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16章 抱剑书生

作者:东方玉

青衫文士瞧他相应不理,不觉大怒,朗笑一声,道:“慕容修会过多少高人,还未必把阁下放在眼里?”

陡然跨前一步,双掌倏扬,连续劈出三掌!

他这一含怒出手,果然非同小可,不但出手极快,而且每一掌,都是含蕴内力,发如奔雷,威势极猛!

在场四人谁都没听说过慕容修三字,大家心中暗暗奇怪,照说凭他的武功,该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何以亮出万儿来,会名不见经传?

大家心中想着,但目光却盯着两人,丝毫不肯错过。

青衫文士这三掌凌厉攻势,堪堪出手,那怪人不退不让,口中又是一声冷嘿,突然跨步迎上,双掌合击,硬接过去。

但听“砰”“砰”“砰”接连三声巨震,青衫文士攻来的三掌,又被怪人同时接了下去!

这两人功力悉敌,一出手就连续硬打硬拼,只看得殿上四人个个心头大震,江湖上动手过招,要像这般蛮打硬接,实是少见!

那悟通和尚站在青衫文士身后,他本来仗着青衫文士作靠山,面有喜容,这回凭空来了一个怪人,武功不在青衫文士之下,他忖并双方情势,不禁流露出不安之色。

这连续三招硬拼硬接,使得青衫文士和怪人都显然有点真气浮动,衣袂猎猎狂飞,各自都后退了三步。

就在此时,那怪人突然回过头来,瞪目沉喝道:“你们有什么好瞧的?”

这话明明是催大家快走,再不走,老子不管了!

青衫文士退后三步,正在暗自凝神调息,闻言不禁双目一睁,大笑道:“朋友是南海高人?还是修罗奇士?”

他从绿衣少女的突穴斩脉手法,认出是南海门的“锁龙手”。

后来又发现韦宗方的“裁云手”中,暗藏“修罗刀”,认为这怪人必和这两门有关,姓蓝的少年则是云南蓝家后人,只是他还不知道陆绮是天杀门下!

那怪人嘿然晒道:“你瞧不出来?”

突然疾冲过去,左手一探,迅如雷光石火,向青衫文士左肩抓去!

这是一记变化奇奥的擒拿手法,青衫文士暗暗一凛,侧身微闪,喝道:“少林大摔碑手:“

随手一记“惊涛拍岸”,向怪人抓来左腕拍出。

怪人抓去之势,异常迅速,变化更是诡异。

青衫文士一掌后出,他已化抓为拂,一圈之势反推而来,左手突然骈指如戟,朝青衫文士“天突穴点去!”

青衫文士一仰身,退后了三步,喝道:“武当太极掌,峨嵋穿云指,哈哈,阁下果然技艺精博!”

喝声出口,右手幄住剑柄,从身边抽出一柄青稳长剑,双目湛然,缓缓投注到怪人身上,含笑道:“慕容修难得遇上高人,想在兵刃上讨教。”

他举止洒脱,虽已抽出长剑,但看来依然文质彬彬,神情安详。

那怪人见他掣出剑来,也立即后退一步,右手探入怀中摸出一柄还不到两尺长的短剑,当胸直竖回头沉喝道:“你们请出去,别碍了我手脚。”

韦宗方看出两人手上的宝剑都非凡品,青衫文士的一柄青光湛然,宛如一激秋水,怪人的短剑也光华流动,剑身上七颗金星,灿然夺目!

青衫本上虽然脸含微笑,但他投注在怪人身上的双目,神光已渐见强烈,直似两道冷电,左手暗掏剑诀,也缓缓举了起来。

怪人喝声出口,当胸直竖的短剑,剑尖也渐渐指向对方。

韦宗方瞧得暗暗吃惊,心想:这两个人似是都在凝蓄真气,这等上乘剑术,一发之势,必然凌厉无比,看来怪人说得不错,自己等人站在这里,确实碍了他手脚。

心念方动,陆绮轻轻扭了他一下衣袖,说道:“方哥哥,我们走吧!”

韦宗方点点头,两人相皆走出殴门,蓝衫少年和绿衣少女也不再停留,跟着走出。

就在四人堪堪离开祖师殿的当儿,身后突然响起一声龙吟般长啸,紧接着就是一阵急骤的金铁交震,“锵”“锵”不绝!

韦宗方不由自主的脚下一停,正待转过身去,看看这场搏斗,胜负谁瞩?

陆绮拉着他衣袖急道:“方哥哥,不用看啦,我们快走咯!”脚下不停,朝前奔去。

韦宗方和她相处几日,知道这位妹子武功高出自己甚多,而且是个不肯服输的人,这回何以一味的催自己快走?

心中虽觉奇怪,人却跟着陆绮,急步飞掠而去”

只听远处传来青衫文士的朗声长笑:“哈哈,阁下原来是修罗侍者……”

纵出围墙,韦宗方回头瞧去,已不见蓝衫少年、绿衣少女跟来,暗想:“也许他们不和自己同路。”

陆绮没说话,只是低头赶路。

韦宗方看她依然朝上饶城奔去,不由问道:“妹子,我们仍然回上饶去?”

陆绮回头道:“时间这么晚了,不回城里去,找得到吃的住的?”

这话不错,这一带地势荒凉,连人家都没有?自然找不宿头,姑娘一天没吃东西此刻敢情饿急了!

两人翻越城墙,依然回到了高升客栈。

这时差不多已有初便。店伙瞧到两人早晨已经结账出门,这时候又回来了,连忙堆笑迎了上来,说道:“韦爷这时候才回来,小的还当两位已经走了。”

那店伙道:“房间是有,只是韦爷住的那间,已经有人住了,后院还有一排厢房,不知……”

陆绮不耐的道:“快领我们去,别噜嗦了。”

店伙连连应是,领着两人进入后院厢房,那是一明两暗,两边为卧室,中间是一间小客室。

韦宗方跨进客室,立即吩咐道:“伙计,你快去给我们弄点吃的来,越快越好。”

店伙道:“两位要些什么,小的好吩咐下去?”

陆绮挥挥手道:“什么都好,要快。”

店伙答应一声,退了出去,一会工夫,端着两碗面和一笼包子走进来,又替两人冲上茶水,才行退去。

陆绮朝韦宗方低笑道:“方哥哥,再饿上一会,只怕我连路都走不动了呢!”

韦宗方起身掩上门,回头道:“那你快吃吧!”

两人匆匆吃毕,各自洗了把脸。

韦宗方忍不住问道:“妹子,你方才只顾催我快走,可是发现了什么?”

陆绮低笑道:“你就是不问,我也要告诉你了,你知道那个慕容修是谁?”

韦宗方道:“他是谁?”

陆绮道:“万剑会的青穗总管抱剑书生,我以前听大哥说过,据说江湖上能够在他剑下,走得出十招的人,已是不多……”

韦宗方道:“抱剑书生,我好像也听叔叔说过。”

陆绮道:“我先前听他自报姓名,不知道他就是抱剑书生,你猜,我后来怎么会知道的?”

韦宗方摇摇头道:“猜不着。”

陆绮嘟嘴道:“还没有猜,当然猜不着,你得猜呀!”

韦宗方道:“可是你后来想起来了?”

陆绮道:“不错,我只听大哥说过抱剑书生,不知道他的姓名,你呢,你不是也听你叔叔说过,怎么也不知道?”

韦宗方道:“是啊!我也只听叔叔说过抱剑书生的名字。”

陆绮笑了笑才道:“我是听那怪人说的。”

韦宗方深感意外,张目道:“就是和抱剑书生动手的那个怪人说的?”

陆绮道:“不是他,还有第二个怪人?”

韦宗方道:“他说了什么?”

陆绮道:“他初次现身的时候,我还当他是我大哥呢,那时我肚子早饿了,因为把他当作大哥,才留了下来。他和抱剑书生接连硬对了几掌,我越发相信除了我大哥,别人那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韦宗方道:“他是你大哥?”

陆绮白了他一眼,嗤的笑道:“你这人怎么连话都听不出来?他是我大哥,我还会走?”

韦宗方道:“那是什么人?”

陆绮续道:“一直等到他亮出那柄七星短剑,要我们出来,别碍他手脚,我才知道他不是大哥了,也就在那个时候,他用传音入密要我和你赶快离开,现在想来,他可能是冲着你来的。”

“冲着我来的?”韦宗听得奇道:“他和你说了什么?”

陆绮道:“他说‘姑娘还不叫他快走?万剑会青穗管抱剑书生剑上造诣,非同小可,只要一动上手,我就无法照顾你们了“这不是冲着你吗,我又不认识他?”

韦宗方道:“我也不认识他。”

“哦……”陆绮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口中哦了一声,凝眸盯着韦宗方问道:“方哥哥,刚才那绿衣少女,你好像认识她?”

韦宗方没想到他会突然有此一问,怔了一怔才道:“她对我有过救命之恩,上次我中了蓝家毒针,就是她赠的解葯。”

陆绮眨眨眼睛,问道:“她为什么要送你解葯呢?”

韦宗方又被她问得呆了一呆,一时之间想不出适当的措词答覆,嗫嚅的道:“这个……我就不知道……”

陆绮抢着道:“你不知道,我知道。”她没待韦宗方开口,接着说道:“她不喜欢她表哥。”

韦宗方想起绿衣少女那晚赠葯之时,确实说过看不惯蓝衫少年那种狂态,不由暗暗觉得自己这位“表妹”,心细如发,观察入微。

陆绮看他低头不语,忽然娇笑了一声,目光朝韦宗方一溜,又道:“你知道不?她喜欢的就是我表哥!”

韦宗方脸上一红,尴尬的道:“你别乱说。”

陆绮哼道:“难道我说错了?方才她就一直脉脉含情的朝你望来。”

韦宗方没有作答,陆绮更气,扭扭头道:“你也别装傻,哼,你自然也有意思咯,不然,为什么叫我不可伤她?”

她一句紧逼一句,女孩儿家,就是在这件事上,不肯放松。

韦宗方脸上更红,正容道:“那是为了她对我有救命之恩。”

陆绮忽然眨动星目,滚下两滴泪水,披嘴道:“她狠狠的向我出手,你为什么不叫她住手?你明明就是偏心!”

韦宗方着慌道:“妹子,这是你大多心了,我和她不熟,怎好出声叫她住手?”

陆绮倏地转过身去,道:“一朝生,两朝热,你还怕和她不熟?”

说完,急足朝房里奔去,“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简直是莫须有的罪名,韦宗方手足无措,慌忙低声叫道:“妹子……妹子……。”

陆绮只是不理,韦宗方在她房门口站了一会,再也听不到什么声息,敢情姑娘家赌气睡了,只好摇摇头,回房睡觉。

陆绮匆匆冲进房去,只是一时赌气,女孩儿家犯了小性,弯上个扭,原也是常有之事。

越是闹一次误会,越容易增进双方的情感,只要韦宗方赔上个小心,也就没事啦,她还不照样的开出门来了?但就在陆绮冲进房门,尽力关上房门的刹那之间,蓦地瞧到正有一个人坐在床沿上。那是一个脸蒙黑纱的黑衣女子,此刻俏生生的站起身来!

黑衣女子缓缓从头上取下黑纱,露出一张秀丽的脸孔,嘘道:“三妹,轻声些!”

陆绮道:“二师姐几时来的,差点吓我一跳。”

黑衣女子微微一笑道:“大师哥说三妹有了心上人,我还有些不信,想不到确有其事,姊姊向你恭喜啦!”

陆绮脸上一红,不依道:“二师姐不来啦,你是笑我……”

黑衣女子低笑道:“这有什么害羞的,不但姊姊替你高兴,连师傅她老人家也是替你高兴,大师哥称赞他人品好,果然不错。”

陆绮掩着耳朵,把头摇得博浪鼓似的道:“二师姐,你尽说这些,我不要听。”

其实她心里可暗暗喜不自胜。

黑衣女子轻笑道:“咱们师姐妹情同骨肉,你干么还瞒着我?好,不说,就不说。”

陆绮抬头问道:“二师姐突然在这里出现,有什么事吗?”

黑衣女子道:“自然有,师傅听说镂文犀被万剑会夺走,气得痛骂了大师哥一顿,师傅说,咱们纵然放弃了,但也不能落到万剑会手里,所以要责令你去讨回来。”

陆绮身子一震,吃惊道:“要小妹去讨回来?”

黑衣女子淡淡一笑道:“是啊,目前只有你可以去讨。”

陆绮张口慾言,黑衣女子笑道:“三师妹,你也糊涂了,他身边不是有修罗律令?”

陆绮疑虑的道:“师傅的意思……”

黑衣女子柔声道:“别怕,师傅要大师哥和我暗中在路上保护,不论讨得回,讨不回,都没关系,只要走上一趟就好。”

陆绮道:“那为什么呢?”

黑衣女子微笑道:“你日后自知。”说到这里,格的轻笑道:“我要走啦,最好明天就动身,啊,师傅还说,你的事,她老人家也同意……”

人随声起,去得像一缕轻烟,朝窗外飘逝!

第二天一早,韦宗方还在睡梦之中,就被拍门的声音惊醒,翻身坐起,正想问话。

只听陆绮娇声叫道:“方哥哥,快起来啦!”

韦宗方一跃下床,说道:“妹子,可有什么事吗?”

陆绮道:“还有什么事,我们该上路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抱剑书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