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32章 诛妖复仇

作者:东方玉

巡曹目光如鼠,双肩耸动.探首朝前喝道:“什么人,吃吃喝喝,敢挡本座的道?”

“哈哈、左老哥,你大概又喝了几口孟婆汤,不在你的地方兜风,却闯到兄弟这里来了,还说兄弟挡了你的道?”

这人声音洪亮,随着话声,从幢幢黑影中,走出一个高大人影!

只见他同样头戴乌纱,身穿长仅及股的半截红袍.生得浓眉大眼,连鬓长须,活像阎王面前的判官!

纪胜忙道:“右巡曹到了。”

巡曹口中一阵嘿嘿干笑,拱拱手道:“原来是右老哥。”

高大的右巡曹双目炯炯,大笑道:“瞧你真的喝醉了,居然连我老贺都叫作了右老哥起来。”

原来他姓贺!

左巡曹瞪着眼,哼道:“你可以叫我老左,我不能叫你老右?”

右巡曹大笑道:“你老哥本来姓左,但兄弟可不姓右。”

左巡曹心中暗道:“原来自己姓左。”

但他依然哼道:“兄弟不管这些。”

右巡曹道:“好,好,你叫,你叫,唔,你老哥这时率领大队人马,这是做什么来的?”

左巡曹翻着眼睛,阴笑道:“你想兄弟会有什么事?”

右巡曹道:“那是找兄弟有事?”

左巡曹道:“正是。”

右巡曹诧异的道:“你没把关在铁笼里的人放上刀山去?”

原来那铁闸,他们叫做“铁笼”,还可以把人放上刀山去。

左巡曹微微摇头道:“没有,教主传下令来,这些人都要活捉的。”他忽然凑上一步,低声笑道:“兄弟是来跟老哥打个商量。”

右巡曹奇道:“左老哥跟兄弟商什么量?”

左巡曹压低声音道:“兄弟是跟老哥讨救兵来的。”

右巡曹目光一注,问道:“很棘手吗?”

左巡曹道:“岂只棘手,简直厉害,兄弟差点把一条老命,送在铁笼里。”

右巡曹道:“左老哥怎的没向教主报告?”

左巡曹耸耸肩道:“你老哥真是事不关己,兄弟连一点底子都没摸清楚,就能往上报?”

右巡曹道:“凭你左老哥的能耐,连这些人武功路数都没看得出来?”

左巡曹摇摇头道:“一个闸里,囚禁了十几个人,兄弟刚一下去,就遭他们攻击围攻,你能看出他们鬼路数来?”

右巡曹道:“左老哥是要兄弟帮你去拿人?”

左巡曹道:“那倒不用。”

右巡曹道:“那你要兄弟帮什么忙。”

左巡曹笑道:“咱们老弟兄一向合作的很好,兄弟之意,是兄弟动手之时,请老哥去作个壁上观。”

右巡曹道:“查看他们武功路数。”

左巡曹喜道:“正是,正是,兄弟就是这个意思,只要查出他们一点路数,兄弟报上去.也不会显得太难堪了。”

右巡曹点点头道:“好,兄弟这就和老哥去一趟。”一面朝身后鬼卒吩咐道:“右一,本座去去就来.你要他们小心防守。”

领头一名鬼卒躬身道:“属下遵命。‘”

右巡曹道:“走,人在第几个闸坐?”

左巡曹道:“第二、第二个闸里都有人.但第二闸禁的几个,武功较高,如有你老哥帮忙,合咱们二人之力,大概可以罩得住了。”

右巡曹大笑道:“左老哥方才不是说不用兄弟帮你拿人么?”

左巡曹讪讪一笑道:“能把他们拿下来,就不用惊动教主,自是最好不过,真要拿不十,那就只好请求教主另派高手协助,只是如此一来,你我兄弟脸上,都不好看。”

右巡曹笑道:“好吧,兄弟就劝你拿人去。”

左巡曹连连打拱,低笑道:“兄弟这里谢了。”接着朝身后挥挥手道:“回去。”

他一声令下,前后鬼卒.立即往后转过身去,队形随着一变,本来押后的走在前面开路,本来前面开路的押后,往原路行去。

左巡曹陪同右巡曹,依然走在中间,由两名打灯的鬼卒前导。

纪胜依然紧跟在两位巡曹老爷的身后,心中只是暗暗纳罕忖道:“两个闸里的人,已经全擒上来了,还去拿什么人?他真有些弄不清左巡曹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葯?”

走了一段路,左巡曹忽然笑了笑:“不知你右老哥和兄弟二人,能不能把他们拿下?”

右巡曹还当他拿人心切,笑道:“左老哥怎么患失患得起来,咱们拿得下就拿,拿不下,报请教主另派高手协助,不就结了?”

左巡曹脚下一停,摇摇头道:“兄弟是怕你右老哥阵上失风,损了一世英名。”

右巡曹听得不禁有气,暗道:“我是帮你的忙来的,你倒说起风凉话来了。”一面嘿然道:“左老哥这话什么意思?”

左巡曹耸耸肩,嘻的道:“兄弟就是这个意思。”

右巡曹道:“你是说怕兄弟不是他们的对手么?”

左巡曹傻笑道:“正是,正是,你老哥可想试试?”

右巡曹道:“试什么?”

右巡曹道:“兄弟已经擒到了六个囚犯,武功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兄弟之意,就是放他们出来,给你老哥喂上几招。”

他要把擒下的人放出来给右巡曹喂几招,当真异想天开?

右巡曹哼道:“你要他们伸量兄弟?”

左巡曹嘻嘻笑道:“不,兄弟是让老哥伸量伸量他们的路子?”

他伸手朝南道前后指了指,又道:“前后都有兄弟手下把守,你老哥只管放心,想逃也逃不走的。”

他的意思当然是说三个囚犯,但听来就有些像右巡曾要逃了。

右巡曹前后一看,这可好,当真两头全有人堵着,心中不觉有气,怒哼道:“看来你左老哥存心跟兄弟过不去。”

左巡曹一阵呷呷尖笑,说道:“岂敢,岂敢,兄弟这样做,只是各为其主而已!”

这笑声,听得站在身后的纪胜悚然一惊.睁大双目,朝左巡曹直楞!

右巡曹也自听出笑声不对,转过脸来,一双好烟眼神,注视着左巡曹,骇异的道:“你不是左长生?”

左巡曹耸耸肩,道:“你看兄弟是不是左长生?”

右巡曹也给弄糊涂了.眼前明明就是左巡曹,就是烧了灰.他也不会认错.不觉摇摇头道:“兄弟听你方才笑声有异。”

左巡曹又是一阵呷呷尖笑,伸伸喉咙.说道:“大概兄弟喉咙有些毛病。”

笑声尖得刺耳,有些像夜枭,但等他说话,就并不如此,这阴沉声音,分明又是左巡曹的声音。

一个人居然会有两种声音,不是喉咙出了毛病,还是什么?右巡曹倒也不疑有他.但就在他转过身去.不由蓦地一惊!

原来在他跟左巡曹说话之际,不知何时,已有几个人,悄无声息的欺到自己身后.相距数尺!

右巡曹也是久经大敌之人,连人家欺近身后.都会一无所觉,心头这份震惊,当真非同小可,脚下轻蹬,猛地往后暴退,口中沉喝道:“左长生,他们是什么人?”

左巡曹望着他面露诡笑,说道:“兄弟方才不是告诉你了,他们就是兄弟擒来的六个囚犯呀!——

右巡曹心头又急又怒,但他确也了得,耳中听说有六个囚犯.目光一瞥,只看到了五个.心中立时发觉不对!

这少了一个不用说已经掩到了自己身后.心念闪电一动.正待朝横里闪开!猛听到“蓬”的一声.右肩已被人家一掌击中,把他打出文外,贯落地面!

右巡曹跌的眼前金星直冒,一仆即起,一言不发,直往来路冲去。

他已经发觉有变,是以想突围而出,哪知他只冲了四五步路,眼前人影一闪,只听一个娇脆女子的声音叱道:“回去。”

呼的一掌,迎面击来!

右巡曹但觉这人明明是个鬼卒,但竟然会是女人,既是女人,他心头不觉一宽,欺身直上,左手挥出一掌,迎击过去。凭他的功力,一个女人岂能拦得住他?又是“啪”的一声,右巡曹但觉左臂剧痛如折!

连人家面貌都没有看清,大叫一声,再也站不住脚,登登的连退三步,咬牙一哼,右手迅快往腰间摸去。

原来他连中两掌,都是仓猝应敌,连取兵刀的时间都没有,直到此刻才伸手去取兵刃。但这一摸,腰间竟然空空如也,自己扣在腰上的软鞭,也不见了!

只听左巡曹嘻嘻一笑道:“有老哥,你可是找兵器么?软鞭在兄弟这里。”

右巡曹举眼看去,果见左巡曹手上,掂着自己那支软鞭,耸起双肩朝自己傻笑,心头不禁怒火狂炽,目皆慾裂,厉喝道:“左长生,你勾结外人,大概活的不耐烦了。”

左巡曹呷呷笑道:“咱们老兄弟,别伤了和气,你只要把身上行头脱下来,兄弟保证你没事。”

右巡曹怒吼一声,双手箕张,纵身朝左巡曹扑来。

左巡曹嘻的笑道:“右老哥,你何必动这么大肝火,兄弟只想暂借一用。”

右巡曹这一扑,势劲力猛,眼看左巡曹只顾说话,不避不让,心头暗喜:“你真该死!”

十只钢钩般的手指,朝左巡曹顶门直抓而下!

就在快要触到他头上乌纱.左巡曹忽然不见,右巡曹扑攫而来,原是爪先身后。双脚还未落地.突觉脚上一绊,那还收得住势,身不由己的往地上扑跌下去。他心知上了左巡曹的当,身子在跌下之际,猛地就在地上一滚.滚出数尺。

这一瞬间,就有三四条人影倏然数来,只听一个女子声音喝道:“擒活的。”

声音入耳,人影一闪而至.快如电光石火,忽地一指点到。

这一指又快又准,人影乍进即退.右巡曹穴道受制.再也爬不起来,瞪着双颗眼珠.骨碌碌乱转.色厉内在.吼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左巡曹笑嘻的走了过来.低喝道:“右老哥,识相一点.方才保住你性命的,就是武林盟岳夫人,你明白了么?”

右巡曹望了那瘦子黑衣鬼卒一眼.问道:“你们要我怎样?”

左巡曹道:“只要老哥肯和咱们合作,武林盟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右巡曹道:“要兄弟如何合作法了?”

左巡曹笑了笑道:“容易得很,你老哥带咱们到阴冰地狱去。”

右巡曹疑惑的道:“你不是左长生?”

左巡曹道:“如何不是?”

右巡曹道:“老哥扮的极像,但决非左长生。”

左巡曹耸耸肩,低笑道:“就算不是吧!”

右巡曹道:“阴冰地狱,就在前面鬼门关之内。”

左巡曹道:“你答应合作了。”

右巡曹摇摇头道:“就是兄弟答应了,也进不去。”

左巡曹道:“如何进不去?”

右巡曹道:“进入鬼门关,须有教主鬼牒。”

左巡曹道:“咱们给他来个硬闯。”

右巡曹依然摇摇头道:“这希望不大。”

左巡曹道:“咱们不妨前去试试。”

右巡曹目光一抬,点头道:“兄弟蒙夫人不杀之恩,自当效劳。”

那假扮黑衣鬼卒的,正是凌杏仙,左手虚空一拂,道:“你起来。”

右巡曹但觉身上如轻风一拂,穴道顿解,心头止不住暗暗惊骇,忖道:“听她说话口音,声音娇美,年事定然不大,但凭她这凌空一拂,就解开自己身上穴道,这一手功夫,自己在江湖上闯荡多年,还是第一次遇上。”心念转动,立即一跃而起,肃然改容,朝凌杏仙双手抱拳,说道:“属下衷心诚服,追随夫人,决无二心。”

左巡曹手中递过软鞭,说道:“这是你老哥的兵刃。”

右巡曹接到手中,依然在腰间围好,说道:“咱们走。”

这回由左巡曹和右巡曹两人走在前面,十八名鬼卒依然押着六名囚犯,紧跟两人身后而行。

左巡曹低声道:“老哥对鬼门关内情形,是否熟悉?”

右巡曹微微摇头道:“兄弟也不太清楚,鬼门关内,是由胡关主坐镇,非有教主鬼牒,不准入内。”

左巡曹问道:“胡关主?”

右巡曹道:“他叫胡兆良。”

左巡曹哦了一声道:“原来是昔年人称黑山猫的胡兆良,他原来没死。”

右巡曹道:“老哥和他认识?”

左巡曹道:“不算太熟。”接着问道:“你们四大阴曹,还有一个是谁?”

右巡曹道:“阴世总管阴千里。”

左巡曹道:“这老鬼也没死。”

右巡曹感慨的道:“咱们投奔到教主手下,已有七八年没见天日了。”

说话之时,已经回到一片宽广的广一场前面。

右巡曹伸手一指道:“前面就是鬼门关,咱们左右巡曹,就以此为界,左边由左兄负责,右边是兄弟的巡区。”

左巡曹举目望去,前面黑越越的,什么也看不到,不觉压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诛妖复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