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21章 终南彩带

作者:东方玉


萧不二嚷道:“奇怪,这里竟会一个人也没有。”

岳小龙道:“葛神医已经被人擒走,这里有他留的字迹。”

谷灵子奇道:“他已经被人擒走,从那里出去的呢?”

随着话声,一齐走了过来。

岳小龙指着石几边上一行小字,说道:“这是留给谷护法的字。”

谷灵子仔细看了字迹,不觉神色一变,激动的道:“葛老哥和老朽一见如故,他被人擒住之际,还以丹书见赠,就凭这份交情,我谷灵子拼着老命,也非把他从贼人手里救出来不可。”

萧不二道:“就以葛神医的医道,落到无名岛手里,适足以助长为恶,咱们自是非把他抢救出来不可,你老哥快去把丹书取来,救人如救火,咱们立时就得追下去才好。”

岳小龙点头道:“萧护法说的不错,谷护法取了丹书,咱们就好上路了。”

谷灵子摇摇头道:“昨晚来的贼子、好像凭空就失了踪,咱们到那里找他们去?”

萧不二想到曾到谷口如现终南派的暗记,心中不觉一动。

谷灵子已经转身朝屋后绕了过去。

萧不二总究是江湖上出了名的贼祖宗,不仅经验丰富,心思更是灵活,突然想到葛神医这一行字写在几边上,极为显眼之处,自己等人可以看到,对方的人,自然也会看到。

试想这三卷丹经,既是葛神医毕生心血着成的葯书,自然十分珍惜,岂会如此草率,把话留在石几之上,心念一动,不觉跟了过去。

刚转过茅屋,只听谷灵子的声音大笑道:“原来他们全在这里!”

萧不二声音入耳,人已到了屋后,一眼瞧去,但见屋后一片畦地上,草长过膝,草丛中果然躺卧着几个人!

就在这一瞥之间,谷灵子已经飞身掠去,他身形堪堪落地,忽然回过头来,大声喝道:“你莫要……”

话声未落,一个人已往草丛中倒了下去。

萧不二看的大吃一惊,立即停步。心中暗道:“这草丛中有着什么埋伏,竟有这般厉害?”

他想到谷灵子方才喝出来的“你莫要’,三字,那是警告自己,莫要过去了!

他江湖经验何等老到,想到葛无求石几上的留字,和草丛中倒卧的几个人,登明白那石几上的字,只是诱敌之计,主要就是为了把敌人引入屋后草丛中。再从葛无求自己也倒卧其中,和谷灵子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自倒下,可见这堆草丛必是毒性极烈。他正在思忖之间,岳小龙、凌杏仙、梁秀芬、唐绳武四人,也闻声赶来“

岳小龙目光一动,问道:“谷护法呢?”

萧不二道:“他发现了葛无求等人,匆匆掠去,已经失陷在草丛中了。”

岳小龙道:“他如何会失陷在草丛中的?”

萧不二道:“大概那片草丛,毒性极烈,小老儿只见谷老哥飞掠过去,落到地上之后,只和小老儿说了半句话,就翻身栽倒。”

凌杏仙道:“他说了半句什么?”

萧不二道:“他只说了‘你莫要’三字。”

凌杏仙道:“那是他已经发现这片草地有毒,叫你莫要过去了。”

萧不二道:“小老儿也是这么想……”

岳小龙沉吟道:“草丛之中,已有多人失陷,这该怎么办呢?”

唐绳武道:“小可过去瞧瞧。”双肩一晃,抢了出去。

萧不二急忙拦道:“小哥不可过去。”

原来草丛间有一条小径,唐绳武已循着小径;走了十来步路,忽然脚下一停,俯身从地上拾起一件东西、回头道:“这是……”

话声未出,人已咚咚栽倒。

萧不二大吃一惊,恨见他倒了下去,但又不敢过去抢救。

岳小龙看的大急、说道:“这片草丛,足有两三亩大小,咱们不但无法救人,反而失陷了两个人进去……”

梁秀芬忽然轻哼道:“这片草丛,有什么稀奇?”

岳小龙回首道:“梁姑娘识得这种毒草么?”

梁秀芬浅浅一笑道:“我又不是草葯郎中,怎么识得草葯?”说到这里,忽然反问道:“方才唐师哥过去,难道盟主没看出来?”

岳小龙听的一怔道:“梁姑娘看出什么来了?”

梁秀芬眸子一转,抿抿嘴笑道:“你再想想看!”

凌杏仙道:“小妹子,别卖关子了,你快说出来呢!”

梁秀芬伸手一指,道:“萧护法也看出来了。”

岳小龙、凌杏仙举目看去,只见萧不二从身上撕下一方布条,蒙住口鼻,在后颈打了个结,举步往小径走去。

岳小龙道:“萧护法此一举动,是说只要蒙住口鼻,就可无害么?”

梁秀芬嫣然笑道:“是啊,方才唐师哥过去之时,一定已经抿着呼吸,所以走了十来步,仍然无事。但他不知发现了什么,俯身拾起,才一开口,就倒了下去,由此可见这片草丛,只要抿得住气,就可无事。”

岳小龙听的不觉点头道:“梁姑娘心细如发,见微知着,在下佩服的很。”

梁秀芬抿抿嘴,轻笑道:“盟主夸奖了。”

这几句话的工夫、萧不二已抱着唐绳武,从小径上走了回来。

岳小龙急忙迎了过去,问道:“唐兄弟怎么了?”

萧不二把唐绳武放到地上,只见他双目紧闭,似是睡熟了一般,不觉皱皱眉道:“他似已中毒昏迷。”

岳小龙低头看去,发现唐绳武手中,抓着一方布条,上面似有字迹,忙道:“萧护法,唐兄弟手中拿着的布条,好像有字呢!”

萧不二道:“唐小哥就是发现了这方布,才开口说话的。”

口中说着,已从唐绳武手中,取下布条,只看了一眼,不觉呵呵笑道:“这是葛无求写的,这老儿连自己都赔了进去,咱们要是不来。他也只好永远长眠在这草堆里了。”一面把布条朝岳小龙递来,说道:“盟主请看。”

岳小龙接过布条,凌杏仙也凑过头、只见上面用木炭写着:“迷人草,又名开口迷,毒性甚烈,须抿息而入,切忌开口,闻入少许,即可令人昏睡不起,服还魂丹可解。”

这方布条,敢情是葛神医临时从身上撕下来的。

岳小龙急忙问道:“萧护法身上有。‘还魂丹’么?”

他话声方出,萧不二早已从身边摸出一个葯瓶,倾了一粒“还魂丹”,纳入唐绳武口中,一面说着:“奇怪,难道葛神医身边,没有‘还魂丹’了?”

说也奇怪,唐绳武服下“还魂丹”,立时双目一睁,翻身坐起,吁了口气道:“是萧老丈救了小可么?”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是‘还魂丹’救了小哥。”接着说道:“好了,你现在已经服过解葯,大概不怕迷人草了,这救人的事,就由小哥负责了,你先去把谷老哥和葛神医弄出来了再说。”

唐绳武答应一声,举步朝小径上走去。

这回他服了“还魂丹”,大步走入草丛、迷人草果然不足为害,一手一个,挟着谷灵子、葛无求两人走了出来。

萧不二问道:“里面还有几个人?”

唐绳武道:“草堆里还有四个,两个是毒人,一个是青衣总管夏绿楷,另一个是面貌清癯的老者。”

萧不二道:“麻烦小哥,把他们一起弄出来。”

唐绳武点点头,转身又往草丛中走了进去;

萧不二把两颗“还魂丹”,分别纳入两人口中

谷灵子眼睛一睁,倏地站起,摇摇头道:“厉害,厉害,兄弟方才发现草堆中种的尽是开口迷,方要疾行退出,已经来不及了。”

葛无求跟着坐起、接口笑道:“老朽猜想谷老哥定然识得此草,不料你也会着了道。”

谷灵子道:“开口迷生长苗疆深山之中,兄弟没想到你葫芦谷中,竟然培植了这么一大片。”

葛无求站起身,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萧不二心中暗道:“这老儿好像心中有鬼。”

他们说话之时,岳小龙走了过来,双拳一抱,说道:“这位就是葛神医了,在下幸蒙神医赐葯相救,衷心感激不尽。”

葛无求方自一怔,谷灵子忙道:“葛老哥,兄弟给你引见,这位是武林盟岳盟主,兄弟和唐小哥昨天前来求葯,就是去救盟主的。”一面指着凌杏仙道:“这位是凌夫人。”

凌杏仙检任道:“拙夫身负重伤,昏迷不醒;多蒙神医赐救,贱妾这里谢了。”

葛无求听说这对年轻夫妻,居然还是武林盟的盟主;不由多看了一眼,一面连连还礼;口中说着不敢。

谷灵子接着又替萧不二引见,大家说了些久仰的话。

这一阵工夫,唐绳武已把草堆中的四人,一齐运了出来,放到地上。

萧不二走了过去,仔细一瞧,口中不禁“咦”道:“此人会是钟子期。”

岳小龙闻言朝那清癯老者望了一眼,点头道:“不错,他是终南派的掌门人钟子期,但他并非钟子期本人,只是铜沙岛贼党假冒之人。”

萧不二惊异的道:“盟主如何知道的?”

岳小龙道:“三年前,九大门派掌门人集会桐柏,那一集会,原是铜沙岛事前预为布置的阴谋,准备一网打尽九大门派,以假易真。但此事经家母发觉,及时暗中通知了少林、武当两派,当场揭发阴谋,并由丁福老准备了洗容葯水,要与会掌门会以葯水洗脸,证明真伪,钟子期眼看形迹败露,当场一怒而去。

萧不二奇道:“江湖上只知桐柏大会,揭穿了铜沙岛阴谋,但此事却不曾听人说过。”

岳小龙道:“当时他仍然是一派掌门身份,只是拒绝以葯水洗脸,拂袖而去,事无佐证,九大门派顾虑到彼此情面,秘而不宣,外界自然不会知道了。”

萧不二点头道:“这话不错,九大门派一向以名门正派自居,这等拆招牌的事,自然守口发瓶,不肯说的了。”说到这里,耸耸肩道:“如此说来,这位掌门人,还是让他多睡一回的好。”一面朝唐绳武道:“小哥,咱们还是先看看这两个毒人是谁?无名岛有多少毒人,咱们可以照单全收。”

唐绳武应了声是,伸手扯下两个毒人的蒙面黑纱,抬头道:“老丈看看是否认识他们?”

萧不二举目看去,这两人年岁都四十以上,一个方脸阔嘴,面带谲纹,一个断眉粗目,面颊上留着一道极深的刀疤,一望而知,这两人不是善类。

反正铜沙岛不管你是善类恶类,只要你不是铜沙岛的人,一视同仁,把你练成“毒人”,你没有思想,他就容易控制。

萧不二目光一注,说道:“他们是河东双义堡的两位堡主,河东双雄,在山西一带,名头着实不小,做的可是黑买卖,两手血腥,是两个杀人不眨眼的黑道巨擘,他们怎么会落到铜沙岛手里去的?”

说话之时,倾了两贩“还魂丹”,正待喂去。

岳小龙道:“萧护法,这河东双雄,既是恶行如山的人,就不用救他们了。”

萧不二缩着头,笑了笑道:“盟主说的虽是没错,但咱们武林盟,要对付的是武林公敌无名岛,咱们必须结合武林中所有和无名岛站在敌对立场的人,白黑两道,鸡鸣狗盗,应该无所不包,河东双雄,虽是双手涂满血腥的人,但他们在北五省黑道上的潜力,却不可轻估。”

岳小龙心中虽觉不以为然,但萧不二说的也未尝不无理由,自也不好多说;这就颔首道:“萧护法说的也是。”

萧不二回过头去,一手捏开其中一人的牙关,口中忽然咦了一声,道:“谷老哥,你来瞧瞧,此人似是身中奇毒,业已发作;连牙齿都脱落了!”

谷灵子走近过去,俯身仔细瞧了一阵,突然呵呵大笑起来。

萧不二奇道:“你笑什么?”

谷灵子道:“兄弟的蚀骨散,果然可以克制无名岛的毒人!”

萧不二道:“就是你在林外撒的毒粉?”

谷灵子道:“不错,兄弟撒在林外的一层毒粉,由两种罕见奇毒,混合而成,这两种奇毒,性道完全相反,兄弟猜想,总有一种是无名岛‘毒人’所无法抗拒的。”接着吁了口气道:“方才兄弟看到两个‘毒人’,居然穿林而入,叫兄弟对自己练制的奇毒,全已失去了信心呢!”

萧不二道:“他们已经死了么?”

谷灵子道:“死了。”

萧不二道:“但他身体还和常人一样,并未僵冷。”

谷灵子道:“不错,兄弟这种蚀骨散,毒性入骨,等到牙齿脱落,就表示毒性业已发作,但无名岛的‘毒人’,毒在血液,他们的身上依然温暖,那是两种毒性,犹在体内燃烧,其实人已死去多时了。”

萧不二道:“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终南彩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