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14章 舍利为饵

作者:东方玉

这黄衣偕人并非老方丈,竟然是悟通和尚!

韦宗方不由瞧得一怔,还没开口,悟通和尚含笑招呼道:“两位施主请坐。”

韦宗方心里有些明白,拱拱手道:“大师父请了,五天前老方丈约在下今日前来,不知……”

悟通和尚没待他说完,连连合十道:“大师兄既然约韦施主前来,两位快请坐了好说话。”

一面回头喝道:“倒茶”!

一名沙弥应声端上茶来。

韦宗方回头一瞧,果然也不是从前那小沙弥了。

悟通和尚抬手道:“两位请用茶,大师兄已在两天之前圆寂了,韦施主有何见教,和贫僧说也是一样。”

韦宗方看情形早就料到了,想起那天小和尚说的话,他们师兄弟之间,似有隐情,心中虽觉可疑,但这是他们寺内之事,和自己无关,这就拱拱手道:“在下原是应老方丈之约而来,老方丈即已西登极乐,在下并无他事,这就告辞了。”

悟通和尚微微一怔,立即笑道:“五天之前贫僧容有冒犯之处,韦施主幸勿介意,两位既然来了,纵不吃了素斋再走,也该喝杯茶水,聊尽贫僧敬意。”

韦宗方道:“大师父不用客气了。”说到这里一面回头道:“妹子,我们走吧!”

悟通和尚脸上闪过一丝阴笑,又道:“韦施主急于要走,贫僧也不好挽留,只是韦施主既是应大师兄之约而来,可算是大师兄生前方外故友,大师兄捏盘西归,韦施主似乎该到大师兄藏骨之所,一瞻舍利佛骨,也算尽了此来心意,不知韦施主以为如何?”

韦宗方道:“老方丈佛骨放在何处?”

悟通和尚诡笑道:“就在敝寺后方,贫僧这就带韦施主前去。”

韦宗方点点头道:“有劳大师父带路。”

悟通和尚合十道:“施主言重,两位请随贫僧来。”

转身向静室外走去。

韦宗方、陆绮紧随在悟通和尚身后,离开方丈室,直向后山走去。

一会工夫,业已到了报恩寺后山,但见一片石崖之间,有一道宽阔石级,走了二十来级,使已登上平台。

迎面又是一座殿字,上面横匾上写着“祖师堂”三字,两扇朱红殿门,锁着一把大铁锁。

悟通和尚开启铁锁,双手推开殿门,举手肃客道:“两位施主请。”

韦宗方因悟通和尚把自己引来此地,心中早已暗暗生疑,此时一见这座祖师堂竟然建造在石壁之内更觉可疑,正待开口。

陆绮突然伸手一拦,说道:“表哥,请大师父先走咯!”

悟通和尚目光一闪,笑道:“贫僧自当先行,两位请进。”

合十一礼,果然当先走了进去。

这座祖师殿地势较高,三间大殿足有十丈来宽,虽建在山腹之中,却也十分光亮。

正中供着一人来高一座铁佛,方面大耳,貌相雄伟,塑得栩栩如生!

悟通和尚神色恭敬,走近铁佛面前,合掌礼拜了几拜,才道:“两位施主,这是先师一灯大师,肉身成佛,所以供在正殿,大师兄的佛骨,就在左首配殿。”

说话之间,人已朝左首一座神龛走去。

韦宗方目光一抬,看到神龛中,放着一个瓦缸,那自然是老方丈悟明禅师的骨灰子,这就跟着走了过去。

悟通和尚行到龛前,点了三支香插到炉中,合十道:“大师兄,韦施主应约而来,可惜迟来两天,只能赡仰你的舍利佛骨了。”接着伸手朝案上一指道:“韦施主请看,这玉盘之中,放着就是大师兄的舍利子了。”

说完,退到边上。

韦宗方随着他手指看去,果见案上一个玉盘之中,放着大大小小数十粒不同颜色的舍利子,晶莹有光,不觉对这位西去的老禅师肃然起敬!

陆绮走到韦宗方身边,低声问道:“表哥,什么叫舍利子?”

就在此时,那悟通和尚阴笑一声,身形突起,闪电朝殿外掠去!

陆绮应变也不算慢,娇叱一声:“那里走?”

身形凌空飞起,如影随形,急追过去,右手一探,飞攫悟通和尚后领!

但终究迟了一步,悟通和尚身子一仆,箭般窜出殿外,两扇殿门就砰然合拢来!

陆绮一抓落空,凌空飞掠而来的身子,几乎撞上殿门,慌忙刹住身形,落到地上,双掌一抖,朝殿门上击去,但听“啪”一声,双腕震得隐隐作痛,两扇殿门,却是纹风不动。

韦宗方也适时掠到,举手一掌劈了过去,又是砰的一声,殿门还是丝毫无损,不觉脸色一变,猛吸一口真气,功运双掌,奋力击出。

陆绮伸手一拦,摇摇头道:“不用多费力气了,这两扇石门,坚厚得很。”

韦宗方气愤的道:“这个和尚果然不怀好意!”

陆绮道:“我方才看他一再要留我们,后来又拿话激你,早就猜他居心不良,所以才要他先进来,唉,结果还是迟了一步,被他逃了出去,表哥,你知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对我们不利吗?”

韦宗方道:“我想他一定有什么秘密,怕人知道,啊!对了,那老方丈八成是他害死的,怕我知道内情,才想杀我灭口。”

陆绮道:“你就是喜欢多管闲事,现在好了,被他关在这里,岂不要活活饿死?”

韦宗方道:“我们想法子破门出去!”

陆绮摇摇头道:“不可能,这石门坚厚得很,他把我们引来,一定早已计算好了,那有这么容易,让我们破门出去?”

韦宗方呆得一呆,道:“那么难道我们就坐以待毙?”

陆绮想了想道:“我看两扇石门,既有这么坚厚,一定也十分沉重,凡是沉重的东西,关起来自然不会很快,但他方才逃出去的时候,这两扇石门很快的合了起来,可见这石门另有启闭的机关,他计算好时光,故意引我们去看舍利子,他就按上了机关,等两扇石门快要关闭,他才纵身窜了出去,我们迟了他一步,追到门口,石门也刚好合上。”

韦宗方道:“是了,这两扇石门,准是有机关操纵。”

陆绮笑了笑道:“我们只要找到开闭石门的机关就好。”

韦宗方道:“那么我们就快找……哦,不对,这机关不可能会在这里。”

陆绮道:“为什么?”

韦宗方道:“开闭石门的机关,要是就在里面,他把我们关在这里面,岂不是白关了?”

陆绮笑道:“我说,它一定在里面。”

韦宗方道:“你说出来听听?”

陆绮低笑道:“我自然有理由,你没看到,悟通贼秃进来的时候,是用少林派大力金刚掌力推动两扇殿门,但他出去,并没有用力去推,而殿门自动合起来的,由此可以证明启闭石门的机关在里面,不在外面。”

韦宗方听得暗暗佩服,她虽然是稚气未脱,但心思细密,江湖经验比自己要多得多,自己方才只看悟通和尚,双掌推门,十分吃力,并看不出他使的是“大力金刚掌”,原来她却早已看出来了。心中想着,不觉连连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快找吧!”

陆绮见他立即放弃自己的意见,称赞着自己,嫣然一笑,道:“我听大哥说过,江湖上所有机关消息,都是装的十分隐秘,不知内情的人,决难发现,我们纵然知道它在殿上,要找起来,只怕也不容易找!”

说话之间,两人已分头在殿上找寻起来。

半个时辰过去,偌大一座宽敞大殿,已经被两人找遍了,但依然找不到启闭殿门的机关。

陆绮忽然直起腰,掠掠她一头黄发,娇声叫道:“表哥,快不用找了。”

韦宗方道:“你找到了?”

陆绮道:“没有,我现在才想起来,就是找到开关,也没有用。”

韦宗方道:“那为什么?”

陆绮道:“你方才没看到殿门外面还有一把大铁锁么?”

这话不错,外面锁上了,就是找到开关,又有何用?

韦宋方哦了一声,默然不语。

陆绮缓缓走了过来,柔声道:“看来我们真要在这里活活饿死了。”韦宗方坚决的道:“不,我非破门出去不可,我不能饿死在这里。”

陆绮星目一睁,道:“你一定还有很重大的事,是么?”

韦宗方仰脸望着殿顶上,漆得金碧辉煌的铁梁,点点头喃喃的道:“不错我父亲十五年前,死在仇人手里,父仇未报,我母亲虽还健在,但我找不到她老人家,甚至连我身世姓名,至今未明。”

陆绮轻轻叹息一声,眼中流疏露出无比温柔之色,缓缓伸出手,握住韦宗方的手,焦的的道:“那怎么好呢,我实在想不出怎样才能破门出去。”她眨眨眼睛,问道:“哦,韦哥哥,一个人不知饿上几天,就是饿死了?”

韦宗方道:“只怕两三天下来,就是不饿死,也没有力气了”

陆绮忽然伸手揭下面具,扯下假发,一齐丢到地上,把娇躯缓缓向韦宗方身上偎了过去,仰脸道:“方哥哥,如果过了两三天,还出不去,你就把我吃了吧!”她说来认真,情意绵绵!

韦宗方听得不期一怔,本想推开她偎上来的娇躯,但瞧到她脸上娇羞盈盈,睁着两只大眼睛,瞧着自己,缓缓偎来,神态自然,好像自己决不会把她推开一般。心头一动,暗想:“她娇稚天真,胸中无邪,我若把她推开,只怕会大伤她的自尊!”心念转动,只好轻轻张开双臂,抱着她偎来的娇躯,微笑道:“天下那有人吃人的?”

陆绮仰脸笑道:“我们两个人,都洁生生的饿死,倒不如我让你吃了,也许那秃贼过了二三天,启殿门,进来瞧瞧,那时你就可以冲出去了。”

韦宗方被她说得大为感动,抱着她的手臂,不自觉的一紧,说道:“快别说这些话了,我们总可以想出办法来的。”

陆绮幽幽的道:“所有的办法,我都想过了……”

她回过头去,瞥见正中莲座上跌坐着的那尊铁佛,好像正在对着她微笑!

她先前也并没注意,这座大殿,建在山壁里面,殿门关上了,应该是一片漆黑,那里还有光亮?

原来穹窿似的殿顶上,嵌着不少径寸明珠,珠光辉映之下,竟然把这不见天日的山腹,照得祥气隐隐,不带半点阴森之气!心中暗暗觉得奇怪,这座大殿上,光是这些明珠就价值连城,和尚庙里,那有如此考究?不觉理理散乱的秀发,说道:“方哥哥,这地方有些奇怪!”

韦宗方松开抱着她的手臂,问道:“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陆绮道:“我想,这地方平日连悟通秃贼都很少进来的,你看光是殿顶上这些明珠,就价值不货,普通和尚庙里,那会有这般豪华?”

韦宗方抬目望道:“不错,这座大殿建造十分华丽,和前面的殿宇不同,好像后来改成祖师殿的。”

陆绮道:“就是咯,如果建造的时候,就是租师殿,开启殿门的机关就该装在外面,但开关明明装在里面。那就是说这里原先有人居住,平时就不准什么人进来,后来虽然改了祖师殿,依然殿门常锁着,所以连悟通贼秃都不大清楚。”

韦宗方点点头道:“说的有理,这人不知是谁?”

陆绮道:“这座报恩寺,已经有几百年了,这人能在寺后山腹中,建造美仑美矣的殿宇,那自然是寺里极具威权的人,除了方丈,还有谁?”

“哦……”她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口中哦了一声,又道:“方哥哥,我时常听大哥说,江湖上有许多寺院,表面上是出家修行的和尚,暗地里就是江洋大盗。他们在寺院里建造了机关密室,到外面去抢掳良家妇女,关在室里寻欢作乐,有时候连进香拜佛的妇女,只要稍具姿色,也会无缘无故失踪。我看这里就是不好的寺院咯!”

她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是以说来毫无顾忌。

韦宗方终究比她大一、二岁,听她言词直率,但又不好阻拦,等她说完,微微摇头道:“江湖上,这种寺院,自然也有,但这报恩寺,乃是少林寺的分院,少林寺清规素严,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情。”

陆绮披披嘴哼道:“照你说,少林寺就没有坏人了?那悟通贼秃呢?他要是不是坏人,会把我们关到这里来?”

韦宗方沉吟道:“我想悟通和尚早已和毒沙峡的人有了勾结,害死老方丈,可能是阴谋。”

陆绮道:“谁管这些?嗯,方哥哥,你猜这座殴宇,是谁建造的?”

韦宗方问道:“你说是谁?”

陆绮用手一指,道:“就是这尊铁佛!”

韦宗方回头瞧了室相庄严的铁佛一眼,道:“一灯大师?我以前曾听叔叔说过,一灯大师是少林有道高憎。据说,数十年前,少林上代方丈,原要把衣钵传授给他,命他继承少林掌门,他却薄掌门面不为,甘愿让与师弟,后来就到这里当了住持。”

陆绮接口道:“后来就在这里建了这宫丽堂皇的山腹密室。”

韦宗方道:“你如何知道的?”

陆绮道:“这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舍利为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