人从拳脚上发出来的真力,已是风声呼呼,激荡得砂飞石走!

再加上萧不二一支如意金丝,和两柄长剑,划出的剑光,交炽成重重剑影,三四丈方圆,爪影,脚影,人影,剑影,已有敌我难分之势。

他们方才互相追逐离谷口已是不远,这时谷口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身上穿着一件长衫,黑夜之中,但见他两点寒星般的目光,注神着战场,笔直朝五人战圈中走来。

两个毒人心志被迷,此刻凶性大发,只顾挥爪踢脚,自然不会游目旁视。

萧不二何等机警,虽在和两个状若疯子的劲敌动手,依然耳目并用,八面玲政,此时一眼瞥见此人,不由的大喜过望,急忙叫道:“岳少门主,快来替小老地接一下。”

原来这人正是在谷中运功的岳小龙,他听到萧不二的招呼,立即一掠而前,左手挥手一掌,朝一个毒人推去,口中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他这一掌,使的正是家传“七步推云手”,一把出手,一股暗劲,如风起云涌,朝毒人推撞过去。

那毒人双手箕张,忽抓忽劈,招式诡异无比,正是第四个毒人。

他一见岳小龙加入战圈,挥手拈来,口中低啸一声,好像是说:“来得好!”右手突出,猛然迎着岳小龙掌风抓去。

要知岳小龙、凌杏仙二人,三年前远上北岳,蒙南宫修夫妇赐传“同心剑”,内功修为,远非昔比,何况“七步推云手”,原以借力打力为主。但听“砰”的一声,爪掌乍接,那毒人身形一停,忽然离地飞起,竟被震出数步之多。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萧不二眼看岳小龙举手之间,就把第四个毒人震飞出去,心头不觉大喜.忙道:“葛老弟,曹老弟,你们快去截住他,这个毒人,交给岳少门主好了。”

原来他因善于踢脚的第三个毒人,武功极高,葛、曹二人,远非其敌,因此要他们去对付第四个毒人,把第三个毒人留给岳小龙。

葛飞白,曹逢春听了萧不二的话,立即一跃而退,舍了第三个毒人,双双朝第四个毒人攻扑过去。

第四个毒人被岳小龙一掌震退,双目凶光四射,怒不可遏,一见两人欺来,一言不发,扬手就抓,葛、曹二人也不打话,刀剑齐举,联手抢攻,三个人立时打作了一堆。

萧不二话声出口,一面又朝岳小龙答道:“他们是铜沙岛练制的毒人,都是昔年参加开山大典的各派高手,被他们迷失了心神,少门主替小老儿挡住他,但不可伤了他的性命。”

那第三个毒人因葛、曹二人和他动手,口中低啸一声,身形突然纵起,呼呼两脚当胸飞踢过来。

萧不二身子一闪,躲到岳小龙身后,一面低声道:“少门主务必挡住他正面,小老儿才能喂他解葯。”

岳小龙虽不知萧不二要喂黑衣人什么解葯,但听到要自己挡住对方正面,也就够了,当下舌绽春雷,大喝一声,扬手发掌,朝第三个毒人迎面劈去。

第三个毒人看他放过萧不二,拦着自己,他奉申惜娇之命,原是要杀萧不二的,他们神志被迷,脑筋简单,一见有人挡路,就忘了萧不二,把他当作敌人。这时瞥见岳小龙扬手发掌,突然身形一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风云变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