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23章 深入虎穴

作者:东方玉

几天之后,萧不二和唐绳武,又回到了崤山小石涧。

前后不过半月时光,小石洞,这依山带溪的山村,竟似经历了十年沧桑,那疏落落的十几户山村人家,已经荡然无存。

再进去,那座大在院——冯庄,也不见了,剩下的是一片残垣瓦砾。

萧不二气愤的道:“这准是无名岛干的。”

唐绳武道:“何以见得?”

萧不二道:“当日小鲁班不是答应马飞虹三日之后应聘的么?准是小鲁班失踪之后,马飞虹一怒之下,放火烧了冯庄。”

唐绳武道:“那么前面十几户人家呢?”

萧不二道:“马飞虹昔年被魔教逐出门墙,中原武林没有他立足之地,远走关外,当了马贼头子,杀人放火,原是他的拿手杰作。”

唐绳武怒形于色道:“老丈是说这十几户居民,都被他杀害了?”

萧不二耸耸肩道:“大概是这样了吧。”

唐绳武道:“这马飞虹真是该死,下次遇上了,决不放过他。”

萧不二道:“马飞虹残杀无辜,真是恼羞成怒。”

唐绳武道:“是说司马老女不是他们掳去的。”

萧不二拍巴掌,笑道:“正是如此。”

唐绳武道:“不是无名岛掳去.那就难找了。”

萧不二笑道:“不管这劫持小鲁班的人是谁.咱们来了,好歹也总找得出个影子来。”

唐绳武听的心中一动,问道:“萧老丈,你好像心里已经有个谱儿了?”

萧不二耸耸肩道:“小老儿那有什么谱儿?走,小哥,咱们这趟白跑了,不如找个地方喝茶会。”

唐绳武心中暗暗奇怪,萧老大无缘无故要去喝茶?一面问道:“老大要到那里喝菜?”

萧不二嘻的笑道:“喝茶,自然要上茶馆去。”

唐绳武道:“这里有茶馆?”

萧不二道:“这里自然没有,咱们这就进城去。”

唐绳武道:“为了喝茶,还要进城去——

萧不二耸耸肩,例嘴笑道:“难得有空咯,泡泡茶馆,也是人生一乐。”

唐绳武心知萧老丈要上茶馆,定有缘故,但他不说,也就不问。两人离开小石涧,就直奔永宁而来。

永宁只是一个山区间的小县,城内街道狭小,只有东大街和北城较为热闹,茶馆酒店和几家较为像样的商肆,都在这一带。

萧木二领着唐绳武,从北门找到东大街,永宁城里却只有一家客栈,茶馆倒有两家。

萧木二没去茶馆,却一脚朝客店中走去。

唐绳武暗暗觉得奇怪,萧不二明明说要上茶馆,怎么找到客店里来了?此刻回头还未下山,也不是落店的时候。心中想着,忍不住问道:“你老不是要去喝茶么?”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是要去喝茶,但咱们总得先有个落脚的地方。”

店伙瞧到萧不二那付模样,爱理不理的走过来道:“客官要房间?还是要统铺?”

萧不二瞪着豆眼,道:“有没有上房,要最好的。”

店伙一拐,陪笑道:“有,有,高等上房,每天三钱银子……”

萧不二摆手道:“领路。”

店伙看看萧不二,有些不大相信,你住得起高等上房?但口中却唯唯应“是”,领着两人来到上房,伸手推开房门,欠身道:“两位客官请看,这间房前后有窗,宽敞舒适,小店一共只有三间,是专门接待过路官眷,达官贵人住的……”

萧不二哼道:“达官贵人,要住你们这种上房?”

店伙道:“你爷可是嫌这间房……”

萧不二道:“算了,将就着,就这间吧!”

店伙道:“两位没有行囊吧?”

萧不二一扬手,他手腕里,套着一个沉甸甸的钱袋,笃的一声,放到桌上,高声说道:“咱们没有行囊,只有这么一个钱袋,里面少说也有八十、一百两赤金,小老地嫌带在身上不方便,想交到你们柜上去保管。”

说着随手抽开袋口,果然是黄澄澄的金子,大大小小少说也有二三十锭,总在百两以上。

店伙看的一呆,慌忙巴结道:“两位客官请坐,小的替你老沏茶去。”

萧不二道:“不用了,咱们要上茶馆喝去。”随手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道:“算是赏你的,快拿去吧。”

店伙又是一呆、这锭银子,约模有一两五六、他没有想到瞧不起眼的糟老头竟是财神爷,茶水还没倒,一伸手就赏了银子,双手捧过,没命的称谢。

萧不二没再理他,和唐绳武出了客店,就朝北城四,一家叫兴隆园的茶馆走去。

到得门口不远,萧不二忽然弯下腰去,装作拔鞋,从他袖中取出一只破碗,覆到墙角下,然后又在碗上搁了一支竹筷。

他动作快速,在旁人看来,他就是弯腰拔鞋,但唐绳武跟在他身后,看的清楚,心中暗暗纳罕。他不知那只破碗和那支竹筷,萧不二从那里弄来的?更不知道他在破碗上放一支竹筷,有何用意?

萧不二也没多说,直起腰,就往茶馆大门走去。一进门,迎面就是一道宽敞的大楼梯,楼下大厅都是贩夫走卒的粗人.人声嘈杂,乱哄哄的一片。楼梯口高拄着“楼上雅座”字样,当下就领着唐绳武举步登楼。

楼上果然清静的多,三间敞轩,放着许多方桌,围以藤椅。

此刻已是申牌时候,生意最清淡的时光,差不多只有四五成座头,有许多三五成群,正在静静的看人下棋,有些人却外躺在藤椅上打盹,鼾声呼呼。

萧不二和唐绳武找了一张方桌坐下。

早有茶楼博士迎了过来,含笑道:“二位喝什么条?”

萧不二道:“香片。”

茶博士又道:“二位可要什么点心?”

萧不二道:“茶先来,要什么再叫好了。”

茶博士连声称是,躬身退下,不多一回,就送来了一壶茶和一盘瓜子。

萧不二在桌上取过二个磁盅,替唐绳武斟了盅茶,然后又在自己面前斟满了茶,笑道:“小哥还是第一次上茶馆吧?”

唐绳武点点头道:“小可确是第一次。”

萧不二嘻的笑道:“你们四川,菜馆比饭店还多,四川人饭可以不吃,茶却不能不喝。”

唐绳武道:“喝茶原是为了解渴,喝多了,有什么意思呢?”

萧不二嘻嘻一笑道:“上茶馆并不是为了口渴,小哥多来上几次,就会知道。”

说着,端起茶盅,喝了一口,随手取过一个条盅,又取了一支竹筷,搁到茶盅的上面。

唐绳武方才看他曾在茶馆门口,覆了一支破碗,也是把一只竹筷搁在上面,这时又见他把竹筷搁在茶盅上面。心中觉得奇怪,忍不住轻声问道:“萧老丈,你这是做什么?”

萧不二笑了笑道:“待回自会知道。”

唐绳武见他不肯多说,自己不好多问,就默默的磕着瓜子。萧不二也只是顾自的喝茶,谁也没有说话。

这样差不多过了顿饭工夫,只见从楼梯口走上一个身穿竹布衣衫的中年汉子,目光四下扫动了一下,举步朝萧不二桌子走了过来,也没待萧不二招呼,就像老朋友一般,在横头坐下。

萧不二还拿着茶盅,一手托着下巴,望着那人,没笑,也没招呼。

那中年汉子伸手把竹筷从茶盅上取下,凑过脸含笑道:“老哥有事找兄弟?”

萧不二托着下巴的左手,大拇指摸摸鼻子,目中“唔”了一声。

那中年汉子在这一瞬之间,似是突然大吃一惊,立即收起笑容,神色恭敬,压低声音说道:“小的不知你老光临,实在该死,不知你老有何吩咐?”

唐绳武暗暗纳罕,忖道:“这人木知是何路数?”

萧不二缓缓说道:“小老儿就住在东大街悦来客栈。”

那中年人连连应“是”,迅速的站起身,往楼下走去。

唐绳武愈听愈觉不解,心想:“萧老丈找那人有事,怎么只和他说了一句话就走了。”

萧不二也没有再说,目送中年汉子下楼,依然若无其事,缓缓的喝着茶,但他眼角,却朝右首一张桌上瞟去。

那是两个人在下着棋.目注棋评.心无二用。

萧不二耸耸肩,打了个呵欠,起身道:“小哥,咱们该走了。”

唐绳武正感坐着无聊,闻言立即站了起来。萧不二从怀中取出几文铜钱,往桌上一放,便相偕下楼。

出了茶馆,唐绳武实在瞥不住了.开口问道:“萧老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萧不二道:“说穿了一钱不值,那人是个贼。”

“贼?”唐绳武奇道:“那么萧老丈找他则甚?”

萧不二笑道:“小哥别忘了小老儿是贼祖宗。”

唐绳武有些恍然,说道:“老丈可是要他去查司马老丈的下落?”

萧不二道:“连我贼祖宗都模不到半点眉目,这种小脚色那会查得出来?”

唐绳武道:“那你找他做什么?”

萧不二道:“我要他查另外一个人?”

唐绳武奇道:“另外一个人?那是什么人?”

萧不二笑道:“小哥也见过他,只是你也许忘了。”

唐绳武道:“老丈记的是怎么一个人呢?”

萧不二耸耸肩道:“你记不记得,那天晚上,咱们躲在张老头的房里?不是看到有一个背负双剑的小童,在地下撬起一块方砖,钻了下去,小老儿就是跟他下去,才发现了地下城堡。”

唐绳武点点头道:“小可记得。”

萧不二道:“那小童既不是小鲁班的人,也不是无名岛来的,而且从那晚见过一次,从此就再没见过,你说了会是那一伙的人?”

唐绳武道:“老丈说他劫持了司马老丈?”

萧不二道:“就是因为我想起那块方砖下面,就是人工挖掘的一条隧道,通向地下城堡,和后来劫持小鲁班的地穴,极相类似。”

唐绳武道:“老丈认为这小童是那一路的人?”

萧不二道:“他们能在彩带门和无名岛双重监视之下,悄悄劫持小鲁班,而且不落丝毫痕迹,即此一点,就可以知道这帮人必然是一个颇具规模的江湖帮会,小老儿想到当时他们能瞒过彩带门和无名岛的耳目,也许并未把人弄走。”

唐绳武道:“你说的是司马老丈?”

萧不二道:“自然是小鲁班了,当时咱们都忙着追踪,他们极可能就把小鲁班藏在城里。”

唐绳武眼光一亮,口中兴奋的“啊”了一审。

萧不二笑道:“你莫高兴,现在事隔半月,他们早就运走了。”

唐绳武道:“那么我们还找得到?”

萧木二笑道:“所以我们要找个小脚色来问问,做贼的人,目光最亮,城里来来往往的人,一个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唐绳武道:“原来老丈手下,还有许多人,分散在江湖上。”

萧不二耸着肩膀,嘻的笑道:“你当小老儿是坐地分赃的贼头儿?”

唐绳武道:“他不是老丈手下,怎会如此听话?”

萧不二道:“咱们这一行,不像别的帮会,有形式上的组织,但师徒相传,大家都守着祖师的规矩,不论走到哪里,只要是同行,都有互助的义务。”

唐绳武道:“小哥看了对老丈甚是恭敬。”

萧不二道:“那是小老几辈份比他高.我方才摸的还只是鼻子,若是搔起头皮来,不把他吓出尿水来才怪。”

唐绳武好奇的道:“什么叫做搔头皮?”

萧不二道:“搔头发,就表示贼祖宗。”

两人边说边走,回到悦来客栈,天色已快昏黑。

那店伙因萧不二出手大方,一见两人回转,立即迎着笑道:“二位客官回来了。”不待吩咐.抢在前面,替两人打开房门,掌上油灯,接着又送来茶水.一面伺候着道:“快是用饭的时候了,可要小的吩咐厨下准备?”

萧不二点头道:“好吧,你要厨下搞可口的做来就好。”

店伙又道:“你老要什么酒?”

萧不二道:“花雕!”

店伙答应一声,立即吩咐下去。

店伙送来酒饭,两人正在吃喝之际,门上响起了“剥落”之声,接着只听有人放轻声音说道:“小的姜七求见。”

启绳武起身打开房门,只见来人就是茶馆中见过面的中年汉子,这就点点头道:“兄台请进。”

姜七跨进后,立即恭敬的打了个供道:“老爷子正在用膳,小的打扰了。”

萧不二点头笑道:“姜老七,辛苦你了,快坐下来,喝一杯。”

姜七慌忙道:“老爷子不用客气,小的已经吃过饭了,再说,老爷子难得到永宁来,小的理该给你请安来的。”

萧不二夹了一筷菜肴,送到目中,一阵咀嚼,然后筷子期窗外一指,笑道:“姜老七,你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深入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