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0章 各不相让

作者:东方玉

秃尾老龙吃了一惊,他几乎连人影都没看清,疾风压顶,铁尺临头,已不到三尺。

只见他沉嘿一声,右手大袖朝上一扬,手上已多了一柄似爪非爪的兵刃,朝上迎去!

“当……”一声金铁大震,双方各自凝立不动。

秃尾老龙一架之势,发觉对方铁尺沉重,内力不在自己之下。

正待收爪再发,不料手臂一缩,自己的成名兵器精钢黑龙爪竟给对方铁尺牢牢吸住,收不回来。

秃尾老龙不禁大惊,运劲一夺,这才硬把黑龙爪和铁尺分开,冷喝道:

“原来你铁尺是磁铁做的。”

那人道:

“我尺上有毒,你小心了!”

又是毒沙峡的人,他们倒是个个都会以毒唬人!

毒孩儿大笑道:

“鲁师哥来了,你快放无形之毒,把这三个人放倒了再说!”

麻冠道人阴声道:

“屠兄,快截住他。”

秃尾老龙也怕对方真个放毒,沉声应声道:

“放心,兄弟不会让他有施毒的机会的。”

挥爪如风,朝那人疾攻过去,他一支黑爪,越打越快,幻起了漫天爪影,只是不敢再和对方铁尺相碰。

毒孩儿这一阵工夫早已落尽下风,闹得手忙脚乱,一支软索给麻冠道人的掌风,震的不成章法。

他左手已经不知扬了多少次,也扬不出名堂来了,显然他身上毒粉,已经撒完,黔驴技穷。

麻冠道人面带狞笑,早已存了杀机,掌势也一记比一记沉重。

毒孩儿汗流满面,左手突然一扬,大喝道:

“老道士,倒下去!”

又是一记空手,什么也没有

麻冠道人阴笑道:

“小鬼头,你还有什么花样?”

呼呼两掌,排山而出!

毒孩儿身子朝地上一滚,大叫道:

“师叔快来救我!”

避过了掌风,软索一收,纵身跃起,脸露笑容,朝麻冠道人身后望去。

麻冠道人心头一惊,很快转头瞧去。

毒孩儿大笑道:

“老道士,你上当了!”

右手倏扬,一篷尺许见方的灰色烟雾,直向麻冠道人洒了过去。

麻冠道人只当他几次都是空手虚扬,毒葯已尽,骤见一篷灰烟,向自己迎面洒来,不禁大惊,急忙身向后仰,摒住呼吸,朝后倒飞出去。

那知就在此时,只听毒孩儿大喝道:

“老道士,躺下!”

麻冠道人堪堪飞起,喝声人耳,陡觉脚下一绊,被毒孩儿软索摔了一个跟斗,此刻那敢耽搁,摒紧呼吸,脚尖就地一点,闪电向横里射出。

毒孩儿大笑道:

“老道士,慢一点不要紧!?

麻冠道人纵横江湖数十年,会在rǔ臭未干的毒孩儿手下,栽上一个跟斗,真应了八十岁老娘倒崩孩儿,站停身子,他平日原已够阴沉的脸上,早已气得更加惨白森寒,正待朝毒孩儿逼去!

那知就在抬目之际,瞥见一条人影有如闪电流星般疾奔而来!来人身法之快,迅捷已极,眨眼间,已到两人面前。

那是一个空着双手,身穿一套褐色短衫裤的老头,颚下留着半尺长花白胡子,腰背微驼。

毒孩儿一手圈着软索,忽然后退了两步。

他这一举动,显然是把麻冠道人让给来人打发的意思。

麻冠道人方才曾听毒孩儿叫过师叔,这时眼看来人身手极高,但江湖上又从没见过,想来定是毒沙峡的人无疑。

他成名多年,自无退缩之理,脸上神色不动,其实早已暗暗凝聚功力,朝毒孩儿阴沉笑道:

“他就是你师叔了?”

毒孩儿道:

“他才是你的师叔呢!”

那褐衣老者奔到近前,一眼之下,便看到毒孩儿退了开去,只有麻冠道人依然挡在面前,不由喝了声:

“滚开。”

左手反手就是一掌,向麻冠道人推了过去。

麻冠道人真没想到他连江湖过节都毫不理会,说打就打,一掌朝自己推来。

他唯一顾忌的就是毒沙峡的人,浑身都是剧毒,那肯硬接?身躯向旁一闪,避开掌势。

不料褐衣老者左手一掌,并没使老,才到中途,突然化推为抓,手法奇突,一把抓住了麻冠道人后领,说道:

“叫你滚开!”

一抖手,把麻冠道人随手丢了出去。

陆绮瞧到褐衣老者一招之间,就把麻冠道人制住,丢了开去,心中不由一惊,低声道:

“方哥哥这人手法古怪,不知是谁?”

韦宗方自然更不知道,摇摇头,还没开口。

毒孩儿拍手笑道:

“老道士,碰上你师叔,怎么连半点劲也没有了?”

褐衣老者朝毒孩儿望了一眼,突然回头向右首乱石堆间还在缠斗的四人大声喝道:

“你们还不给我住手?”

铁罗汉广明、秃尾者龙屠三省、毒时迁和使铁尺的汉子,被他一喝,果然全都停下手来。

褐衣老者的目光忽然又转到了韦宗方、陆绮两人藏身之处,喝道:

“你们也给我出来。”

这老儿当真厉害得紧,居然谁也瞒不过他。

场中所有的人,不期全向这边看来。

陆绮冷笑一声,道:

“方哥哥,出去就出去,谁还怕了他不成?”

两人双双从石后一跃而出。

大家不知褐衣老者的来历,自然更不知他的来意?此刻动手的已经停手,出来的也出来了。

一片乱石堆上,三三两两的站着,大家全没说话。

所有的目光,又从韦宗方,陆绮身上,转到了褐衣老者身上。

褐衣老者徐徐瞥过众人,问道。

“你们这些人,大概已经来了一回了,可曾瞧到咱们大小姐来过没有?”

毒孩儿反问道:

“你们大小姐是谁?”

褐衣老者瞪目道:

“咱们大小姐,自然是束大小姐。”

“束大小姐!”韦宗方突然心中一动,想起那绿衣少女送自己解毒葯丸的玉瓶,不是刻有“束氏练制”的印章,那么此人口中的束大小姐,敢情就是绿衣少女了!

陆绮厚嘴一披,冷笑道:

“你问我们,我们又去问谁?”

褐衣老者似是专为找寻束大小姐来的,对陆绮的出言顶撞,却也并不在意,只是皱皱眉,独自沉吟道:

“大小姐那是没朝这里来了?”

麻冠道人被他一招之间,受制于人,心中满不是滋味,凭自己黄山麻冠在江湖上的威名,竟然如此不济,传了出去,今后还能见人?

这时阴沉一笑,缓步迎了过去,稽首道:

“老施主身手非凡,贫道斗胆,想请教施主的高姓大名,如何称呼?”

说话之时,暗暗凝聚全力,借着稽首,逼出一股暗劲,直向对方身上撞去。

这一击,可说是尽他数十年修为的功力全力一击,虽然无声无形,听不到半点风声;但力道之强,足可裂石开砖,伤人无形。

褐衣老者望了他一眼,道:

“你还不甘心么?”

说了这句话,就不再理他,突然仰脸向天,发出一声清啸。

啸声宛若龙吟,直冲云霄,划破长空,向四外传播开去,袅袅不绝!

麻冠道人原以为这一击,对方纵然功力深厚,在毫无戒备之下,至少也得震退出一两步。

然后借机下台,就是赔上个罪,也总算挽回了颜面,那知对方只说了一句话,就不再理会。

不,自己撞出去的暗劲,既没遇上抗力,也不见有任何阻挡,竟尔突然消失,心头不觉大惊,急忙纵身跃退。

褐衣老者浑如未觉,根本没有把这当一回事,连看也没看他一眼。

就在此时,但听四下里长啸应和,此起彼落,遥遥传来!

显然这褐衣老者方才那一声长啸,是在召集高手!

麻冠道人听得不禁大感凛骇,心头惊疑不定,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也是神色大变。

三人互望了一眼,便自退到一起。

毒时迁、毒孩儿和那个使铁尺的汉子自然也觉出情势不利,各自全神戒备。

陆绮早已取出球状面刀,握在掌心,人却紧依着韦宗方悄悄的道:

“方哥哥,我们好像落在人家包围之中了呢!”

韦宗方点点头道:

“他们像是南海门的人。”

说话之间,只听四周啸声,愈来愈近,四条灰影像浮矢划空而来,转眼落到褐衣老者的身前。

那是四名身穿褐衣的劲装大汉,背上各负奇形兵刃,在距褐衣老者丈余左右,使一字排开,垂手肃立,神色极是恭敬。

褐衣老者朝他们略微点了点头,道:

“大小姐不在此地,咱们走!”

话声一落,挥挥手,五道人影,同时纵身掠起,去势奇快。

在场诸人,没想到他会突然撤走,大家都空自紧张了一阵。

麻冠道人今天连番受挫,褐衣老者一走,一股怒气,全落在毒孩儿头上,目光闪动,撇着嘴chún,绽出一丝冷峻的笑容,阴声道:

“你师叔怎么就走了?”

人已随着话声,缓缓朝毒孩儿走去。

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屠三省也不约而同的跟了过去。

毒孩儿横目哼道:

“怎样?你是不是还想再打上一场?”

麻冠道人狞笑道:

“贫道要是再让你走出十招,就不叫黄山麻冠。”

毒孩儿大笑道:

“放心,这回我也不会让你走出三招了。”

使铁尺的汉子皱皱眉向毒时迁道:

“咱们没工夫和他们多缠,这三人究是什么路数?”

毒时迁指点道:

“他是黄山麻冠道人,他是铁和尚广明,他是鄱阳秃尾老龙屠三省。”

使铁尺的汉子问道:

“算不算有名的人物?”

毒时迁道:

“当然是大大有名的人物。”

使铁尺的汉子点点头道:“那是也为镂文犀来的了?”

毒孩儿道:

“这还用说。”

使铁尺的汉子道:

“既然如此,倒真是放过他们不得!”

毒孩儿笑道:

“自然放过不得!”

麻冠道人生性多疑,听他们一问一答,好像根本就没把自己三人放在眼里,不觉停下步来,道:

“你们知道咱们就放得过你们吗?”

使铁尺的汉子点点头,冷笑道:

“很好,那就大家试试吧,三招之内,三位自问能把咱们杀死,那也不用说了,如果三招之内,杀不死咱们,嘿嘿,那么三位可能连逃走的机会都错过了!”

秃尾老龙屠三省突然浓眉一掀,大喝道:

“老夫从不信邪!”

麻冠道人阴笑道:

“不错,他们也不过仗着使些毒粉罢了!”

铁罗汉广明洪声道:

“于就干,多说无益。”

右手握着两柄小巧戒刀,身躯骤然欺近,左手一掌,朝对面使铁尺的汉子劈了过去。

铁罗汉的掌力何等雄浑?一掌出手,但闻“呼”的一声,一团劲风,排空呼啸迅如奔雷!

使铁尺的汉子不敢硬接,身子一侧,避开掌势,铁尺骤扬,随手向铁罗汉手肘敲击过来。

两人这一动手,麻冠道人、秃尾老龙也立即发动,各各劈出一掌,身随掌进,分向毒时迁,毒孩儿两人飞扑过去。

六条人影,一散即合,鞭影、刀光同时漾起!

双方为了争取时间,这第一招上,便自发挥了威力。

陆绮冷哼一声,偏头道:

“他们好像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呢!”

韦宗方笑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又没来惹上我们,难道还不好?”

陆绮披披嘴道:“你当他们都是好人?哼?他们急于解决对方,大半就是为了我们。”

韦宗方道:

“这话怎说?”

陆绮道:

“你连这点都没想到?他们不管那一方,只要解决了对方,就好全力对付我们了。”

韦宗方忍不住摇头道:

“这些人连镂文犀的影子都没见到,就先拼个你死我活,真是愚不可及!”

陆绮道:

“他们两方的人,其实对我们都有用,我去叫他们先停下手来。”

韦宗方奇道:“你说他们对我们有用?”

“陆绮道:

“自然有用。”说到这里,立即仰脸喊道:

“喂,你们都给我住手!”

这一声喊的声音娇脆,场中六人自然都听到了;但他们此刻,正想速战速决,先解决了对方,有谁肯听她的?

陆绮喊了一声,眼看他们并没停下来,不觉气道:

“你们真没把我放在眼里了!方哥哥,你在这里等着!”

双足一顿,一条人影随声纵起,直向捉对厮拼的六人投去!

人还未到,“呛”的一声,半空中亮起一道耀目银虹,当真是身剑合一,去势奇快。

但听一阵“呛”“呛”轻震,她已快若闪电,从六人中间,横掠而过!

韦宗方虽知陆绮武功极高,但从没看到过她真正出手,不禁瞧得一呆,暗暗赞道:

“天杀娘门下果然不同凡俗!”

银虹倏然敛去,陆绮面刀一收,悄生生的落到地上,一手叉腰,冷哼道:

“我叫你们停手,你们听到了没有?”

场中六人原是分作三处拼斗,正当他们激战方殷,但觉眼前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各不相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