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15章 妍丑之争

作者:东方玉

韦宗方连天元子的影子都没见过,闻言连忙话锋一转,说道:“我们快看下去,一灯大师后来如何了?”

陆绮果然不再说话,看完了第一页,再看第二页……

“南海门素以武功奇诡著称,门下弟子很少涉足江湖,武林中人,也只闻其名,从没去过南海。

“万剑会主既然知道引剑珠是他唯一克制之物,那肯轻易放过,不久就挑选了百名剑士,亲率八大护法,远去南海。

“这一仗,双方死伤惨重,万剑会主带去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三数人,负伤回来,万剑会主也中了对方“天雷掌”,不久伤重致死。

“真正能够幸得不死的,屈指算来,仅除自己和陶百里,姜南山三人而已,但自己也在这一次中,伤了左腿,行动成残……”

陆绮看到这里,不觉抬头道:“方哥哥,陶百里不就是手创铁笔帮的铁笔定乾坤?他是丁之江的义父,原来他也是万剑会的护法,这姜南山又不知又是什么人?”

“经过这一役之后,他已大彻大悟,痛觉前非,贪嗔一除,灵台空明,他把这座石窟,加以封闭。

“他之所以留下这一段自身经过,就是让后人看看,纵然聚敛了无数珍宝,依然撒手西归,正是给本门弟子,心存贪嗔者,最好的殷鉴。”

下面具名果然是“释一灯手书”等字样。

陆绮随手阎上盒盖,侧脸说道:“一灯大师在江湖上名气很好,大家都说他是少林高僧,没有一人知道他加入万剑会的事,干么他要写下这段经过,让人家知道?”

韦宗方想了想道:“大概他在解脱之前,内疚神明,不把它写出来,不能表示他的仟侮吧?”

陆绮突然哦道:“方哥哥,这就对了,那老方丈一定知道这里的秘密,悟通秃贼要谋夺方丈位置,只怕就是为了这些藏宝呢!”

韦宗方剑眉一轩,沉声道:“不错,悟通秃贼勾结毒沙峡,老方丈准是他害死的!”

陆绮轻笑道:“瞧你,他们师兄弟自相残杀,管你什么事?也值得生这大的气?”忽然秀眉一皱,低声道:“方哥哥,这时候只怕已经天黑了呢,我肚子饿得很,你饿不饿?”

她不说,韦宗方倒也忘了,此时经她这一提起,果然觉得腹中饥饿,不由望了陆绮一眼,歉然道:“我们还是出去,想想办法吧!

陆绮缓缓偎了过去,仰着脸,柔顺的道:“方哥哥,我从小到大,直到今天,才知道饥饿是最难忍受的了,我想如果饿到明天,一定比今天更难受,你用剑杀了我,然后把我吃了,我们两人,就合成一个人了,我不会恨你的……”

“哈哈……”韦宗方突然一把推开陆绮娇躯,朗声大笑道:“我真是迟钝愚笨极了……”

陆绮骤不及防,被他推得跟跄后退了两步,愕然道:“方哥哥,你不喜欢我了么?”

韦宗方把她推开之后,才发觉自己喜极忘形,不觉脸上一红,忙道:“妹子,对不起,我想到高兴几乎把你推了一跤!”

陆绮睁大双目,问道:“方哥哥,什么事令你这样高兴?”

韦宗方大笑道:“不是你提起剑来,我竟然忘了我身边这柄宝剑!”

右手“呛”的一声;抽出一柄毫无锋芒的钝剑,随手朝地上插,光滑如镜,坚硬无比的山石,果然毫无声息的应手刺入!

韦宗方目注陆绮,朗笑道:“你瞧到了吧?我这柄剑,看去极钝,其实锋利无比,试问石门虽厚,它能挡得住这柄宝剑吗?”

陆绮喜形于色道:“是啊,我也忘了,那天你就是用这柄剑,破了师……回……回风刀。”

她无意漏出一个“师”字,那该是“师傅的回风刀”,但很快就改了过来。

原来陆绮正是天杀娘门下,她还不想让韦宗方知道自己来历,其实韦宗方这时候心头一高兴,那会去注意她的口气?

他拔出长剑,立即说道:“妹子,我们快出去吧!”

两人离开后殿,刚一走出南道,只听一阵轧轧轻震,一灯大师的那尊铁佛,又已缓缓移动,恢复了原来位置,这机关果然极尽巧思,只要进去的人,退回大殴,铁佛就会自动复原!

韦宗方早已手仗长剑,朝殿门奔去!

陆绮俯身从地上拾起假发,和人皮面具,一面急叫道:“方哥哥,你等一等,让我戴好了,再去斫门咯!”

她一边说话,一边迅速戴上面具,覆好假发,款款朝韦宗方走去。

但就在此时,殿门外隐隐传入一阵开启铁闩的声音!

陆绮忙道:“方哥哥,且慢,好像有人开门呢?”

这声音,韦宗方自然也听到了,他朝后退了两步,点点头道:“不错,这是拔启铁闩的声音!”

陆绮回头笑道:“悟通秃贼,总不会给我们送饭来吧?”

两扇石门,砰然大开,当门站着一个蓝衫汉子,掳着袖管冷哼道:“我当里面按着什么机关,原来只是两扇笨重的石门……”

他大袖一拂,目光落到韦宗方身上,似是呆得一呆,接着冷峻的道:“你还没有死?”

韦宗方这一瞬之间,也已看清来人,正是那晚在上饶城外遇上的蓝衫少年——自称蓝衫银扇的那个人!心中不觉有气,冷哼一声道:“蓝家毒针……”他原想说:“蓝家毒针,能奈我何?”

但才说了一半,瞥见蓝衫少年身后不远,俏生生站着一人,那正是送自己解毒灵葯的绿衣女郎。不由怔得一怔,自己要是没有她适时赠葯,早就毒发身死,这句“能奈我何”,当着她的面,怎好意思出口,语声略微一顿,接着道:“在下没中你暗算,你是否觉得意外?”

蓝衫少年昂首道:“那天没死,今天再补你一针,也就是了”

陆绮身形一闪,问道:“那天用蓝家毒针暗算方哥哥的,就是你么?”

蓝衫少年瞧到忽然闪出一个奇丑无比的女子,不觉微微一楞,问道:“你是什么人?”

陆绮哼道:“你管我是谁?我是他表妹。”

蓝衫少年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陆绮怒哼道:“你笑什么?”

蓝衫少年笑声一落,星目含光,朝绿衣少女叫道:“表妹……”

绿衣少女神情冷淡,站在那里,连理也没有理他,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陆绮打量了几眼,闪电朝韦宗方投了一眼,转身朝外就走。

蓝衫少年慌忙转过身去,咦道:“表妹……你……”

陆绮娇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蓝衫少年道:“你要怎的?”

陆绮道:“你方才笑些什么?不说说清楚,你就想走?”

蓝衫少年朗笑道:“我笑什么,你也管得着?”

陆绮哼道:“你有一个漂亮表妹,就笑我生得丑么?你这油头粉脸的轻薄浪子,姑娘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还当江湖上都怕你们云南蓝家了?”

话声出口,突然扬手一掌,朝蓝衫少年脸上掴去!

那绿衣少女走出了几步,听到陆绮的话,脚下不由停了下来。

蓝衫少年没防到陆绮说动手,就动手,来势会有这么快法,身形向侧出,避开陆绮一掌,剑眉一剔,怒嘿道:“丫头,你是……”

他“找死”两字,还没出口!

陆绮身如电转,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掴了过去,口中轻笑道:“你躲不开的!”

“啪”的一声脆响,掴个正着!

蓝衫少年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这个奇丑少女,身法快得出奇,身不由己的朝左跨出半步。

这下,不由激起杀机,大喝一声,从袖中撤出银扇,正待扑去!

绿衣少女叫道:“表哥且慢!”

蓝衫少年愕然停步,回头问道:“什么事?”

绿衣少女道:“我有话问她。”

蓝衫少年道:“愚兄把她拿下了,你再间她不迟。”

陆绮早已回到韦宗方身边,闻言冷笑道:“凭你这点能耐,也想把我拿下?”

绿衣少女恨声道:“我就要问她,不用你管。”

一边说话,一边款款的朝陆绮走来。

陆绮眨眨眼睛,冷声道:“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

绿衣少女目光盯在陆绮脸上,问道:“你是不是戴了面具?”

陆绮扭头道:“我天生成的,干么要戴面具?”

绿衣少女瞧瞧韦宗方,又瞧瞧陆绮,她不信一个玉面朱chún的美少年,会有这么一个丑八怪的表妹?不觉哼道:“我不相信。”

陆绮也哼道:“谁要你相信?”

绿衣少女道:“我要看看你的本来面目。”

陆绮道:“就算我戴了面具,管你什么事?”

绿衣少女冷声道:“我说过要看,就是要看。”

陆绮道:“你如何看法?”

绿衣少女不屑的道:“你当我不会揭下你的面具来么?”

陆绮厚嘴chún一披,指指自己脸上,哼道:“你来试试看?”

绿衣少女道:“你当我不敢?”

猛然一挫柳腰,随着话声,疾向陆绮欺来,身法怪异,疾逾飘风,绿影一闪,人已欺以,右手闪电般朝陆绮脸上抓去。

陆绮哼道:“你是不要命了!”

右掌如刀,直向绿衣少女当脸击去!

两位姑娘出手都快,绿衣少女的手指,快要触到陆绮面上,陆绮的手掌,也同时快要划上绿衣少女的前胸。

这下可把韦宗方瞧得吃了一惊,慌忙伸手拉了陆绮一把,急急叫道:“妹子不可伤她……”

其实不用他拉,绿衣少女欺近陆绮身前的一刹那间,右手直抓未变,左手奇快无比,早已轻轻格开了陆绮右掌。

陆绮也同时左手一翻,疾向绿衣少女抓来的右腕抓去,但被韦宗方一拉之势,两人的手势,都落了空。

绿衣少女一抓落空,两道清澈眼神,不由自主的瞟了韦宗方一眼,娇躯晃动,接着朝陆绮欺去,右手一挥,幻起一片指影,分袭陆绮身前要穴。

韦宗方看得暗暗皱眉,心中不由赞道:“这位姑娘,身手大是不凡!”

陆绮这回没再出手,只是纵身一跃,闪避了开去。

绿衣少女似是极为气恼,冷笑一声,双手齐出,飞起重重掌影,有如天女散花一般,飘洒而出!

但见陆绮双肩一晃,身躯连闪两闪,竟又把绿衣少女的重重掌影避开。

绿衣少女眨眼间,连攻了三招,一招比一招凌厉,但都被对方避过,心知遇上了对手,不觉停下手来,口中冷冷说道:“你为何不肯还手?”

陆绮道:“你没听到我表哥叫我不可伤你?”

绿衣少女哼道:“你倒很听他的话?”

陆绮笑道:“难道你不听你表哥的?”

绿衣少女脸上一红,一双明亮的双目中,浮出忿怒的光芒,跺跺小蛮靴,冷声道:“我非把你脸皮揭下来不可!”

飞身而起,一掌拍了过来。

陆绮也怒声道:“不识好歹,你当我怕了你。”

右手扬起,迎着击出。

两只纤纤玉掌,一下接实,但听“啪”的一声脆响,裙据飘飞,香风轻扬,两人各自震的后退了一步。这一掌硬接,两人竟是都变了脸色,显然两人的内力,也在伯仲之间。

韦宗方眼看两人都是犯了小性,谁也不肯退让,心中正感为难,目光一瞥,急忙叫道:“表妹快住手,有人来了!”

陆绮和绿衣少女听说“有人来了”,果然一齐回头朝门外望去。

蓝衫少年手中握着一柄银扇,原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两女,此刻也迅速转过身去。

殿外正有两个人朝阶上走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穿青罗夹衫的中年文士,约有三十来岁,修眉朗目,白面无须,看去温文洒脱。跟在后面的,堆着一脸好笑,状极恭敬,正是本寺新任方丈悟通和尚!

陆绮一眼瞧到悟通,不由气道:“好啊,这秃贼自己送死来了,我去把他抓来。”

说完,正待冲去!

韦宗方连忙拦道:“妹子,且慢!”

陆绮道:“那为什么?”

韦宗方低声道:“等他们进来了再说。”

两句话的工夫,殿前两人已经越过平台,跨进殿门,走在前面的青衫文士目光一扫,回头问道:“就是这四个人?”

悟通和尚连忙躬下身去,朝蓝衫少年、绿衣少女指了指,低声下气的道:“是他们两个。”

蓝衫少年剑眉一扬,朗声应道:“不错,找上门来的就是区区在下、又待如何?”

青衫文士只望了他一眼,并没理会,又向悟通问道:“那两个呢?”

他这句话间的自然是韦宗方和陆绮两人了。

悟通和尚道:“他们找敝师兄来的,是小僧把他们关在里面……”

青衫文士没待悟通说完,目光又投到蓝衫少年身上,问道:“你连伤寺中多人,是从那里来的?”

蓝衫少年傲然冷笑道:“区区也正想请教,尊驾是从那里来的?”

青衫文士微微一笑,道:“你找一灯大师埋骨之处,自然是有为而来。”

韦宗方暗暗哦了一声,目光不期朝陆绮望去,意思是说:“对不,他们果然另有事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妍丑之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