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02章 毒人肆虐

作者:东方玉

再说唐绳武跟着黑袍道人,足足走了大半天,翻越了无数山岭,心中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师父,你老人家住在那里,还没到么?”

黑袍道人森然笑道:“为师四海为家,原无一定的住处,但收了你做徒儿,总要有个地方让你安顿下来才好。”

唐绳武道:“师父要把弟子安顿到那里去呢?”

黑袍道人道:“为师昔年经过大巴山,曾在一处山谷中,发现了几间石室,那里地势隐僻,人迹不至,是练武的最好地方。”

唐绳武高兴的道:“那地方很好玩么?”

黑袍道人从未有过蔼笑,但他笑出来了,点点头道:“自然很好玩,山上一片都是桃林,三月里遍山桃花,灿烂如锦,到了夏天,就是有吃不完的桃子,为师替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桃花凹,再有半个时辰,就可以到了。”

唐绳武听的更是高兴,说道:“桃花凹,师父取的这名字真好。”

师徒两人直走得未牌时光,才算到了。

这桃花凹,深处万山丛中,原是一道峡谷,地势极为隐秘,谷中果然有几间天然石室。

石室里面还有石几石凳,和丹炉葯灶。敢情从前有修道人在这里住过。

黑袍道人扎了两把树枝,和唐绳武一齐动手,把三间石室,打扫干净,师徒两人各住一间,把中间的一间,作为起居室。

然后又带唐绳武到谷外,掘了许多黄精,获菩,和熟透了的桃子,两人分着吃了个饱。

唐绳武事事觉得新奇,却也不觉得累。

第二天早晨,黑袍道人把唐绳武叫到门前一片草坪之上,说道:“徒儿,你从前学过什么?先使出来给我瞧瞧。”

唐绳武给师傅说的面上一红,忸怩的道:“弟子练的不好。”

黑袍道人拂髯笑道:“傻孩子,你不让为师瞧瞧你的功夫,我如何教你?”

唐绳武听师父这么一说。知道不是和自己开玩笑的,当下就把自己练过的拳掌,一招一式练了一遍,黑袍道人看的微微颔首,笑道:“你这点年纪,能有这样成就,已经不错了。”

唐绳武昨晚还一直觉得师父有些阴沉可怕,但渐渐却感觉到师父虽然严肃了些,有时也和蔼可亲。

黑袍道人又道:“你爹当日自知将有强敌上门寻仇,才要你去堂叔家中躲避,不知唐门家传的毒葯和几种最霸道的暗器,是否都传给了你了?”

唐绳武听到师父提到爹,不禁眼圈一红,摇摇头道:“没有啊,那天晚上,娘只给了我一个针简,说是防身用的。”

黑袍道人惋惜的道:“可惜呀可惜,若有唐门秘练毒葯,和老夫独门奇毒互相配合,在用毒上,你就可以无敌于天下了。”

唐绳武道:“师父也善于用毒么?”

黑袍道人仰天怪笑道:“老夫这一门,是以毒功为主,你不是看到我连手也没动,杀人于数丈之外么,只是练习毒功。

仍须以本身功力为基础,为师先传你内功法门,三月之后,再教你配制葯物,和练功之法。”

当下就带着唐绳武回入石室,开始传授他的内功。

唐绳武本是极端聪明的人,自小就跟着乃父练习内功,唐承宗也是武林中的一派宗师,对他独生儿子,自然倾囊传授,因此唐绳武年纪虽小,却早已扎下了良好根基。

天下各门各派把练功心法,视为一门无上机密,但事实上,运气行功的法门,虽有差别,也只是大同小异,唐绳武静聆师父讲解,自然领悟的极快。

从这天起,唐绳武白天练武,晚上练功,转眼之间,过去了半个多月,天气愈来愈热,唐绳武身上一件棉袄,自然穿不住了。

这天练完武功,坐在山石上,独自拉开线脚,伸进两个指头,把棉花撕成小块,取了出来。

这一取出棉花,发现棉花堆里,夹杂着几个纸团,心中觉得奇怪,当下取了一个,打开一瞧。

但见上面画着几个图样,每式图样下面,都有十几味葯名,份量,底下还有密密麻麻的细字。

仔细一看,敢情就是自己家传的毒葯暗器,心中不由大喜,这就迅快的把棉花取出,仔细的检点了一下,共有七页之多。”

一时欣喜若狂,手中拿着七页纸张,转身奔进屋去,口中叫道:“师父,师父,弟子棉袄里面,发现了这几页纸。”

黑袍道人听的神色动容,接到手中略一翻阅,双目神光连闪,不住点头道:“这纸上记载的。大概就是你家传的几种厉害暗器了,为师听人说过,唐门中有几件极为厉害的暗器,代代相传,严禁子孙制造练习。据说这几种暗器,一经出手,纵是大罗天仙,也难逃劫数,为师当时觉得未免言过其实,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但每件暗器,巧夺天工,就是所配葯方,也是奇妙已极!”

说到这里,一手捻须,沉吟道:“这配制毒葯,为师自可胜任,只是要打造如此精巧的毒器,普天之下,巧匠就难觅了……”

接着把七页纸张收入袖中,正容道:“这三月之内,是练习本门武学最要紧的扎基功夫,不可心有旁骛,这几页东西,暂时由为师替你保管。”

山中岁月,过的极快,唐绳武在黑袍道人悉心教导之下,转眼间,就三个月了。

在这段时间,唐绳武把黑袍道人教的一套拳掌,已练的融会贯通,就是在内功上,进境也极神速。

黑袍道人也极为高兴,着实夸奖了几句,从第三个月起,就开始教他如何配制毒葯,如何练习毒功。

唐绳武集中精神学习,黑袍道人也倾囊传授,转眼间,就过去了半年时间。

这半年时光,黑袍道人已把他数十年苦研所得的用毒功夫,大都传给了这个新收的弟子。

这天晚上,黑袍道人把唐绳武叫到房中,指指石凳。说道:“绳武,你也坐下来,为师有话和你说。”

唐绳武不知师父要说什么,依言在凳上坐下,问道:“师父有什么事么?”

黑袍道人面露蔼笑,问道:“孩子,你跟为师学武,已有半年,可知道师父的名号出身么?”

唐绳武道:“弟子心里早想问向师父,只是师父没说,弟子不敢多问。”

黑袍道人呵呵一笑道:“目前江湖上,就是老一辈的人,知道为师的也是不多了……”

他本已有意把自己来历,告诉唐绳武,忽然间,似是改变的心意,接道:“你不知为师名号也好。”

唐绳武道:“师父怎的不说的?”

黑袍道人神色微黯,说道:“咱们有半年师徒之情,如今分离在即,为师不愿让你知道,你师父是江湖上恶迹昭彰的凶人……”

唐绳武听的蓦然一惊,急忙跪了下去,说道:“师父……”

黑袍道人微微摇头,蔼笑道:“孩子,你起来,为师有许多话要和你说。”

唐绳武依言站起,又在石凳上坐下。

黑袍道人从怀中取出七页旧纸,递给唐绳武,一面说道:“这是你家传密技,好好收藏,不可遗失。”

唐绳武发现师父令晚好像神色有异,心中更是惴惴不安,从师父手中接过纸张,一双小眼,只是一霎不霎的望着师父。

黑袍道人缓缓说道:“为师一身所学,你已学会十之六七,就是毒煞掌,也有了几分火候,所惜是你爹遗留给你的这几种暗器,为师无法代你制作,也没时间让你练会了再下山去……”

说到这里,回身从石榻上取出七个铜管,说道:“这是为师替你配制的七种毒葯,管上都贴有标签,等你制成暗器,可依法淬炼,至于制作这七种暗器”必须有技术精良的巧匠,才能胜任,当今江湖上,除了司马长弘,再无第二个人。只是此人行踪极为隐秘、很少人知道他的住处,就是找到了,也未必肯替你制作。为师这里有一封密柬,上面注明了开拆地点。你只要依束行事就好,等他替你制成暗器,务必寻觅一处隐僻的所在,淬炼毒葯,好好练习,手法没有纯熟,不准在江湖上行走。”说完,就从大袖中拿出一封密束,递给了唐绳武。

唐绳武只是聆听着师父说话,心中只觉有许多不解疑问,要向师父询问,正待开口!

黑袍道人又道:“还有一点,你必须谨记,就是你家传七种暗器,剧毒无比,中人必死,你爹在这七页纸上,并未开列解葯,出手之前;务必审慎。”

唐绳武道:“弟子记下了……”

黑袍道人道:“好,这是一张人皮面具,你戴在脸上,就没人认得出你,为师此刻就送你出山去。”随手又递过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

唐绳武目含泪光,噗的一声,跪伏地上,连连叩头道。

“弟子不知什么事做错了,师父要把我赶下山去,师父要打要骂,弟子甘愿受罚,只是求求你老人家,可怜弟子身负血海冤仇,无家可归……”说到伤心,不由的抱着黑袍道人双脚,号啕大哭起来。

黑袍道人一手摸着唐绳武头顶,以极柔和的声音说道:“孩子,为师一生只收你一个徒儿,那会把你赶下山去?”

唐绳武含泪抬头道:“师父答应不赶弟子出去了?”

黑袍道人黯然道:“孩子、为师就是因你身负血海冤仇,才要你离开此地……”倏然住口不言。

唐绳武道:“师父,那是为什么呢?”

黑袍道人微微摇头,他原是凶名久着的老魔头,一生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怜惜,但他此刻,看着这个新收的徒弟,一脸稚气,满脸泪痕、却是师徒情深,心头既是不忍;愈觉徒儿的可爱。

过了半晌,才徐徐说道:“师父是为你好。”

唐绳武不依道:“弟子死也不走,一定要跟随你老人家。”

黑袍道人摇头道:“不,你非走不可。”

唐绳武拭着泪水,问道:“师父总该和弟子说清楚了,为什么一定要弟子下山去?”

黑袍道人似是拗不过他,一手捻须,徐徐说道:“黄昏时分,为师发现有人在谷外觑伺。”

唐绳武道:“那人是弟子仇人手下么?”

黑袍道人道:“那是冲着为师来的。”

唐绳武奇道:“那是什么人呢?”

黑袍道人道:“是为师仇家手下。”

唐绳武睁大双目,奇道:“师父也有仇家?”

黑袍道人道:“为师仇家,声势极强,耳目遍天下,此人既能找到这里,为师的仇家,自然也知道了。”

唐绳武道:“师父没有把他杀了?”

黑袍道人突然阴森一笑,道:“凡是见过老夫的人,只有你活到了现在。”

唐绳武机伶伶打了一个冷噤。

黑袍道人接道:“为师虽然杀了此人,也许仇家会跟踪而来,此事与你无关,也不宜和他们照面,你已得为师传授,只要找到司马长弘,练成你家传绝学,身兼两家之长,就可雪拇你一家血仇,一切好自为之,为师此时就送你出去。”说完站起身来。

唐绳武依然跪在地上,说道:“弟子不走,师父有仇人找上门来了,弟子蒙师父教导,自该帮助你老人家打……”

话声未落,黑袍道人突然间双目冷电暴射,身子一下挡住了唐绳武。向外沉喝道:“什么人?”

只听屋外响起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带笑道:“班堂主躲在这人迹罕至的幽谷里,原来是收了衣钵传人。”

随着话声,石室前面一片草坪上,已然出现了一个身材苗条的纤小人影,俏生生的站在那里,面向着石室,并不走近来。

月光之下,那是一个中年妇人,但蛾眉淡扫,薄施脂粉,配着她一双水汪汪的媚眼,看去风情万千,依然那么妖冶动人!

黑袍道人脸色微变,沉声道:“申惜娇,你来作甚?”

妖冶妇人娇晴一声道:“唷,你班堂主来得,我就来不得,几年不见了,听说你隐居此地,特来看看你的。”

唐绳武心中暗道:“原来她是师父的朋友,怎么老站在那里,不到屋里来呢?”

黑袍道人轻轻拍着唐绳武肩头低声说道:“孩子、你留在屋中,千万不可出去。”说完,举步往屋外走去,口中冷森的道:“申惜娇,你来的正好,这三年来,你可知老夫立了一条什么规矩?”

妖冶妇人格的笑道:“班堂主新立什么规矩,申惜娇洗耳恭听。”

黑袍道人道:“这三年来,凡是见到老夫的人,从没一个能够活着离开的。”

妖冶妇人格格笑道:“连我在内?”

黑袍道人道:“不错,你申惜娇正是老夫要找的人。”

妖冶妇人道:“班堂主好像对我含恨甚深?”

黑袍道人双目凶芒电射,冷厉的道:“三年前老夫拜领你一爪之赐,若无唐门辟毒丹,老夫只怕连骨头也找不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毒人肆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