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24章 中原豪杰

作者:东方玉


萧不二摸着下巴,目光转动,耸耸双肩,凑近过去,低笑道:“老哥多年没在江湖走动,这回东山再起,看来看实得意?”

紫袍人似乎微微一怔,目露寿光,说道:“萧老哥似乎已经知道了?”

萧不二喀的笑道:“江湖上的事儿.小老几多少总有个耳闻。”

紫袍人大笑道:“好,好,兄弟知道瞒不过萧老哥。”

说到这里,忽然举掌拍了两下。但见两名紫衣使女翩然而出,一齐躬身伺立。

紫袍人吩咐道:“开席。”

两名使女领命退下,霎那工夫.但见七八名紫衣使女,忙着在花厅上摆好碗筷,陆续送上酒菜。

紫袍人起身肃客,呵呵笑道:“萧老哥远来不易,兄弟算是替贤师徒洗尘,咱们不用客套,来,来,快请入席了。”

萧不二也不客气,师徒两人坐了客位,紫袍人含笑作陪。

三人才坐下,立即有两名紫衣使女双手捧着酒壶,替三人面前斟满了酒。

紫袖人举杯道:“萧老哥,咱们已有三十年不见,兄弟敬你一杯。”说完一饮而尽。

萧不二突然心中一动,暗道:“是了,他不但自己一身紫袍,连使女也全是一身紫农,莫非就是昔年的玉箫郎君沈紫贵?”

说起当年的玉箫郎君沈紫贵,不但风度翩翩,武功也着实惊人,那时不过二十岁年纪,以一支紫玉箫,打遍大江南北,博得玉箫郎君的美号。江湖上不知有多少少女,为他暗暗倾心。

只是玉箫郎君身材硕长,当年是江湖上出名的美少年,纵然年岁不饶人,不复当年俊逸,也不会变得又矮又胖?看来又有些不像。

萧不二心中想归想,一面也举起酒杯,笑道:“小老儿不会说客气话,老哥盛情,小老儿这里谢了。”说着,也一饮而尽。

身后两名执壶使女,立即替两人斟满了酒。

萧不二朝唐绳武道:“徒儿,现在该你敬这位沈大叔了。”

他这句话,自然有意试探的。”

唐绳武依言起立,恭敬道:“晚辈敬沈大叔一杯。”

紫袍老人含笑道:“好,好,我是主人,该是我敬小兄弟的。”

两人说话声中,互敬了一杯。

萧不二见他并不否认,好像真是姓沈,但越是如此,愈觉疑窦重重。

五六名使女莲步细碎,不停往返上菜,这一席酒,当然比中午酒馆里的菜,更为精美。

萧不二三杯下肚,一张瘦削脸,已被酒气薰的通红,突然酒杯一放,偏头问道:“老哥柬邀小老儿师徒前来,不会光是喝酒的吧?”

紫袍人大笑道:“兄弟和萧老哥三十年不见,日昨听得萧老哥侠踪,就在函谷附近,特地请萧老哥前来一叙,自然就是喝酒的了。”接着举筷指指菜肴,笑道:“来,来,萧老哥,小兄弟,咱们趁热,先吃些菜,今晚咱们可得尽兴。”

萧不二夹了一筷菜,送入嘴中,一面说道:“小老儿是个直性子的人,你老哥若不和小老儿说说清楚,小老儿连这杯酒都喝不下去了。”

紫袍人笑道:“今夕只谈风月,这席酒是专替萧老哥贤师徒洗尘的,多年老朋友,见了面,就该喝个痛快,兄弟总不至于会在酒中下毒吧?”

萧不二耸耸肩,嘻的笑道:“这可很难说。”

紫袍人脸色突变,哼道:“兄弟把萧老哥当作朋友,萧老哥竟然对兄弟如此见外?”

萧不二嘻嘻一笑,洪拱手道:“这个你老哥可不能怪小老儿,实在是老哥你太以神秘,使小老儿有如坐针毡之感。”

紫袍人歉然造:“兄弟确有使萧老哥感到不快之处,这只能说兄弟另有不得已的苦衷,务望萧老哥原谅,但兄弟以地主之谊,对萧老哥实是一片诚意。”

萧不二笑道:“你老哥对故人的盛情,小老地至感荣宠,说句老实话,小老扎实在连你老哥是谁,都还不知道。”

紫袍人微微一怔,说道:“萧老哥真的不知道。”

萧不二耸耸肩道:“你自己不说,小老儿如何会知道?”

紫施人道:“萧老哥方才不是说,已经知道了么?”

萧不二嘻的笑道:“那是小老儿唬唬你的,身入虎穴,总得唬上几句,显显自己的神通。”

紫袍人大笑道:“好,好,兄弟差点真给萧老哥唬倒了。”

接着又道:“其实萧老哥早已猜到了,兄弟正是沈紫贵。”

萧不二双目一睁,伸手重重的在沈紫资肩头拍了一下,大笑道:“果然是你,哈哈,你老哥当年是个翩翩佳公子,怎么变成了一个肉团?”

沈紫贵轻声道:“这是兄弟为了掩人耳目,才放意这般改扮的。”

萧不二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眼,笑道:“好哇,你老哥三十年不见,几时学会了役使毒物?”

沈紫贵愕然道:“萧老哥你说什么?”

萧不二嘻的道:“小老儿给你带来了一包礼物,你老哥拿去看看。”

说完,把身边一个包裹,递了过去。

沈紫贵奇道:“这里面是什么?”

萧不二道:“你打开来看看,就知道了。”

沈紫贵略作犹豫,伸手朝伺立的一名使女一招叹道:“你把它打开来。”

那使女放下酒壶,纤纤玉手解开包裹上的环结,随手打开包裹,口中不禁尖叫一声,往后连退。

萧不二嘻嘻笑道:“姑娘莫怕,那是死的。”

原来包裹中,正是一只拳头大的黑毛蜘蛛,和五条色呈紫红的大蜈蚣!这些毒物。当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但,看去依然和活的一样,难怪这使女要吓的尖叫起来。

沈紫贵炯炯目光,注视着包裹中的毒物,徐徐说道:“这几条蜈蚣和这只蜘蛛,都是奇毒之物,萧老哥那里弄来的?”

萧不二抬目道:“难道不是贵帮的东西?”

沈紫贵道:“敝帮虽有几个人凑伙而成,但并无用毒之人。”

萧不二道:“这就奇了。”

沈紫贵道:“萧老哥这些毒物,究竟那里来的?”

萧不二也不隐瞒,当下就把昨晚有人偷放毒物之事.说了出来。

沈紫贵沉吟道:“这会是什么人?”

萧不二伸手入怀,摸出一个布包.打了开来,两个指头,拈起一支如牛毛的针来一说道:“那么这支针呢?也不是贵帮的人使用的了?”

沈紫贵目光一注一道:“这是苗人用的吹针。”正待伸手来取。

萧步二道:“莫要碰它,这针上涂有奇毒。”

把手中吹针,往酒杯中浸去,但听“嗤”的一声。杯中突然冒起一股黄烟,一杯黄酒登时黑得像一杯墨水!

萧不二不慌不忙,举起酒杯.“咕”的一口喝了下去。他这一举动,好不突兀?连唐绳武也不觉怔的一怔。

沈紫贵更是惊奇,望着萧不二吃惊道:“萧老哥这做什么?”

萧不二咂咂嘴角,嘻的笑道:“这是证明小老儿不畏剧毒.喝几杯毒酒,小老地并不在乎。”

这话有了文章,沈紫贵不禁脸色大变!

萧不二不待他开口,又道:“沈老哥尽可放心,咱们几十年交情,就是喝几杯毒酒,小老儿也不会使你的。”

这回已经明白指出沈紫贵在酒里做了手脚。

沈紫贵再也忍耐不住.砰的一掌,击在桌面上,震得满桌菜肴,全都跳了起来,愤怒的道:“这是什么人下的毒?你们速去把厨下的厨司,小厮,一起拿来见我。”

两名使女已经吓的脸无人色,躬身应“是”,正待退下。

萧不二看他不像做作,心中突然一动,忙道:“二位姑娘且慢。”

二名使女闻声停步。

沈紫贵道:“萧老哥还有什么话说么?”

萧不二伸手取过沈紫资面前酒杯,凑着鼻子闻了闻,然后朝一名使女招招手道:“姑娘过来。”

那使女依言走近。

萧不二道:“姑娘取下头上银叉,试试这酒中是否有毒?”

那使女依言从头上拔下一支银权,浸入酒中,缓缓取出,只见银权浸入酒中之处,银色立呈灰暗。

萧不二耸耸肩道:“抱歉,原来小老儿师徒,只是陪客。”

只是陪客,那是说下毒的目标,该是沈紫贵了。

沈紫贵怒哼一声,挥挥手道:“你们快去把厨下的人,统统给我拿下。”

萧不二又道:“姑娘们慢点。”

两名使女听到主人喝着要拿人,但这位客人又叫“慢点”,不由的停步朝萧不二望来。

沈紫贵极为震怒,一面问道:“萧兄还有事么?”

萧不二嘻的笑道:“如果这暗中下毒的人,主要是对你老哥的话,沈老哥哥似乎不该要她们去打草惊蛇。”

沈紫贵听的一怔,叹了口气道:“你老偷儿果然机警如狐,兄弟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着。”一面朝两个使女招手道:“你们不用去了。”接着又朝萧不二道:“这酒中无色无味,不知萧老哥如何会知道的?”

萧不二低笑道:“小老儿若是连这点也尝不出来,还叫什么萧不二?”

沈紫贵攒攒眉,问道:“萧老哥既能尝出酒中有毒,不知这种毒葯,要多少时间才能发作?”

萧不二道:“这毒葯性道不烈.大概还有一会,才会发作。”

一面从怀中摸出一瓶谷灵子炼帛的解毒九,顺了一颗,随手递去,朝沈紫贵道:“沈老哥快眼下此丸,咱们继续喝酒。”

沈紫贵接过葯丸,立即吞了下去,一面点头道:“不错,兄弟给他来个将计就计。”回头朝左首一名使女吩咐道:“你们传下话去,任何人求奉呼唤.不准进来。”

使女领命,立即走到廊前,娇声道:“主人有命,任何人未奉呼唤,不准进入花厅。”

说完,重又回入花厅。

沈紫贵道:“从现在起,不论发生何事,你们都不准泄露一句,知道吗?”

两名使女一齐躬身道:“婢子知道。”

沈紫贵想了想道:“这里不用侍候了,你们立即退到屋里去,没有我呼唤,不准出来。”

两女领命,立即朝右首厢房而去。

萧不二心中暗道:“这两名使女,不知是不是可靠?”

沈紫贵潜头望望厅外,一面举杯道:“萧老哥,再干一杯。”

萧不二道:“不成,这酒后劲厉害得很.小老儿已经快醉了。”

话声出口,身子幌动,口中打了个哈欠.忽然手腕交叠,一颗头缓缓下垂,竟然倚着椅子睡去。

唐绳武道:“师傅,你老人家醉了……啊……”

双脚一软,竟往桌下躺了下去。

沈紫贵故作吃惊。修地站起,望着两人,凛然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谁在酒中做了手脚?”

但他也只说了这句话,就缓缓坐下,缓缓的从椅上滑了下去。

三人身子倒下去的时候,自然各自选好了适合自己的姿势,静静观变、在他们想来,这花厅前面,花木扶疏,是下毒的人最好藏身之处,他也许早已来了,看到了三人倒卧下去,此人定会现身。

那知等了一回,厅外竟然毫无动静,三人为了将计就计,只得耐心等候。

时间渐渐过去,差不多过了一刻工夫之久,厅外仍然一无动静。

萧不二心头渐渐生疑,暗想:“莫非自己三人的举动,业已被人识破。否则怎会不见一点影子?”

正想之间,突然一个人从厅右一道圆洞门外闯了进来,大声道:“萧老哥来了,沈兄也不通知兄弟一声,却要他们把守门口,这是什么道理?”

这人脚下极快,话刚说完,人已跨上石阶,进入花厅。

萧不二伏在桌上,偷偷眯着眼缝瞧去。只见这人身材魁梧。头戴一项毡帽,身穿着青布长袍,一张脸黑中带紫,连鬓短髭,双目炯炯。他既和玉萧郎君林兄道弟,自然也是一位武林中的知名人物,但萧不二竟然又识不得他是谁?

江湖上的知名人物,萧不二不认识的,真还不多,心中方自一怔,暗道:“听他口气,好像和我也是熟人,这会是谁?”

那青袍人跨进花厅,同时呆的一呆,说道:“奇了,沈老大酒量极洪,怎么喝醉了?”

忽然一掠而近,伸手从地上把沈紫贵扶了起来,手掌疾拍,大声叫道:“沈老大.你怎么了?”

一面大声喝道:“来人啦!”沈紫贵倏地睁开眼来,摇摇头道:“金和尚,你坏了我的事了。”接着笑道:“萧老哥贤师徒,也快清起来吧!”

萧不二听称青袍人“金和尚”心头大是奇怪,金和尚号称黄河一怪,他启小癫头,只有疮疤.没有头发,大家因他姓金,就叫他金和尚,金和尚为人爽直,武功极高,在黑道上算得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中原豪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