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第06章 慨传绝艺

作者:东方玉

唐绳武、珠珠两人听了小老头的招呼正待后退,但觉眼前奇亮,耳中同时听到“铮”,“铮”两声轻响!

紧接着响起了齐天宸的声音笑道:“不用慌张,老夫岂会伤了你们……”

珠珠定睛瞧去,只见扣在齐天宸琵琶骨上的两个钢环,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业已寸寸截断,堕落地上!

这下直把珠珠瞧的目瞪口呆,几乎不相信自己眼睛:

小老头一脸俱是惊异之色,骇然道:“我的老天爷,你……

你老哥这手以气驭剑的神功,小老儿在江湖上奔南闯北,还是小时候听人说过,只知道已经失传了!”

齐天宸拂拂衣衫,站起身来,随手把青霜刃还给珠珠,含笑道:“小姑娘把宝刃收了。”

珠珠接过短刃,收入鞘中。

齐天宸朝小老头微微一笑,说道:“萧兄过奖,说起来,倒是还要感谢桃花妖妇,这十几年幽囚岁月,使老夫领悟了不少昔年难以理解的剑术诀要。但老夫纵然略有成就,若无小姑娘赐借宝刃,也难以除去身上锁骨铁环……”话声未落,突然目射寒光,冷然喝道:“什么人?”

只听一个冷漠的声音,喋喋笑道:“好哇!老窃贼,你偷了老身钥匙,胆敢擅入禁地,开启铁槛,你们一个也不想活了!”

但见那青衣老妪手举“灭绝神芒”,一脸怒容,当门而立,但当她一眼瞧到室中情形,不禁脸色剧变,急急引身后退!

齐天宸沉喝道:“站住!”振腕一指,凌空点去!

青衣老妪引身急退之际,同时卡窒响,一蓬蓝芒,朝室中激射过来!

小老头大吃一惊,急忙扑倒地上,叫道:“这是玄阴教的‘灭绝神芒’!”

珠珠身形一闪,疾快的挡在唐绳武身前。

同时只听齐天宸冷哼一声,“匹妇敢尔!”左手大袖,疾挥而去!

这几个人的动作,纵有先后,也差不多是同时时候的事,但听齐天宸喝声出口,紧接着响起一声惨叫,有人咕咚栽倒地上。

小老头抱着脑袋,扑卧地上,听到声音有异,不觉仰头一看!

原来那一蓬“灭绝神芒”,已被齐天宸拂出的一记衣袖,悉数卷飞回去,打在青衣老妪身上,此刻倒卧门口,早已气绝而死。

唐绳武眼看珠珠在紧要关头,用身子挡着自己,心中一阵感激,红着脸低声说道:“谢谢你。”

珠珠也脸上一热,口中“唔”了一声。

小老头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耸耸肩,一抱双拳,嘻的笑道:“小老儿听说这东西歹毒无比,一发不可收拾,可是小老儿忘了有齐老哥在此,那就是最厉害的东西,也不用小老儿耽心了。”

齐天宸只是淡淡一笑,道:“这匹妇原是桃花妖妇昔年侍婢,早就死有余辜。”说到这里,目视珠珠,拂须微笑道:“老夫忘了小姑娘身上穿的原来是昔年令祖的天蚕绿袍,唔,你除下面罩来,让老大瞧瞧。”

小老头深怕珠珠出言顶撞,得罪对方,连忙嘻嘻笑道:“对了,小姑娘,咱们历尽艰险,小老儿也没见过你本来面目,现在正该取下面具来了。”

唐绳武心中,更急着想看看这位姑娘美是不美?也不觉抬眼朝她望去。

珠珠扭头道:“我丑死啦!”

小老头耸耸肩笑道:“韩仙子是武林中出了名的美女,她掌上明珠,那会是丑八怪?”

珠珠在他说话之时,已然取下头上软帽。收入怀中,再缓缓从脸上揭下一张人皮面具。这一揭,登时露出一头青丝,和一张圆滚滚,红馥馥的嫩脸,柳眉儿挑、小嘴儿翘,一双剪水般的眼睛,灵活得更像会说话一样,小姑娘模样儿生的既美,又甜。

唐绳武看的脸上一热、心中暗道:“原来她和我差不多年纪。”

小老头嘻嘻一笑道:“人家小姑娘都取下面具来了,小哥,你也该取下来了吧?”

珠珠取下面具,也同时脱下身上宽大绿袍,和软帽一起收入身边丝囊之中。

听到小老头的话声,不觉怔的一怔,回过头来,眨动一双覆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朝唐绳武问道:“你也戴着面具?”

唐绳武只好点点头,道:“是的,小可戴了面具。”

珠珠气道:“好啊,不是萧老丈把你说破,你还一直想瞒下去呢!”

唐绳武道:“小可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齐天宸手拂长须,洪笑道:“小兄弟,你有何困难,老夫面前,只管实言说来。”

唐绳武缓缓取下面具,说道:“老丈见询,小可不敢隐瞒,小可唐绳武,先父就是唐承宗。”

珠珠眨眨眼睛,道:“原来是唐门子弟,哼,方才还骗我叫阿福呢,以后我就一直叫你阿福。”

齐天宸道:“你一家遭仇人杀戮,只有你一个人逃出来么?”

唐绳武目含泪光,点头应“是”。

齐天宸道:“你知道仇家是谁么?”

唐绳武摇摇头道:“小可不知道。”

齐天宸看了他一眼,问道:“小兄弟想不想报仇?”

唐绳武切齿道:“小可一门惨死,血海深仇,自然非报不可。”

齐天宸道:“你父身为一门之尊,数十年修为,一身功力,也足可傲视江湖,何况唐门毒葯暗器,更是独步天下。武林中能和你父动手的人,已是不多,足见你仇人的武功,胜过你父甚多,你小小年纪,如何是他对手?”

小老头已听出齐天宸言外之意,脸上露出喜色。

唐绳武道:“小可纵非仇家对手,也要和他以死相拼。”

珠珠关切的道:“阿福,我会帮你的。”

齐天宸掀髯一笑道:“小兄弟若是拜在老夫门下,不出数年,老夫保证你报仇雪恨,在武林中吐气扬眉,不知你愿不愿意?”

小老头双目放光,呵呵笑道:“小哥,你蒙齐老哥垂青,这份福缘,可真不小,须知齐老哥昔年名列仙榜之首,当世武林中,无人能出其右,小哥还不快拜师?”

唐绳武双手抱拳,朝齐天宸作了个长揖,说道:“小可蒙老丈垂爱,感激不尽,只是小可已经拜过师傅,不能再越门拜在老丈门下。”

齐天宸诧异的道:“小兄弟令师是谁?”

唐绳武俯首道:“不知道,先师已经去世了。”

齐天宸奇道:“小兄弟连令师名号都不知道么?”

唐绳武道:“小可真的不知道他老人名号。”

珠珠道:“阿福说他师父是一个穿黑袍的老道士,用的兵刃是一柄拂尘,还擅于使毒。”

齐天宸目中精光一闪,问道:“莫非是昔年四大天魔中的摄魂掌班远?”

唐绳武想起那九尾天狐曾叫师父“班堂主”,不觉点点头道:“先师好像是姓班了。”

小老头道:“不错了,小兄弟身边这支黑玉拂,正是昔年班远之物。”

齐天宸奇道:“四川唐门,从不和江湖上人来往,小兄弟怎会拜在班远门下的?”

唐绳武不好隐瞒,只得把自己如何乔装小沙弥,由智远老和尚携出,本拟投奔少林寺,如何在巫峡遇上师父,由师父把自己带到桃花凹,数日前九尾天狐向师父寻仇等事,详细说了一遍。

小老头嘻的笑道:“原来你师父也已发现了桃花郎君的住处,只是不得其门而入。”

齐天宸颔首道:“你小小年纪,知道不忘师恩,能不见异思迁,实是难得……

他目光缓缓转到珠珠身上,续道:“老夫知道魔教门下。

不许再练旁人武功,但仅凭你们俩人的本身武功,在未来江湖上,只怕是寸步难行,何况你们两人,一个身负血海深仇,一个要天涯海角找寻失踪母亲,可说任重道远……”

小老头摇摇头道:“可惜呀可惜,小老头若是年轻上四五十岁,早就跪求收录了。”

齐天宸道:“萧兄好说,这叫人各有志。”说到这里,略作沉吟,又道:“这样吧,老关收你们两个做个记名弟子,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小老头道:“对了,记名弟子,只记名份,不算是正式门人,这和魔教规矩,唐小哥拜过师父,都并不冲突。”

他怕两人再不肯答应,随着话声,朝两人连使眼色。

唐绳武想了想道:“老丈盛意,小可恭敬不如遵命。”

小老头在旁道:“小哥既然答应了,还不跪下来叩头。”

唐绳武道:“记名弟子也要拜师么?”

小老头笑道:“记名弟子,虽非正式门人,拜师自然要拜的了。”

唐绳武依言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拜了几拜,口中说道:“弟子唐绳武,拜见师父。”

齐天宸呵呵一笑道:“徒儿起来。”

珠珠待唐绳武站起,也走过去,盈盈下拜道:“弟子龙珠珠,给师父磕头。”

齐天宸大袖一挥,把龙珠珠托了起来,回头朝小老头笑道:“老夫从不收徒,今天收了两个记名徒弟,也可算是聊胜于无了。”

小老头耸耸肩道:“只要你有意思,小老儿也算上一个。”

齐天宸笑道:“老夫若是有个老偷儿的记名弟子,老夫岂不变成了坐地分赃的贼祖宗了。”话声一顿,接着目光掠过唐绳武、龙珠珠两人,徐徐说道:“老夫一生从未求助于人,但老夫被桃花妖妇囚禁于此,不是你们三人找来,就无法脱困,这就是老夫要把你们两人收为记名弟子的原因,徒弟救师父出困,该是天经地义之事。”

唐绳武忖道:“原来他自视甚高,就因自己放他出来的,所以非要自己两人拜在他门下不可。”

只听齐天宸续道:“你们既然寄名老夫门下,老夫应该传你们一些防身功夫……”

龙珠珠道:“师傅,你知道我们魔教规矩,门下弟子,不准学外来的武功的。”

齐天宸微微一笑道:“不要紧,你是老夫的寄名弟子,算不得外来武功,哈哈,不是老夫夸口,你若要天边海角,去找你失踪的母亲;就得学会老夫的剑法,始能防身保命。”

龙珠珠听的暗暗心喜,问道:“师傅的剑法,很厉害么?”

齐天宸仰天大笑道:“老夫十年幽囚,悟出不少剑术上的精微之处,纵不能说天下第一,也足可傲视武林了。”

小老头接口道:“齐老哥说的极是,目前江湖上,确是表面平静,内里蕴藏着一股可怕杀机,三年前一场巨变,显然并未消失,反而在暗中扩张,又和你们两个,都有切身利害,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难道你们还听不出来?”

龙珠珠点头道:“师傅,徒儿跟你学啦。”

齐天宸微笑道:“昔年不知有多少人想拜老夫为师,老夫都不屑一顾,但老夫要传你们武功,倒似是请求你们。”

唐绳武道:“师父授艺之恩,徒儿永不敢忘。”

齐天宸道:“老夫要在半日之间,传你们二人十三式剑掌,时间无多,你们坐下来,先听老夫讲述剑掌诀要……”

小老头听齐天宸就要传两人武功,自己留在室中,实有不便,这就耸耸肩道:“你们师徒讲解武功,小老儿把老虔婆这具尸体送出去了,顺便瞧瞧还有几间石室,是否囚禁着人?”

齐天宸笑道:“萧老哥不用出去了,那几间石室,都是空的,至于老夫和他们讲述的掌剑,虽是绝学,老夫并无秘技自珍之意,萧兄如果愿意听上几句,对你手上的如意金丝,也不无裨益。”

唐绳武心中暗道:“原来他手中那支铁丝,叫做如意金丝,无怪既能拨开门闩,开启铁锁,又能当作兵刃使用。”

小老头呵呵笑道:“齐老哥这是抬举小老儿,嘻嘻,小老儿只要学得你老哥一招半式,就足够在江湖上逞强了。”

齐天宸道:“那也未必,如果老夫推断的不错,只怕江湖上到处都已布满对方爪牙,而这些人的武功,至少也有一二招杀手,可使武功高过他的人,同样措手不及。”

小老头吃惊道:“老哥说的是铜沙岛的人?”

齐天宸道:“这不过是老夫的推想,真相如何,还有待事实证明。”说到这里,接道:“老夫时间不多,现在就要开始讲解老夫多年潜心研创的剑掌十三式了。”

唐绳武、龙珠珠听他一说,立时集中精神,仔细听了起来。

小老头也在一旁蹲下身子,两颗豆眼,只是望着齐天宸,静心聆听。

只听齐天宸道:“老夫这剑掌十三式,原是剑归剑,掌归掌,并不合为一,因为一个人心无二用,决不可能右手使剑,左手使掌,同时使出两种武功来。

这十年之中,幽囚山腹,悟出了一神游内,一神守外的道理,把一生研究的剑术,综合各家之长,融通变化,缩减为一十三招,再把各家拳掌指法,同样取精用宏,合为十三之数。试以右手使剑,左手使掌,融台为这十三式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慨传绝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