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37章 证盟大典

作者:东方玉

北固亭前,崆峒三妖看得面无人色,莫说岳盟主夫妇双剑合壁,威力之强,无与伦比。

就是齐天宸、石驼子等人,自己三人也一个招惹不起。

卓真人微微叹息一声道:“看来武林盟大有能者,不可为敌,不如回转崆峒,从此不用在江湖上走动了。”

郎真人感慨的道:“大师兄说得是。”

柳仙子平日纵不服输,但今晚两次出手,柳叶飞刀和骷髅项链全都被人收去,再看连无名岛总令主都落了个自碎天灵,白令主和游香主被废武功。那五乘软轿,本来说得天下无人能敌,却丝毫没有动静,就被武林盟派人抬了进去。

柳仙子纵然心高气傲,生性好强,也不敢招惹是非,随着二位师兄,回转宾馆而去。

那挪阳小螺洲主于传经夫妇,为人较为正派,和徽帮首领流星追月郑开泰原是多年至交。

两人交谈之下,郑开泰力劝于传经夫妇不可轻举妄动,他说:“目前参加武林盟的同道,已有十五个门派,高手如云,而且据说盟主夫妇已得北岳两位老神仙真传,双剑合壁,举世无敌。贤夫妇一向悠游泉林,很少在江湖走动,这次被人怂恿而来,武林盟既以礼相待,干万不可造次,一个不慎,落得个身败名裂,又是何苦?”

于传经夫妇经他力劝,就在宾馆住下,没再和崆峒三妖等人联络。

经过晚间这一场恶斗,眼看无名岛的人,没有一个人能逃走,自知凭自己夫妇这点能耐,简直是以卵击石,太不自量,也深幸郑开泰苦劝.自己夫妇总算没有出丑。

除了崆峒妖和于传经夫妇之外,也有几个受人怂恿不请自来的武林人物,他们名头不及崆峒三妖和小螺洲主,早就被这场斗争,吓破了胆,哪里还敢再在北固山生事?

除夕晚上,先除去了无名岛总令主,这一晚也就太平无事。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人屠苏!

元旦,晨曦初升,春回大地。

武林盟总坛,张灯结彩.门前一幅大红横额上,缀着七个斗大的金字:“武林盟成立大会。”

晨曦照在金字上,闪起耀目光芒。

大门前广场上,一排竖立起十五根旗杆,旗帜飘扬,每一面旗上,都写了各门各派的字样。

计有少林、武当、华山、终南、点苍、峨山、八卦、言门、魔教、排教、黑石岛、快刀门、枯竹帮、徽帮、彩带门等十五个门派。

气势之盛,足以吞江河而震八方!

这时广场前面,挑起一支二丈长的竹竿,竿上挂起一串丈八长的鞭炮,火光一闪,鞭炮就“劈劈拍拍”的燃放起来。

火屑与烟硝齐飞,山谷响应.爆竹共雷霆乍发,武林同惊!

武林盟总坛,两扇朱漆大门,在鞭炮声中,徐徐开启。

与会的各门各派人士,武林同道,早已齐集广场前面,只见人头攒动,但除了鞭炮声响彻山林,大家都保持着肃静,丝毫不见喧哗。

鞭炮声中,一条铺有红毯,通向大门的路上,已有一簇人缓缓走来!

那是由终南二老南宫左右为首,接着是天山扫雪翁、天目石驼子、由总护法齐天窗陪同,首先踏着红毯,进入总坛大门。

接着大门口走出执事堂副总管夏缘楷,满脸堆笑双手抱拳,朝广场上大声说道:“诸位武林同道,大家请入场了。”

他此话一出,广场上立时起了一阵騒动,像流水般朝大门内涌去。

不到一刻工夫,全已进入场中,大门前,只有八名身穿天蓝劲装,从肩上斜背宽条红带,手捧雪亮钢刀的武士,依然肃立站岗。

这座大厅,足可容纳千人,早经执事堂排好座位,层次分明。

上首是香案,香案左右两旁,共有八把紫皮交椅,这是大会特别贵宾席,首先进入大会中的终南二老,扫雪翁、石驼子,由齐天宸作陪,已经坐在那里。

下来是十六把鹅黄绣披交椅,也分左右两排,是十五家与会门派掌门人的席次,现在还空着。

这紫、黄两层席次,是向大门的。下面前排是三排红披席,都是面向上首。

红披席是身份较高的来宾。淡红披席,则是各门各派随同掌门人前来观礼的门人弟子,和一般武林同道,和武林盟没有职司人员的坐席。

这时后面淡红席上,也已坐满了人。

前面红披席上,由联络堂主言风荡陪同.计有:少林四院住持净通、明通、行通、能通四位大师。终南派杨永泰、万少夫。快刀门曹老福的四个师弟:袁子深、吴思苏、张登、王新传。

排教长老颜师古、冯在法。

崆峒三妖中的卓真人、郎真人邵阳小螺洲主飞花剑于传经夫妇、江淮大快金眼雕关镇山,小鲁班司马长弘,葛无求、玉萧郎君沈紫贵、金和尚、丁捷侯。

女宾青竹帮帮主夫人竹青青,和崆峒三妖的柳仙子,则由盟主夫人凌杏仙陪同,进入红披席。

过不一回,又有一行人鱼贯进入会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对十三四岁的童子,同样生得眉清目秀,脸如傅粉,同样穿一套天蓝劲装,肩头同样插着两柄短剑,身材也同样高矮。

这两个童子,大家都知道,一个是黑石岛主的小徒弟丁灵,另一个就是昨晚以“天罡指”一举击伤无名岛总令主张寒星的南宫珏。

由两名童子前导,缓步进入会场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出头.身穿天蓝长袍,足登粉靴,腰围玉带,佩一柄黄穗长剑的美少年!

只见他生得剑眉朗目,面若傅粉,chún若徐朱,此刻缓步行来,从容满酒,肃穆之中,另有一股逼人英气!

他,正是武林盟盟主岳小龙。

他左右随着两人,一个是左护法谷灵子,一个是右护法萧不二。

上首紫披席,五位长者已经肃然起立。

接着下面红披席和淡红席上的群雄,也一起站起,鼓起如雷掌声。

在岳小龙身后,鱼贯入场的,是参加武林盟的十五门派的掌门人,那是:

少林寺方丈大通大师。

武当派掌门人天宁子。

终南派掌门人陆连生。

点苍派掌门人翻天雁柏长青。

崂山派掌门人通天观主谢无量。

华山派掌门人代表范叔寒。

八卦门掌门人被侠欧阳磐石。

辰州言门掌门人言凤翥。

魔教代表姬真真。

排教总舵主闵长江。

黑石岛主殷天行。

山西快刀门龙头老大曹老福。

枯竹帮帮主竹中英。

徽帮帮主流星追月郑开泰。(以上十四家,连同彩带门共十五门派,彩带门少门主即岳小龙)。

岳小龙走到黄披席左上首站定,其余十四位各门派掌门人,依次站到自己的席位前面。

这时台上左角,走出一个眉宇轩昂,身穿蓝衫,年约甘出头的英俊青年,胸佩大红绸签,上书“司仪”二字。此时手执一张红纸,朗声说道:“武林盟成立大会开始,鸣炮、奏乐。”

别看这司仪的人年纪极轻,这一开口,声如凤鸣,清越喷亮,偌大一座大会场,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光是这份内功,已使与会群雄,暗暗惊异,心中忖道:“看来武林盟这些年轻人,果然个个都有惊人之艺!”

原来这司仪正是闭关三年,最近才找到北固山来的尹翔是也。

他这声“鸣炮”,声音直送出武林盟总坛大门,站在门外的两名武士,立时点燃起早已放置地上的三个铁座火铣葯线,但听三声“轰”然巨响。

接着二门内立时奏起悠扬乐声。

乐声一停,尹翔高声说道:“武林盟盟主就位。”

岳小龙依言走到中间黄缤香案前面立定。

左护法谷灵子,右护法萧不二立即跟上一步,一左一右站在香案两侧。

尹翔又高声叫道:“十五门派掌门人就位。”

这十四位掌门人,本来站在自己坐位前面,这时一齐走到岳小龙身后,面向香案,排成一排,肃然而立。

这时早由谷灵子、萧不二两人点起两支红烛。

尹翔高声叫道:“上香。”

谷灵子把一股香递到岳小龙手中,岳小龙朝上一拱,递给萧不二,插入炉中。

尹翔口中喊着道:“再上香……三上香。”

岳小龙三次上香如仪。

尹翔又喊着:“献爵。”

谷灵子从案上取过钢爵,递到岳小龙手中,岳小龙朝上一拱,递给了萧不二,放回香案。

尹翔又喊:“再献爵,三献爵……”

岳小龙也三次献爵如仪。

尹翔续喊:“武林盟主率与会全体武林同道,昭告天地,行跪拜礼,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起立。”

岳小龙率领十四门派掌门人及与会群雄行礼如仪。

尹翔又喊:“武林盟主暨与会十五门派掌门人献血为盟。”

左护法谷灵子从案上取过一柄银匕。

右护法萧不二同时从案上捧起一只金碗,行近岳小龙身前。

岳小龙接过银匕,在中指上轻轻一划,萧不二立即捧上金碗,滴了三滴鲜血。

然后十四派掌门人依次献血。

萧不二把盛着十五门派掌门人鲜血的金碗送到桌前。

尹翔又喊:“大家欢迎历劫归来的武林同道。”

他喊声方落,忽见大门外走进一群人来。

当前引路的是执事堂总管了守福,副总管夏缘楷。

后面八人,有和尚,也有道人,当前第一个貌相清癯老者,赫然竟是终南派掌门人钟子期。

第二个身躯高大,貌相凶狞的是恶鬼车敖。

第三个瘦小老头是过天星公孙让。

第四个身穿灰布道装的是狗肉道士风三。

第五个身穿灰布僧衣的是少林罗汉堂住持智通大师

第六个是逍遥和尚。

第七个是点苍双雁追风雁葛飞白。

第八个是山西快刀门曹老福的儿子曹逢春。

一行人才进场,就赢得全场热烈掌声。

丁守福、夏缘楷陪同八人行到香案前面.面向大家站定。

岳小龙以武林盟主身份,走上前去一一握手为礼。

然后在中间站定,向与会群雄抱拳作了个环揖,口齿启动,朗朗说道:“各位武林前辈,武林同道,这八位历劫归来的人,都是在江湖上久享盛誉,不用兄弟介绍,大家全都认识。兄弟要向各位报告的,是这八位之中,虽是同样沦入铜沙岛魔掌,却有三个不同遭遇。最先是终南派钟掌门,他是被一个早已被终南派驱逐出门墙的师弟,暗中下毒,冒名顶替,可说是陷身铜沙岛最早的一个。

其次是少林智通大师、点苍葛大侠、快刀门曹逢春,他们三位是参加铜沙岛开山大典,在铜沙岛主酒宴席上,饮下毒葯,昏迷不醒。

第三批是风道长、公孙前辈、车大先生三位,则是三年前应彩带门主及魔教韩仙子之邀.同赴铜沙岛,一去不返的一批。以上是先后沦入魔爪的情形。”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接着又道:“兄弟第二件要向各位报告的,是他们沦入魔掌后的遭遇,这就得先把无名岛内部组织,略作简介。无名岛实际发号司令的,就是昨晚伏诛的总令主张寒笙,总令主下面分为两组、四堂。

先说四堂,那就是从前的黄衣、青衣、白衣、黑衣四个堂,在名义上算隶属总令主之下,接受总令主指挥.但实际上,这四个堂是独立的。

至于两组,各设副总令主一人,并以令主一人为辅;一组以毒为主,副总令主是管台子,凡是各门各派之人,一律均喂以毒葯,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这些人就成了‘毒人’。举手投足,你只要被他沾上一点衣角,就会毒发身死,这八位之中,钟掌门人、智通大师、葛飞白、曹逢春、金和尚五位就是。”

大家听得面面相觑,胆战心惊,偌大会场,肃静得没有半点声音。

岳小龙又道:“另一组的副总令主是阴九娘,此人可能是昔年玄阴教余孽,三年前彩带门主和韩仙子邀约的一批人,全都落在她手里,据说都被练成了‘阴人’。‘阴人’比毒人更为厉害,详细情形,目前不得而知,不过‘阴人’平日有如僵尸,不言不动,必须有人抬着轿而来。只要听了他们特制的哨音,就行动如风,出手凌厉,天下无人能敌,这里像车大先生、风道长、公孙前辈等三位就是。”

说到这里,微微一笑道:“但纵令无名岛练成‘毒人’、‘阴人’,各位毋须耽心,那是咱们已经有了破解之法,各位看到这八位,有五位是‘毒人’,三位是‘阴人’,如今历劫归来,不是全已恢复清理了么?这就证明了一点,正义必伸,妖邪必灭……”

厅上群雄听到这里,纷纷报以热烈掌声。

岳小龙等大家掌声稍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证盟大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