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35章 崆峒三妖

作者:东方玉


一连几日过去,最先赶来的是崂山通天观主谢无量,和他三个门人劳一清、褚承清、陆道清以及八卦门破侠欧阳磐石。

岳小龙夫妇把他们迎入厅上,寒暄了没有几句,门外传报山西快刀门快刀王曹老福由他儿子曹逢春陪同,亲率四个师弟赶来。

岳小龙夫妇起身把曹老福等人迎入。因三年前曹老福率领门人侵犯崂山通天观,谢无量看到曹老福走入,沉下脸色,霍地站了起来。

岳小龙忙道:“道长幸勿误会。”

接着把铜沙岛以曹逢春留作人质,派人假扮曹逢春,驻在快刀已一切均得听命此人,侵犯崂山,自是贼人阴谋。接着又把自己等人在终南山救下曹逢春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曹老福也满脸堆笑,向谢无量连连陪礼,两人怨嫌,这才揭过。

接着联络堂主言风荡也及时赶回,向岳小龙报告此行经过,少林方丈大通大师、武当掌教天宁子都答应亲自赶来。

又过了一天,陆续赶来的有点苍派掌门人翻天雁柏长青,师弟追风雁葛飞白。华山派由云里飞纪叔寒率同一子一女纪念动,纪敏代表出席。

没有请柬的自动赶来的是枯竹帮帮主竹中英、竹青青夫妇,和二十名随行的枯竹帮弟兄。

当日岳小龙若无竹青青喂他一粒“九九还原丹”,哪还有命?岳小龙夫妇听说竹中英、竹青青来了,慌忙双双迎出。

岳小龙拱拱手道:“在下身负重伤,幸蒙竹夫人赐予灵丹,在下早就想登门申谢,两位惠然宠临,幸何如之?”

竹中英忙道:“盟主言重,敝帮在江湖上,微不足道,得附骥尾,乃是敝帮的光荣。”

竹青青想起那天口对口哺岳小龙丹葯,粉脸不禁微红,说道:“贱妾若是没有盟主相救,早就追随先师于地下了,说起来,岳盟主还是践妾的救命恩人呢,区区一颗丹葯,何足挂齿?”

凌杏仙拉着竹青青玉手,娇笑道:“但拙夫没有姊姊那颗‘九九还原丹’也活不到今天了,姊姊也是拙夫的救命恩人啊!”

这天下午,终南二老亲率代掌门人陆连生及杨永泰、万少夫和一千门人赶到,同行的还有神医葛无求。

北固山上,来了许多武林人物,登时热闹起来。执事堂总管了守福早已防到与会人数一多,怕有敌人混入,特地制了许多三寸长一寸宽的绸丝,分给大家,每人把绸条佩在胸襟上,以志识别,这绸条共分四种颜色。

第一种黄绸绣黑字的是各大门派的掌门人,绸上只书门派,不书姓名。

第二种是红绸绣黑字,只有“武林盟贵宾”字样,也不书姓名。

第三种淡红绸绣黑字的,是一般武林同道,临时绣上姓名。

第四种淡绿绸绣黑字,则是武林盟执事人员,除了姓名,还绣上了各人的职务。

这样一来,大家都可一目了然,贼人休想混得进来。

如今离元旦已只有三天了。九大门派掌门人已经到了五派,只有少林、武当、峨嵋、青城四派不到。少林大通大师和武当弟子,已经亲口承诺,一定会在会前赶来。

峨嵋派经三年前桐柏一会之后,鉴于世乱方殷,不愿卷入江湖是非,业已宣布封山。那么九大门派中,实际上只有青城一派不参加了。

岳小龙没想到武林盟成立,会有这许多门派,共襄义举,心头自然十分高兴。

如今只等少林、武当两派了,但是还有一个大家瞩目的人,也没有赶来,这人就是武林盟总护法齐天宸。

天下之大同姓同名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但武林中,却很少闹双包案的。现在居然在两个敌对阵营里,闹了双包案,铜沙岛主叫齐天宸,这边总护法也叫齐天宸。

无名岛虽然没有声明,指武林盟的齐天宸是假的;但武林盟的齐天宸早已指出无名岛齐天宸是假冒的了。

到底就真孰假?也许牵连着一段武林秘辛。因此这位总护法,各门派的人莫不十分关切;但直到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总护法齐天宸依然没有赶到。

第二天,是大年除夕,明天就是元旦了!

一清早,北固山下,出现了一灰、一蓝两队长龙,步伐整齐,朝山前而来。

灰色的是灰袖和尚,最前面是一乘敞轿,坐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灰衲芒鞋,年在六旬以上,生得方面大耳。宝相庄严,正是少林方丈大通大师。

轿后跟着四个灰衲老僧.差不多也有六旬以上。全都手持镇铁禅杖,步履沉稳。这四个老僧,大家全都认识,那是达摩院住持净通大师,伽蓝院住持明通大师,护法堂住持行通大师,罗汉堂住持能通大师。

在四位大师身后,共有四十名灰衲僧人,一式手拄禅杖,腰配戒刀,一个个身材魁梧,精神饱满,太阳穴高高隆起,一望而知都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少林寺这回居然尽出精锐而来!

蓝色的蓝袍道士。最前面也是一乘敞轿.坐的是一个头管道合,貌相清癯的青袍老者.正是武当派掌教天宁子。

轿后跟着两名道重,一个手捧玉拂.一个手捧长剑。接着是五个身穿紫袍的老道士,须发发白,年龄当在五旬以上,背负长剑,都有四尺来长。

这五个老道,只要看他们服色,就知道是武当的法师了,武当法师,地位极高,都是和掌门人同辈的人,他们身后是三十名蓝袍道士,一式背负松纹长剑,步履轻捷!

只要看这行人,武当派也尽出精锐!

四十个少林和尚,就可摆出五座小“罗汉阵”。三十名武当蓝袍道士,也同样可以摆出六座“五行剑阵’来.这等浩大阵容,江湖上真还不多见!

这两行队伍,刚到北固山麓一片林前,便已看到一座扎彩的牌楼,上书:“武林盟成立大典”几个金字。

两乘敞轿刚停下,岳小龙夫妇已率同武林盟左护法谷灵子,联络堂主言凤雷迎了出来。不待两人下轿,岳小龙已趋到近前.说道:“二位掌门人光临,岳某迎接来迟,万望恕罪。”

大通大师跨下敞轿,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岳盟主亲自出迎,老钠如何敢当?”接着说道:“自从三年前,在铜沙岛上一别,江湖上就再也没有听到过铜沙岛的消息,直到言掌门人前来,才知他们转移世人的目标,改称无名岛,仍然在江湖到处作乱。无怪三年来敝寺已有三位长老,两个老衲同门师兄,及二十七个僧侣,陆续离奇失踪,生死莫卜,尸骸无存。因此老衲听说岳盟主住持正义,成立武林盟,讨伐凶邪,老销非亲自赶来参与不可,同时老纳还带来了敝寺四院住持和四十名弟子,听凭岳盟主调遣。”

天宁子打了个稽首笑道:“敝派情形,和少林大致相似,只怕天下武林,各门各派遭无名岛暗中残杀,逐渐消灭,这情形决不止咱们两家。难得有岳盟主登高一呼,声讨邪恶,敝派不敢后人,贫道亲率五名法师,三十名弟子,参与义师,听候盟主差遣。”

岳小龙大喜过望,连说“不敢”。当下介绍了左护法谷灵子,大通大师、天宁子也各自介绍了随行人员。

岳小龙夫妇就陪同大通大师、天宁子等人进入总坛客厅落坐,随行弟子,也由司宾人员,接待休息。

接着又有徽帮帮主流星追月郑开泰,江淮大侠金眼神雕关镇山率同门下弟子相继到来。

等这两拨人刚刚引就宾馆,忽见一名武士飞身入报,朝向言凤台躬身一礼,说道:“小的奉唐护法(唐绳武)之命,因山麓前来了十一个人,自称崆峒三仙卓真人、郎真人、柳仙姑,率同五个门下弟子,和六盘山大觉寺方丈九空大师,翻阳湖小螺洲主飞花剑于传经夫妇。听说武林盟成立,心切观光。特来参与盛曲,唐护法因这些人不请自来,而且服饰诡异,不似善类,是否容他进来,特命小的前来请示。”

言风翥点了点头,起身往外行来,刚到牌楼门前,就看到唐绳武陪同一簇人站在那里。

唐绳武一见言凤翥走出,立即含笑道:“好了,言堂主出来了。”

言凤翥拱拱手道:“兄弟言凤翥,迎迓来迟,还望诸位兄弟多多原谅。”

说话之时,目光朝诸人略一打量,只见两个中年道人,和一个中年道姑站在一起。

这两个道人装束诡异,看去一身邪气,尤其那道姑,长发披肩,手执一柄黑色拂尘,项上挂一串人头项链,每颗约有胡桃大小,竟是用葯物练制的真正人头。他们身后伺立四男一女五个门人,敢情就是“崆峒三仙”。

另外一个高大和尚,五十左右,身穿黄布僧衣,手拄锡杖的,自然是九空大师。

再过去,是一对身穿罗衣的夫妇,男的年约四十左右,白皙无须,神态据傲。女的也有三十左右,却生得体态娇烧,艳光照人。两人身边,都佩着宝玉镶嵌、装饰精致的长剑,不用说是鄱阳小螺洲主飞花剑客于传经夫妇了。

这干人一望而知均非善类,不请自来,自然没安着好心。

却说他们听言风翥自报名号,这位武林盟的联络堂主,居然还是辰州言门的掌门人,大家微微一楞!

由为首的卓真人打了个稽首道:“原来是言掌门人,贫道失敬了。”

言凤翥含笑道:“不敢,在下在武林盟职司联络,专门接待各方与会豪杰。”

卓真人道:“贫道等人平日不曾与外人往来,因闻贵盟成立,这是武林难逢的盛举,因此贫道等人,虽无贵盟请柬,不揣冒昧,一则志在观光,并向贵盟专程致贺。”

言凤翥大笑道:“武林盟乃是天下同道共同连盟,志在伸张正义,讨伐凶邪,只要是武林同道,都表欢迎。武林盟不是门派,也不是帮会,没有宾主之分,参加的武林同道,都是主人,因此本盟并没有发出请柬,诸位请到里面休息……”

话声未落,唐绳武低声道:“言堂主,又有人来了。”

言凤翥抬目看来,果然山麓前正有几条人影疾驰而来,口中说道:“不知又有何方高人贺临,有劳诸位道友稍待,一同延接也好。”

眨眼工夫,来人已经走近,一阵浓馥的香风薰人慾醉!

那是两个身穿花衫花裙的姑娘,生得柳眉杏眼,脸若桃花,模样好不动人?”但她们来的有如行云流水,仙子凌波,光是这份身法,就可看出两位姑娘家不同寻常!

这两个姑娘前面一个凤目含煞,一张瓜子脸,凛若冰霜,但她身后一个,却是美目流盼,红馥馥的粉脸,宜喜宜嗔,风情万千!

言凤翥拱拱手道:“二位姑娘光降,不知是哪一门派来的?”

脸情冷峻的姑娘朝言凤翥打量了一眼,说道:“愚姐妹魔教门下姬真真,何嘉嘉,奉七太婆之命,赶来参加大会。”

原来是云中二娇!

唐绳武道:“言堂主,这二位就是龙师妹的师姐了。”

何嘉嘉秋波转动,朝唐绳武嫣然一笑,问道:“你叫珠珠师妹,莫非就是阿福?”

唐绳武被她笑的脸上一红,嗫嚅道:“在下唐绳武,阿福只是那时临时的化名罢了。”

何嘉嘉嗤的笑道:“你随便化个名,人家珠珠妹子整天的把阿福叫不停口。”

唐绳武被她说得脸上更红。

何嘉嘉接道:“喂,阿福,快带我们找岳盟主去,我们这位冷面观音,急着要看他呢!”

姬真真寒若冰霜的脸上,也不禁一红,接着脸色一沉,冷声道:“何师妹不许胡说。”

何嘉嘉道:“难道你不想看他?”

姬真真叱道:“你才急着想看他。”

站在一旁的“崆峒三仙”门下,忍不住哄然笑出声来。

姬真真脸色一沉,寒如严霜,两道霜刃般的眼光,朝五人扫了过去。

言凤翥听出她们似是和岳盟主极熟.又怕双方引起误会,忙道:“唐小哥,这两位姑娘,既是盟主和夫人的旧识,龙姑娘也在里面,你先领她们二位进去吧!”

唐绳武答应一声,拱手道:“在下替二位姑娘带路。”当下就引着姬真真、何嘉嘉往里行去。

这时另有三个身穿青衫的老者,随后行来,因云中二娇正在和言凤翥说话,他们就站停下来。

云中二娇走后,言凤翥慌忙拱拱手道:“阎老哥三位.怎么今天才来?”

原来这三个老者是排教总舵主间长江,和教中两个长老颜师古、冯在法。

排教在长江上下游,势力极盛,曾有木排流到的地方,就有排教之言,他们的宗旨,抱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向不过问武林是非,不涉及江湖恩怨。这次还是言风翥途经君山,亲自邀约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崆峒三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