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05章 巧救奇人

作者:东方玉

珠珠已经迎着走了过来,咕的笑道:“这机关真是灵巧极了,一下就把我送了进来。”

小老头得意的道:“小老儿的话说的不错吧?”一手摸着山羊胡子,“唔”了一声,又道:“它把你一下送到房门口,也就是说,这间房子,是桃花郎君和桃花娘子的卧室了。”

珠珠朝两旁四个门户一指,问道:“那么这四间呢?”

小老头咽了口口水,目光的的,笑道:“这四间么,大概是桃花郎君藏宝之室了。”双肩一耸,手中铁丝已然一下挑起珠帘,急急探头往里瞧去。

珠珠好奇的闪了过来,说道:“你怎不进去?”

小老头放下珠帘,说道:“不用进去,里面地方不大,只有一张床,二张小梳头桌和一个马桶,看样子是伺候桃花娘子的使女住的房间了。”

随着话声,一连看了其他三个房间,都很快放下帘子,说道:“咱们还是到桃花郎君的卧室里去。”

显然这四个房,全是使女们住的地方。

小老头话声一落,手中铁丝一掀,当先朝中间房中走去。

珠珠跟在他身后,说道:“这里布置的这般考究,可惜房间里怎会不装一扇房门?”

小老头回头笑道:“谁说没有房门?这是方才你进来的时候,触动机关,那方石板把你送到房门口之时,这时的房门,就自动开启了。”

珠珠想了想道:“这话不错,唉,这地方的机关,当真奇妙的巧夺天工……”说话之时已经跨入房中,这一刹那,她看的呆住了!

珠珠家里,也算得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家,她母亲房里的布置,也极为考究,但和这里一比,母亲房里的摆设,就显得十分寒酸!

小老头第一件事,就是点燃起方中的琉璃灯。

这间宽敞奢华的卧室,虽然到处积尘盈寸,但灯光之下,牙床奁镜,雕刻之精,布置之美,依然令人目迷五色,倍觉华丽!

左右两边,粉红色的墙壁上,各有两扇描金搂花的门户。

小老头眼睛亮了,嘻的笑出声来,自言自语的道:“老偷儿呀,老偷儿!你摸遍天下,连皇宫大内,都去过了,但你辛苦了一辈子,这回找到桃花娘子的嫁妆,别说三一三十一,就是分个十分之一,也够你老偷儿安享晚年,化不完的,还可以定制一口赤金棺材,向阎王爷炫耀炫耀。”

珠珠嗤的笑道:“你真是财迷心窍,要发财,只管自己去拿。”说着,自顾自地朝床前奔去,那是一只精致的床头橱,她走到橱前,立即伸手拉开了抽屉。

唐绳武曾听小老头说过,好像她是为了取某一件东西来的,但不知他要取的究是什么?珠珠一个又一个的拉着抽屉,但她只抽开一瞧,又迅快的推上,片刻工夫,连床上几个抽展和妆台奁,都找遍了,结果似乎并没找到。

小老头早已在一张酸枝雕花的逍遥椅上坐了下来,俯仰摇摆、自得其乐,好像他已经面团团作了宫翁。

这时眼看珠珠使劲拉着抽屉,不禁问道:“小姑娘,你没找到么?”

珠珠气道:“奇怪,每个抽斗都是空的。”

小老头大感意外,忽的跳了起来,奇道:“抽屉都会是空的?”

珠珠点点头,问道:“老丈,你看会不会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进来过了?”

“有人进来过?”小老头怔一怔,接着摇摇头道:“这不可能,前面两扇大铁门。原来是从里面闩着铁闩,还是小老儿拨开来的,别人如何进得来?”

珠珠道:“这也不对,两扇铁门在里面下了闩,那么应该有人在里面了,这人呢?”

小老头“哦”了一声,喃喃的道:“是啊,该有人住在里面才对,纵或事隔多年,这人已经死了,也该留下尸骸……”他目光转动,手中铁丝一指,说道:“咱们过去看看这四个门内,是不是桃花郎君的藏宝?”

这下,他比什么人都急,话声出口,但听唰的一声轻响,描金缕花的门户,已经自动往壁间移开,露出了一间小小石室!

不甩进去,已可一目了然,这间小石室中,竟然空无所有!

小老头几乎要昏厥过去,口中喃喃的道:“完了,完了,桃花郎君的藏宝,果然已被人家捷足先得,搬运一空了。”一个转身,又向边上另一扇门户奔了过去。

这卧室之中,左右两边壁上,共有四扇描金缕花门户,只要你站到门口,都能自动开启,等你退下,便又自动闭上。

从这四个小石室的大小形状看来,毫无疑问是桃花郎君放珍宝的处所,但如今只剩了四个空无所有的石室。

小老头连看了四扇门户,人已虚脱了一般,拖着沉重脚步,回到逍遥椅上坐下,有气无力的道:“冒了千辛万苦,才能到得这里,这下什么都完了。”

珠珠问道:“你看这进来的会是什么人?”

小老头用力搔着头皮,苦笑道:“我的小姑奶奶,这件事可能发生在几十年以前,也可能发生在近几年之内,会是什么人?你问小老儿,小老儿又去问谁呢?”

珠珠道:“你不知道,那就不用说了。”

唐绳武问道:“萧老丈,这桃花郎君和桃花娘子,究竟是什么人,他们干么要住到山腹里来?”

小老头道:“小哥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唐绳武道:“小可从未听人说过。”

小老头道:“那你小哥怎会到这里来的?”

唐绳武道:“小可只是为了好奇。”

小老头摇摇头,感慨的道:“小老儿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这位年轻人却是为了满足好奇,就连性命都不顾了。”

他咽了口口水,朝珠珠道:“小姑娘,你看小老儿要不要说?”

珠珠道:“要说就说,桃花郎君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小老头耸耸肩道:“多少和你们有些关连,小老儿是怕泄漏了你们教里的秘密。”

唐绳武心中忖道:“看来珠珠和桃花郎君果然有关。”

珠珠道:“我们有什么秘密?”

小老头道:“只要你说可以说就好……”干咳一声,转头朝唐绳武问道:“你听说过昔年流江流传的四句辙儿么?”

唐绳武摇摇头道:“小可不知道。”

珠珠念道:“一门不出,二帮争执,三教九派,江湖沸沸。”

小老头连连点头道:“是,是,这四句话,说的虽是几十年前的事,但直到现在,好像还是差不多。”

唐绳武惭愧的道:“小可真是孤陋寡闻。”

小老头道:“这也难怪,小哥大概没出过门,说起这四句辙儿,咱们一句句的解释,先说‘一门不出”那是指的四川唐门,以毒葯暗器驰名江湖,只是百年来,唐门子孙,严守祖训,从不在江湖走动,所以第一句是一门不出……”

唐绳武听他提到唐门,想起父母惨死,心头不禁一酸,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只听小老头续道:“第二句‘二帮争执’,指的是丐帮和枯竹帮、丐帮弟子手里拿的是打狗棒,枯竹帮弟子的兵器是青竹棒,两者极易混淆,因此他们两帮弟子,也时有争执。第三句中的三教,是指魔教、玄阴教、赤身教,九派则是江湖九大门派。”

唐绳武点点头。

小老头接着说道:“桃花郎君原是那魔教祖师倒翻天的次徒,也是这位珠珠姑娘的爷爷七太公的小师弟……”

唐绳武心头暗暗一惊,忖道:“原来她是魔教中人,自己听说过,魔教中人会吞剑吐火,刀枪不入,不知她会不会?”

心中想着,不觉偷偷的朝珠珠看去,但珠珠却扮着一个老头,颏下还有一把苍须,连本来面目如何,都看不到。

只听小老头续道:“因他人生得俊俏风流,当年不知有多少名门闺秀,正邪两派的女弟子,暗暗倾心于他,江湖上才替他起了个外号,叫做桃花郎君。他出道江湖没有多久,桃花郎君之名,已是无人不知。后来不知怎的,忽然在江湖上绝迹。有人说他受玄阴教利用,偷了翻天老祖一册魔教的练功秘笈,也有人说桃花娘子也偷了她师傅的‘玄阴经’双双私奔。”

小老头顿了一顿,接道:“其实那年,正巧碰上玄阴教覆败,桃花娘子是玄阴教主阴无垢的关门徒弟,玄阴教的库藏,就是由她负责,师傅一死,她就把库中珍宝,占为己有,跟着桃花郎君跑了。”

唐绳武道:“原来如此?”

小老头道:“试想当年玄阴教纵然覆败,自是还有漏网的人,听说桃花娘子独吞了教主藏珍,岂肯甘休?”

他说到这里,看了珠珠一眼,又道:“何况魔教中失落了一册练功秘笈,自然也非找桃花郎君不可,这两人九大门派既放不过他们。魔教和玄阴教的人,又在四处追索,江湖虽大,实无存身之处,只好躲到山腹里来了。”

唐绳武道:“桃花郎君和桃花娘子,现在有多大岁数了?”

小老头想了想,沉吟道:“差不多也该有八九十岁了。”

唐绳武道:“不知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他原是随口间问,但这话听到小老头耳中,突然若有所悟,口中哈道:“不错,咱们一路行来,前面的机关埋伏,在咱们之前,全没动过,这就证明这里的藏宝,定是熟悉机关的人搬走的了。”接着又沉思道:“铁门里面下了闩,那是说并没从前门出去,难道这里还另有出路不成?”

他说到另有出路,突然从逍遥椅上跳了起来,笑道:“不错,一定另有出路!”

于是小老头又变成了一头机警的老鼠,拿着细铁丝,满屋子敲敲打打的忙了半天,每一个角落都摸到了,就是找不出门户来。

不觉搔搔头皮,疑惑的道“难道出口不在这里?”

珠珠道:“你不是看过赛鲁班的机关秘笈么?怎会找不出来?”

小老头生性好强,听珠珠说他找不出来,不禁瞪着豆眼,道:“谁说小老儿找不出来?出口不在屋里,我总不能硬变一条出来。”

珠珠道:“我们不懂机关埋伏,你总得把出口找出来呀!”

小老头一声不响,拿着铁丝,转身掀帘而去。

珠珠望望唐绳武,唁的笑道:“他生气了呢,我们快跟他出去。”

唐绳武、珠珠一同走出桃花郎君的卧室,但见小老头弓着身子,沿了甬道,一路朝外找去。

一直找到甬道出口,那座青玉屏风后面,伏下身去,以耳贴地,用手指敲着地面,倾听了一回,突然喜道:“在这里了,你们快出来。”

唐绳武、珠珠依言走出。

小老头手中铁丝轻轻拨弄了一下,立时往边上跳开,但听从地底响起一阵悠扬细乐,地上一块石板,飞快的往甬道中滑去。

小老头回朝珠珠笑道:“方才就是这样把你送进去的。”

珠珠道:“这桃花郎君真会享受,连回到房里去,都不用劳动尊脚。”

小老头在她说话之时,手中铁丝轻轻一转,音乐便自停止,接着用脚跟朝地上重重蹬了一下。

但听“喀”的一声,另一方石板,(上面一块石板,已经滑进甬道去了,经小老头铁丝拨弄了一下,这时停在桃花郎君卧室门口,并没回夏原况)突然应声竖立而起,露出了一个黑越越的洞口。

经甬道上灯光照射,可以看到一道光滑的太湖石铺成的石级,往下而去。

唐绳武心中暗道:“这座山腹里面,当真曲折的很,又要往下面去了。”

珠珠喜道:“这里果然另有门户,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机关,顿一脚就会开的?”

小老头笑了笑道:“说实在,小老头因找不到开启的机关,但想到桃花郎君连回卧房的这几步路都懒得走,这开启的机关,一定十分省事,才蹬上一脚试试,不想果然给我蹬开来了。”

三人各自执着火筒,拾级而下,这下面是一间宽敞的石室,四壁都用晶莹如玉的白石砌成。

显然这白石并非山腹中原来的岩石,而是从外面采运来的。

这间石室,洁净得一尘不染,人入其中,就有肃穆安静之感。

石室中间赫然停放着一具金色棺木,经火光映照,灿然有光。

唐绳武心中暗道:“又是一具棺木,难道出口又在棺木之中?桃花郎君怎么老是把机关装在棺木里呢?”

珠珠和唐绳武心意相同,桔的笑道:“萧老丈,这是一口金棺木,要不要打开来瞧瞧,大概出口就在棺村里面了……”

话声甫落,突听身后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喝道:“你们是从那里来的?”

珠珠吓了一跳,惊啊道:“这里果然有人!”

小老头倏地转过身去,不见身后有人,这才向空拱拱手笑道:“朋友是谁?”

只听那冷漠声音喝道:“我问你们从那里来的?还不快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巧救奇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