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40章 傀儡伏诛

作者:东方玉


林间这条黄泥大道,宽阔平整,两边参天松柏,都是数百年前的古树,天风徐来,龙吟细细,山道好像随着山势,缓缓弯去,行约半里,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东西两峰的一片平地,山麓间耸立着一座白石牌楼,上书:

“朱衣宫”三个大字。

齐少宸陪着大家穿过牌楼,迎面是一道宽阔的石级,约有五十余级。

众人拾级而登,石级又分为左右两道,由左首而上,再登五十余级,左右两道石级会合处,正面又有一道宽阔的存级,约百级之多。

登上石级,已是半山腰上,一片石砌平台,围以朱栏。正面石壁间,开凿了一座高大的洞府,门额上也是“朱衣宫”三字,石洞左右两边,还蹲着一对一人来高的石狮子,看去气派非凡。

齐少宸领着岳小龙一行人走上三级石阶,跨进两扇朱漆大门。

这是山腹里面了,大门内,是一条宽阔的甬道,两边石壁上,都点着铜檠琉璃灯,光亮如昼。

每隔十步,就有一对朱衣大汉,手抱大斫刀.面对面肃立壁下,这一条甬道上,少说也有百名左右。

甬道尽头,又是一道石门,进入门内,就像是一个大天井,迎面一道丹挥。

齐少宸陪同岳小龙刚走近丹墀,只见丹墀上站着一个身穿朱红长袍的汉子,朝殿上躬身道:

“启禀教主,武林盟岳盟主、岳夫人驾到。”

接着但听从殿中传出:

“教主有请。”

站在丹墀上的朱衣人大声说道:

“教主请岳盟主,岳夫人暨随行人员,入殿相见。”

齐少宸连忙抬手道:

“岳盟主请。”

岳小龙也不客气,举步朝阶上走去。

杜景康不待吩咐,朝身后摆了摆手,八名武士一排站住,停了下来。这座石室,建造得画栋雕梁,金碧辉煌、真像宫殿一般!

岳小龙率同众人,进入大厅,只见正中间两把锦技交椅上端坐着两人,正是朱衣教主齐天宸和他夫人。

两人身后侍立四名官装少女,左右两边,站着十个门人,左首五个的一式朱红长衫佩剑,右首五个女的也一式朱红衣裙,腰佩长剑。

岳小龙率同众人,堪堪跨进大厅,朱衣教主齐天宸夫妇已经从椅上站了起来。打了个哈哈,笑道:

“岳盟主侠贺光临,请恕兄弟有失远迎。”

岳小龙拱手道:

“教主好说。”

齐天宸目光如电,迅疾向他身后众人一扫,呵呵笑道:

“岳盟主少年俊彦.荣膺武林十五门派推举,老夫还未向岳盟主致贺。”

岳小龙道:

“岳某年轻识浅,实在难当重任,教主过奖了。”

齐天宸连连抬手道:

“大家请坐。”

岳小龙也不客气,在左手一排雕花椅上坐了下来,大家也依次坐下。

齐天宸回头喝道:

“奉茶。

立时有十二名官装使女,手托玉盘,在每人面前,送上一盏香茗。

齐天宸佛髯笑道:

“岳盟主可否把随行的这几位,替老夫弓阶弓阶?”

岳小龙只得把谢无量、欧阳磐石、谷灵子、萧不二等人一一介绍,但介绍罗菊瑛姑娘,只说了句:

“这是罗姑娘。”

当然像姬真真、何嘉嘉、龙珠珠等姑娘,他也只说“这位是姬姑娘”,“这位是何姑娘”,都没有说出名字来。

齐天宸目光如炬.他虽觉罗菊坡面戴黑纱,但也只是注视了她一眼,并未十分注意,一面一一颔首为礼。

直等岳小龙介绍完毕,才呵呵一笑,道:

“老夫闻贵盟有一位总护法.也自称朱衣教主.和老夫同姓同名.怎的没随岳盟主同来?”

突听一声苍劲长笑,传了进来.说道;

“齐某怎肯不来?”

这一声长笑,人还在洞府之外,但正是武林盟总护法齐天宸的声音。接着但见齐天宸走在前面,他身后还有一行人,鱼贯朝里走来!

那是扫雪翁、石驼子、和终南二老、恶鬼车敖、狗肉道士、过天星公孙让。稍后则是少林方丈大通大师,他身后紧随净通、明通、智通、行通、能通五位大师。武当掌门天宁子,身后紧随五大法师。黑石岛主殷天行,率同大弟子吉无咎。点苍掌门翻天雁柏长青,师弟追风雁葛飞白。终南掌门人钟子期、师弟陆连生、杨永泰、万少夫、快刀门曾老福率领四个师弟和儿子曹逢春。青竹帮竹中英、竹青青夫妇。华山范叔寒,排教闵长江,徽帮郑开泰等人,一齐进入大厅。

朱衣教脸色微微一变,站了起来,拱手笑道:

“难得,难得,天下武林济济群彦,一夕之间,光临寒山,齐某至表欢迎,大家请坐。”

恶鬼车敖道:

“姓齐的,告诉你,你朱衣教下黄、青、白、黑四堂,已经悉数授首,今晚是你恶贯满盈之日了。”

朱衣教主呵呵一笑道:

“这个不劳车见费心,诸位既然找上朱衣教,兄弟自会对诸位有所交代,只是诸位远来是客,先请坐下来喝杯茶水。”

一面挥了挥手,只见一群宫装使女鱼贯走出,每人手上端着一盏香茗,一个不多,一个不少,送到每人面前,然后又一阵风般往后退去。

朱衣教主齐天援端起王盏,含笑道:

“诸位请用茶。”

这时但见武林盟总护法齐天宸站在大厅当中,向大家拱手道:

“兄弟想当着天下武林群雄面前,向这位齐教主说几句话。”

他虽然还没说出什么话来,但大家已可想到那是“齐天宸”真假之事,也许这件事关连武林间一段秘闻。

因此谁都没有开口,大厅上登时静得堕计可闻。

朱衣教主齐天它也脸露笑容,望着武林盟总护法齐天宸,一语不发。

总护法齐天宸徐徐说道:

“兄弟第一件事要向大家宣布的,兄弟行不改姓,坐不改名,齐天宸是也,但兄弟坚决否认武林朋友加诸兄弟身上的朱衣教主的头衔。”

他此话一出,大家心头都不禁暗暗泛疑,不约而同的忖道:

“二十年前在黄山集会,仙榜第二名明明就是朱衣教主齐天宸,他否认‘朱衣教主’那就证明他不是齐天宸了。”

只听他接道:

“因为有人假冒兄弟,身穿朱红道袍.自称朱衣教主,在黄山大会名登仙榜之时,兄弟已经误中暗算,被囚禁在一处山腹石室之中……”

朱衣教主齐天宸呵呵笑道:

“你这话有谁能信?”

总护法齐天宸冷冷一哂,道:

“阁下何人,你当我不知道么?”

朱衣教主齐天宸大笑道:

“老夫朱衣教主齐天宸,有谁不识,你说老夫会是谁?”

这下把大家都弄糊涂了,朱衣教主齐天宸,确是在黄山大会上,夺得仙榜的第二名,才名噪武林的,在这以前,并无多大名气。他有这样一身能耐,用自己的名字,一样可以名动八方,根本用不着去假冒一个并无多大名气的人。

总护法齐天宸冷冷一哂,道:

“这是一件千古未有的阴谋,筹划布置这件阴谋的人,远在二十几年前,已在逐步进行。”

朱衣教主齐天宸道:

“兄弟想不出这有什么阴谋?”

总护法齐天宸道:

“阁下只是这一件阴谋中的牺牲品,自然不知道这件阴谋的进行……”

朱衣教主喝道:

“你胡说八道。”

总护法齐天宸道:

“齐某一点也不胡说,你阁下身为教主,但你是否大权旁落,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教主?朱衣教的一切,都掌握在尊夫人手里?”

齐夫人冷冷哼道;

“你敢挑拨咱们夫妻的感情?”

总护法齐天宸哈哈一笑,并未理她,一面向众人说道:

“大概在黄山大会之前两三年吧,兄弟不用妄自菲薄,当年的武功造诣,在黄山会上,纵然未能夺得天仙榜之首,但和这位教主一样,夺得第二名,那是足有余裕的。这是说明兄弟武功,在当时也不差到哪里去,但就在一个晚上,兄弟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被人劫持,等到醒来之时,已在一处山峰之中,这山腹,也许就是这里……”

朱衣教主大笑道:

“阁下这话就离了谱,此处山腹,是数年前才建的,那是黄衫客吴思玄在替老夫建造铜沙岛之时,发现该岛地处浅滩,每十二年之中,必有一次大潮汛,会把浅滩淹没,才由他营建此山,阁下说出二十年前,已有此处山腹,岂非弥漫大谎?”

总护法齐天宸并未理会,续道:

“那是一间布置得十分豪华的石室,四周没有门户,只有兄弟一个人静静的靠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几上还彻了一壶西湖龙井,和一盒九宫格,放着九色苏州茶食,这些,都是兄弟平日最喜爱的东酉……”

坐在上首的朱衣教主齐天又听得微微动容!

总护法齐天宸续道:

“兄弟正感惊奇,只听有人跟兄弟说道:“齐兄醒了么?你先用些茶点,老夫要跟你谈一件事。——

当时兄弟听得大感惊异,因为这间石室,四周并无窗户,不知话声如何传进来的?当下兄弟就问他:“阁下何人?”

那人说道:

“齐兄不必多问,你再问,老夫也不会告诉你的,你到了此地,老夫只问你一句话.你肯不肯和老夫合作?”

兄弟就问他:“阁下要齐某合作什么?”

那人忽然笑道:

“所谓合作,其实并不是真正和老夫合作,只是听老夫的指示去做,而做的事情,都是你自己的事、而并非老夫的事。”

兄弟愈听愈奇,做的既然都是我自己的事,何用要我合作?何用要我听他的指示?这就问道:“阁下要我做什么呢?”

那人道:“第一件事,你一向穿着朱红道袍,从现在起,可自称朱衣教主,要在黄山大会上,夺取仙榜之首……”

兄弟问道:“第二呢?”

那人笑道:

“然后老夫会给你选择妻房,择吉完婚。”

兄弟又道:“再下去呢?”

那人道:“老夫要在二十年之中,造成你成为武林第一人,那时你有妻有子,功成名就,睥睨四海,武林臣伏,你意下如何?”

兄弟道:“那么阁下的目的何在?”

那人大笑道:“老夫的目的,就是要看你成功。”

兄弟当时百思不解,他为什么要一手把兄弟制造成为武林第一人?他真正目的何在?但兄弟只可意识到他必有用心。哈哈,直到今天,兄弟才明白他利用兄弟,只是为了兄弟一向穿着朱红道袍。”

他说到这里,口气微顿,接道:

“兄弟当年穿着朱红道袍的意义,是不忘皇明,奔走江湖二十年,也曾纠合过不少志士仁人;但几次举事失败,兄弟已万念俱灰。此人利用兄弟,就是以这一点为因,目的是想利用兄弟成立朱衣教,希望兄弟出面,引出隐迹已久的昔年遗老……”

目光缓缓掠过众人,续道:

“兄弟洞瞩其姦,自然一口拒绝,就这样,兄弟就被这老贼囚禁在一处山腹石室之中,而且手脚上,还加上锁链,使兄弟永远无法逃出,他却替兄弟找了一个替身,参与黄山大会,顺利产生了朱衣教主。”

大家听到这里,暗暗“哦”了声。

朱衣教主齐天宸大笑道:

“这番话,倒是说得动听得很!”

总护法齐天宸道:

“这幕后支使你的老贼,兄弟虽不知他是谁,但你教主是谁,兄弟难道还会猜不出来?”

朱衣教主齐天宸道:

“你说老夫是谁?”

总护法齐天宸笑道:

“那老贼不但要你改扮兄弟,同时也把兄弟交给你们夫妇看管,这可从兄弟被囚禁在你们桃花宫地底石室,而桃花宫的男女主人,都已外出,只留下一个老虔婆看守,就可以得到证明了。”

在场之人,听到这里,都不禁暗暗忖道:

“莫非这朱衣教主齐天宸夫妇,竟会是桃花郎君和桃花娘子?”

须知桃花郎君,原是魔教七太公(龙珠珠的爷爷)的小师弟,桃花娘子则是昔年玄阴教主阴无垢的关门徒弟。

那时正当玄阴教覆灭之后,所有珍宝,全被桃花娘子带了出来,桃花郎君也偷了魔教半部真经,两人一拍即合,结为夫妇。当时正道中人到处找寻玄阴教余孽,免得玄阴教死灰复燃。

玄阴教的人也到处找桃花娘子的下落,那是为了玄阴教遗留下来的金银财富。魔教也派出不少门徒,追踪桃花郎君,为的是追回魔教半部真经。

桃花郎君和桃花娘子两人,在天下虽大,无处存身之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傀儡伏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