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2章 陷阱

作者:东方玉

万剑会主道:“兄弟愿闻高论,哈哈,两位怎不坐下来再谈?”

伸手朝对面两把锦椅一指,惫似肃客。

韦宗方瞧他手指纤细,莹白如玉简直和女子差不多。

束小蕙大大方方的在椅上坐下,说道:“万剑会主,是万剑会的一会之主,姑不论你是不是统率着一万名剑手,既称万剑会,自然该有个会主,所以你称为万剑会主,别人也无可厚非。至于万剑之主,那就不同了,因为万剑两字,已是泛指江湖武林所有使剑之人,万剑之主,那就成了武林中所有使剑的人,数你第一了。”

万剑会主听得轩眉笑道:“姑娘说的一点不错,万剑之主,正是这个意思!”

束小蕙晒道:“你不觉得狂么?”

万剑会主大笑道:“一点也不狂,放眼武林,在剑术上,还有谁能胜得过万剑之主的?”

束小蕙道:“我就想领教领教你的剑术。”

万剑会主笑道:“姑娘能在兄弟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自非常人,只是今日赶来泌姆山的高人为数不少,兄弟也是刚到的,稍待到前厅再说如何?”

说到这里,又爽朗笑道:“今日赶来泌姆山的高人虽多,但能进入我此室的,却只有两位,今日两位就是我万剑会的佳宾……”

话声未落,只听有人重重哼了一声!

万剑会主神色一变,抬头问道:“还有那一位高人?”

那人只哼了一声,便趋寂然!

万剑会主朝身后吩咐道:“你们去看看,那是什么人?”

身后两个宫装女侍,答应一声,身形一晃,便自闪了出去。

一会工夫,那两个侍女,已经袅袅进来,朝万剑会主躬身道:“婢子奉命出去,四下并无人影?

万剑会主冷冷一哼,道:“此人不仅身法极快,居然还熟诸此中路径,你们自然迫不上他了。”

说完,挥了挥手,两个侍女一齐退了出去。

万剑会主笑盈盈的瞧着两人拱手道:“兄弟还没请教两位尊姓大名?”

韦宗方道:“在下韦宗方。”

万剑会主微微一怔,清澈眼神睁大了些,盯着韦宗方瞧了几眼,点点头,道:“原来是韦兄,这位想是陆姑娘了?”

他居然会知道韦宗方的名字,还知道陆绮;但却把束小蕙当作了陆绮!

束小蕙面色一寒,冷冷的道:“我才不是他表妹,我叫束小蕙。”

万剑会主道:“束姑娘是南海来的了?”

束小蕙道:“不错,我是南海来的,又怎么样?”

万剑会主淡淡一笑道:“目前两位是我佳宾,上代的恩怨,暂时不用说了。”话锋一顿,接着道:“两位前来泌姆山,自然是为镂文犀来的了,兄弟也是为了此事,特地赶来……”

韦宗方只觉这位万剑会主,为人甚是爽直,早已对他存了几分好感,没待他说完,摇头道:“在下并非为镂文犀而来。”

束小蕙接口道:“我也不是,哼,镂文犀纵然是我家之物,我也并不稀罕。”

万剑会主这回也感到意外,望着两人奇道:“那么两位是为什么来的?”

柬小蕙粉脸骤然一红,敢情有些说不出口?

韦宗方抱抱拳,接口道:“在下正有一事,想请会主赏个薄面。”

万剑会主爽朗的道:“只要兄弟能够辨到的,无不遵命。”

万剑会在江湖上,大家一直视为神秘帮会,没想到他们会主,却竟然爽直过人,大有英雄气概!

韦宗方感激的道:“如此在下先行谢了。”

万剑会主瞧着韦宗方道:“韦兄究有何事,只管请说。”

韦宗方道:“在下义兄铁笔帮主丁之江,月前为贵会所擒,当时在下曾以修罗律令,请秦总管放人,不想秦总管诿称要报陈会主之后,才能释放,第二天放出来的,只是个假扮丁大哥的人,并从在下手里夺去镂文犀,此事在下始终不知真伪,直到今日,因丁大哥被人所害,陈尸石人殴,经他们帮中护法证明,死的并不是丁大哥,因此丁大哥想必仍在贵会手中,在下斗胆,想请会主赐允,放了丁大哥。”

万剑会主两道清澈目光,只是盯着韦宗方直瞧,等他说完,才道:“不瞒韦兄说,敝会之事,向由五位总管作主,兄弟很少过问……”

韦宗方听得暗暗哼了一声,心想:“好啊,我当你真的答应放人,原来只是随口敷衍!”

万剑会主口气微微一顿,续道:“这次秦总管派人送呈‘镂文犀’,同时因此已引起各方高人注目,铁笔帮主丁之江,如在敝会,兄弟自当命他释放,韦兄幸勿介意。”

韦宗方见他语气诚恳,似是不像有假,心中暗自纳罕:“万剑会主,自然是一会之主了,不知他说的奉命赶来,又是奉谁之命?”

“啊,陆绮……”他刚想到陆绮,只见左道门帘一动,走进一个身穿玄色劲装的女子,她一眼瞧到屋中还有韦宗方,束小蕙两人在座,似乎怔得一怔!

韦宗方认出这玄衣女子,正是黑文君卓九妹!

万剑会主抬目问道:“你查得如何了。”黑文君躬身道:“婢子奉命……”

她拖长语气,目光似向万剑会主请示那自然是因有外人的缘故。”

万剑会主微笑道:“没关系,你说好了。”

黑文君道:“婢子在前山发现了几批敌踪,其中有毒沙峡的沙天佑、武当派天寄子、少林罗汉堂住持十住和尚,好像南海门也有人来了。”

万剑会主含笑朝柬小蕙望了一眼,道:“这位束姑娘,就是南海来的。”接着点头道:“咱们赶来此地的目的,原是为了会会各方高人,你要他们去打开前山正门,由慕容总管代我迎客。”

黑文君躬身领命,堪堪退出。

只见又是一名宫装侍女,闪身而入,躬身说道:“秦总管晋见。”

万剑会主道:“好,我马上出去。”站起身,朝韦宗方两人拱拱手道:“两位请在此稍待,兄弟去去就来。”

原来这间石室,是万剑会主临时的休息室,他接见属下,还在外面一间,由此看来这里除了驾前四侍之外,就是总管,也不能随便进来的。

韦宗方跟着站起,道:“在下还有一事……”

万剑会主亮晶的眸子一转,笑道:“韦兄还有什么事?”

韦宗方道:“舍表妹从死门进入,此刻可能已经入伏……”

万剑会主没待他说完,轻笑道:“韦兄放心,方才兄弟已经关照过他们,今日到泌姆山来的人,一例都以客礼相待,我会叫秦总管把她请到这里来的。”说话之时,人已缓缓踱了出去。

却说陆绮负气进入石窟,拾级而下,走了一半,只觉洞中一片黝黑,从身后透进来的天光,跨下一级,就微弱一级,越是黑暗!

她终究是个女孩子,心头不禁起了一丝寒意,深悔不该和方哥哥赌气,一个人进来!不,他明明被那个南海来的妖女迷住了,不然他早就跟着下来了。

她是个生性倔强的人,这时心中虽觉害怕,但对韦宗方又气又恨,不觉朝洞中放腿疾奔,好在这条夹道有数人来宽,地下极为平坦,虽有转折之处,但还并不难行,奔了一段路,忽然发觉身后一条人影,同样疾奔而来!

陆绮只当来的是韦宗方,心头虽然气恼,却也暗暗高兴,脚下不禁稍微一停,等他快到身后,冷笑一声道:“你还来作甚?”

那人似乎吃了一惊,刷地往后跃退,喝道:“你是什么人?”

他不是方哥哥,声音不对,他是那个姓蓝的臭男人!

陆绮又气又恼,听声辩位,突然双肩一晃,直欺过去,扬手一掌,朝那人脸颊上就掴,她一身武功已得天杀娘真传,这一掌又准又快,石洞中又黝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蓝君壁等到发觉有人欺近,再要闪避,已是不及。

“拍”的一声,脸上热辣辣的被人掴了一掌,心头不觉大怒,口中厉喝一声,扬手打出了两支“蓝家毒针”。

陆绮已经知道他是谁,自然早有准备,蓝君壁一扬左手,已是警觉,右手同时一挥,铮的一声,寒光疾闪,把两支毒针一齐击落,扭头朝洞中奔去。

蓝君壁平白被人掴了一掌,这时发现对方回身逃去,如何肯舍?朗声喝道:“往那里逃?”纵身掠起,急急追扑而来。

陆绮只是为了要追上前面的人,可并不是怕了蓝君壁,这一阵走得极快,夹道朝右弯去,她刚转过弯,突然见前面火光一闪,亮起了一支火招子,幽暗的山腹石洞,骤见火光,更觉明亮。

陆绮举目望去,只见前面几人,距自己已不过四五丈远。

走在最前面的是秃尾老龙屠三省,其次是铁罗汉广明、黄山麻冠道人、毒鲁班紧跟在三人身后,手中一支铁尺,不住的东量西量,接着是毒孩儿、毒时迁。

他们立身之处,夹道已经一分为二,一左一右,朝黑暗中通去。

秃尾老龙屠三省亮起火招子,沙着喉咙说道:“如果兄弟记意不错,这里是第二十四折七百二十步,该有个记号了。”

毒鲁班接口道:“咱们已入死门腹地,眼下处境,凶险异常,随时随地,都有遇伏可能,老哥既然一路都留下记号,快快查看,免蹈危机。”

秃尾老龙大笑道:“咱们方才经过二十四个转折,每一转折,都有兄弟的记号,那会有错?”

他高举火摺子,照着石基,指点这:“诸位请看兄弟的记号就在这里,那天兄弟是姓秦的问明我来历,便自释放,所以从这条路前去,正是直通姓秦的住的那间石室……”

毒鲁班在两条分歧的夹道上量了量,道:“死、休分歧,左首该是休门,那姓秦的该住在杜门方位上。”

秃尾老龙惊喜的道:“一点不错,咱们就是该朝左首去了,这段路并没转折拐弯,共有二百二十一步,兄弟又该媳火了。”

敢情众人身上,火招带的不多,是以要珍惜使用。

就在这时,那蓝君壁也已赶来,他瘦削脸上,满含杀机,目注陆绮,冷哼道:“方才出手偷袭本公子的,就是你这个丑丫头么?”

陆绮本来已憋着一肚子气,这“丑丫头”三个字,听到她耳里,无异火上加油,冷哼道:“姑娘只打了你一个耳光,还是最客气的,哼,你可是还不服气?”

蓝君壁少年英俊,平日原极自负,当着这许多人面前,被一个丑陋的女子说出打了自己一记耳光,是可忍,孰不可忍?脸色铁青,怒喝道:“丑丫头,本公子今日饶你不得!”

右手一挥,银扇倏张,映着火光,划起一片银影,斜向陆绮迎面泼来。

陆绮冷哼道:“不错,今日饶你不得。”

“铮”!掌心刀光突射,手中登时多了一柄锋利软刀,刀身一振,荡起一朵刀花,直朝蓝君壁扇影中点去!但听“叮”的一声轻震,两人各自后退了半步。

秃尾老龙屠三省手上火摺子一闪而灭,夹道上立时变得黑漆一团,伸手不见五指。

只听秃尾老龙大声道:“快别动手了,时光宝贵,大家请随兄弟来。”

随着话声,一阵步履之声,朝前走去。

这夹道中幽寂如死,秃尾老龙落足虽轻,仍可听到他的脚步声,于是铁罗汉广明,黄山麻冠和毒鲁班等三人也相继跟了过去。

陆绮哼道:“姓蓝的小贼,姑娘暂且饶你一命。”

说完,身形一扭,急忙跟了下去。

蓝君壁为人城府极深,先前只当陆绮和自己一样,单身犯险,此刻,眼看还有六七个人走在一起,而且前面有人领路,自然不愿放过机会,也自悄悄跟在众人身后,往里走去。

黝黑的甬道上,但听一阵轻快的步履声,向前疾走,大家谁也没有开口!但每个人心头,都止不住暗暗奇怪,自己一行人已经深入腹地,这里既是万剑会黑穗剑士的巢穴所在,何以始终不见有人拦阻?又行了数十丈!

只听毒鲁班突然喝道:“大家快停步!”

大家正在黑暗之中行进,突然听到他这声大喝,果然全都停了下来。

麻冠道人阴恻恻问道:“鲁施主可是有什么惊人发现了么?”

毒鲁班道:“孙师弟,快亮火种!”

毒时迁立即从怀中摸出千里火筒,随手晃亮,他手上火筒,似是特制之物,式样小巧,火光极亮,照得数丈之内,清晰明亮。

秃尾老龙嘿然笑道:“原来你们也带着火筒!”

毒时迁道:“自然带了,方才一路上你已经先亮了火摺子,就用不着我的,再说咱们进入万剑巢穴,敌暗我明,能不点燃火筒,最好还是不点。”

他外号毒时迁,身上那会不带千里火筒,

这话自是经验之谈,身入虎穴,如果一路用火筒照路,岂不目标明显,引人注意?

大家以他火筒一照,只见立身之处,已由尺宽的夹道,突呈开阔,成了四五丈宽的一片平地。

毒鲁班迅速从毒时迁手上,接过火筒,一声不作的数着步数。

秃尾老龙屠三省和铁汉广明、麻冠道人三人方才一路领先,走在前面,这时停身在这片平地的尽头处。

敢情是在火筒亮起之时,散开了身形,三人相距各有七八尺远,品字形成为犄角之势。

毒时迁握着一柄蓝汪汪的化血刀,毒孩儿手上也圈着那条软索,两人目光,紧盯着对方三人,显然这两拨人虽是在一路,还各怀戒心,互不信任。

麻冠道人脸上阴睛不定,瞧着毒鲁班只是一声不作的数着脚步,阴声说道:“咱们身入虎穴,此刻的处境,是生死与共,祸福同当的局面,鲁施主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理该及早说出来才是!”

毒鲁班脸色沉重,吸了口气,抬头道:“咱们从开启石门,进入石窟,算来此刻已进入他们腹地之中,照说石门一经开启,对方自应立时发觉,但这一路上,竟会不见有人拦击,任由咱们如人无人境,已是大悻常情……。”

毒时迁脸色一变,凛然道:“对了,除非这是他们预先布置好的陷阱,才不用阻拦,让咱们自投罗网。

毒鲁班续道:“我方才计算,咱们从左首岔道进来,该是休门,岂知咱们走的,却是真正的死门,此刻存身之地,只怕已在陷阱之中了……”

毒孩儿变色道:“鲁师哥,那么咱们赶快退出去!”

他曾被万剑会的黑总管擒来,囚禁石室,若非他师傅毒倒了黑文君卓九妹,以解葯换入,此刻还囚在里面,是以听到陷阱两字,自然谈虎色变。

秃尾老龙道:“不可能,这一路都有兄弟留下的记号,那会走错?”

他口中说着,左手捧着一支精钢黑龙爪,却不期而然的动了动,虽没立时交到右手,但这情形,分明已有随时动手之意!

陆绮陡然想起那南海门的绿衣少女,方才曾叫自己和方哥哥不要跟他们进来,还说过她也要进来,替自己领路之言。

莫非真是万剑会布好的陷阱?

她自幼跟天杀娘长大,纵然缺乏江湖经验,听也听得多了,心念一动,不觉深悔自己不该负气,独自冲了进来!不,我偏不要她领路,就算是死门,瞧他们能奈我何?姑娘家犯了小心眼,那管什么陷阱,不陷阱,口中冷哼一声,道:“我偏不信邪,你们不去,就留在这里好了!”

话声出口,双肩一晃,当先朝甬道入口掠去!

秃尾老龙突然横身一挡,喝道:“姑娘不可鲁莽!”

嘴上说的好听,右手一样,呼的一掌,一股强劲暗劲,却向陆绮直逼过来。

陆绮没想到他会出手阻拦,身形一停,含怒道:“你待怎的?”

毒鲁班大笑道:“我早怀疑这厮不怀好意,果然是他……”

陆绮听得一楞,回头问道:“他怎么了?”

毒鲁班铁尺一指,道:“没有他的记号,咱们还不至于轻易入伏……快截住他!”

毒时迁、毒孩儿经毒鲁班一喝,双双急扑而起!

秃尾老龙大笑道:“你在称毒鲁班,可惜发觉得迟了,此刻已成瓦中之鳖……”

突然身子一仰,朝甬道中隐去!

陆绮听得大怒,娇叱一声:“该死的东西!”

她身发如风,比毒时迁、毒孩儿还快,人随声到,右手一扬,铮的一声,一支软刀从掌心激射而出!但是终究迟了一步,只听“喀”的一声,甬道入口,石壁顿阎,陆绮的利刀尖,划上石壁,飞出一串火花!

那麻冠道人和铁罗汉广明原和秃尾老龙品字形站在一起,只是他们两人一左一右,背朝石壁而立。此刻秃尾老龙突然抢入上甬道,阎起石门,把两人关在门外。

这一着,似乎大出两人意外,同时对望了一眼,依然静立不动。

另外一个是蓝衫银扇蓝君壁,他弄不清这些人来历,虽然目观甬道入口,阖上了石门,但因眼前还有不少人在场,是以只是手握银扇,静以观变。

陆绮顿足道:“这老贼狡阴已极,可惜被他逃去了!”

毒鲁班道:“在下竟然忘了他这一着,其实他挡住了甬道入口,我早该想到了……”

毒孩儿道:“咱们迫……”

毒鲁班摇摇头道:“死门之中,机关重重,咱们迫不到的。”说到这里,突然大笑起来!

麻冠道人生性阴沉,一手摸着长髯,皮笑肉不笑的问道:“鲁施主可是已想出办法来了?”

毒鲁班道:“这里布置的机关,虚实变化,正反互易,不懂机关布置的人,反而比懂的人好,在下算是栽了。”

麻冠道人道:“那么鲁施主何故大笑?”

毒鲁班道:“兄弟进入石窟之前,早已在门口撤了一把毒粉,那厮休想逃得过一个时辰……”

铁罗汉双目乍睁,喝道:“你在咱们身上,下了毒?”

毒鲁班微笑道:“不错,在下此种毒粉,飘浮空中,肉眼不易看到,吸入鼻孔,一个时辰,毒发无救,因此。在下想请两位带路……”

陆绮听他口气,顿时暗哦一声:“敢情毒鲁班已经看出黄山麻冠和铁罗汉也是万剑会一党!”

麻冠道人阴笑道:“鲁施主怎的怀疑起贫道来了?”

毒鲁班冷笑道:“难道在下说错了。”

铁罗汉双目精光电射,怒喝道:“你解葯呢?”

麻冠道人摇摇手阴笑道:“大师毋须性急,只要鲁施主这句话就够了,咱们不妨杀鸡取卵。”

说到这里,大袖一挥,劈空一掌,朝毒鲁班近面击来。

铁罗汉广明大笑道:“道兄说得不错!”同时劈出一掌。

这两人功力深厚,这一联手发掌,两团强猛绝伦的劲气,呼啸有声,汇成一道狂飚,直向众人汹涌撞来!

毒鲁班自然不敢硬接,一吸真气,身子朝后倒飞出去。

毒时迁、毒孩儿也跟着身形一闪,向两旁跃退。

陆绮听麻冠道人口气,说出“杀鸡取卵”,自然是为了夺取解葯,招呼铁罗汉同时向毒鲁班下手,以期一击成功,一时不觉感到犹豫不决,自己该不该出手?

这在她这一犹豫之际,转脸望去,发觉情形不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