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3章 少长咸集

作者:东方玉

照说麻冠道人为了夺取解葯,出手一掌,势道虽猛,被毒鲁班倒飞避开,此际杀机已动,自然是闪电欺进,发若奔雷,不容对方还手。

这一点,凭麻冠道人和铁罗汉的身手,自可办到。但麻冠道人却并没如此,他劈出一掌,逼退毒鲁班之后,身子忽然往石壁上靠去!

陆绮突然心中一动,娇喝道:“老杂毛你想怎么?”剑先人后,一道银虹,疾劈过去!

麻冠道人朝石壁上这一靠,只听“喀”的一声,石壁顿开,但陆绮的一道剑光,也及时掣电劈到!

麻冠道人阴笑道:“女娃儿,回去!”

大袖翻飞,拂出一股凌厉罡风,身子乘势后跃,朝石壁中倒飞进去。这一掌,是他毕生功力所聚,比起方才逼退毒孩儿的一掌,还要凌厉的多。

陆绮早已料到自己这一追去,麻冠道人定会突起发难,全力一击,她那会把麻冠道人放在眼里。双肩连摇,使出师门“玄阴九转身法”迎着掌风,宛如逆水游鱼一般直欺过去!剑光直落,“嘶”的一声,削落了麻冠道人一片衣袖!

这真合了说时迟,那时快。陆绮发觉并不慢,只是为了要破解麻冠道人劈来的掌风,施展“九转身法”,身子连闪,卸去对方势道,等到欺近,石门虽没完全阎拢,也只剩了一条仅容侧身而过的窄缝。

石壁还在迅速阖来,如想侧身闪人,若稍微慢上半步,势非被它夹在石壁缝中不可。陆绮只好及时刹住身形,眼睁睁的看着它阖起来。

右首麻冠道人闪入石壁的同时,左首的铁罗汉广明同样身子朝壁上一靠;以快速身法闪了进去。

毒鲁班等三人被麻冠道人和铁罗汉合力一掌,遥退了出去,再待抢来,自是不及!

毒孩儿愤然道:“这三个老家伙,果然没安着好心!”

毒鲁班急急说道:“大家注意,他们这一逃走,只怕埋伏就要发动了……”

喝声未落,只听地底起了一阵“轧轧”轻震,大家只觉两脚向下一沉,身子直往下面落去!

陆绮暗叫一声:“不好!”

百忙之中,立即一提真气,朝上腾跃而起,她这一提气上跃,几乎用出了全身力气,身子悬空上升。

耳中只听毒孩儿等人惊呼叱喝,朝下疾落,下面好像是一间间的铁笼,这几个人就朝铁笼中落去。

陆绮拼命的提吸真气,不让身子下坠,自己果然在半空中停顿住了!

这是奇迹!不可能的奇迹。

一个人提气上跃,就譬如跳高,可以往上跳起;但不可能跳上去之后、悬空停在那里,纵使他提吸真气,也不可能。

因为提吸真气,只能使人减轻重量,轻如鸿毛,但就是轻得像鸿毛一样,也会落下来,不可能一直停在空中。

但陆绮停住了!她先前只顾提气,并没去想它,自然也并没发觉有异。此刻眼看毒鲁班,蓝君壁等人,自然也提气上跃,但都一个个的往下落去,只有自己还悬空停着,并没下坠!

心中不觉大感惊奇,难道这是师傅的独门功夫,只要提吸真气,就可以在半空中停身?不!她很快就发觉自己不提吸真气,身子一样没落下去。那是自己背上,好像有一根极细的绳子,把自己悬空吊起来了!

她惊疑的挣扎了一下,觉得背上那根绳子依然钩得紧紧的,人在半空丝毫用不上力,心中暗想:“他们都一齐坠了下去,敢情自己腾身跃起之时,纵得太高了,才触动机关,被悬空吊起来了。哼,区区机关埋伏,还困不住姑娘。”蓦地吸气扭腰,半空中一侧身,右手缅刀,反手朝背后削去!

这一刀,正好所上了绳子。只听“绷”的一声,缅刀一震,右手震得微微一麻,身子悬空起了一阵荡动,那想所得断它?

陆绮不觉吃了一惊,自己这柄缅刀乃是百炼缅铁铸制,就算普通刀剑,也经不起它一削,这绳似乎极细,怎会如此坚韧?

就在此时,只听自己头上,有人“咄”了一声,说道:“女娃儿,快别乱动,我……老夫拉不住你,咱们全得跌下牢笼里去!”

陆绮听得大吃一惊,喝道:“你是什么人?”

头上那人又道:“老夫就是老夫,还会是谁?”

陆绮听他口音极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来?不觉扭头朝上瞧去,这一扭头,身子又荡动起来,只是她头脸朝下,背上被人钩住,虽想扭头,依然看不到上面。

只听头上那人急道:“女娃儿,老夫叫你别动,你就安静一点,老夫无处着力,你再晃动起来,会把老夫一起拉下去,那就落到铁笼里去了,以老夫的身份,要是被他们关了起来,叫老夫这张老脸,往那里放?”

陆绮问道:“你不是万剑会的人。”

头上那人又“咄”了一声道:“老夫是万剑会的人,还会救你?”

陆绮问道:“那你到底是谁?”

头上那人喜道:“好了,底下石板合拢来了,唔,再等一等,咱们就可以下去了。唔,女娃儿,你知道你那表哥,现在在什么地方?”

陆绮听他提起韦宗方,不觉气道:“我才不管他呢!”口中说着,其实心里何尝不想知道方哥哥现在那里?一面问道:“你知道他在那里?”

头上那人呵呵笑道:“老夫自然知道,告诉你,只管放心,那娃儿此刻正在万剑会主那里作客。”说到这里,一面又道:“好了,这死门也不过如此!”

陆绮只觉身子缓缓上升,好像有人在上面收着绳子,转眼升到了洞顶,离地已有两丈来高。

只听那人在耳边又道:“女娃儿,你可以下去了!”

陆绮往下一瞧,果然地上已经恢复原状,这就双臂一划,轻轻飘落地面,忙抬头瞧去!

原来洞顶石壁上,平平稳稳贴往了一个人,他正是在石人殿要方哥哥开启殿门,恭送他出门的矮胖老头。此刻他一手拿了一支七尺来长的钓竿,一手正在收着一根又细又亮的钩丝。

敢情他方才就是用钧丝,粑自己当作大鱼,钓在空中。

陆绮瞧得暗暗吃惊,这老头明明是用壁虎功,吸住身子,贴在上面,居然还能把自己提了上去,此人一身武功,当真非同小可!

矮胖老人一面收着钩丝,一面笑嘻嘻的道:“老夫方才就是从万剑会主那里来的,咳,女娃儿,你可知道和你表哥一起在万剑会主那里作客的是谁?”

陆绮心想:“那自然是南海来的那个妖女了!”想到妖女不禁冷冷一哼扭头道:“我不知道。”

矮胖老人身子一挺,落到地上,两颗眼珠瞧着陆绮,忽然若有所悟,呵呵笑道:“不错,不错,老夫说漏了嘴,难怪你娃儿生气。”

陆绮道:“我才不气呢!”

矮胖老头收好钧丝,再把一支七尺来长的钓竿,一节一节的招了拢来,一起收入袖中,才拍拍长衫下摆,笑道:“好啦,女娃儿,老夫陪你去,哈,这颗夜光珠,老夫是从万剑会主那里顺手取来的,你拿着照路,”

说着,掌心一摊,递过一颗莹莹发光的宝珠。

陆绮这才想起,难怪黝黑的洞窟窟中,会有光亮,原来是老头手上拿着一颗明珠,当下伸手接过,一面眨动眼睛,问道:“老伯伯,你如何称呼呢?”

矮胖老头捻着山羊胡子,笑道,“你叫我老伯怕就好,还要什么称呼?”

陆绮道:“不,我是问你姓名,我看你武功很高,一定是有来历的人!”

矮胖老人呵呵大笑道:“来历,唔、唔,老夫果然有些来历,女娃儿,你想不想拜我做师傅?”

陆绮披嘴道:“我师傅武功可高呢!”

矮胖老人目中精光一闪,问道:“你师傅是谁,说给老夫听听?”

陆绮念道:“大自现西方,江湖多杀伤,借问谁主宰?老太天杀娘。”

矮胖老人道:“天杀娘?老夫从没听到过这个名字,咳,天杀娘,这名字多难听?”

陆绮气道:“哼,你好听,凭你的武功,只配给我师傅提鞋子!”

她说到最后一句,忍不住“咕”的笑了出来。

矮胖老人咄道:“女娃儿,没大没小,老夫是何等身份的人?”

陆绮道:“你有什么身份?”

矮胖老人道:“你当老夫是谁?”

陆绮暗暗好笑,一面问道:“你是什么人?你不说,我怎会知道?”

矮胖老人道:“女娃儿,你听到过天山上面,有个天池么?”

陆绮“啊”的一声,道:“我听大哥说过,我知道了,你就是天山遁叟!”

矮胖老人“咄”道:“鹿建时?他是老夫师侄!”

天山派掌门人天山遁更鹿建时,是他师侄?

陆绮听得吃了一惊,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矮胖老人道:“你自然不知道,固去问问你师傅,就会知道老夫是谁?好了,咱们可以走了,前面还有一场盛会,再迟就赶不上啦!”

陆绮脚下不动,说道:“我叫你老怕伯,你得先告诉我是谁?”

矮胖老人摇摇头,道:“老夫方才不是用钓钩把你钓了起来,你猜猜老夫是谁!”

陆绮偏头想了想道:“你有一根钓竿,方才问我知道不知道天池,你是在天池钧鱼的,对不对?”

矮胖老人连连点头道:“对极,对极,老夫就是钓鱼钓出了名,哈哈,女娃儿,有意思,你现在知道老夫的来历了,可愿意拜老夫为师?”

陆绮心中暗忖道,“鬼才知道你来历?”一面说道:“我又没看到过你的武功,哦,你比万剑会的秦总管如何?”

矮胖老人咄道:“秦大成?他在老夫眼里,只是一尾小鱼。”

陆绮听得好笑,他把秦大成比成了小鱼,又道:“那未青穗总管抱剑书生呢?”

她亲眼看到抱剑书生慕容修的武功,不在甘师哥之下,看他如何回答?

矮胖老人依然不屑的道:“这些后生小辈。老夫一钧竿就把他丢出老远。”

陆绮道:“我才不信!”

矮胖老人生气道:“不信,随老夫走,老夫就钩给你看。”

陆绮瞧他一大把年纪,还是十分好强,经不起自己一激,他就气得老脸胀红了,不由暗暗好笑,觉得这老头十分好玩,这就笑道:“你钧给我看,我自然相信了。”

矮胖老人认真的道:“老夫说出来的,自然有本领办得到,老夫要是把他们像钧鱼般钓了起来!你如何说法?”

陆绮笑道:“那你就把钓鱼的那套本领,教给我咯。”

矮胖老人双目一睁道:“你就拜老夫为师?”

陆绮道:“你肯不肯教我?”

矮胖老人喜形于色,道:“一言为定。”

陆绮暗好笑道:“我只是学你的本领,谁拜你做师傅?”但口中却连忙接着说道:“自然一言为定,老伯怕,你说的话可要算数,咱们来击个掌。”

矮胖老人道,“要击掌干什么?”

陆绮道:“击了掌,就不赖了。”

矮胖老人点头道:“对,击掌,击掌!”

陆绮伸出手去,和矮胖老人互击了一掌。

矮胖老人兴冲冲的领着陆绮朝夹道中走去。

陆绮奇道:“老伯伯你好像对这里的路径很熟?”

矮胖老人道:“老夫自然极熟。”

陆绮道:“你来过?”

矮胖老人赫然笑道:“岂止来过?”

陆绮道:“岂止来过,那是来了不止一次,对不?”

矮胖老人道:“对,对,自然不止一次,唔,女娃儿,你不知道这里原是万剑会的发祥之地?”

陆绮道:“他们巢穴不是在剑门山?”

矮胖老人笑道:“老夫说的是几十年以前的事,当初万剑会就设在这里,后来因为找到了剑门山,那里当然比这里大得多,而且剑门两字,也和万剑会的名称相合,就搬到剑门山去了。把这里拨给黑穗剑上居住,万剑会只有黑穗剑士在外面走动,这里地方适中,自然最适合也没有了。”

陆绮心头渐渐起疑,停步道:“老怕伯,你对万剑会好像知道得很多?”

矮胖老人笑了笑道:“老夫自然知道得很多,嘿,就是万剑会主,只怕也没我知道的多呢!咳,女娃儿,别尽说话,快走!”

泌姆山北麓,有一座泌姆宫,俗呼土地公庙。

这庙不知建于何年?建于何人?把的是何方尊神?只怕谁也说不上来。

这倒并不是年代久远,无从查考,而是这泌姆山北麓,实在大荒僻了,除了樵子,很少有人经过。

这座庙宇,共有前后两进,前进一排三间,中间是观音殿,左边是文武殿,右边三官殿。

后进却是三问打通,成了一座宽敞大殿,殿上供奉的只是一尊皓首黄衣神像。大家都把他当作了土地公,因此也就以土地公庙呼之,反而是没有人叫它泌姆宫。

这天上地公庙后进大殿上,那座本来紧靠墙壁,供奉土地公庙的神龛,忽然往前移开了三尺光景。

这座大殿,甚是宽敞,神龛移前三尺,谁也不会去注意这些,所以要特别表明的原因,是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少长咸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