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22章 误会冰释

作者:东方玉

柯景星朝岳小龙一指.说道:“他是彩带门的岳少门主岳小龙。”

陆连生脸色微微一变.冷市道:“阁下原来就是岳少门主。”

岳小龙看他神色.似乎对彩带门含有敌意.心中暗暗忖道:“看来三年前钟子期回转终南,不知说了些什么,以致终南派的人,对本门敌意甚深。”一面含笑拱手道:“在下久仰终南五侠盛名,今天幸会了。”

陆连生冷冷道:“陆某兄弟失陷毒林,想是岳少门主赐救的了?”

岳小龙道:“陆二侠好说.武林中人,红莲绿叶,异流同源,本有互助之责,这也算不了什么?”

陆连生道:“但终南派的人,从不接受外人治疗,岳少门主纵然救了陆某兄弟性命,陆某歉难致谢,说的不客气,终南派并不领情。”

谷灵子怒哼道:“好个不领情,老夫这粒解葯,还是喂狗的好。”

陆连生听的脸色大变,似要发作、但依然忍了下去,冷冷的道:“岳少门主总算是救了陆某兄弟性命.这位老朋友出言不逊,但陆某不让江湖同道笑终南派不通人情,诸位请吧!”

目光一转,朝身边杨永泰、万少夫二人说道:“你们去把掌门人扶起,咱们回去。”

杨、万两人立即朝钟子期身前走来。

岳小龙一摆手道:“两位且慢。”

杨永泰脚下不由一停,怒目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岳小龙道:“掌门人是岳某从葫芦谷救出来的,就是没在林中遇上陆二侠五位,岳某也打算把他送上贵派去。”

陆连生道:“如今不劳门立大驾了。”

岳小龙道:“在下有一句话,想请问陆二侠。”

陆连生道:“请说。”

岳小龙道:“陆二侠可知在下要敝盟谷护法先救醒五位,何以不救醒贵掌门人?其故何在?”

陆连生冷笑道:“陆某早已说过,终南派从不受外人医疗,你们不救敝掌门人,终南派也决不会因此和诸位结怨。”

岳小龙道:“在下说的,并非此意。”

柯景星不耐道:“二师兄,掌门人昏迷,不用和他多说了。”

岳小龙突然正容道:“陆二侠,在下当时准备亲自护送钟掌门人前去贵派,就是在下有一件极为重要之事,要和你们终南四侠一谈。”

陆连生目光忽然寒光闪动,冷笑道:“如此说来,岳少门主那是有意劫持敝师兄,想和终南派谈条件了。”

岳小龙仰天敞笑道:“陆二侠始终对岳某含有极深敌意,但岳某此来,实是为了贵派。”

陆连生道:“敝派业已退出九大门派,不在江湖中,岳少门主不用说了。”说完,挥挥手道:“杨师弟、万师弟,你们还不去把掌门人接过,咱们立即回山。

杨、万二人听了二师兄的吩咐,很快走了过来。

岳小龙心头不觉有气,剑眉一轩,大喝道:“站住,岳茶话未说完,谁敢过来?”

梁秀芬“锵”的一声。抽出长剑,剑尖指在钟子胡心窝,娇喝道:“盟主说的话.你们听到了么.谁敢过来.莫怪姑娘剑下无情。”

杨、万二人眼看梁秀芬剑尖指着掌门大师兄胸口,不禁脚根不前,回头朝二师兄看去。

陆连生脸色剧变.愤怒的道:“岳少门主果然有为而来.你有什么条件,就请说吧!”

就在此时,柯景星忽然从袖中取出一支金纳古至令箭,高举右手,喝道:“二师兄,掌门人有令在此。”

原来他手中那支古至令箭.还是终南派掌门人的信符!

萧不二突然心中一动,暗暗“哦”了一声:“果然不出我萧不二所料!”但他并未说出口来。

陆连生眼看柯师弟取出了掌门人的信符,不觉楞的一楞,问道:“柯师弟.掌门人几时把‘玄云令’交给你的?”

柯景星面露诡笑.举令道:“见令如见掌门人,二师兄不必多问。”

陆连生肃然躬身道:“敬请掌门人指示。——

终南弟子看到柯师叔取出令箭,纷纷恭身萧立,状极肃穆。

柯景星道:“掌门人留有谕令,如他落入敌手,不用管他生死,务必把敌人消灭、”

萧不二大笑道:“这话.只怕是你的意思吧?”

柯景星勃然变色.喝道:“萧不二,你敢胡言乱语!”

萧不二喀的笑道:“不敢,小老几只是随便说说,不过据小老儿猜想,连你手上这支占玉令箭,只怕也来路不明。”

柯景星手中玉令一见,大喝道:“二师兄听令。”

陆连生抱拳道:“愚兄恭候令谕。”

柯景星道:“限你百招之内,搏杀这姓萧的,不得有误。”

陆连生霍地直起腰来,转眼望了萧不二一眼,他方才听萧不二的口气,好像三师弟手中执着的“玄云令”,并非掌门人留下的,心中也不觉有些动疑。

萧不二双肩一耸,笑道:“你鸡毛当令箭,还想杀我灭口么?”

柯景星看陆连生迟迟不曾出手,冷冷一笑,手中玉令再举,喝道:“二师兄莫非没听到玉令传谕么?”

陆连生慌忙恭身道:“愚兄不敢。”霍然转身,朝萧不二喝道:“萧老哥小心。”

岳小龙一闪拦在二人中间,喝道:“陆二侠且慢!”

陆连生道:“陆某奉令行事,岳少门主请让开了。”

岳小龙道:“在下有一件重大之事,要奉告诸位……”

萧不二朝岳小龙连连使眼色,笑道:“盟主这时候说也没有用,陆二侠奉了他们终南派掌门玉令,非在百把之内,搏杀小老儿不可,若是百招之内,杀不了小老儿,就算是违抗玉令,小老儿不死,他就非死不可。”

岳小龙看他朝自己连使眼色,心知萧不二必有缘故,只好退了下来。

萧不二掳掳衣袖,然后举起手掌,在掌心吐了一些口水,作出摩拳擦掌的模样,然后摆了个手势,抬目逆:“陆二侠不是要搏杀小老儿么,那就请吧!”

梁秀芬皱皱柳眉,说道:“赃死啦,换了我,才不知萧护法动手呢!”

陆连生道:“萧老哥请。”

萧不二道:“你是要搏杀我的人,又只有一百招为限,还是你先发招吧!”

陆连生大喝一声道:“既是如此,陆某有僭了。”挥手一掌,攻了过去。

萧不二喝道:“来的好。”

横掌当胸,右肘朝前一推,拒挡攻来之势,人却借势向后疾退了三步。

陆连生攻出之势,看去虽然凌厉,但他心中存有疑心,因此并无真和萧不二相搏之意.此时一晃萧不二向后退去,身形晃动,直逼过来。

两人一退一进,距原来立身之处.已有八九尺远,萧不二右掌一扬,掌势斜偏,使了一记“飞钹撞钟”,劈向陆连生在耳。

就在他身子一倾之际,悄声说道:“陆二侠如是心有疑问,要问什么,那就请问吧!”

陆连生听的不觉一怔,偏头避开萧不二的一掌,右手一记“拨云开雾”,破解来势,左掌直竖;向前推出,使的是“势如破竹”。

他在偏头之际,看到柯景星手持五令,双目炯炯注视着自己,不得不把声音压低.说道:“不错,陆某想听听你方才和柯师弟说的话,有何解释?”

萧不二道:“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右手一挥,“闭门推月”,硬接陆连生直劈而来的一掌。

.两人虽在说话,但手上却是丝毫不慢,双掌接实,但听蓬然轻震,两股潜力,激荡成风,吹的两人衣袂,不住的飘拂!

萧不二卖个破,故作站不住椿往后又退了三步。

陆连生洪笑一声,道:“萧老哥再接一掌试试。”

陡然纵身扑起,举手劈下一掌。他身形欺近之际,口中说道:“萧老哥说的话,必有所据。”

萧不二大声笑道:“再接一掌,也未必要了小老儿的命。”

发掌上托,使的是一记“天王托塔”,果然又硬接一掌。

陆连生这一掌,追击之势虽猛,实则只不过用了五成力道。

萧不二一下就把他掌势托住,低声道:“根据倒没有,但小老儿在赶来葫芦谷之前,曾在谷外发现了贵派两处暗记。”

陆连生冷笑道:“两处暗记,正是掌门人所留。”

萧不二嘻的笑道:“陆二侠可知贵派掌门人到葫芦谷做什么来的?”

陆连生听的一呆,道:“这个陆某知道,掌门大师兄曾说此谷发现了九死还魂草。”

萧不二又道:“那么陆老哥可知贵掌门人是和什么人一起来的?”

陆连生道:“这倒不大清楚,咱们只知道另有一批敌人,也为还魂草而来,掌门人留下令谕,如天明末返,就要咱们赶来此处驰援。”

萧不二道:“那贵掌门人到葫芦谷来的行动,陆二侠是知道的了?”

陆连生道:“事前并不知道。”

萧不二道:“那么贵掌门人失陷葫芦谷,是谁最先发现的呢?”

陆连生道:“是柯师弟发现大师兄的字条。”

萧不二嘻的笑道:“这就没错了。”

陆连生又是一怔,道:“此话怎说?”

萧不二嘻嘻一笑.并未直接作答.说道:“终南四侠‘赶来谷外,何以三位都冒险入林,柯三侠独自留在林切”

陆连生又是一呆.接着:“那是咱们商量好的行动,总得有一个人留在林外。”

萧不二道:“陆二侠事先可知林内布有剧毒么?”

陆连生道:“咱们事先并不知道。”

萧不二道:“陆二侠认为柯三侠也不知道么?”

陆连生道:“萧老哥认为他知道?”

萧不二又没有正面作答,只是问道:“那么陆二侠先前也不知道资派掌门令符就在柯三侠身上?”

陆连生道:“柯师弟并未提过此事。”

萧不二道:“这也没错,贵掌门失陷.陆二侠、杨四侠、万五侠全已身中奇毒,终南五侠.剩下柯三使一个,掌门令符,自该由他执掌了。”

陆连生心弦猛震、问道:“萧老哥是说……”

萧不二笑道:“不用说了,咱们百招已满.小老儿恕不奉陪了。”

身形轻轻一闪,耸着双肩,疾退数步,拱拱手,往后退去。

陆连生听了萧不二这番话.引起满腹狐疑.一时怔在当场,想不出如何处理才好?

柯景星眼看一师见不但百招之内,未能沾得萧不二半点衣角,且肯容他从容退下,不禁脸色一沉.手举玉令,喝道:“二师兄可知未能遵行玉令,该当何罪么?”

陆连生脸上微观怒意,问道:“柯师弟手持玉令,可是想按咱们门规,惩治愚兄么?”

柯景星冷冷说道:“小弟奉掌门人令谕,代掌玉今,本门早有遗训,执令之人,就如祖师亲临,玉令既在小弟手中,小弟代行令谕,有何不可?”

萧本二大笑道:“所以你要怂恿钟掌门人和陆二侠等几位一起进入毒林,而你独自留在林外,还不准咱们救人,原来是为了这支玉今。”

柯景星手持玉令,萧然而立,只作不闻。

陆连生微微一叹道:“罢了,柯师弟既以不遵玉令见责,愚兄身为终南弟子,自以玉令为重。”

手掌一抬,朝自己天灵击去。

突闻岳小龙大喝一审,道:“且慢!”

陆连生手是抬起来了,但却没有击落!只因他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他那手掌已被这人抓住,这人赫然就是喝出“且慢”二字的岳小龙!

他那声“且慢”,大家都听到了,只是没人看见他是怎样掠过来的?包括就站在陆连生面前不远的柯景星在内。

一掠数文,在武林中并不算得稀奇,任何一个高手都能办得到,但没人看到岳小龙飞掠过来。他已随声到了陆连生身边,这就使人感到惊奇!

柯景星脸色陡然一变,还没开口!

只听萧不二嘻的笑道:“原来你手上的玉令,竟有这大的权力,那就送给我吧!”

话声出口,一道人影,劈面朝柯景星扑到,伸手就抢。

柯景星连人影都没有看清,挥手一掌,朝前劈出。那知掌势劈出,那飞扑过来的人影,竟如鬼扭一般,突然消失,这一掌竟是劈了个空、。

柯景星方自一怔,暗道:“自己明明看到一道人影,飞扑过来,怎会到了面前忽然不见?”

心念方动,突觉自己左肩被人轻轻拍了两下,不由蓦吃一惊,身形急旋,飞快的转过身去、但就在他这一转身之际,只觉右手掌心一震,握住手中的古玉令箭,业已轻而易举的被人接了过去。

柯景星这一惊非同小可,急急回头瞧去,只见萧不二右手高举玉令,笑嘻嘻的站在那里,耸耸肩道:“柯三侠,现在玉令已在小老几手中,小老儿代行令渝,你速速给我跪下。”

柯景星勃然大怒,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误会冰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