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31章 幽冥鬼谷

作者:东方玉


这一点黯淡的磷火,虽是十分微弱,但在凌杏仙、萧不二这等内功精湛的高手眼中,已不亚于旭日高悬,皓月当空,足可把四周形势,看的十分清晰。

前行经过石牌楼和这一片圆形空地,迎面岩壁上出现了一座高约丈许,宽有八尺的高大石门。

门口站着四名手持鬼头刀的黑衣鬼徒,瞧到两人引着凌杏仙一行人进来,立即有两个鬼徒迎面走上,拦住去路,问道:“你们领着这些人进来,究竟是什么人?”

领路的鬼徒道:“你快去通报,是边香主到了。”

守门鬼徒以怀疑的目光,看看两人身后一大堆人,低声道:“你看过他们的凭证?”

领路鬼徒听得一呆道:

“那倒是没看。”

萧不二怒哼道:“你们说什么?七姑娘监督中原各大门派,你还不快去叫朱教主出来。”

话声甫落,但听石门内碧光一闪,冉冉现出两盏惨绿灯笼,那是由两名身穿绿色衣裙的少女执灯前导。

急步走出一个黑袍白面老人,一路拱手抱拳,尖声笑道:“边香主脱险莅临,兄弟迎进来迟,万乞恕罪。”

这老人生就一张白惨惨的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看去一身鬼气,正是邙山派掌门人,自称幽冥教主的邙山鬼叟朱友泉。

萧不二尖声尖气的呷呷笑道:“朱教主耳目果然敏锐,来得好快。”

说来不卑不亢,确是金嬷嬷的口气!

那山鬼叟呵呵笑道:“金嬷嬷夸奖一兄弟这里,只要有人踏进幽冥界,兄弟立时就可知道。”一面连连拱手道:“边香主请。”

凌杏仙子抬了抬手道:“朱教主请。”

邙山鬼叟道:“兄弟替香主带路。”

说完,侧身走在前面领路。入洞之后.但见两边壁上,都点着绿阴阴的灯光,左右各有十几名黑衣鬼徒,列队鹤立,望去黑影幢幢,一片鬼气。

这座洞府,深藏山腹,全以那种惨绿灯光照明,更显得阴气沉沉,冷森可怖!

邙山鬼叟领着一行人左转右折.穿过了几重门户。

萧不二忍不住问道:

“朱教主,申令主还在这里么?”

邙山鬼叟陪笑道:

“在,在,令主就在西花厅。”

克案里还有百花厅,说话之时,已经走到一道圆形月洞门前,邙山鬼叟伸手朝左边钢环上轻轻拉了两下。

但见两扇朱门缓缓启开!这一开门,众人顿觉眼前大亮,但见门外天光云影,花木扶疏,朱栏曲折,山腹之中,居然别有洞天!

但再一细看,原来蓝天白云.只是用油彩绘在洞顶上的假景,灯光由壁间射出,几乎和阳光无异。

就是朱栏外一片花树,也是假的,但假的几可乱真。

凌杏仙由衷的赞道:“朱教主匠心独运,我几乎还当出了洞府。”

邙山鬼叟得意的笑道:“兄弟年长幽居鬼谷,倒也习以为常,但像前洞那样阴森幽暗的地方,实在难以接待贵宾,这西花厅,就是专门给贵宾休息的地方。”

长廊尽头,是一座敞厅,厅上灯光通明,如同白昼,布置得更是精雅绝伦。

邙山鬼叟把凌杏仙等人延入花厅,但见上首一张紫檀雕花椅上,端坐着一个白面无须的青衫文士。手中摇着一把黑纸把扇,脸色冷漠,正是九尾天狐申惜娇。

她看到邙山鬼叟领着凌杏仙等人走入,微微颔首,带笑道:“边香主怎么这时候才来?”

凌杏仙朝她躬身道:

“边玉瑛见过令主。”

申惜娇道:“不用客气,你请坐。”

邙山鬼叟忙陪笑道:

“边令主请坐。”

凌杏仙也不客气,在她右首一把椅子上坐下,接着沈紫贵、丁捷侯等人,也一一上前施礼。

申惜娇望了众人一眼,点头道:“你们都脱险了,很好。”

金嬷嬷站在申惜娇身边,馅笑道:“这是令主神机妙算,不然七姑娘真还脱不了身呢?”

凌杏仙道:“属下听金嬷说,凌杏仙、萧不二等人,已经赶来郊山,怎么不见动静?”

邙山鬼叟嘿然阴笑道:“他们人是已经来了,只是没入谷来。”

凌杏仙道:“那是他们没找到地方?”

郊山鬼娶道:“不会,他们有人一路跟到九幽谷上,那会找不到地方?”

凌杏仙奇道:“我怎么会没看到他们?”

那山鬼叟阴笑道:“他们都隐藏在树林草丛里,香主如何看得到?”

凌杏仙忽然咦了一声道:“不好,他们定已发现我们下来了。”

那山鬼叟阴恻恻道:“咱们就等着他们,就怕他们不肯下来”

凌杏仙看了他一眼.道:“听朱教主的口气,好像这里已经布置了什么厉害埋伏?”

郎山鬼里干笑道:“兄弟这阳冥洞府,不须布置.他们进来了只怕也未必出得去。”

凌杏仙原想试探他的口气.没想到朱友泉依然没说出来.心中暗暗骂了句:“好个狡狯的老鬼。”

但他没说,她就不好再追问一下去。

萧不二呷呷尖笑道:“朱教主,老婆子送来的那几个人呢?你老把他们安置到那里去了?”

邙山鬼叟阴声道:“金嬷嬷送来的人,都已送到阴冰地狱去了。”

阴冰地狱.光听名称就可使人想到那是阴寒冰冻的囚室。

凌杏仙关心丈夫安危,问道:“那姓岳的呢?朱教主也把他送到阴冰地狱去了么?”

邙山鬼叟微微摇头说道:“七香主根本没有把这姓岳的小子迷翻,香主离去之后,他就出手制住了兄弟的两个门下,就启棺而下。”

凌杏仙道:“他逃走了?”

邙山鬼叟道:“他自己送入了死地。”

凌杏仙一听,惊问道:“朱教主可否说的详细一点?”

奶山鬼叟道:“这那山山腹之下,原是一条若干年前已经干涸的泉道,共有几处通路,其中有一条,就通到兄弟这里,但最北端的一条,则通黑风眼。以前兄弟几次想把那条路塞死,免得误入,但不论你运入多少石块,砌好石墙,只需一个晚上,就被黑风吸卷而去,一块不剩……”

凌杏仙道:“你说什么?黑风?”

郎山鬼鼓点头道:“不错,据说那黑风眼,原是一个泉穴,地底灵泉干涸之后,就变成了黑风眼,经常冒着黑气,每到夜晚子时,黑气更浓,从洞内喷出罡风,要直到第二天午时才收。这股黑风,威力之猛,可说无坚不摧,磨盘大的石块,只要被风力卷入,立成粉碎,被吸进风眼,不论人畜,进入黑风眼,就决无生还。”

凌杏仙心头震动,急急问道:“岳小龙可是误入黑风眼去了么?”

邙山鬼叟点点头道:“不错,那小子启棺而下,准是自投绝路,走入黑风眼去了。”

凌杏仙宛如万箭攒心,脸色惨变,口中哼了一声,几乎摇摇慾倒。

只听耳边响起萧不二“传音入密”的声音,说道:“夫人千万镇定。”

凌杏仙心头一惊,勉强镇摄心神。

萧不二尖哼道:“朱教主可知岳小龙是总护法敕渝,必须生擒的人么?”

邙山鬼叟忙道:“是,是,兄弟……”

萧不二冷笑道:“朱教主可曾派人去搜索过了么?”

部山鬼叟望望申惜娇,一面说道:“那黑风眼只有午时黑气始收,兄弟已向申令主报告过了,此时还不过己刻,无法走近”

申惜娇点头道:“边香主日在此稍歇.等到午刻,咱们再去搜索不迟。”

话声甫落,只见一名绿衣使女匆匆走入。朝邙山鬼叟屈膝道:“启禀教主,外面情况不对,教主快出去瞧瞧。”

邙山鬼叟吃惊道:“外面如何?”

那绿衣使女道:“小婢也不清楚,好像已经有人闯进谷来了。”

邙山鬼叟道:“有这等事?”一面朝申惜娇、凌杏仙二人抱抱拳道:“令主、香主请坐.兄弟出去瞧瞧。”

萧不二道:“朱教主且慢,你这里人手若是不够,尚三省、王四柱、可率八名弟兄,随朱教主前去。”

沈紫贵、丁捷侯自然识得萧不二的心意.那是要自己两人监视住郊山鬼叟,当下躬身道:“属下遵命。”

邙山鬼叟阴笑道:“不用了,他们只要踏进幽冥界,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兄弟去去就来。——

说完,惜同绿衣使女,匆匆走了出去。

申惜娇看了凌杏仙一眼,说道:“边香主到了这里,不用再戴假面具了。”

萧不二不待凌杏仙回答,谄笑道:“令主说得是,这是老婆子的小主意,因为七姑娘她们,落入对方手中,人皮面具都被揭下,咱们出来之时。老婆子费了好一番手脚替大家易的容,这样等凌杏仙等进了谷中,一旦动手,使得他们敌我不分,咱们也可乘机拿人,把他们一网打尽。”

这道理也真亏萧不二想得出来!

申惜娇格的一声,笑道:“就是你鬼主意多。”

萧不二露着两颗黄牙,呷呷尖笑道:“令主夸奖了。”

两句话的工夫,只见邙山鬼叟已匆匆回了进来。

申惜娇目光一抬,问道:“朱教主,外面情形如何了?”

郎山鬼受脸露阴笑,拱拱手说道:“来人业已冲过幽灵界.正由兄弟门下把他们步步引入埋伏,只是那里和阴冰地狱相距极近,兄弟想请边香主手下几位老哥,协同防守。”

萧不二呷呷笑道:“老婆子早就要尚三省、王四柱他们跟你去,你还说不要,现在又来跟香主搬救兵了。”

申惜娇道:“阴冰地狱,咱们囚着不少要犯,确该派几个人去协同防守。”

就在申惜娇说话之时.萧不二也立即以“传音入密”朝凌杏仙道:“夫人,咱们得在午刻之前,先把阴冰地狱的人救出来才好。”

凌杏仙心中记挂着丈夫生死,原想和申惜娇、邙山鬼叟一拼,但听了萧不二的话,觉得甚是有理。若能在午刻之前,先救出被囚在阴冰地狱的人,然后全力搜索黑风眼,才是上策。心念闪电一转,就朝申惜娇欠欠身道:“既是如此,我想还是属下和他们同去的好。”

申惜娇还未开口,邙山鬼叟目中寒芒飞闪,脸有喜色,连连点头道:“能有边香主亲去,那就万无一失了。”

申惜娇望着邙山鬼叟问道:“朱教主不是说,已有严密部署,只要把敌人引入幽冥界就好,毋须动手么?”

这话暗中含意、是说边玉瑛乃是无名岛的七香主,负责督察中原各大门派,以七香主的身份去防守地山派一个阴冰地狱,岂非有损无名岛的威名。

当然,她是无名岛出来的“令主”.视天下武林.都在他号令之下,抬高七香主边三瑛的身份,也就是抬高他自己的身份。

邙山鬼叟是个老鬼,几十年的老江湖,申令主这话,他如何听不出?但他脸露橘笑.朝申惜娇暗暗使了个眼色,一面馆色道:“是,是,只是来人武功极高,幽冥界上,那些埋伏,只怕困不住他们,但那层埋伏和阴冰地狱.又近在咫尺。万一被他们冲破,囚着的要犯若有差池.兄弟就担当不起,能有边香主亲去坐镇,那就万无一失了。”

他连连躬腰,那像一派之主,

沈紫贵正好站在邙山鬼叟斜对而,看他和中惜娇暗使眼色,心中不禁一动,口齿微启一也以“传音入密”朝萧不二说道:“萧老哥,老鬼朝申惜娇暗递眼色,只怕有诈。”

萧不二朝他暗暗点了下头.表示知道。

这两人暗中示意.和邙山鬼叟的一番话,原是同一时候。

邙山鬼史话声一落,申惜娇目中也闪过一丝厉芒,瞥了众人一眼,才朝凌杏仙点点头道:“朱教主这话也是有理,那就有劳边香主了。”

显然九尾天狐得到郎山鬼叟的暗示.心头也起了狐疑。

这些人都是多年的老江湖,谁的眼睛揉得了砂子,申惜娇若不是成了精的老狐狸.她能配称九尾天狐?

郎山鬼叟连连躬腰,阴笑道:“是,是,兄弟替边香主带路。”

凌杏仙回顾了众人一眼,道:“大家随我来。”

沈紫贵、丁捷侯等人欠身应“是”,依次跟着凌杏仙身后,鱼贯走出花厅。

萧不二颤着屁股抢在凌杏仙前面,紧随郊山鬼叟而行。他不愧神偷的外号,委实学谁像谁,光是这几步路,真是把金嬷嬷走路姿势,学得像极。

邙山鬼叟走在前面,出了花厅,就朝长廊右首走去。

那里另外有一道洞门,站着一名绿衣使女,她看到教主走来,立即从壁上取下一盏绿纸糊的灯笼,双手奉上。

在亮得如同白昼的灯光之下,这盏绿纸灯笼,简直没有一丝灯光。

邙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幽冥鬼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