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36章 叛贼授首

作者:东方玉

郎真人目光一动,首先发现,不觉奇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卓真人听师弟一嚷,立即凝足国力瞧去.过了半晌,才沉吟道:“一共是五幢黑影,好像是轿子!”

柳仙子道:“大概又是参加武林盟成立大会来的了!”

说话之时,那五幢黑影已经到了山下,那是五顶黑色软轿,轿帘低垂,不知里面坐的是什么人?

每顶轿子,有两名轿夫,一身黑衣,而且还用黑布蒙面,只露出两个眼孔,装束十分诡异。

黑色软轿到得山下,抬轿的脚下奔行之势一缓,把软轿从肩头放下,一顶接一顶,停在牌楼前面的一片树林之下。

十名轿夫动作快捷,放下软轿之后,不待吩咐,一齐身形晃动,像一阵风般朝树林中闪了进去。

武林盟接待人员,更是一个不见。

这时北固山下,气势宏伟的武林盟总坛,和背山面水的一排宾馆,仍然灯火辉煌,但却静悄悄的不见人影。

好像大家都已接获到了武林盟的通知,严禁门人外出,本来形形色色,佩刀带剑的各门各派中人,全不见了。

这片山坡前面,此时除了明亮的灯光,竟然一片死寂!

就这样,更使人对这五乘黑色软轿,起了神秘诡异之感!

柳仙子看出情形不对,悄悄说道:“大师兄,这五顶软轿,莫非是无名岛来的?”

卓真人笑道:“你只要看看形势,就知道了。”

柳仙子道:“无名岛来人,既然乘轿而来,那是打明着拜山,怎么还不出来呢?”

卓真人目注软轿,徐徐说道:“这就不清楚了,这五乘软轿可能就是言堂主说的无人能敌的高手了。”

柳仙子道:“齐天宸不是说,就是强过咱们百倍的高手,也逃不出去么?”

卓真人点头道:“愚兄觉得武林盟确是已有万全准备……”

郎真人目光四顾,嘿嘿笑道:“大师兄,看来整个北固山,只有咱们几个没躲起来了。”

卓真人微微摇头道:“双方的人,都没有露面,这不是武林盟不加理会,可能暗中已有无数高手,隐伏监视,咱们居高临下,正是观战的好地方。”

双方明明剑拔弩张,两阵相对;但就是按兵不动!

软轿中人始终没有出来,武林盟的人也没有露面,大家一直干耗着。好像在等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这种使人莫测高深的岑寂,看得北固亭前崆峒三妖,已是大感不耐!

每人心底,都不禁升起到底双方葫芦里卖什么葯?

就在他们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突然远处响起一声呼亮长啸,遥遥传来!

柳仙子道:“又有高手来了!”

郎真人微微变色道:“光听这声长啸声,此人功力之高,胜过我辈甚多!”

话声甫落,但听第二声长啸,跟着响起!

这次啸声划空而来疾如流矢,愈来愈近,倏忽之间,但见一道人影在牌楼前面泻落!

这人一身蓝袍,生得满脸浓眉,黑须飘胸,肩头背一柄长剑,看去神态威猛,尤其黑夜之中,双目精光如电,一望而知是位身具上乘功夫的绝世高手!

柳仙子低咦一声道:“大师兄此人是谁?”

卓真人微微摇首,道:“愚兄从未听人说过。”

郎真人接口道:“不错,一此人确是面生得很!”

卓真人轻轻叹息一声道:“但此人一身功力,强过咱们何止十倍?”

蓝袍人泻落旗门之前,一双冷电般的目光,迅速朝四周一扫,脸上忽然飞过一丝惊诧神色.沉喝道:“白令主何在?”

突听一缕极细的声音,低笑道:“你问那个姓白的妞儿,啊,啊,那小妞儿已被请到武林盟总坛休息,喝杯茶水,你老哥也请到里面待茶。”

蓝袍人侧耳谛听,竟然辨不出声音来自何处?脸色一变,沉喝道:“阁下何人?”

只听那声音低笑道:“你不认识我.我早就知道你老哥是被北岳会仙府撵出来的张总管,现在当上了无名岛的总令主,对不对?”

蓝袍人道:“老夫正是张寒笙,尔是何人?”

只听另一个尖细声音道:“张寒笙,你今晚死定了。”

张寒笙听得勃然大怒,双目凶光暴射,厉喝道:“藏头露尾,算得什么人物?你们统统给我滚出来,咱们手底下见见真章。”

只听又有一个破竹的声音唱道:“你死在临头,还敢发横?”

就在此时,但听一声朗笑,传了过来!

张寒笙举目望去,但见牌楼前面,这时已经出现了四个人!

中间是一对少年男女,男的青衫飘逸,气宇非凡,女的娇艳如花,温文端庄,这两人正是武林盟主岳小龙和盟主夫人凌杏仙。

两人左首是左护法谷灵子,右首则是联络堂主言凤翥。

就在张寒望打量之际,岳小龙已经双手抱拳,作了个揖,朗声道:“张总管夤夜光降,恕愚夫妇迎过来迟。”

张寒笙冷冷一哼,朝谷灵子、言风翥两人指了指,道:“方才跟老夫说话的就是二人么?”

岳小龙微微一笑道:“这是敝盟左护法谷灵子;这是联络堂主言凤翥,方才据报,张总管来了,和愚夫妇一起出来迎宾,张总管许是听错了。”

张寒笙冷笑道:“那是另有见不得人的朋友,想和老夫挑战了。”

岳小龙并未理会,只是含笑道:“张总管现任无名岛总令主,不知夤夜赶来敝盟,有何见教之处?”

张寒笙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嘿然道:“老夫问你,白令主和游香主,是否都已落在你们手中了?”

岳小龙口中唤的一声道:“在下方才确曾听说拿住了两名姦细,详细情形,在下并不清楚。”

张寒笙怒哼道:“你身为武林盟主,岂会不知擒住了什么人?”

岳小龙淡淡一笑道:“敝盟正当成立之初,各堂堂主.各有专职.在下忝为盟主,连日都在和江湖各门各派与会掌门人讨论如何消灭为害武林的无名岛,相互交换意见。至于擒拿姦细,肃清潜入匪徒,乃是本盟巡查堂的事,自有该堂堂主负责,兄弟无暇过问,张总管既然见询.兄弟可以着人查问。”

这番话,听得张寒望又气又怒,但又不好发作。

岳小龙回过头去.朝身后一名武士吩咐道:“你们去告诉巡查堂杜堂主,要他把刚才擒下的姦细押来。”

那武士躬身领命,如飞奔了进去。

岳小龙待那武士走后,目光一抬,徐徐说道:“张总管,愚夫妇念在昔日引见老神仙的情份,有几句逆耳忠言,无名岛倒行逆施,残害武林同道,业已引起武林公愤,邪恶必灭,覆亡已在眼前,张总管本是正道之士。何苦为虎作伥?依愚夫妇相劝,还是及时退出无名岛,免得玉石俱焚。”

张寒笙脸上紫气隐现,怒笑道:“好哇.你倒教训起老夫来了,就凭你们这点力量,想和无名岛来作对,那是自找死路。”

凌杏仙道:“忠言逆耳,张总管,你会后悔莫及。”

张寒笙厉笑道:“老夫后悔什么……”

正说之间,总巡察杜景康率领八名劲装武士,手执钢刀,押着一男一女从牌楼间走出,朝岳小龙躬身一礼,说道:“属下奉命已把无名岛两名匪徒白万千,游少朋带到。”

原来这两名姦细,男的是铜沙岛主门下的游少朋,女的则是副总护法阴九娘手下令主白万千。

这两人脸色煞白,神情萎顿.几乎站立不住,行走之时,由两名武士挟持而行。

张寒终看得脸色大变,心中暗暗忖道:“游少朋乔扮脚夫,混入北固山,被他们识破遭擒,还情有可说,白万千率同五名‘阴人’同来。只要哨音一发,‘阴人’即会离轿飞出,武林盟纵然高手如云,也难以抵挡,白万干又怎会落到对方手中?”心头既惊又怒,大喝道:“你们把这两人怎样了?”

杜景康含笑道:“在下奉盟主之命,凡是擒到无名岛匪徒,除了首恶之外,一律废去武功,好让他们重新作人,不至于再去为非作歹。”

张寒经身为无名岛总令主,听他口口声声叫“无名岛匪徒”,那还忍耐得住?双目的光暴射,大喝一声:“老夫先毙了你再说。”

扬手一掌,朝杜景康当面劈来。他一身功力,当今武林,可说罕有敌手,这一掌出手,掌风如汹涌浪潮,挟着呼啸,狂卷而出,光是这份声势,就非同小可!

岳小龙怕杜景康不是他的对手,右掌直立如刀,向空劈出。

他这一掌,不带丝毫风声,从横里出手,但等到和张寒笙的掌风,乍然一接,只听“嘶”的一声,声若裂帛,细长悠远。

张寒笙笙出的掌风,就像一匹布,岳小龙横发出的一掌,却像是一把刀,把布匹齐中切断!

张寒笙微微一凛,目注岳小龙,诧异的道:“你使的是佛门多罗叶刀!”

岳小龙道:“不错,张总管见多识广,居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张寒经道:“这不是南宫老鬼的武学,你从哪里学来的?”

岳小龙微哂道:“在下从哪里学来的,似乎和张总管无关。”

(多罗叶刀,是岳小龙的父亲留在泰山云中叟那里,后由木易先生杨公忌取出,直到杨公忌应彩带仙子之邀,将赴铜沙岛,才把两页掌法交给岳小龙。)

张寒笙厉笑道:“你纵然练成‘多罗叶刀’,又能把老夫怎样?”

岳小龙突然面色一正,说道:“张总管,在下并无与你为敌之意,但在下绝不允许张总管再替无名岛出力,助纣为虐……”

张寒笙大笑道:“老夫的事,你管得了么?”

岳小龙道:“张总管,你听清楚了,在下夫妇下山之时,府主曾有吩咐,你若能洁身自爱,也就算了,若是怙恶不梭,与妖邪合流,为恶江湖,就要愚夫妇替会仙清理门户,格杀勿论……”

张寒笙气得一张紫脸.渐渐笼罩上了层黑气,双目隐射杀气,怒极而笑:“凭你们两人,还奈何不了老夫。”

岳小龙沉喝道:“张寒笙,你答应在下,立即退出无名岛,岳某可网开一面,你若仍执迷不悟.今晚北固山就是你毙命之地。”

张寒笙仰天狂笑一声道:“很好.咱们多言无益,老夫正是为你们两颗首级来的。”

凌杏仙气得粉脸通红,手按剑柄.娇胄道:“大哥,这人丧心病狂,已经无葯可救了,咱们还等什么?”

岳小龙道:“不,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他祖父三代,都在会仙府任职,咱们该给他最后一个反省的机会。”一面大声喝道:“张寒笙,你再不悔悟,真要岳某夫妇动手么?”

张寒笙须发倒竖,目若铜铃,厉笑道:“小狗,你们不动手,老夫也要动手了!”

喝声中,右手一挥,但听“锵”的一声,一道墨绿光华,应手而起,朝两人横扫过去。凌杏仙冷冷一笑,同样飞出一道青虹,匹练般迎着张寒笙剑光截去。

岳小龙一见凌杏仙出手,那还怠慢,右腕一振,盘龙剑闪电划出,身随剑走,直向张寒签右侧攻到。

两人长剑出手,立时形成左右夹击之势!

如果单是一人发剑,这出手一剑,也看不出奇奥之处,但双剑一合,剑光登时大盛,如双龙出海,盘空而至,威势极盛!

这就是“同心剑”,北岳老神仙威震天下的绝艺!

张寒笙前在终南已经见识过双剑合壁的威势,脚下斜退半步,口中大喝一声,右手连挥,墨绿剑光一分为二,朝两人分头击出。

岳小龙、凌杏仙展开“同心剑法”,一剑出手,第二剑、第三剑,连续划出,绵绵不绝,剑光进发,如波推澜。

一奇一正,千变万化,配合得天衣无缝!

刹那之时,剑气寒光,已互相纠缠在一起,数丈方圆,尽被刺目精芒,吸肤剑气所笼罩!

场中三人也是同样被剑气所淹没,决斗的已经不是三个人,恰像是三条游龙!

他们身形仿佛消失了,看到的只是光,身剑合一.纠结恶斗,三道剑光飞漩如轮,又渐渐成为一幢耀目光圈!

谁也分不清那一道剑光,是哪一个人的了。

这是一场石破天惊,武林中难得一见的上乘剑术的决斗!

沿江宾馆前面,此次前来参与武林盟大会的各门各派的人,这时全出来了!

但他们只在牌楼里面,远远的观战,牌楼外面.留着数十丈见方的一块空地,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与会的各派掌门人,一个个面色凝重,他们之中,也有练剑数十年的。但从未见过这等奇奥精微的剑法,这回算是大开了眼界!

但也有不少人暗暗替岳小龙夫妇耽心,因为两人的剑法固已举世无匹,但施展这等上乘剑法.就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叛贼授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