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20章 武林盟主

作者:东方玉

萧不二一下闪了过来,呵呵笑道:“还是由小老儿来替两位引见吧!”

接着朝红袍道人一指,笑道:“这位就是昔年大名鼎鼎的朱衣教教主齐大侠,诸位莫要误会,齐教主可不是铜沙岛主。”

一面指着岳小龙,朝齐天震道:“这位是彩带门少门主岳小龙岳少侠。”

但他目光转到岳小龙身边的凌杏仙.不由搔搔头皮,嘻嘻笑道:“这位女侠,小老儿也是第一次见面。”

丁守福接口道:“这是敝门少夫人。”

萧不二连忙拱手道:“啊!啊!少夫人请了,小老儿幸会。

嘻,嘻,幸会,小老儿就是萧不二。”

凌杏他看他模样滑稽,忍不住抿嘴一笑。

萧不二接着又替谷灵子、葛飞白、曹逢春和邋遢道士杜景康等人,一一介绍。

齐天表也指着素衣少女说道:“这是小徒梁秀芬。”一面指指唐绳武,又朝梁秀芬道:“孩子,这是为师出山时所收的寄名弟子唐绳武,俗语说先进山门为大,该是你的师兄,但唐绳武年纪比你小了两岁,你还是叫他师弟吧。”

唐绳武慌忙恭恭敬敬的拱手作揖,叫了声:“师姐。”

梁秀芬脸上一红,社柱还礼,也叫了声:“师弟。”

齐天震呵呵一笑,道:“你们二人,一南一北,相去数千里,都身负血海深仇,无巧不巧又都投到了为师门下,而且据为师所知,你们的仇家,又都是假借为师名义,为恶武林的铜沙岛主,此后你们姐弟二人,正可以互相抵硕,同仇敌汽,替多灾多难的江湖,多出点力气。”

梁秀芬、唐绳武听师父提起家仇,不由的眼睛湿润热泪盈眶。

萧不二听说这素衣少女性梁,和一南一北之言,不禁心头一动,忍不住问道:“齐老哥这位令高足,莫非……”

齐天定没待他说完,就颔首道:“她正是南海梁令公的独生女儿,南海一门,惨遭杀劫,仅此女幸免于难,滔滔江湖,尽入魔爪。大概已只有在场诸位,敢和无名岛相抗,老夫门下二个小徒,今后还望诸位多多赐助才好。”

岳小龙道:“铜沙岛一干贼党,销声匿迹了三年之久,如今又以无名岛之名,重出江湖,当年祸连九大门派,此次重出,只怕为害更烈了。”

齐天震招鬓一笑道:“你们都当铜沙岛在过去三年,真的销声匿迹么?据老夫所知,这三年之中,他们分头进行,暗中活动,江湖各大门派,差不多已尽入壳中了。”

萧不二吃惊道:“会有这等事?”

齐天定道:“这是老夫两月来暗中查访,所获的消息,即以南海门和四川唐门两件灭门惨案来说,就是一个例子。”

唐绳武满脸泪痕,哭拜在地道:“寒门惨遭灭门,不知究竟为了什么?”

齐天定道:“无名岛志在并吞江湖各门派,昔年江湖上有四句话,那第一句‘一门不出’,始的就是四川唐门,意思是说江湖上只有这一门恪守祖训,门人子弟,不准在江湖走动,也从不介入江湖纷争之中,但无名岛志在统一武林,岂能允许唐门闭关自守,独善其身?”

他口气微微一顿,又道:“至于南海门,情形和四川唐门,颇相近似,南海门的人,雄霸天南,从来很少涉足中原,无名岛既然志在兼并江湖各门各派,自是也放不过梁令公的了。”

他这番话,阐说的极是明白,在场众人,不禁全都耸然动容。

岳小龙道:“那么九大门派呢?”

齐天表大笑道:“僻处南天的南海门,和从不在江湖活动的四川后门,都不能避免,九大门派在江湖上声势极盛,还能保全么?”

岳小龙道:“九大门派早已洞瞩铜沙岛阴谋,三年前桐柏之会……”

齐天表佛须笑道:“据老夫所知,九大门派早在三年前,已沦落魔掌了……”他炯炯双目,缓缓掠过在场众人,忽然叹息一声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莽莽江湖,如果说还有人敢和无名岛那邪势力相抗的,那就只有老夫和诸位了。”

岳小龙心中一动,趁机说道:“铜沙岛假借老前辈之名,肆虐江湖,老前辈清誉被拍,总不至于袖手不理吧?”

齐天展双目精光暴射,仰天长笑道:“小友不用相激,老夫被人冒名顶替,混淆黑白,老夫既已出山,自然不容贼子再胡闹下去。”

他忽然长长的叹息一声,又道:“只是对方气焰已成,尤其他们幕后,尚有能人,这二月来,老夫奔走南北,就是想找几个帮手,继三年前彩带门主之后,找上无名岛去,作个了断。只是昔年故友,大半零落,要对付无名岛一干妖邪,尚能和他们幕后之人抗衡的人,就不多了。”

凌杏仙吃惊道:“铜沙岛主后面,还有撑腰的人么?”

齐天震颔首道:“不错,据老夫所知,此人武功之高,举世能和他抗衡的,已是难找得出几个人来。”

说到这里,目光瞥过岳小龙、凌杏仙两人,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续道:“据老夫观察,贤伉俪剑法之奇,实是老夫生平所仅见,只可惜……”

话到嘴边,忽然住目不言。

去小龙道:“老前辈既有此意.以老前辈的声望.登高一呼,江湖豪杰,必然群起最从,使天下武林,都知道钢沙岛主只是个冒名顶替的骗徒。这样既可为武林扫除败类,又可为老前辈洗刷清誉,可说一举两得,讨贼平乱,武人之责,在下夫妇愿听老前辈差遣。”

萧不二嘻道:“员少门主说的极是,讨平无名岛,只要江湖上人,人人有责,咱们就推齐老哥当头儿。这里有许多人,成立一个门派。足够有余,也好和无名岛打个对台,让江湖朋友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假的。”

大家经他一嚷,纷纷表示意见,赞成成立一个门派,由齐天展出面领导,揭橥正义,昭示江湖,以正视听,公开声讨无名岛。

齐天宸道:“诸位厚爱、兄弟甚是感激.只是兄弟觉得.无名岛多行不义,为恶江湖,乃是天下武林的公敌。咱们要容纳所有反对无名岛的同道,共同参加声讨武林败类的行列,成立一门一派.那么讨伐无名岛,就只成了一门一派之事,无法容纳所有反对无名岛的人。”

萧不二道:“齐大侠说的极是。”

齐天震续道:“因此兄弟认为成立门派,不如成立一个同盟,既可容纳各门各派加盟,也可接受武林同道个人参加……”

丁守福笑道:“对,咱们成立一个武林正义盟,就公推齐大侠当武林盟主。”

此言一出,大家又群相附和,至此,事情已成定局。

齐天宸连连摇手道:“不成,不成,这武林盟主,兄弟实在愧不敢当……”

岳小龙道:“老前辈众望所归,那也毋须再谦了。”

谷灵子大笑道:“此事已成定局,大家何不先到谷中,坐下慢慢商量?”

萧不二道:“不错,详细细节,咱们到谷中再谈不迟。”

说到这里,忽然“咦”了一声,举目四顾道:“那四个毒人,都已由兄弟聘他们眼下返魂丹,怎会一个不见?莫非他们又被无名岛贼人掳去了。”

甚飞白道:“也许他们清醒之后,已经离去了。”

只听林中有人应声道:“在下并未离去,正想请教。”

随着话声,走出一个黑衣人来。此人自然就是方才四个“毒人”中的一个,只不知他是那一个毒人,

方才虽曾以他们出场先后,各人编了个号,那只是便于叙述,不使四人混淆不清而已,萧不二给他们眼下解葯之后,四个毒人一齐昏睡过去,编号也就用不着了。

但见此人已经揭去蒙脸黑巾,看去近五旬,生得面貌白皙,额下无须,虽然身上穿了一袭宽大黑衣,夜风之中,飘然行来,却有雍容的气度!

萧不二暗道:“此人是谁,自己好像有些面善。

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方自一怔!

只听也遏道上杜景康呵呵笑道:“原来是言掌门人,今晚幸会。”

萧不二突然暗“哦’”一声:“他是辰州言门的掌门人言风毅,他胸前一把黑须,忽然不见,难怪自己认不出来了?”

言风荡一抱拳,道:“在下正是言风翥。”一面两道目光落到了葛飞白脸上,含笑道:“在下记忆不错的话,这位是葛兄,当是点苍名家,咱们在铜沙岛大会上,有过数面之雅,不知对是不对?”

葛飞白忙道:“言掌门人说的极是,咱们确曾在银沙岛见过。”

言凤霸道:“在下有一事求明.想请教葛兄。”

葛飞白道:“言掌门人清说,兄弟知无不言。”

言风翥道:“在下方才独坐林前,不知身自何来?苦苦思索,也想不出一个头绪,只记得参加银沙岛大会之后,脑中一片空白。既似为时已久,又像眼前之事,恍惚迷离,如同梦境,难得造上葛兄,不知是否想得起来——

葛飞白朝曹逢春一指道:“这位是山西快刀王曹老福的哲嗣曹逢春,跟在下二人,也是今天才醒过来的。”

言风霸道:“二位也想不起从前的事来了么?”

葛飞白道:“那是三年以前,咱们参与铜沙岛开山大典之后,就被他们迷失神志,喂了毒葯,把一干人都练成了毒人,替他们为虎作伥。”

言风翥失色道:“有这等事?”

葛飞白续道:“差幸神医葛无求在一处山谷中觅得了一种葯草,名为还魂草,能解神智迷失,言掌门人和还有其他三位,都是萧老丈解救的。”

言风差惊异的道:“已经三年了,难怪兄弟觉得似乎为时已有很久。”一面朝萧不二拱拱手道:“萧老哥赐救之恩,言某不敢言谢,惟有永铭诸心而已。”

萧不二耸耸肩,嘻嘻的笑道:“言掌门言重,小老儿不敢当,不敢当。”

言风灾又道:“在下方才清醒之后,但见双方激战正殷,只是兄弟不明敌我之势,双方与战之人,也使兄弟难分敌我,葛兄能否为在下叙述概梗?”

萧不二嘻嘻一笑,道:“大家还是请到谷中去坐,再谈不迟。”

谷灵子身为主人,当先领路,一行人相继进入千毒谷。

葛飞白边走边说,把今晚之事,简略的说了一遍。

岳小龙也把自己九死一生的经过告诉了爱妻。

凌杏仙激动的流下泪来,幽幽说道:“要是我在你身边,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岳小龙摇摇头道:“谁想到娘会被贼人迷失了心志,就是你和我在一起,总不能双剑合壁,去对付娘吧?”

凌杏仙道:“姑妈和婆婆全都被他们迷失心神,变成了‘阴人’,这该怎么办呢?”

岳小龙道:“岂止是两位老人家,九大门派和所有失陷在铜沙岛的高人,不是被他们练成‘毒人’就是变成了‘阴人’。这已经不是一家的私化,要武林同道及时觉悟,同心合力,才能把这股气焰已成的邪恶力量,予以扑灭。”

大家边说边走,不多一会便已行到石屋前面。

谷灵子脚下一停,抱抱拳笑道:“蜗居巴到,只是里面太过狭小,只好有屈诸位,在这片草坪上随便坐了,兄弟屋前这片草坪,每天都有兄弟手下清除腐草,连虫子都清理的一个也没有,倒是十分干净,诸位只管放心请坐。”

他豢养毒物,所谓手下,自然是几条大蛇了。

大家也不客气,围成一圈,各自席地坐下。

这一片草坪,果然绿草如茵,软绵绵的有如坐在绣垫上一般。

明月在天,清风徐来,干毒谷显得格外幽静。

萧不二千咳一声。尖着喉咙,笑道:“咱们方才已经有了一个结论,就是要联合各门各派,对抗无名岛,就得有一个同盟,公推一位盟主,才能揭橥正义.号召江湖同道,共同声讨。咱们方才已经推出齐大侠担任咱们盟主,现在大家还得替咱们这个同盟,取个响亮的名字才好。”

他这一番话,听的大家都鼓起掌来。

丁守福道:“兄弟之意,咱们就叫武林正义盟好了。”

葛飞白道:“五个字念来不如三个字有力,兄弟认是干脆叫武林盟,或正义盟.不知大家意见如何?”

萧不二道:“葛老弟这话不错,小老儿认为咱们以正义对抗邪恶,武林盟,就已代表了正义,那就叫武林盟吧!”

大家又纷纷鼓起掌来,表示一致同意。

齐天宸微微一笑道:“武林盟,这名称不错,只是盟主一职,兄弟实在难以应命。”

他不待大家回答,接着说道:“铜沙岛主,已经冒用了兄弟贱名,武林盟如果再由兄弟出面,武林同道一时不察,极易引起误解,以为这是两个齐天宸斗法.他们大可置身事外,反而使有志人士,意存观望。”

大家经他一说,觉得也是有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武林盟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