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02章 嗜酒毒蟒

作者:东方玉

张君恺傲然道:“不要紧,静字辈的师兄们,明天上午也可以赶来了。”

两人说话之间,早已走进屋去。

韦宗方悄悄退下,回到椅上,心中不禁有些明白。

自己新给交的丁之江,想必正是武当门下兄妹口中的钦笔帮帮主无疑,他不是给了自己一支铁笔,要自己过了明午再去找他?敢情就是因为明天中午,已和武当派的人约好了,不愿自己卷入他们的是非之中,但以自己看来,丁之江为人正派,不像是劫镖杀人的人。

何况方才听张君恺的口气,好像安远镖局的总镖头孟坚和,出面替两家调停。自己虽然不识得孟坚和,但少林派领袖武林,清规素严,孟坚和既是少林派的人,他肯替钦笔帮出面调解,就可证明铁笔帮在江湖上并不是为非作歹的帮会。

隔壁这两兄妹,眉宇之间,一脸傲色,尤其红衣女郎更是骄横,出手也歹毒已极,如果不是事先已经听到他们是武当门下,自己真想出手教训教训他们。

啊……叔叔曾在信上说过,如果有人问起自己师承宗派,可说武当天元子门下,想来天元子定和叔叔渊源极深。

明天武当派还有人赶来,自己只当不知其事,何不就在午前找上安远镖局去,瞧个热闹?万一双方闹僵的时候,也好多个调停的人,他既没江湖经验,但自己觉得想的甚是有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店伙送上灯盏,韦宗方吩咐他替自己送来晚餐,在房中吃了,就熄灯上床,做着吐纳工夫。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当他正在忘我的空灵境界之中,突然如有所感!就在警兆乍生的一刹那,依稀发觉有人及窗而止。

韦宗方心头不禁一惊,自己这种警兆只是在运功之时,灵台空明,高出视听,有人潜入十丈以内,心灵上所起的一种感应,其实自己并没听见什么?这人居然能在行动之际,不带丝毫声息,这份轻功,无疑已高出自己之上!

这人会是谁呢,他为什么要觑伺自己?心念转动,忍不住抬眼望去,那是一对灿若明星的眸子,正在朝自己凝视。

突然窗外那时眸子,一闪既隐,韦宗方正感奇怪!

只听隔壁房的张君恺大声喝道:“什么人?”

接着听到隔壁窗户轻启之声,敢情他已经越窗而出。

韦宗方这才知道,此人倏然隐去,原来是为了发现隔壁的张君恺还没睡觉。

就在张君恺喝声出口,又听到有人开启房门声音。和那红衣女郎长剑出鞘的呛然轻响,娇声问道:“二哥,是什么人?”

张君恺冷嘿道:“没有什么,愚兄方才明明看到窗前似有人影闪动,这人逃得好快!”

红衣女郎问道:“二哥没瞧清楚是谁?会不会是铁笔帮的贼人?”

张君恺道:“区区铁笔帮,谅他们还没有这等高明的身法。”

红衣女郎愤然道:“那准是他们约来助拳的人,哼,明天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还当咱们武当派是好欺的呢!”

韦宗方听到两人的话声,心想:“也许那人当真是觑探他们动静来的,与自己无关。”

当下也就不以为意,依然缓缓盍上眼皮,自顾自运起功来。

一宿无话,第二天早晨,韦宗方才一起床,忽然发现窗前一张横桌上,多了一张狭长字条。取起一瞧,只见上面写着:“天亮出城,幸勿耽搁。”

字迹娟秀,似是出之女子手笔!

韦宗方瞧得一怔,这字条,极可能是昨夜偷窥自己的那人,从窗缝中塞进来的无疑。

自己第一次出门,除了昨天新结交的丁之江,江湖上并无一个熟人,他约自己午后前去找他,决不会再暗中留条,叫自己天亮出城。尤其昨晚那双眸子,晶莹有光,也不像是丁之江,那么这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自己“天亮出城”?莫非他投错了房间,这字条是留给隔壁房张君恺的?收起字条,开出门去,正好店伙端着脸水进来,放到桌上,一面滔笑道:“相公怎不多睡一会?时光还早着呢!”

韦宗方道:“我和朋友约好了,还有事去。”

店伙一清早忙着招呼客人,很快退出房去。

韦宗方洗了把脸,就到柜上会过店帐,走出房门,在街旁摊子上,吃了一顿早餐。

时光当真还早,大街上许多店铺,才开门板,有的还在扫地。

韦宗方从小在山上长大,习惯了黎明既起,不知道城里人起来的迟。他原想就到安远镖局找丁大哥去,但此刻看到大街上这般情形,不觉有点踌躇起来。深悔方才没在客店里多耽上一会。

这就信步朝街上走去,刚到十字街口,只见路边上围着一圈路人,像是瞧热闹一般!心中觉和奇怪,也自走了过去。

原来墙脚边上一张草席上,坐着一个花子,只穿了一条犊鼻裤,上身赤着膊,这时正仰着脖子,举起酒葫芦喝酒。

花子身边放了一个四尺多长,比碗口还粗的竹筒,竹筒身上缚着一根又黑又粗的布绳。敢情他一直背在身上,不知有好多年了,筒身已经红得发亮。

韦宗方不知大家围着花子瞧什么,正想走开,忽听花子身边“呱”的一声,似有什么东西在叫?不禁又停了下来,想瞧个明白。

那花子放下酒葫芦,咂咂舌头,回头道:“你方才已经喝了一口啦,还叫什么:这酒是昨晚剩下来的,我一个人喝,还嫌不过痛呢!”

瞧那花子大约四十岁左右年纪,生的满脸胡子,两条臂膀上点点斑斑,全是伤疤,右边颈上长着馒头大一个肉瘤,胸口毛茸茸的满是黑毛。

韦宗方听了这几句话,不知他是在和谁说话?但围着瞧热闹的人,已“哄”的笑了起来!

这会韦宗方才听清楚了,那叫声是从筒中发出来的,心中更觉奇怪。

那花子皱皱浓眉,凑着竹筒,用商量的口吻说道:“老三,你一定要喝,那只能再喝一口,多了可不成!”

“呱”!竹筒中又叫了一声,花子笑笑道:“好,那你出来吧!”

原来那个竹简口上,塞着一大团破棉絮,花子一边说话,一边把塞着的棉絮拉了出来。

这一拉不打紧,只见从竹筒中缓缓探出一颗五色斑斓的蛇头,火红加叉的蛇舌,一伸一缩,足有四五寸长,形状极为可怖。

韦宗方不由吓了一跳,他曾听不知名的叔叔说过,凡是蛇头作三角形的,都是毒蛇。这条蛇全身斑斓五色,粗如儿臂,一颗头几乎有拳头大小,活像耕田的犁,想来必是奇毒无比!

那蛇头伸出筒口,两颗眼珠就紧盯着花子,两腮鼓动,又“呱”的叫了一声。

花子伸手拍拍蛇头,右手拿起酒葫芦,大拇指按住葫芦口,凑着蛇嘴,缓缓倒去。他生似舍不得多倒,酒从大拇指中涓涓流出。

那蛇像是喝惯了酒一般,蛇舌连卷,咕嘟咕嘟的喝着,居然一滴也没流到嘴外。

花子只让它喝了两口,便自按住,说道:“好了,快没有了,这点该留给我喝了。”

花子左手轻轻拍着蛇头,右手移开酒葫芦,他也不管手指上已经沾了不少蛇涎,就凑着嘴chún,一口气把酒喝干。

韦宗方瞧的直犯恶心,但旁观的人,却又哄的笑了起来。花子拍着蛇头,倒转葫芦,朝蛇道:“你瞧,这会真的没有了,你快回进去,咱们该找个朋友,讨些酒钱,沽酒去,才是正经!”

那五彩斑斓蛇真还听话,身子一缩,果然回进筒去,花子拿起棉絮,把筒口塞好,伸了个腰,站将起来。

瞧热闹的人听出花子快要伸手要钱,就纷纷走散。

花子目光一抡,忽然瞧到韦宗方身上,张口道:“你这位相公,替咱们出些酒资如何?”

韦宗方听他谈吐不俗,知他不是寻常乞丐,立时从身边取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递了过去。

边上几个瞧热闹的人,眼看一个布衣少年,出手就是一大锭银子,大家不觉眼睛一直。

要知那个年头,一文铜儿,就可买上一两个馒头,三文钱,就够买半斤高粱,打发花子,给他一文两文,也就差不多了。

那知花子接到手上,掂掂份量,咧嘴道:“这里只有四两七钱,五两还不到,难道凭这四两七钱银子,就能交得到朋友?你相公身上少说也有二十八九两,咱们对分,也该再添上十两八两,施舍给我,可跟施舍给别的花子不同,准有你的好处!”

他掌心推着那锭银子,不肯缩回手去。

这当真是狮子大开口,施舍花子,那有要人家把身上银子对分的道理?韦宗方已知他不是寻常乞丐,微微一笑,道:“在下并不想得到什么好处,大家交个朋友,倒是可以。”

他果然又从怀中,取出一锭十两来重的银子,放到花子手上。

旁边的人,瞧得啧啧称奇,没有一个人心中不在暗骂:“这小子简直是冤大头!”

花子面有喜色,接过银子,点点头道:“你这位相公,倒是慷慨的很,读书人有这样胸襟,实在难得!”

说到这里,卷起破席,夹到胁下,一手背起竹筒,回头道:“老三,咱们沽酒去。”

他再也没有向韦宗方道谢,就扬长而去。

边上瞧热闹的人,有人忍不住道:“小哥,你上当了,这种耍蛇的花子,值不得救济的,瞧他骗到钱就走,连谢也没谢一声。

一个人开了口,第二个就接口道:“是呀,这种跑马头的人,平日就是强讨硬要惯了,专门找老实人要钱,这位小哥,大概没出过门,上一回当,以后就学一回乖。”

韦宗方被他们说得脸上一红,笑笑转过身,朝街上走去,依稀还听到身后有人指指点点的笑他是大傻瓜,有钱没处花。

东横街到了!

安远镖局是一座石门的大院落,门口蹲着一对石狮子。左首门上挂着一方上缀红绸的白铜招牌,直书“安远镖局”四个大字,擦得光可鉴人,十分气派。

门内放着一条长凳,坐着两个短靠大汉。

韦宗方逡巡了一下,便朝石阶上走去。

那两个汉子瞧到韦宗方,便有一人站了起来,点头招呼道:“小哥哥你找谁?”韦宗方抱抱拳道:“在下是找丁之江大哥来的。”

那大汉朝韦宗方上下打量了一眼,最后瞧着他身边那口生了铁锈的长剑,冷冷问道:“你找他有什么事么?”

韦宗方初入江湖,可不知人情势利。尤其是这些镖局趟子手,那会把一个穿着青布长袍,挂了一柄铁剑的小伙子瞧在眼里?闻言答道:“在下是丁大哥约我来的,不知他在不在,麻烦老哥们替我通报一声。”

那大汉听说韦宗方是铁笔帮主约来的朋友,心中似乎有点不信,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才道:“小哥贵姓?”

韦宗方从怀中掏出那支铁笔,递了过去,一面答道:“在下韦宗方,丁大哥和我昨天约好了的。”

那汉子瞧到铁笔,不禁怔的一怔,立即肃然起敬,另外一个汉子也站起来陪笑道:“丁大侠就在里面,少侠请到里面坐,张老五,你快去通报一声。”

先前那汉子,答应一声,急步朝里奔去。

韦宗方跟在他身后堪堪走近阶前。

只见丁之江已大踏步从左厢迎出,洪声笑道:“韦兄弟,你到来得早!”

韦宗方只叫了一声:“丁大哥。”

丁之江已经一把挽住他的臂胳,一面说:“快到里面请坐,我替你引见几个朋友。”

跨进左厢,再往里走,是一间精致的小客室。这时已有三个坐在那里谈天,瞧到两人进来,便自起立让坐。

丁之江笑道:“这就是我新结交的小兄弟韦宗方。”

一面指着坐在上首椅上,一位身穿围花蓝袍的红脸老者,就是安远镖局总镖头胜字旗孟坚和。

面貌白哲,中等身材的是副总镖头穿云弩李元同。

五短身材,瘦削精干的是铁笔帮护法过天星罗亮。

韦宗方连连朝三人拱手作揖,说了些久仰的话,丁之江拉他在自己身边坐下。

孟坚和目光瞧着韦宗方,含笑问道:“韦少侠少年英俊,精华内敛,足见高明,不知是那一门派高弟?”

韦宗方细看这位少林出生的总镖头,年约五旬,一张枣红脸,精神奕奕,两边太阳穴高高隆起,一望而知是位外家高手,但他能一眼瞧出自己“精华内敛”,这份眼光,就不同寻常,闻言连忙抱拳道:“总镖头过奖,小可授业恩师,上天下元。”

孟坚和一手捏着额下花白胡子,目光有意无意的朝丁之江瞧了一眼,点头笑道:“韦少侠原来是武当天元道长的高弟,老朽失敬之至。”

要知天元子是武当派掌门人天衍子的师兄,武当三老的第一位,在武当派中辈份极尊。

据江湖上的传说,天元子年轻的对候,原是旁门出身,后来不知怎的改投在武当前代掌教紫提真人门下。因他身兼正邪两家之长,武功之高也为武当三老之冠,只是这位道长,生性澹泊,长年云游在外,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嗜酒毒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