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1章 死门

作者:东方玉

毒鲁班大步走到一个土坑边上,伸手往下摸去,那知手才伸下,突然惊叫一声,慌忙缩了回来。

大家目光注处,但见毒鲁班左手食指上,带了一件东西出来!

那是一只土褐色的小乌龟,紧紧咬住了他手指,头尾四肢,全已缩入壳内。

毒时迁惊叫道:

“赤练毒龟!”

毒鲁班痛得脸上变色,迅速一脚踏住龟壳,左手用力朝外拉出。那小乌龟狠命的咬住手指,虽已被他拉了出来,两颗发红的小眼珠,瞪得滚圆,依然死也不肯放口。

毒鲁班动作迅速,左手忍痛朝外拉出*头,右手铁尺闪电朝拉得长长的龟颈上所落,鲜血四溅,*头被硬生生切断,但咬住毒鲁班手指的一颗*头,依然抵死不放。

毒鲁班从身上取出一把小刀,才把它咬着的利齿拨开,这一瞬工夫,他伤口已呈一片乌黑,手指也渐渐粗大起来。

毒鲁班连说话都来不及,探手入怀,取出一个小瓶,一口咬开瓶塞,把一瓶葯粉,全数吞下去,才冷哼了声道:

“好歹毒的心机,他们是早已算定了我会找到此处,才把赤练毒龟,放在树底洞穴中,嘿,区区赤练毒龟,又能奈我何?”

毒沙峡出来的人,当然不怕毒物,但瞧得麻冠道人和韦宗方等人,无不凛然变色。

毒孩儿道:

“鲁师哥,到底下面有没有铁环?”

毒鲁班道:

“你想,还会有么?”

毒孩儿道:

“那是找不到他们出入的门户了?”

毒鲁班没有作声,他只是沉思不语。

忽听身后有人冷冷的道:

“左跨七步,后退十三,上纵丸尺,可得铁环。”

声音虽冷,听来却是十分娇脆,分明出于女子之口!

大家都在瞧着毒鲁班,谁也没去注意身后,此刻突闻有人发话,急忙旋身瞧去,但见两丈外一株树下,裙据轻飘,俏立着一个绿衣少女!

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秃尾老龙三人全都心头一凛。

毒鲁班睁大眼睛,盯着对方直瞧。

陆绮却低哼一声,别过头去。

绿衣少女的出现,使人并不惊奇,因为镂文犀落在万剑会主手里的消息,传出江湖,自然会有人找到此地来。

但使人惊奇的是绿衣少女到了身后两丈内,竟然没有一个人发觉,这份轻功委实非同小可!

毒孩儿道:

“你说的可是开启门户的铁环?”

绿衣少女哼道:

“你们难道不是在找铁环?”

毒孩儿道:

“鲁师哥,我去找找看,瞧她说的对不对?”

毒鲁班没有出声,一手拿着罗盘,对了一阵方向,骇然道:

“铁环如在那里,该是死门了!”

绿衣少女冷冷说道:

“你当留给你们走的,还会是生门?”

毒孩儿早已按着绿衣少女所说,左跨七步,后退十三,正好退到一株合抱大树之下,大声问道:

“你说铁环是在树上?”

绿衣少冷冷的道:

“这还用问?”

毒孩儿纵身一跃,那九尺高处,正是大树枝权,枝干极密。

毒孩儿低头钻了进去,立时大声叫了起来,道:

“鲁师哥,这里果然有个铁环!”

毒鲁班仰头道:

“右三转,景惊开,左五转,休生伤杜死。”

毒孩儿道:

“鲁师哥你说什么?”

毒鲁班道:

“你朝右转三转,再朝左转五转。”“好!”毒孩儿应了一声,立时依言转动,突然间,只听西北角七八丈外,发出了轧轧之声!

这轧轧之声,甚是轻微,好像起自地底。

但麻冠道人,毒鲁班等人的耳力,何等灵异,一闻异声,眼光同时就朝发声之处投去!

只见那声音来处,是杂草丛生,高低不等的乱石堆,这时中间一堆乱石,竟然缓缓的向后移动,露出一块大石板来!

韦宗方瞧得暗暗惊佩,心中忖道:

“这个山腹入口,当真巧妙已极,如果没有绿衣少女喝破,只怕毒鲁班也不易找到……哦,自己那天被人家蒙着眼睛,从地穴中走出,莫非就是此处?”

秃尾老龙屠三省大笑道:

“对了,对了,兄弟记忆不错,那晚该就是从此处出来的了?”

说着,举步走了过去。

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也跟着过去,但他们走到离石板还有两丈来远,便自停步。

毒孩儿跃下大树,生怕落后,双肩一晃,抢在秃尾老龙前面,正待朝前奔去!

毒鲁班喝道:

“快站住!”

毒孩儿一愕之下,毒鲁班跟踪掠到,一把拉开,然后从地上捧起一块磨盘大的山石,对准石板,轻轻滚了过去。

大石滚动,发出辘辘轻响,毒鲁班计算得极准,堪堪滚到石板前面,力道已竭,便自停了下来。

毒孩儿只当他鲁师哥要用大石撞门,眼看大石及门而止,不由叫道:

“鲁师哥,我来……”

话声未落,只听又是一阵轻微的轧轧之声过去,那大石板忽然缩了进去,露出一个洞穴!

说时迟,那时快,洞穴才露,但听嗤嗤连响,一大逢劲急毒弩,从洞口连珠般激射而出,足有一丈五六尺远。如若有人鲁莽奔近,这篷毒箭,又快又多,决难幸免。

毒孩儿惊得跳后了几步,口中惊道:

“他奶奶的,难怪这是死门!”

陆绮眼看麻冠道人等三人走到离石板两丈来远,便自停步,生似早知洞穴中会有毒箭射出一般。

心中不禁动疑,低低的道:

“方哥哥,那老杂毛等人,好像早就知道机关埋伏呢!”

韦宗方道:

“也许他们看到石板还没开启,不敢妄动。”

毒鲁班当先走去,一路用铁尺拨开地上毒箭,在洞穴左右仔细量了一回,才直起腰来,回头说道:

“现在可以进去了,你们那一位方才不是说沿路都留有记号吗?”

秃尾老龙屠三省接口道:

“不错,兄弟出来之时,暗中做了记号,兄弟替诸位带路。”

说完朝麻冠道人、铁罗汉望了一眼,毫不犹豫的举步朝洞穴走去。

麻冠道人和铁罗汉立即跟在他身后,鱼贯入洞。

毒孩儿脸上,忽然飞过一丝笑容,毒鲁班瞪了他一眼,跟着拾级而下。

陆绮眼看大家都进去了,急忙道:

“方哥哥,我们快走。”

韦宗方还没举步,只听绿衣少女忽然叫道:

“慢着!”

韦宗方不觉停住,问道:

“姑娘有什么见教么?”

绿衣少女脉脉含情的望着韦宗方展齿一笑,道:

“让他们先走好了,稍待我也要进去,我替你们领路。”

陆绮厚嘴chún一披,哼道:

“方哥哥,人家叫你留着陪她,我可要先走了。”

说完,一阵风也似的朝洞窟奔去。

韦宗方心知绿衣少女叫住自己,必有缘故,急忙叫道:

“妹子,你等一等。”

陆绮奔到洞口,眼看韦宗方迟疑着没有跟来,心中更气,恨恨的道:

“我走开,才合你们的心意,我……我不用你管……”

随着话声,很快朝洞窟中闪入。

韦宗方朝绿衣少女歉然道:

“舍表妹是个任性的人,姑娘多多原谅。”

说完,正待转身追去。

绿衣少女双颊飞红,冷冷喝道:

“慢点!”

韦宗方眼看陆绮已进去,心下甚急,但绿衣少女一喝,不得不停下步来,道:

“姑娘……”

绿衣少女款款行来,没待他说话,嫣然一笑,抬眼道:

“我知道你心里很急,是么?”

韦宗方道:

“舍表妹涉险深入,在下自非跟去不可。”

绿衣少女笑容一敛,幽幽的道:

“你这表哥不错啊!”语气一顿,脸上忽然一片冷峻,绿影轻晃,翩若惊鸿,从韦宗方身边闪过,掠到洞窟前面,冷声道:

“随我来。”

一手轻轻撩起据裙,很快朝洞窟中拾级而下。

韦宗方瞧她一会儿果然情笑,一会儿又冷若冰霜,暗暗摇头,心想:

“这位姑娘性情善变,看来难惹得紧!”

这一怔神,绿衣少女已经走下了十来级,从洞口传出她冷漠的声音,道:

“你怎么不下来了?”

韦宗方慌忙俯身跨入,只见绿衣少女像一朵云絮,轻盈的下降。

如果说她像一朵轻云,那该是香雪了,她飞过之处,就留下一阵香喷喷的味儿,淡淡的,幽幽的。

越淡,越幽,越使人闻得陶醉!

绿衣少女边走边问,冷声道:

“你表妹叫什么名字?”

韦宗方道:

“陆绮,水陆的陆,绮年的绮。”

绿衣少女依然冷漠的道:

“你知道我叫什么?”

韦宗方道:

“在下还没请教?”

绿衣少女道:

“束小蕙……嗯,我给你的那个葯瓶上,就有我的名字,你有没有看到?”

冷漠的语声,随着这声轻“嗯”,忽然变得十分柔和,软软的,幽幽的!

韦宗方没想到她会问起玉瓶,问起瓶上刻着的字儿,不觉脸上一红,道:

“在下看是看到了。”

束小蕙道:“不知道是我的名字是么?但你该知道我姓束了……哼……”

正在幽幽说话的当儿,突然冷哼一声,道:“该死!”

韦宗方听她说得好好的,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冷哼,心头不觉一怔!

束小蕙一手托着明珠,朝石壁上一指,说道:

“你瞧,这不是姓屠的老头留的记号么?”

韦宗方随着他手指瞧去,果然看到石壁上划着一条极细的指甲痕,随手弯曲了几下,但仔细瞧去,恰似一条飞龙,伸屈作势,十分神似。

屠三省外号秃尾老龙,自然是他的记号无疑!

只听束小蕙又道:“如果不是他故意把大家引入陷阱入伏,那是别人有意让他留下了记号,自投罗网……”

韦宗方吃了一惊,道:“这是陷阱,那么毒鲁班也上当了?”

束小蕙冷哼道:“你说那个拿着铁尺东量西量的人?哼,他焉知其中变化?”

韦宗方想起毒时迁曾说万剑会的机关布置,图样出自南海门之言,那么她自然懂得机关布置之学。

束小蕙又道:“我方才不是说过,这是死门?他按照死门的走法,从这里去,自然不错,但机关布置,正反相乘,互有虚实,岂可拘泥图样,人家有意引你入伏,就是要你朝明知走不通的地方走去,才会进入他们圈套。”

韦宗方急道:“我们是否还迫得上他们?”

束小蕙哼了一声,道:“随我来。”

这是一条宽仅数尺的夹道,曲折前行,束小惠托着明珠走得极快,韦宗方跟在她身后,运足目力,向前看去也只能见到两丈左右。

夹道中幽寂得像一条死巷,并没岔道。

两人脚下极快,奔行了一回,依然不见前面一行人的踪影,韦宗方心头禁不住暗暗焦急:

正在奔行之间,束小惠突然停下来。

韦宗方一个收势不住,几乎撞到她身上。

束小蕙忽然伸手拉了他一把,低声道:“快往这边来。”

闪身一侧,业已从一处壁缝中闪入。

韦宗方怔得一怔,急忙跟踪闪入,原来夹道转弯处有一条极为狭厌的歧道,若非柬小蕙当先闪入,真还瞧不出来。

就在此时,只听前面不远,传出来一声厉喝:

“什么人?”

一条人影,拦在路中,黑暗中划起一点剑芒,已急疾奔到束小惠胸前。

韦宗方急忙叫道:“姑娘小心!”

束小意回头轻笑道:“不要紧,我早就料到这里会有人拦路……”

话声未落,左手轻轻一弹,“铮”的一声,敢情正好弹在那人剑脊之上,剑尖一歪,被她弹开了尺许。

韦宗方瞧的暗暗惊凛,心道:

“这是什么手法,她在回头和自己说话之际,这一弹居然又快又准,看来南海门的武学,果然奇诡莫测!”

拦在夹道上的是个身躯短小的黑衣人,他被束小蕙屈指轻弹,便将他刺出的剑尖撞歪,微一怔神,嘿的冷笑一声,手腕一振,第二剑又已快速刺出。三点寒芒,一闪而至!

此人出手之快,在江湖上,已可算得是一流高手!

束小蕙不屑的道:“原来只是一名黑穗剑手。”

左手舒展,迎着他剑势拂去!这一着,连韦宗方都没看清,探手之间,已经把黑衣人的长剑夺了下来!不,她剑柄一送,闪电击中了对方穴道,只听那人闷哼一声,朝地上坐去。

束小惠笑道:“快走。”

话落,人已款款朝夹道中走去。

韦宗方道:“姑娘身手非凡,在下无比钦佩!”

束小蕙娇哼了声,回眸笑道:

“你表妹的武功,也不错呀,钦佩不钦佩她?”

韦宗方被她问得一呆,这话叫他如何回答?

束小蕙忽然好似想起什么来了,口中轻嗯一声,回过身来,问道:

“我问你,你表妹是不是戴着人皮面具?”

她敢情对陆绮是否戴着面具,十分关心!

韦宗方略微迟疑,道:“姑娘见询,在下也不好隐瞒,舍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死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