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29章 阴谋败露

作者:东方玉


幽谷、古墓,听到这声冷森得毫无人味的笑声,任你岳小龙艺高胆大,也不觉悚然一惊;

急急转过身去,身后风吹草动.那有人的影子。

但那低沉的笑声,岳小龙听得清楚,明明发自身后!

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岳小龙忍不住大声喝道:“岳某赴约而来,阁下何用躲躲藏藏……”

“嘿,嘿!”

岳小龙话声未落,突听那低森的阴笑,又在身后响起!

他方才面向古墓而立,那时的身后.是指平台前面,但此时他面向外立,身后就是古墓。

岳小龙这回听的更清楚,这声阴笑,仿佛就是从古墓中发出来的,他身形倏转,沉喝道:“阁下还不给我现身出来?”

只听自己右后方响起一个低沙的声音说道:“我就在这里……”

岳小龙正在倾听之际、那声音忽然又在左后方响起:“你看不见我,又怪得谁?”

纵是轻功绝世,也不可能在东边说了上句,就已到了西边,再说下句。

岳小龙心头暗暗震惊,忖道:“今晚自己遇上了高人。”一面大声喝道:“装神作鬼.江湖上已屡见不鲜,阁下少在岳某面前故作神秘,快给我出来吧!”

话声甫落,但听低沉声音在身后说道:“岳盟主说得是,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岳小龙回身看去,只见自己身后的平台上,相距三丈高,巍然站着一团黑影。

那是一个身穿黑衣,头蒙黑布的人,浑身上下,一片黑色,分不清头脸,也无法看出他是男是女?只有两只眼睛,透过两个布孔,盯着自己。

这种装扮鬼的伎俩,岳小龙见多了,丝毫不觉惊奇,微微一哂道:“阁下就是劫持梁姑娘,留书约我到这里来的人了?”

黑衣人道:“正是在下。”

岳小龙道:“岳某不喜和蒙着脸的人说话,阁下可以取下蒙面黑布来了。”

黑衣人道:“盟主夤夜赶来;该不是专为看我真面目来的吧?在下取不取下蒙面黑布,似乎无关重要。”

岳小龙被他说的一怔,点点头道:“好吧,岳某问你,你把梁姑娘藏在那里?”

黑衣人低沉的一笑道:“自然藏在最隐秘的地方了。”

岳小龙道:“你劫持梁姑娘,目的何在?”

黑衣人道:“自然有目的,只不知岳盟主肯不肯答应。”

岳小龙道:“你想和我谈条件么?”

黑衣人低笑道:“这还用说?梁姑娘是贵盟总护法齐天宸的唯一传人,无名岛正在多方查证这位和他们岛主同姓同名的人,究竟是谁!咱们只要把梁姑娘送给无名岛去,他们就从梁姑娘身上,得到答覆,这不是一笔大买卖,在下约岳盟主来,是先尊贵盟。”

岳小龙微微一笑道:“掳人勒索.这买卖不错。”

黑衣人笑道:“岳盟主这么说,那就见外了,咱们做没本钱生意的,三年没交易,一笔就得吃三年。”

岳小龙目中寒光直射,冷笑道:“阁下胆子不小,不怕岳某宰了你么?”

黑衣人阴笑道:“人在在下手里,料想岳盟主还不至于鲁莽出手,梁姑娘藏处只有在下一人知道,一旦杀了在下,梁姑娘也只有活活饿死了。”

岳小龙沉哼一声道:“你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听听。”

黑衣人道:“在下听说岳盟主是北岳老神仙门下,老神仙有一套奇绝武林的‘同心剑法’,据说双剑合壁,天下无敌,岳盟主若能把这套剑法录出来,在下立可释放梁姑娘。”

岳小龙道:“我要先看看梁姑娘。”

黑衣人阴笑道:“岳盟主但请放心.梁姑娘是人质,在下保证她安全无恙。”

岳小龙道:“我要见了她才放心。‘”

黑衣人道:“岳盟主答应了,在下自然让你和她见面。”

岳小龙道:“她在那里?”

黑衣人道:“岳盟主是否答应了?”

岳小龙沉唔一声,表示同意。

黑衣人道:“你要看她可以.只是必须先让在下点了你的穴道,才能进去。”

岳小龙目光一动,问道:“你究竟把她藏在哪里?”

黑衣人笑道:“告诉你无妨.她就在这古墓之中。”

岳小龙点点头道:“好你给我带路。”

话声出口,人已笔直欺来,三丈距离,一闪而至,出手如电,一把就扣上了黑衣人肩井穴。

岳家“闪电身法”,原以快速著称,他先前因对方现身之初,声音飘忽无定,还以为黑衣人轻功极高,不敢轻举妄动。

这闪身扑来之时,还同时施展奕伯乐天民的“擒拿手法”双管齐下,那知对方武功乎平,居然手到擒来,毫不费事。

黑衣人没来得及躲闪,只觉眼前一花,肩井穴已被人家钢钩似的五指,抓着正着,心头蓦吃一惊。

要待挣扎,半身骤然酸麻,哪里还能由你动弹,口中“啊”了一声,厉笑道:“岳盟主莫要忘了梁姑娘还在在下手里。”

岳小龙沉声道:“但你已经落在岳某手里了。”

黑衣人道:“在下说过,你杀了我……”

岳小龙道:“我用不着杀你。”

五指微一用力,黑衣人闷哼一声,人已往下蹲去,矮了半截。

岳小龙冷哼道:“你带不带路?”

黑衣人痛出一身冷汗,连连点头道:“带……带……”

岳小龙道:“那就乖乖的走。”

黑衣人不敢倔强,果然转过身,往古墓走去。他身落人手,由不得自己,但他从蒙面黑布两个眼孔中,却闪烁狡黠和得意之色!

只是他背着身子,岳小龙没有察觉罢了。

两人走到墓前,岳小龙沉声道:“这古墓门户如何开启法子?”

黑衣人道:“就在墓碑底下。”

岳小龙道:“快去打开了。”

黑衣人应了一声,缓缓俯下身去。

岳小龙道:“阁下最好安份一点.岳某擒拿手中暗藏锁穴截脉,非我本人,谁也无法解得开,十二个时辰不解,气血上逆,神仙也救不活你。”

说罢,五指一松.果然放开了扣着的肩井。

黑衣人连连点头道:“在下既已落在你手里,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在石碑底下掏摸了一阵,那座一人高的石碑,果然缓缓移动,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窟。

看不到什么东西,但可以看出里面的确是一条墓道,往下延伸的石级。

岳小龙问道:“梁姑娘就在里面么?”

黑衣人道:“还在下面,这是墓道。——

岳小龙道:“里面有多大?”

黑衣人道:“从墓道下去,下面只有一间房屋那么大。”

岳小龙道:“是否另有出路?”

黑衣人道:“没有。”

岳小龙道:“好,你在前面领路。”

黑衣人暗暗运气,果然觉得右肩隐隐有点酸麻.心知岳小龙说的不假.被他闭住了经脉。他没再吭声.探手摸出一个火摺子,晃亮了,弓着身子,一步步往下走去。

岳小龙艺高胆大,虽然制住了对方穴道.依然不敢丝毫大意,紧跟在黑衣人身后,耳目并用,步步为营,往下走去。

这条石级,盘曲而下,不下百数十级之多,岳小龙暗暗估计,少说也下来了十五六丈深。石级尽头,地形果然开敞,那是一间长方形的墓室,约有五丈方广,只是黝黑如漆。

黑衣人手上虽然点燃火摺子,但四周还是幽暗阴森,如入地狱。

黑衣人下得墓室,立即大声叫道:“梁姑娘,岳盟主来了。”

黑暗之中,只听一个女子声音低“啊”了一声。

就在此时,黑衣人手上的火把突然熄灭,“唰”的一声,疾快无比的闪了开去。

岳小龙但觉眼前骤然一黑,登时伸手不见五指,心头不觉大怒,沉喝道:“好个贼子,你往哪里走?”

挥手一掌,横扫过去。但听轰的一声,掌风扫在右首砖墙,震得整座墓道,震动不已,灰沙滚箴下落,哪里还有黑衣人的踪影。

只听梁秀芬的声音,惊喜的叫道:“岳大哥,快来救我!”

她声音略带嘶哑,敢情恨透了贼人,骂不绝口,把声音都骂哑了。

岳小龙目光何等敏锐,方才火光尚未熄灭之前,梁秀芬那一声低啊,他虽然只有一瞥,已经看清地室右角一支木椿上,被绑着一个女子,正是梁秀芬。

此时一听她出声呼唤,立即循声奔了过去。

这座墓穴深入地底,不透丝毫天光,一个练武的人,目力最强,一般人所谓目能夜视,也需藉着些微光线,才能看得清晰。像这般一团黑漆,纵然练成了夜视眼,也无济于事。

岳小龙就凭着方才一瞥的位置,掠到梁秀芬身边,低低的叫了声:“梁姑娘。”

黑暗中,梁秀芬惊喜的道:“岳大哥,我在这里。”

小姑娘平日都叫他“盟主”,这回敢情墓穴中只有他和她二人,她才改口叫了“岳大哥”。

这是她心底里积压了许久的称呼!

虽然眼前一团漆黑,但岳小龙听得出,就因为她叫的亲切,声音才有些颤抖,也充满了少女的羞涩和喜悦!

岳小龙是知道的,这位小姑娘对自己有着一份蕴藏在内心的感情,这可以从她日常对自己脉脉含情的举动中体会得到。只是自己实在无法接受她这份情意,总觉得对她有些负歉。

他站在她身前,略微定了定神,才道:“你没什么吧?”

梁秀芬道:“岳大哥,我被他们绑在石椿上,你快给我解开了。”

岳小龙道:“我已经看到了。”

说着,缓缓伸过手去,黑暗之中,摸到她的肩上。

梁秀芬道:“岳大哥,你有没有火摺子,我身上绑的很紧,挣都挣不动,好像是牛筋。”

岳小龙道:“我知道。”

他听到她急促的呼吸,也闻到她身上的幽香,黑暗之中,他不敢出手得太快,虽然也许有敌人在暗中环伺。他伸出去的五指,摸索着她的香肩,再循手臂而下,轻轻掐断了套在她手臂上的牛筋绳索。

然后又把捆在她胁下、纤腰、和膝盖、足踝等处的几道绳索,—一用指力掐断,口中说道:“好了,你快活动一下血脉,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穴道受制?”

梁秀芬身子一倾,突然轻呼一声.娇躯一下扑入了岳小龙怀里,她似乎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岳小龙胸膛里,两手拼命抱住顿了他的颈子.贴得紧紧的!

口中幽幽的叫道:“岳大哥……”

她身子有些发颤,声音更颤的厉害,因此,听来也满含着诱惑!

小姑娘许是受了委屈,岳小龙既不好把她推开,只得任由她偎在怀里,一面轻抚着她披肩长发,柔声道:“不用怕,我不是来救你了么?”

梁秀芬缓缓抬起头来,说道:“岳大哥,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岳大哥,我……我……心里……只有……只有你……”

她一颗头又埋到岳小龙的怀里。

岳小龙皱皱眉,柔声道:“梁姑娘,我一直把你当作妹子看待,好了,咱们出去吧!”

梁秀芬双臂环得更紧,咽声道:“不,我不要离开这里,我喜欢黑暗,只有在黑暗里,才会得到你这一点的安慰……”

说到这里,忽然双肩耸动,低低啜泣起来。软玉温香,抱在怀里,再加耳边的呜咽语声,这是够销魂的!

岳小龙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低声道:“梁姑娘,快别哭了,这墓穴深入地底,咱们尚未脱离险境。”

说话之时,但觉一阵阵的幽香,不住的往鼻孔直钻,简直会使人浑淘淘!

梁秀芬倒也听话,果然止住了低泣,她一只手还抱着岳小龙的头颈不放,另一只手从她鼓腾腾的怀里,抽出一条手帕,拭着眼泪。

只要是女孩子家,不管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或是武林儿女,谁都会把自己用的东西,弄的香喷喷的!

梁秀芬自然并不例外,她这方手帕,可就真香,她在轻轻拭着眼泪,岳小龙就饱闻香泽!

香是最诱惑的东西,十个男人有九个半准会被香迷倒,那没有迷倒的半个,也许是他有一个鼻孔,给伤风塞住了。

岳小龙纵然内功精深,也抵不住这香气攻势,觉得头脑有些昏胀!

只听梁秀芬忽然“哈”的轻笑了一声,说道:“岳大哥,你闻闻我这手帕香不香?”

纤手一送,把那香喷喷的手帕,朝岳小龙鼻孔掩来。

这一举动.顿使岳小龙心头猛然一震,鼻中同时闻到一股浓荫的异香,如今他江湖阅历,增进了很多,已非三年前的岳小龙可比!何况在他未到这里之前,已听谷灵子、萧不二说过,心头立时有数,眼前的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阴谋败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