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41章 荡平妖氛

作者:东方玉

这时,岳小龙、凌杏仙已经双双朝岳夫人奔了过去,跪到地上,哭拜下去。

岳夫人含泪道:

“孩子,娘已经听楚姑娘说过,你们已经成了亲,快去拜见你生身之母。”

岳小龙、凌杏仙双双站起,又朝彩带仙子跪了下去。

岳小龙一把抱住仙子膝下,痛哭失声道:

“娘,孩儿总算见到你老人家了。”

彩带仙子日含泪水,笑道:

“好孩子,你们总算没有辜负为娘一片苦心,统率武林门各派,破了无名岛。”接着又朝岳小龙道:

“你如今身为武林盟主,又不是小孩子,别再啼啼哭哭,快起来吧!”

岳小龙、凌杏仙站起身子。

少林大通大师、武当天宁子、谢无量、欧阳磐石、柏长青、恶鬼车敖等人,也纷纷围了上来,向岳夫人、彩带仙子叙话。

龙珠珠叫了声:

“娘。”一下扑入韩仙子怀里,姬真真、何嘉嘉跟着拜见师傅。

武当天鹤子也向师兄天宁子行礼。

诸葛丹、癞痢道人两人也和狗肉道士风三、过天星公孙让叙起旧来。接着那十五个“毒人”,也都是武林中的知名之士,由萧不二替武林盟主岳小龙—一引见。

大厅上正在乱哄哄的各自叙旧之际,突然东首一堵石壁,响起一阵“隆隆”之声。

大家急忙回头过去.但见石壁间裂开一道门户,当先一人正是小鲁班司马长弘!

他人还未跨出,突见一条人影,抢先飞奔而出,口中呷呷笑道:

“少门主……”

喊声未落,接着目光一瞥。惊喜的道:

“啊!仙子、齐天宸夫妇都解决了么,老婆子迟来一步,这都怪楚姑娘,她不通知老婆子一书,又遇上小鲁班慢吞吞的,说什么这里是他先人的大手笔,要仔细看看……”

彩带仙子轻叱道;

“虎嬷嬷,你嚷些什么,这大年纪也不看看厅上有些什么人?”

虎嬷嬷原是乔装金嬷嬷,和楚云娘乔装申惜娇、梁秀芬乔装边玉瑛、全守信乔装秦少林.一起混入无名岛来的。

虎嬷嬷老脸一红,嗫嚅的道:

“老婆子听说少门主已经率领武林各大门派,攻入来衣官来,喜昏了头。”

小鲁班司马长弘、南宫珏、丁灵、梁秀芬、全守信等人,跟着鱼贯走出。

萧不二朝司马长弘埋怨道:

“小鲁,你带着两个小兄弟,去钻海滩,直到此时才来,差点叫咱们大批人马,困死在这座山腹之中,你简直岂有此理。”

司马长弘陪笑道:

“萧老哥,你别埋怨兄弟了,当时不知无名岛潜伏何处,只有兄弟冒险深入,再由丁小兄弟放出金蛇,向殷岛主报讯,没想到双方发动得那么快,兄弟和二位小兄弟刚找到了一条秘道,正想设法通知岳盟主,恰好遇到黑衣堂主陆寒生败退下来,慌慌忙忙的遁入秘道,兄弟设法把他诱人一处石室,才赶来。”

萧不二道;

“陆寒生人在哪里?”

小鲁班笑道:

“兄弟已把两处门户的启开机关倒转来了。兄弟看到秘道上几处关卡,门户大开,守护秘道的武士,悉已死去,想来岳盟主已经先来了,兄弟就从另一秘道,进入朱衣宫地下,发现此处竟有不少石室,兄弟就费了些手脚,把每一石室的门户,都倒转了过来,后来就遇上了虎嬷嬷和梁姑娘二位……”

虎嬷嬷三角眼一瞪,哼道:

“要不是梁姑娘出声招呼,连老婆子都差点被你关到石室里去了”

萧不二迫问道:

“下面有多少人?”

小鲁班道:

“大概是朱衣教的门徒,人数兄弟也不大清楚。”

全守信道:

“除了当值的男女门人,共为十人,其余留在地下石室的,是七十二地煞,统归齐少宸率领。”

楚云娘接口道:

“不错,我听赤身教主说过,这七十二煞,好像也练有特殊武功,详细情形,我当时不敢多问,也不大详细。”

萧不二笑道:

“就算他们练有特殊武功,小鲁班把他们关在地底下,他们还出得来?”

小鲁班道:

“兄弟想到这些人该由岳盟主发落,因此只是倒转门户,并没有把石室封死。”

齐天宸道:

“司马兄请仔细看看,这座山腹之中,是否另有秘道?”

萧不二一怔道:

“总护法可是认为那幕后主使之人,就匿居在这里么?——

齐天宸道:

“以赤身教主的情形,此人就在山腹中,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小鲁班目光流动,脸露难色,说道:

“据兄弟一路察看所得,这座山腹石室、是先父晚年设计,先父晚年设计愈趋精密,好像练武之人,到了某一上乘境界,通神入化,这机关消息之学,也是如此,一旦入化,就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明明就在眼前,也无法找到。”

他说到此处,微微一叹,又道:

“兄弟虽说继承先父之学,但得到的是师祖的手抄本,和先父断断续续的指点了些消息之学,先父晚年的成就,兄弟可说一点也没有得到。”

齐天宸道:

“令尊建造这处地底石室,最少得化上一二十年工夫。”

小鲁班道:

“是的,先父晚年经常外出,一去四五年不返,最后一次,回家不久,就过去了。”

齐天宸道:

“他完成这座山腹密室,赤身教主岂会轻易放过了他?”

小鲁班吃惊道:

“总护法是说先父被赤身教主毒死的?”

齐天宸道:

“赤身教主善于使蛊,她蛊可任由令尊回家,但到了她预定时日,就非死不可。”

小鲁班切齿道:

“这妖妇真是死有余辜。”

齐天宸道:

“司马兄最好仔细看看,如能找出朱衣教幕后主使的人来,一举消灭,就可永绝后患,否则再过一二十年,江湖上仍然会有第二个无名岛主出现,也许变本加厉,流毒之深,更甚于今日。”

小鲁班悚然道:

“会有这么厉害么?”

齐天宸喟然长叹道:

“二十年前,老夫早有预感,这威胁利诱老夫的人,定有极大阴谋,江湖武林,可能遭遇到一场惨痛的浩劫;但老夫能力有限,终于被这魔头暗使手脚,囚禁桃花官石室,几乎达十余年之久,如今咱们纠合天下武林同道,齐集于此,无名岛已破,岂能再让他逃脱?更不能让这惨痛历史,在二十年后重演。”

小鲁班点点头道:

“总护法说的是。——

齐天宸道:

“也许这魔头并不在这里,但咱们总不能不加以仔细搜索。”

小鲁班道:

“兄弟省得,总护法放心,兄弟自当尽我心力而为,只要他隐匿在这山腹之中。兄弟定会把他找出来的。”

齐天高道:

“如此就好,一切仰仗司马见了。——

小鲁班连说“不敢”。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

“小鲁,走,现在看你的了,兄弟已经仔细找过,连一点眉目也没有。”

小鲁班道:

“萧老哥说的是,铜沙岛地下石室,兄弟认得出来,那是师叔黄衫客的作品,但到了这里,竟是先父后明遗作,设计之精密,真可说是巧夺天工,兄弟能不能找出头绪,目前还很难说,这就要萧老哥帮忙了、”

萧不二摇摇头道:

“你小鲁是一脉相传的消息世家,兄弟只不过从你被窝里把那本破烂本子偷出来瞧了一遍,能有多大用处,小规模的机关布置,我还弄得出名堂来,像这样的大手笔,兄弟还摸得着头绪?”

小鲁班笑道:

“三个臭皮匠,抵得上一个诸葛亮,咱们两个臭皮匠,抵不上诸葛亮,抵个姜维,总够了吧?”

萧不二耸耸肩道:

“好吧,兄弟只能给你当个助手,一切还是要看你小鲁的。”

两人开始在大殿上仔细进行搜索,小鲁班沿着西首的石壁,缓缓而行,双手不住的在壁上摩裟,口中也不住的“啧”“啧”作声。

萧不二一双鼠目瞪得滚圆,全神贯注,盯着小鲁班的双手,不耐烦的道:

“小鲁,你看也好,摸也好,口中还啧啧的响个屁?”

小鲁班正容道:

“兄弟越看越觉得先父建造这座大殿,真是了不起,你也看得出来,这堵石壁,足有十几丈开阔,竟然找不出一点痕迹。”

萧不二道:

“这有什么稀奇?大山之中,整块都是天生成的大石壁。”

小鲁班摇摇头道:

“不,照咱们祖师的常规,这左右两堵石壁,最少都该有一道门户,东首那个门户,是兄弟从里面开启出来的,西首也总该有一道门户才对,但此刻咱们连一丝缝隙都找不到。”

萧不二眼睛一亮,道:

“你说门户就在这堵石壁上了?”

小鲁班道:

“这是一般的规矩,建造偌大一座大殿,这东西两壁,应该不止一道门户。”

萧不二道:

“照你说该有多少?”

小鲁班道:

“少说也该有六道或八道门户。”

萧不二道:

“但你只从东首开出一道门户来。”

小鲁班道:

“这就有问题,只是兄弟却连一道影子都看不出来。”

两人一面站起。一面又俯下身去。但找完整座西壁、依然一无所获。

小鲁班又仔细察看了殿上矗着的每一根石柱,然后纵身跃起,像猢狲般骑在梁上,一寸一寸的摩挲。

这正是山腹中的一座大石室,但它建造之时,完全模仿宫殿式样,离地三丈来高,有正梁,也有横梁!

雕梁画栋,云彩藻绘,点染得金碧辉煌,色彩夺目。安装机关消息的人,既是构思新奇.设计精密,找寻起来,自然更茫无头绪。

何况在雕梁上,比起方才在石壁上,更是困难得多,石壁光秃秃的一堵,你可以一目了然,尚且毫无眉目,这雕梁之上,都有精细雕刻,每一寸都可能触发埋伏。

触发埋伏,不一定就是找到门户的枢纽,也许在刹那之间,飞射出某种厉害暗器,可以把厅上众人,悉数置之死地,自然也大有可能。

这就使得两人半爬半蹲,在雕梁上不得不格外小心,兢兢业业的摸索试探,但又不能放过一寸半寸。

譬如像雕刻着的一条龙吧,你从龙角、龙眼、龙舌,一直到龙尾,一鲜半爪,都不能忽略过去。

小鲁班、萧不二连蹲带爬在梁上东摸西摸,找的满头大汗,他们找完正梁,爬上横梁。横梁左右各一,雕刻得恰好是两条五爪金龙。

小鲁班骑在龙头,突然眼睛一亮,急急回头说道:

“萧兄快到对面横梁上去。”

萧兄原是跟在他身后,闻言问道:

“去做什么?”

小鲁班道:

“你过去之后,也跟兄弟一样,骑在龙背上,双手抱住龙头……”

萧不二道:

“抱住龙头做什么?”

小鲁班道:

“兄弟还不敢十分确定,因此要萧兄过去试试。”

萧不二道:

“听你的口气,好像找到了机关。”

小鲁班道:

“只能说有了一些端倪。”

萧不二笑道:

“有端倪就好,小鲁,你快说,我要抱住龙头做什么?”

小鲁班道:

“抱住龙头,就可伸手握到龙舌,听兄弟由一数到三,再和兄弟同时扳动。”

萧不二道:

“这还用说,你叫‘三’的时候,大家一起用力扳就是了。”

说完,双脚一点,身子凌空朝右首横梁平飞过去。

他外号“雪上无影”,轻功之佳,独步武林,这两根横梁相距足有五丈来远,萧不二这一手空中飞人,身法委实轻灵美妙!

厅上群雄大家本来就都在仰头瞧着两人.此刻忽见萧不二从左首横梁,飞向右首横梁.大家不由纷纷喝起采来。

萧不二等到飞近横梁,右脚一跨,便已骑上龙背,身子往前一扑,抱住龙头,右手朝龙口伸去,五指抓着龙舌,就侧着头大声叫道:

“小鲁,我准备好了。”

小鲁班也伸出左手,握住龙舌,大声叫道;

“一、二、三……”

大家虽然知道两人此举,必有发现,却没想到刚听到小鲁班“三”字出口,整座大厅,同时响起一阵隆隆巨震,缓缓往下沉去!

就在此时,但听小鲁班大叫一章,从横梁上一个倒栽葱翻跌下去!

齐天宸就站在中间,睹状不由大吃一惊,急急飞身迎了上去,双手一托,接住小鲁班身子。只见他左手手掌被利刀削断,流出黑血,浓如墨汁,分明是巨毒兵刃所削,急叫道:

“谷护法,快过来瞧瞧。”

小鲁班双目紧闭,有气无力的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荡平妖氛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