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27章 黑石岛主

作者:东方玉

离开洛阳,唐绳武忍不住一带马缰,跟上了丁捷侯的坐骑,问道:

“丁大侠,这一趟,究竟有什么事吗?”

丁捷侯只知道唐绳武出身四川唐门,并不是萧不二的徒弟,看他不过十六七岁,平日又沉默寡言,只道他武功有限,心中还暗暗搞咕。

萧不二已经说过路上会赶来接应,但也用不着派唐绳武和自己同行,路上没有差错,倒也罢了,万一有贼党拦袭,多了一个唐绳武,自己还得分心照顾于他。

当时原想婉辞,运柩回籍,自己一个人足够,唐小哥不用去了;但因萧不二既已说出口来,不好推辞。继而一想,唐绳武出身唐门。武功纵然不高,唐门暗器,却是武林中一绝,萧不二要他和自己同行,敢情就是为了这一着,必要时,他可施展后门暗器,暗助自己。

此时听唐绳武一问,不觉面控讶异,问道:

“萧老哥没和小兄弟说么?”

唐绳武道:

“没有啊!萧老丈临行时曾说;路上一切听丁大侠的。”

丁捷侯心中暗想道:

“自己料的没错,萧不二不告诉他内情,自然因他还只是个初出道的小娃儿,这等关系重大之事,怎会和他说呢?”必念转动,不觉淡淡一笑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昨晚兄弟的一颗檀木人头,业被贼人取走,路上可能会找上兄弟。”口气微微一顿,接着郑重的道:

“路上真要有事,小兄弟只管守护灵柩,不用出手,来人自有兄弟对付。”

唐绳武绝顶聪明,丁捷侯的口气,那会听不出来?他不但不前实说,而且还有轻视之意,当下也没多说,只是点点头道:“小可省得。”

说完,放缓缓绳,落后一步,依然跟在丁捷侯马后而行,心中大是不快,暗道。

“我倒要看看你姓丁的有多少能耐?”

一路上,丁捷侯没和他多说,唐绳武也没有再问。

运柩的车子,自然不能走的太快,日落时分,赶到偃师,因为有柩同行,不好落店,只好在倡师近郊,找一座破庙落脚。

在丁把柩车推进大天井,停在殿前,然后打扫大殿,打开地捕各自自水洗脸。两名庄丁到附近镇上,买来馒头咸菜,大家围着吃了个饱,就在地铺上躺下休息。

天色早已全黑,殿上没点灯火,一片黝黑,八名庄丁早就倒头睡熟了,鼾声此起彼落,和阶前秋虫,互相呼应。

丁捷候把双前往腰间一插,悄悄站起,独自走近阶前仰首望着天上一钩新月,心中暗想道;

“今晚若是没事,那就证明麻衣教贼徒,便是楚府中人无疑,今晚忙着迎接盟主,无暇对付自己了。”

想到这里,便觉心头甚是激愤.自己和十字刀楚鹤皋生前交谊不恶,他儿子居然勾结匪人,暗害自己,到底为了什么?”

拜二弟惨遭暗算,此仇不报,我丁某何以为人?他越想越觉气愤,猛地一脚,朝阶石上顿去。但听“砰”的一声,一方阶石.立即被他顿得四分五裂,石屑四溅!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丁大侠何事这般盛怒?”

丁捷侯闻声一惊,急忙回头看去,但见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面貌枯黄的黑衣老人,面露诡笑,望着自己。

丁捷候这一惊,非同小可,倏地后迟半步,手按双朝喝道:

“阁下何人?”

黑衣人冷冷一笑道:

“这还用问?”

丁捷侯道:

“如此说来.你是麻衣教的人了。”

黑衣人似笑非笑的道:

“没错,丁大侠今晚该举命于此,兄弟是索命来的。”

丁捷侯眼看自己和来人大声说话,唐绳武依然在黑沉沉的殿角里睡熟了,没有醒来,不但唐绳武没有醒,连楚府久经训练的八个庄丁,也沉睡如死。不觉暗暗皱了下眉,心想:

“反正来人只有一个,他睡熟了也好,免得碍自己手脚。”心急转动,唰的一声,从腰间撤下双戟,目注黑衣人喝道:一阁下就是一个人么?”

黑衣人阴笑道:“丁大侠放心,兄弟一个人出手,大概也差不多够料理了。”

丁捷侯久闯江湖,听他口气,已知来的不止他一个,不禁转头朝庙外看去,果然庙门口还站着一个人,不言不动.黑幢幢的看不清他的面貌。心头暗暗一凛,右手短戟一指,喝道:

“我拜二弟也是你们杀害的么?”

黑衣人道:“麻衣教注定他死,他还活得了么?”

丁捷侯仇怒交织,大喝道;

“丁某和拜二弟,和你们何怨何仇,你们要这般超尽杀绝?好,丁某今晚和你们拚了,朋友亮出兵刃来。”

黑衣人冷笑一声,伸手在背上一模.这一摸,口中止不住“咦”了一声!

也就在此时,忽听头顶栋梁上,有人轻笑道:

“这位朋友的兵刃,在小可这里!”

丁捷侯听的一惊,这说话的竟是唐绳武!

黑衣人同时一凛,目射凶光.猛地沉喝一声:

“小子是你捣的鬼!”

身形矗起,双掌扬处,朝发育处击到。但就在他身形拔起之时,另一条黑影,业已轻如落叶,飘坠地上,笑道:

“小可已经下来了。”

黑衣人迅快沉身落地,一个急转,口中历喝一声:

“小子找死!”

挥动双掌,直欺过去,接连劈出四掌。这四掌他含愤出手,记记都劈向唐绳武要害,势道劲急.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武功极高。

唐绳武并没还手,只是身形闪动,左右挪移,一面笑道:

“朋友就是要动手,也该把自己的兵器接过去了再动手,小可两手都腾不出来,岂不吃亏?”

这话没错,他手中果然拿着一对判官笔,敢情就是黑衣人的兵器了。

他因丁捷侯对他轻视,此时有意卖弄。

丁捷侯两手执着双朝,这时给愣住了!他没想到唐绳武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高绝的身手,此时但觉两人动手的这几招,自己就插不上手去。

只听站在庙门口的那人,沉喝道:

“莫兄退下来,这小子由我来对付他。”

喝声出口,人已直欺过来,挥手一剑,朝唐绳武侧面攻到。这人身形较矮,一柄长剑却足有四尺来长,此刻一剑出手,挟起凌厉风声,只此一剑,已见功力不凡!

丁捷侯双戟一场,沉喝道:

“丁某领教。”

一招“寒云捧月”,双前交叉,往剑上架去。

那知双戟堪堪递的一半,忽然人影一闪,唐绳武已经抢到了前面,笑道:

“两个毛贼,何用丁大侠出手?”

说话声中,把一对判官笔交到左手,往黑衣人怀中推去,说道:

“快把兵刃接住了,咱们好好的打一仗。”

右手迅快从身边摸出一柄短剑,轻轻一挥,剑鞘脱手飞出,常的一声,正好接住矮黑衣人刺来的长剑。他这几个动作,快通电光石火,几乎是同时出手,双剑交击;黑暗之中,登时飞溅起一串火花。

先前那个黑衣人伸手接住店绳武推来的那一对判官笔,不由怔的一怔,还没出手!

唐绳武硬接矮黑衣人一剑,震得身子打一个圈,左手扬处,一掌拍在先前那个黑衣人的肩头,笑道:

“朋友发什么楞,上呀”

那黑衣人经唐绳武一再戏弄.那还忍得住.厉喝一声.双笔一分,猛扑而上。

矮黑衣人怒笑道:

“先剁了这小子也好。”

长剑一紧,刷刷刷,剑风嘶啸.幻起一片剑影,急袭过去。

先前那个黑衣人应声道:“韩尼说的极是。”

双笔连点,幻起点点笔影,像急风骤雨般洒出。唐绳武大笑道:

“这还差不多。”

手中短剑挥洒,同时幻起重重剑影.和两人展开快迅抢攻。三人这动手,长短剑光,差差笔影,盘走飞旋,瞬息功夫,已打了十几个回合。

唐绳武展开“剑掌十三式”,剑中有掌.掌辅剑势,一只左手不时从剑影中突出,把式好不怪异。直逼的两个黑衣人像走马灯似的,不时腾闪跃避。

丁捷侯因有唐绳武挡在前面,无法出手。其实这时候三人早已打的敌我难分,就是想上去,也插不上手,索性就站在一旁观战。

矮黑衣人久战不下,心头不禁大怒,探怀摸出一个哨子,连吹了三声。

这哨音又尖又响,在大籁俱寂的黑夜之中,听来更为刺耳。八名酣睡如猪的楚府庄丁,一个个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手操扑刀,纷纷跃起。

其中两个已经打亮火把子、点燃起灯笼。灯笼中烛光纵然不亮,但在一片漆黑的大殿上,总算有了光亮,也可看得清对方的面貌了。

八名庄了手中操扑刀,自成队形,缓缓朝丁捷侯立身之处,围了上来。

丁捷侯久走江湖,已然看出形势不对!试想楚府庄丁,都是久经训练,身手不弱,从洛阳到惬师。一路上都有马匹代步,那会这般疲乏?睡下去就像死猪,连对头找上门,都一无所觉,此时一闻哨声,却又纷纷跃起,反朝自己围了上来!心念一动,不觉双目圆睁,沉喝道:

“你们这是想做什么?”

郑州双侠老大八步前的威名,在河南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他这声大喝,却也把八个庄丁给慑住了,大家脚下不由的微现趔趄!

只听激战中,响起矮黑衣人的声音,阴声喝道:

“上呀!奶奶的。你们还等什么?给我剁了姓丁的再说。”

八个庄丁听到矮黑衣人的喝声,立时有人嚷道。

“并肩子上!”

人影倏地分开,一围而上,把丁捷侯裹在中间,寒光闪动,两桶扑刀,一左一右朝他身上招呼。

丁捷侯大笑道:

“你们果然都是麻衣教的贼党。”

没待两人刀势递出,猛地身形一旋,手中双戟,一记“左右逢源”,疾划而出。

但听一声吆喝:

“姓丁的,你认命了吧!”

又有两柄扑刀,挟着凌厉风声,急劈过来。丁捷侯气恶已极,大喝一声,双前开合如风和八名庄丁打在一起。

丁捷侯外号八步朝,一身武功,虽然高强,但这八名楚庄在丁身手也是不弱,何况以一故八.好汉架不住人多。人家只要每人砍一刀,就是八刀,你要连使八记,才能把八刀架开。

丁捷候被围在核心,心中有数,自己遭八人围攻,至少也得放倒一两个,才能解除本身威胁,扭转劣势.他双戟上下飞舞,左冲右突,兀自无法稍占上风。

八名在丁如论单打独斗,不用三五招就可解决一个,但八个人联上手,此退彼进.互作呼应。

他一双手忙于招架,那有时间认定一个人下手。

这场激战了二三十招,八名在丁自然无法剁得了丁捷侯;丁捷侯空自着急,也依然被围在中间,休想放得倒对方一个。

和唐绳武动手的两个,以矮黑衣人武功较高,一领长剑使得十分辛辣,另一个黑衣人一对判官笔,也着实不弱,记记都找唐绳武要害大穴下手。

唐绳武施开“剑掌十三式”,手中短剑如鱼龙曼衍,招招都是奇正相生,虚实互见.对付两个黑衣人.真是游刃有余。双方屡战,已过百招,虽然没分胜负,但其实唐绳武早已占了上风,只是未使杀手而已!

黝黑的庙门前,又出现了两条人影。

前面一个身材纤小,面蒙黑巾,跟在纤小人影后面的却是个魁梧大汉,脸上也蒙着一方黑布。只留两个眼孔。

纤小人影目光犀利,黑夜之中,宛如两点寒星,专家快的一转,口中冷冷哼道:

“真是无用的东西,这许多人,连人家两个都收拾不了。”话声一落,立即回头朝魁梧蒙面人道:

“你去收拾姓丁的,这姓唐的由我来料理。”

突然足尖一点,纵身扑起,身法之快,有如风飘电闪,一条人影凌空直向唐绳武飞扑过去。身在半空,呛的一声,寒光出鞘,一道匹练般的剑光,虹射而至,朝唐绳武当头劈落。

这一剑来势奇快,唐绳武吃了一惊,急忙振腕挥剑,但见从他刻尖上涌出大片光华,向空迎击而去。

双创乍接,紧接着响起“当”的一声大震,一拍硬接下来,唐绳武身不由主的后退半步。

那纤小人总究凌空发剑,无处着力,却被震退了三步之多,落到地上,两道霜刃般的眼神,微露惊诧,目注唐绳武冷笑道:

“瞧不出你刻上着实有些功夫。”

话声堪堪出口,那和唐绳武动手的两个黑衣人,看到纤小人影亲自出手,正待退下,忽然身子摇了两摇,一声不响,往后便倒。

纤小入方自一怔,就在此时,围着丁捷侯抢攻的八名庄丁,也在这一瞬间,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黑石岛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