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4章 土地开口

作者:东方玉

静玄道人躬身朝天寄子低声说道:“师叔,那青衫少年就是大师伯门下的韦宗方。”

胜字旗孟坚和皱皱浓眉,心想:“这姓韦的原来是万剑会的人,难怪丁老弟会落在他们手里。”

辣手云英张曼姑娘不管这些,她一双俏目只是盯着跟在韦宗方身后的绿衣少女身上,直是打量!

绿衣少女太美了,使她感到不自在,也放不下心。

正当厅上诸人瞧到韦宗方的出现,纷纷猜测之际,这谜立时解开了!

只见青穗总管慕容修微微抬手,含笑说道:“韦少侠、束姑娘、请到来宾席坐。”

原来他们是来宾,大家心头暗暗“哦”了一声。但张曼姑娘的脸色可变了,他们果然是一路的,她娇躯起了一阵颤动,几乎站立不住!

韦宗方、束小蕙双双走了下来。

韦宗方和胜字旗孟坚和、静玄道人等人、拱手为礼,刚打了个招呼,圆洞中已经陆续有人走出。

这时慕容修、秦大成两人,已在上首分左右站定。接着缓步走出四名宫装女子,风目蛾眉,冷艳逼人,腰间一式悬着淡黄剑穗的长剑。

万剑会虽然已有多年不在江湖走动,但万剑会以青、红、白、黑四色穗分等,只有会主一人的剑是金黄色的,江湖上谁都知道。

如今这四个宫装女子,一式淡黄剑穗,不禁使在座之人,齐齐一楞!

沙夭佑瞧得暗暗嘀咕:“万剑会主这四名侍姬,居然个个年轻貌美!”

当然大殿上也只有他知道,她们是万剑会主的驾前四侍。

四名官装女子,走到中间那把高背太师椅后面,便一字排开,垂手肃立。

这时又从圆洞门中出现了一个淡金脸的锦袍汉子,只见他龙行虎步,大模大样的朝中间走来!

这锦袍汉子年约三十四五,生得剑眉风目,英俊潇洒,只要看他腰间悬着一柄金黄色剑穗的长剑,已可知道此人就是万剑会主了!

这下可把殿上所有的人,全都瞧得一怔,谁也没想到名震武林的万剑会主,竟有这般年轻!

韦宗方走近左首一排来宾席,在胜字旗孟坚和下首坐下。

来宾席共分左右两排,左首八把交椅上,坐着的是武当天寄子,少林十住大师和胜字旗孟坚和等三位。

右首八把交椅上,坐的是沙天佑、蓝君壁两人。

蓝君壁瞧到束小蕙跟着韦宗方身后走来,连忙叫道,“表妹。”

“嗯!”束小蕙神情落漠,回头应了他一声,却在韦宗方身傍位于上坐了下来。

蓝君壁一张俊脸,刹那之间由红变白,由惨白变得铁青,双目尽赤,直冒妒火!

束小蕙坐下之后,也没再望他一眼,此刻正当万剑会主出场,殿上的人自然也不会去注意到他的脸色。有,那是一直盯着韦宗方的辣手云英张曼姑娘,只有她瞧出端倪来了!

万剑会主一直走到中间那把高背黄披的太师椅前面,才行站定。

青穗总管慕容修、黑穗总管秦大成也跟着各自站到左右两侧两把红披交椅前。

看情形,这两把红披交椅,就是为这两位总管所设!

万剑会当真自大得很,没把天下武林放在眼里了,不然那有主人高高上坐,来宾反而屈居下首之理?

青穗总管慕容修双手抱拳,向大家拱了拱,朗声道:“诸位来宾,敝会会主久仰高贤,无缘识荆,今日正好诸位莅临泌姆山,特地奉邀诸位来此一叙,兄弟现在先替诸位介绍。”

说到这里,左手一摆,面向万剑会主续道:“这位是武当三子天寄子道长、这位是少林罗汉堂住持十住大师、这位是上饶安远镖局胜字旗孟坚和孟大侠,这两位剑主已经认识,一位是江南铁笔帮代理帮主韦宗方韦大侠,一位是南海门的束姑娘……”

韦宗方听他一口叫出自己代理铁笔帮帮主,心头不禁怔得一怔,暗想:“自己答应暂代帮主,他如何会知道的?”

殿上群贤毕集,听慕容修介绍到韦宗方、束小蕙两人,也不禁同时一怔,尤其这位绿衣姑娘,大家都不知道她的来历,原来是南海来的!

只见慕容修右手一摆,继续说道:“这位是毒沙峡四毒天王黑煞君沙天佑沙道长,这位是云南蓝君壁蓝大侠。”

左右两排来宾,这时全部站了起来。

万剑会主脸含微笑,清澈目光,随着缓缓朝众人面上掠过,双手抱拳,连连说道:“久仰,久仰,诸位请坐……”

话声未落,只听殿外传来一声宏亮敞笑:“哈哈,兄弟到得还算时候……”

大家急忙回头瞧去,只见随着笑声,走进两个人来!前面一个是浓眉大眼,紫膛脸的汉子,头上戴着红珊瑚顶瓜皮帽,身穿团花天青缎长袍,足登粉靴,既像商贾人打扮,也带些绅士模样,一边说话,一边朝殿上连连拱手。

此人身后跟着一个一身玄色衣裙的女子,脸上罩一层薄薄黑纱,身材苗条,从她蒙面黑纱中,隐约可以看到一张秀丽的瓜子脸,和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这一男一女,突如其来、除了韦宗方,大家谁都没有见过。

青穗总管慕容修微微一怔,拱手笑道:“两位光临,慕容修深感失迎,不知……”

他底下的话,还没出口!

站在右首的黑穗总管秦大成千咳一声,接道:“诸位想是没见过甘大侠,这位就是名满天下,最近在江湖上出现的天杀门下甘大侠甘瘤子……”

好说,名满天下,捧得好,但底下的“最近在江湖出现”,却不无轻视之意。敢情他认识的,只是甘瘤子,对那位玄衣女子也说不出来!

天杀门这三个字,无疑是个焦雷,听得在座之人,心头又是暗暗一震!看来今日此会,虽是万剑会主临时邀约;但来的当真个个都是大有来历的人!不是吗?除了少林、武当之外,南海门、毒沙峡、云南蓝家、天杀门,全到场了!

大殿上静得坠针可闻,大家还是站着没有坐下。

万剑会主拱手一笑,道:“欢迎,欢迎,甘兄驾临,使得今日之会增光不少,这位姑娘不知如何称呼?”

甘瘤子洪声笑道:“会主好说,这是二师妹柳凌波,”

万剑会主拱拱手道:“原来是柳姑娘,兄弟失敬,只是兄弟有一不情之请,既蒙柳姑娘劳趾宠临,能否除下面纱,让与会来宾,一瞻玉容?”

他举止温文,说来极为婉转。

胜字旗孟坚和、静玄道人等人,曾在安远镖局目睹天杀门下一位黑衣蒙面女子,手托银盘,遥掷飞刀,想来就是此女,自然也想看看她的真面目。

玄衣罗刹柳凌波冷冷一笑,道:“会主自己呢?何不也让与会来宾,一睹丰采?”

原来万剑会主也不是真面目,这倒真是一语惊人!

万剑会主不期而然的伸手摸摸脸颊,清声朗笑道:“抱歉,兄弟天生如此,面对高人,怎敢有假,哈哈,姑娘既然不愿除下面纱,那就算了!”一面又向大家连连拱手道:“诸位来宾,快请坐下,兄弟奉邀诸位,正有一事,要向大家奉陈。”

话声一落,当先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慕容修,秦大成也自落坐,大家相继坐下,甘瘤子师兄妹在蓝君壁下首的空位上坐下。

甘瘤子目光一抬,朝韦宗方微笑点头,然后又道:“甘某也有一不情之请。”

万剑会主道:“甘兄请说。”

甘瘤子道:“甘某三师妹,方才曾由宝山死门入内,想是冒犯了会主,甘某深致歉意……”

万剑会主面露诧异问道:“甘兄令师妹是谁?”

韦宗方脸上一红,正想开口!

甘瘤子道:“她叫陆绮……”

万剑会主轻哦一声,目光溜过韦宗方,笑道:“方才韦兄也曾问及,兄弟查讯秦总管,进入死门的诸位,已经全在殿上,只是令师妹芳踪,始终不见,据秦总管推测,可能已经退出去了。”

黑穗总管秦大成连忙站起道:“正是如此,兄弟命人找遍敝处所有通路,并无陆姑娘芳踪,想来已由原路退出去了。”

玄衣罗刹柳凌波冷哼一声道:“这话有谁能相信?”

秦大成拱手道:“兄弟说的,全是实情,甘大侠两位要是不信,兄弟也莫可如何?”

玄衣罗刹冷冷的道:“秦大成,你少在姑娘面前耍什么花样,上次韦少侠传下修罗律令,你尚且敢叫人假冒丁之江,这回又把三师妹怎样了?告诉你,得罪天杀门,姑娘就叫你横尸当场,你信不信?”

语气咄咄逼人!

搜魂鬼手秦大成脸色微微一变,但依然忍了下去,道:“柳姑娘,这是误会……”

玄衣罗刹截着他的话头,哼道:“泌姆山前前后后,都有你手下黑穗剑士的暗椿,三师妹要是退出去了,你会不知道?”

这话可把秦大成问住了。

她说得不错,泌姆山方圆十里,都在自己手下黑穗剑士监视之下,自己并没听到报告,有人从死门逃了出去;但整座山腹,找不到陆绮的影子,也确是事实。

万剑会主皱皱眉,道:“柳姑娘歇怒,秦总管说的确是实情,兄弟也在奇怪……”

话声未落,突然有人接口道:“这有什么奇怪?老夫看看时光还早,带她游历全洞,只怪你手下都是些瞎了眼的蠢材……”

这是个苍老声音!

大家全听清楚了,话声竟然是从神龛中坐着的土地公口中发出来的!

万剑会主听得一怔!青穗总管,黑穗总管也给怔住了!

这座土地公神像,可不是真正的土地公,是手创万剑会的第一代剑主!

神像是铁铸的,自然不会说话?那是有什么高人隐身龛中?也不是,话声明明从神像口中说出来的!

万剑会主陡然想起方才韦宗方、束小蕙进入自己密室之时,也曾听到过有人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自己吩咐驾前四侍搜索的结果,连一点影子也没有。由此看来,确有一位绝顶高人,隐身暗处无疑!心念一动,立即拱拱手道:“尊驾是谁,何不请出一见?”

那苍老声音笑道:“你知道老夫现在何处?哈哈,你们一个也不知道?喂,女娃儿,你也来说上几句!”

一点没错,声音确是从神像口中说出来的!

神像口中,传出“咕”的一声轻笑,接着一个少女声音说道:“甘师哥、二师姐,你们没看到我,我可看到你们了呢,真好玩!”

是陆绮的声音,一点没错!

韦宗方听到陆绮的声音,总算放下了心,甘瘤子、玄衣罗刹,面上也有了笑容,万剑会主和两位总管却是凛然变色!这分明另有机关,但这机关,万剑会的人,竟然一无所知!

苍老声音又道:“喂,女娃儿,咱们可以出去了。”

陆绮的声音道:“等一等,我再看看!”

苍老声音“咄”道:“多看还不是一样,你不走,老夫可要走了!”

殿上静静的,只是听着神像口中,老少两人在说话。

就在他们话声方落,只听一阵囊囊履声,已由甬道中传了出来!这时圆洞口的黄绫,早已放了下来,是以大家只闻其声,看不出里面。

囊囊履声,及门而止,只听苍老声音喝道:“丫头,还不替老夫打起布幔?”

这是举手之劳,他居然搭着架子!

两名红衣待女只好替他打起黄绫,这下大家都看到了!那是一个宽袍大袖矮胖老人,脸露笑容,缓步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的正是陆绮!

韦宗方一眼瞧到矮胖老人不由暗暗哦了一声:“原来又是他!”

万剑会主霍然起立,抱拳道:“尊驾何方高人?在下失敬之至。”

矮胖老人笑嘻嘻的道:“你不认识老夫,不妨回去问问你家大人。”

青穗总管慕容修剑眉一剔,朗笑道,“尊驾好狂的口气?”

矮胖老人道:“这也算狂?”

陆绮眨眨眼睛,道:“老伯怕,咱们不是要钓鱼么?”

矮胖老人连连点头道:“不错,咱们约好了来钧鱼的,自然要钓!”

大家听得奇怪,钓鱼,这里钓什么鱼?

矮胖老人话声一落,从怀中取出一根七八尺长的细竹竿,一节一节接了起来,又从怀中摸出一圈丝线,随手按上钓竿顶端。

说实在殴上所有的人,包括少林、武当、南海、天杀门、毒沙峡,以及万剑会,没有一个人知道矮胖老人的来历;但在座的全是江湖上人,自然看得出矮胖老人接着的钓竿,可能就是他的武器!

青穗总管慕容修冷冷说道:“尊驾雅兴不浅!”

矮胖老人朝他嘻的笑道:“你看出老夫兴致很好?”

慕容修何等人物,早已瞧出此人来意不善,冷冷一笑,道:“尊驾要钓鱼,该到外面去钓。”

矮胖老人道:“不,老夫今天兴致很好,就在这里钓,也是一样。”

慕容修剑眉一轩,道:“明人眼里……”

矮胖老人没待他说完,笑嘻嘻摇头道:“没什么明人,嘻嘻,你当老夫要钓的是谁?老夫和女娃儿早已商量好了,第一个要钓的,就是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土地开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