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04章 妙启秘窟

作者:东方玉

唐绳武想起方才有人在上面把自己提起,悬在半空,才避开那黑丑东西喷出来的一片金沙,这人自然是他了。

此刻一见小老头被两道铁箍束住,动弹不得,急忙奔了过去!

他才跨出一步,小老头立即喝道:“小哥别动,这大厅上,只有两边墙下才是安全地方,再过来不得,小老儿活了一大把年纪,就是永远被箍在这里,活活饿死,也没有多大要紧,你小哥年纪轻轻,还没娶媳妇儿,可不能再蹈危机。”

唐绳武被他说的脸上一红,说道:“既有发动埋伏的机关,自然也有使它复原的枢纽了。”

小老头身不能动,但他一双手臂却并没被箍在里面,闻言双手一摊,耸耸肩道:“这个只怕没有,反正它既然箍上了,那是存心要把小老儿活活饿死,小老儿也就认命了。”

绿袍人看他身子已经动弹不得,还在摊着双手,摇头晃脑说个不完,不觉嗤的笑道:“饿死活该!”

小老头一双小眼,骨碌碌望着两人,续道:“小老儿听说桃花郎君有不少珍宝,待会你们找到宝藏,别忘了送几件给我把把玩,小老儿就死而无憾。”

绿袍人哼道:“真是财迷心窍。”

小老头嘻的笑道:“世间上只有两种东西,最会迷人心窍,一种人是见钱眼开,财迷心窍,还有一种人是色迷心窍……”一阵干咳,忽然哦了一声,嘻的笑道:“小哥,你知道他刚才为什么要杀你么?”

唐绳武道:“小可不知道。”

小老头嘻嘻直笑道:“因为你方才在他怀里乱掏……”

绿袍人双足一顿,叱道:“你当真不想活了?”伸手掏出弹弓,对准小老头脑袋弹去。

唐绳武喝道:“你不能对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人出手。”

绿袍人道:“我偏要弹。——

“呼”的一声,一颗银弹。直向小老头激射过去。

小老头惊啊一声,叫道:“我的小姑奶奶,这下不是要我老命……”脑袋往下一缩,就朝椅子背后钻了下去。

他身上紧束着两道铁箍,不知如何钻下去的。

唐绳武方自一怔,只见他双手高举,一个身子正在缓缓的往下缩去,滑出了第一道铁箍。

绿袍人一弹落空,口中冷哼一声,弓弦响处,又是两颗银丸,连珠弹出,向小老头手上打去。

小老头一颗脑袋已经钻下去了,但两手还未滑出,依然高举空中,发急叫道:“别打,别打,算小老儿说错了。”口中喊着,两只手掌朝外轻轻一转,已然把激射而至的两颗银丸,接到手中,身子迅快的往下一缩,双手跟着脱出铁箍。

紧接着双手攀住了铁箍;身子往上一冒,紧紧束住了的双足,也飕的一声,从下面一道铁箍中脱了出来。

从他缩头避弹,双手接弹,到全身脱出铁箍,当真俐落快捷,熟练无比,好像他经常被人用铁箍箍住身子,也经常从铁箍中逃出来,才会有这般熟练。

绿袍人哼道:“缩骨功,有什么稀奇?”

小老头耸肩笑道:“小老儿几时说过稀奇了?喂,小姑娘,你是七太公的什么人?”

绿袍人哼道:“小姑娘又怎样?你管我是谁!”

唐绳武心中暗道:“原来他果然是位姑娘。”

小老头陪笑道:“七太公在世之日,小老儿曾有数面之雅,方才看到小姑娘身上绿袍,不惧暗器,就想到是七太公的宝衣了。”

绿袍人道:“你认识我爷爷。”

他虽然扮作者人,总究江湖经验不够老练,经小老头拿话一套,就套出来了。

小老头嘻的笑道:“自然认识,两年前在泰山脚下遇上七太婆,还和小老儿打招呼呢,最近已经有两年没见她老人家了,不知近来可好?”

绿袍人道:“奶奶上了年纪,很少出门。”

小老头连连点头道:“这就是了,像你老奶奶,早就该在家纳福了,不像小老儿,穷的家无隔猜粮,一把年纪,还得在江湖上跑。”

绿袍人道:“你老和我爷爷、奶奶认识,自然也是大有名气的人了。”

小老头听的大是高兴,摸着山羊胡子,笑道:“小老儿叫做萧不二,咳,萧不二你也许没听人说过,但小老儿有个外号,说出来,你就会知道。”

绿袍人道:“你说呢!”

小老头道:“雪上无影白日撞鬼。”

唐绳武心中暗道:“那有这么长的外号?”

绿袍人道:“你老就是神偷雪上无影?”

小老头道:“江湖朋友给小老儿取这个外号,真是取绝了,小姑娘你想想,雪上无影,听来还算不错,好像小老儿的轻功,独步天下。但白日撞鬼,这四个字就不好听,青天白日。

遇上小老儿,就像撞上了鬼,其实我萧不二说一不二,一天只作一次,吃的喝的够了,就懒得再动手。”

绿袍人道:“你老就是跟着我们进来的了?”

小老头嘻嘻笑道:“小老儿原是跟长江二鼠来的,他们一打开石门,就自相残杀起来,小老儿还和他们客气?”

绿袍人奇道:“这条甬值。一步走错,就会触动机关,你是如何走进来的呢?”

小老头耸耸肩得意的笑道:“一些翻板埋伏,只要老鼠可以过去的,小老儿也就过的去。”

唐绳武心中暗想:“是了,他外号叫做雪上无影,轻功自然极高了。”

绿袍人道:“你老自然也为桃花郎君藏珍来的了?”

小老头嘻嘻一笑道“这还用说?不过小姑娘只管放心,小老儿只取几件珍宝,你要的东西,小老儿决不和你抢。”

绿袍人心头暗暗一惊,问道:“你知道我要的东西?”

小老头笑道:“桃花郎君原是七太公的师弟,桃花娘子则是昔年玄阴教主阴无垢的关门徒弟,玄阴教覆灭之后,所有珍宝,全被她带出来了,嘻嘻,他们留下来的东西,自然只有你小姑娘配拿了。”

绿袍人目露惊讶,望着小老头。道:“你如何会知道的?”

小老头道:“小老儿这点消息,总还灵通,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想找桃花郎君的藏宝,但这多年来,从无一人真正找到地头的。”

绿袍人道:“但我们找到了。”

小老头道:“还很难说,远在十多年前,终南山连云峡山腹中,就曾发现过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当时大家都认为是桃花郎君昔年隐居之所,一时轰传江湖,就有不少人闻风赶去……”

绿袍人道:“你也去了?”

小老头缩缩头,道:“小老儿那时幸亏在江南,要是去了,还会活到现在?”

绿袍人道:“那是为什声呢?”

小老头道:“那一次,江湖上少说也死了一二百人,凡是入洞的人,不出一天,一个个得了黑死病,有人倒毙路上,有的死在酒楼,客栈里,死后浑身发黑,缩成一团。后来还是华山派掌门人范云阳亲自赶去,说出洞中铺有剧毒,中人立毙,结果要人把那山窟封闭了。”

绿袍人道:“那里到底是不是桃花郎君隐居的洞府呢?”

小老头道:“进去的人,全都死光了,还有谁知道?但据说那里空无所有。”

唐绳武打了个冷噤,道:“这里不知会不会有毒?”

小老头耸耸肩道:“那就要再过几个时辰看看,咱们三人之中,如果没有人倒下去,那就没有毒了。”

绿袍人道:“这里除了大厅,什么也没有,只怕也空无所有了。”

小老头耸耸肩道:“这里一路都布设了埋优,那会只有这么一个大厅?再说光是一个大厅,也不成格局呀!”

绿袍人眼睛一亮,道:“你看出这里另有门户?”

小老头轻笑道:“小老儿已经是贼祖宗了,门户机关,多少总还看的出一些来。”

绿袍人道:“那你快看看,这里的门户在那里?”

小老头笑道:“你们小两口要是不吵架动手,小者儿早就找出来了。”

说话之时,已从怀中取出一卷极细的铁丝,用手抡直,一个人像猴子走路一般,点着脚尖,一颠一颠的依着四周石壁走了一转。

手中铁丝,不住在壁上敲打,一边不住的贴耳细听。

他当真不愧“雪上无影”,这样走来走去,果然并未触动厅上埋伏。

唐绳武和绿袍人只是站在大厅右首壁下,看着小老头敲打。

过不一会,小老头摇摇头道:“这座大厅,只是诱人的地方,出入门户不在这里。”

绿袍人不信道:“不在这里,那会在什么地方?”

小老头道:“你们站着别动,小老儿到外面去瞧瞧。”颠着屁股,往厅外走去。

绿袍人疑信参半,回头朝唐绳武低声说道:“这老头说的话,不知是真是假?”

唐绳武道:“他不是和你们很熟么?”

绿袍人瞪了他一眼,哼道:“谁和他很熟?就算是熟人,难道就没有坏人么?”

唐绳武听的一怔,忙道:“那我跟他出去看看。”忍不住举步朝外行去。

但听绿袍人低喝道:“慢点……”

唐绳武道:“为什么?”

绿袍人还未来得及答话,瞥见小老头在阶前竖立上写“敬辞跪拜”的那方木牌前伏下身去。

不知他如何动了一下,突听嗒的一声轻响,一阵寒芒,一片毒针从地上迸射而出!

那伏在地上的小老头此刻忽然不见,原来他身法奇快,不知何时,已经缩成一团,躲在那方木牌后面了。

唐绳武心头暗暗凛骇,忖道:“这毒针如此密集,换了是我,只怕非伤在毒针之下不可了。”

那从地底迸射出来的毒针,不但数量极多,而且力道极强,一直射到石窟顶上,才纷纷下落。

大厅前面,不论来了多少人,但经这一阵从地上冒出来的毒针迸射之后,武功再高的人,也无法幸免。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当唐绳武再定睛瞧去,小老头又已蹲着身子,伏在那方木牌前面了。

心中暗暗觉得奇怪,不知他蹲在那里,究是在作什么,正待举步走去。

绿袍人低声道:“你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这回她说话的声音,居然柔和了不少。

唐绳武听的一怔,陡闻又是“嗒”的一声轻响,原来是那小老头用手中铁丝,在拨动着什么发出来的声音。

这一声轻响过后,紧接着但听阶前一片天井中,从地底传来一阵隆隆之声!

绿袍人紧张的道:“不知又有什么埋伏了,这座石窟,看来真是布满着机关。”

话声甫落,但见天井左、右两边缓缓升起两口八角井栏,隆隆之声,跟着停顿。

小老头却在井栏升起之时,飞快的退进大厅。

唐绳武忍不住问道:“老丈,这两口井……”

小老头伸手一指,嘻的笑道:“你们快瞧!”

但见那两口井中,同时激射出两股泉水,水珠如雨,向四外飞溅,整座大天井中,全被一片靠靠细雨所笼罩!

唐绳武问道:“那水很毒么?”

小老头道:“大概是有毒的了。”

绿袍人道:“若是没有毒,他会躲得这么快?”

小老头朝两人咧齿一笑道:“凡事小心为上。”

说话之间,那喷泉业已停止,连地上都已涓滴不见。

小老头回头道:“现在你们可以出来了。”

随着话声,一颠一颠的往厅中走来。绿袍人道:“你要我们出去,你怎么反而朝厅上走来?”

小老头摇摇头,笑道:“小姑娘.你疑心真大,我不走进来,你们休想出得去!”

绿袍人道:“为什么?”

“为什么?”小老头瞪着两颗豆眼,耸耸肩道:“从大厅到阶下,少说也有四五丈远,步步都有危机,你们会飞?”

绿袍人喘的笑道:“你要背我们出去?”

小老头掂掂手中铁丝。说道:“那倒不用,你们纵到我这里来,小老头儿自会送你们出去。”

绿袍人道:“如何送法?”

小老头嘻嘻笑道:“你不用多问,我自有送你们出去的法子。”

绿袍人看看唐绳武,低声道:“我先纵过去,你在这里等着。”

她不但不再说要杀唐绳武,而且语气也温和的多了。

本来嘛,那小老头不论武功、机智、经验,都胜她甚多,在这山腹石窟中,一共只有三人,为了要防备小老头一着,自然只有和唐绳武联合的份儿。

绿袍人话声一落,没待唐绳武回答,说道:“我来了。”双足一点,人已翩然掠起,朝小老头身边落去。

小老头身子一蹲,口中喝道:“别松气,来……出去!”手中铁丝一抡,朝绿袍人脚底轻轻一挑,绿袍人将落的身子,重又飞起,飕的一声,飞出大厅。

唐绳武看的暗暗称奇,小老头手上一支铁丝,看上去又细又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妙启秘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