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5章 犀辩

作者:东方玉

万剑会主脸上微露不耐之色,似是因武当、少林的人,相继责难,感到不快,目视黑穗总管,微一点头。

黑穗总管秦大成连忙抱拳道:“关于铁笔帮主丁大侠一事,方才韦大侠亦曾询及,当日韦大侠传下修罗律令,命兄弟释放丁大侠,兄弟当时怀疑镂文犀已落在铁笔帮手中,自然不能轻易放人。只好要敝堂副总管朱文蔚暂饰丁大侠,当初兄弟之意,原是只要查询出镂文犀下落,即可释放,这一点,方才已获得韦大侠谅解。”

天池钓皇不耐的道:“该,该,老夫就是为了听这件消息来的,早该谈谈正文了!”

万剑会主不再说话,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条金练,练中串着一枚小小金钥,轻轻开启了锦盒上锁着的小金锁,随手打开盒盖。

殿上群雄虽不知这锦盒放的什么?但只要瞧万剑会主从怀中取出的一条金练上,只有一小枚金钥,而金钥又正是开启盒上金锁之用,就可想见锦盒中放的东西,定是极为贵重之物!

每个人不期而然都生出了一股好奇之心,虽仍坐着不动,但两道目光,都已投到了锦盒之上!

万剑会主微微一笑,伸出白皙细长的手指,从锦盒中取起一支六寸来长,色呈紫碧的玉笔!

这刹那之间,所有的人全都目光一亮,心中暗暗喊着:“镂文犀!”

不错,万剑会主手上拿着的,正是武林中几次引起争端,群相觊觎的“镂文犀”!

万剑会主笑吟吟的擎着“镂文犀”,朝大家扬了一扬,说道:“这支玉笔,在座诸位,想必谁都知道,它是镂文犀话声未落,突然间,只听“嘶”的一声,一道灰影疾逾闪电,从殿外掠人,飞过众人头顶,朝万剑会主身前扑落!

这当真来得奇快无比,殿上这许多高手,但觉风声飒然,连人家影子部没瞧清!

“慢来!”那是天池钓叟的声音!

紧接着只听空中响起了“蓬”然轻震,劲气四卷,潜力逼人!

一个苍老声音沉哼一声,道:“好家伙!”

“呛!”四道亮银剑光,同时在万剑会主身前划起!

万剑会主身后四名侍女发剑不能说她们不快,但已经成了马后炮,至少比人家慢了一步!

不,何止一步?人家和天池钓叟悬空对了一掌,此刻已经落到一丈开外去了!

人影倏落,现出一个腰背微弯的褐衣老头,双目精光四射,望着天池钓叟嘿然笑道:“想不到中原武林,还有你老儿这样的人物!”

天池钧要“咄”了一声,道:“有老夫在座,岂容你出手抢掠?”

这话说得不错,万剑会主在是称雄武林,剑术第一!殿上枉自坐着少林、武当一代高手,和天杀门下甘瘤子师兄妹,四毒天王之一的沙天佑,也都有措手不及之感!

今天要不是天池钓叟在座,“镂文犀”早已到了人家手上,大家纵然立时警觉,是不是截得住他?褐衣老头道:“这是咱们老主人的东西,怎能说是抢掠?”“刷”、“刷”、“刷”!又是四条人影,飞落殿前,现出四名褐衣劲装汉子!

但因有褐衣老头飞身抢夺“镂文犀”在前,站在殿前的四名青穗剑士立时以极快手法,拔出长剑阻截来人。

就在此时,坐在韦宗方下首的束小蕙突然站了起来,叫道:“慾伯伯,快别和他们吵了。”

褐衣老头走近束小蕙身边,笑道:“大小姐,你怎的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害得老奴到处乱找。”

束小蕙退下身子,拍拍身边椅子,道:“欧怕怕,你也坐下来。”

褐衣老头依声道:“大小姐在坐,那有老奴坐的地方。”他目光一抬,瞧到了对面椅上坐着的蓝君壁,连忙躬身道:“原来表少爷也在这里。”

别看蓝君壁居傲成性,看到这位褐衣老头,却也连忙拱手还礼,道:“欧老人家好。”

束小蕙抬脸朝万剑会主笑了笑道:“没事啦,会主请不要见怪!”

大殿上静了下来,殿前四名青穗剑士也自收起长剑,退回原位。

四名褐衣汉子鱼贯走上大殿,垂手站到褐衣老头身后。

万剑会主朝束小意含笑点头,道:“久闻南海门武功卓绝,在下今日总算开了眼界!”

褐衣老头站在束小宫身边,一手摸着颊下花白胡子,老气横秋的道:“论你出手,也自不慢,那一记指风,已有三四分剑气火候,换了个人,也自禁受不起!”

大家只当天池钓叟和他对了一掌,原来万剑会主也出了手!

束小蕙轻声道:“欧伯伯,快别说话了,我是万剑会主的来宾,听万剑会主说吧!”

大家目光重又向万剑会主投去。

青穗总管慕容修一张俊脸之上,似有愧色,黑穗总管秦大成却是一片阴沉。

万剑会主重又取过“镂文犀”清声说道:“这支镂文犀,是三天之前,秦总管专人送呈敝会,在下呈请家父过目之后,就锁在锦盒之中,没有第三个人看过,现在在下想请两位证人,前来检验,以便证明它确是原物……”

大家不知他说的两位证人是谁?因此谁也没有出声。

万剑会主语气一顿,抬目又道:“据在下所知,此笔最先是武当门下邵明山在江南发现的,但因邵明山业已身死,究竟他从何处得来,只怕已经无人知道了。”

他说话之时,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天寄子投来,话声也随着停了一停,这意思自然是想天寄子开口。

当然,邵明山得到“镂文犀”,亲自护送回山,同时武当门下的静玄、静仁也在此时下山,一路迎了上来,这不能说是巧合,可能邵明山早已暗中派人回山报信,那么天寄子不会不知邵明山从何处得来的,但天寄子只是瞑目而坐,没有作声,他是不愿说!

万剑会主续道:“邵明山一行在石人殿遇害,因为地上撒有无形之毒,中人立毙,谁也不敢接近,于是这支‘镂文犀’就到了沙道长门下的毒孩儿手上,但毒孩儿堪堪到手,就被两名武功奇高的蒙面人追逐,哈哈,如今想来,这两位蒙面人,当是天杀门下的甘大侠和柳姑娘了。”

甘瘤子大笑道:“会主果然高明!”

万剑会主续道:“毒孩儿躲入上饶城安远镖局,在甘大侠监视之下,他也不敢露面,就把它留在梁上……”

胜字旗孟坚和暗暗“哦”了一下,心想:“原来如此!”

万剑会主又道:“后来被韦大侠无意所得;但韦大侠胸襟磊落,立时告诉他盟兄丁之江,在下方才已经向大侠深致歉意,毋庸讳言,这丁之江正是敝会朱副总管乔装的。因此这支玉笔,就落到敝会手中。以上是这支‘搂文犀’辗转过手的大概情形,在座诸位,不是亲自经历,想来全都早有耳闻。

在下述说这段话的目的,就是想请毒孩儿和韦大侠加以鉴定,现在就请两位上来,先看看这支玉笔是否就是两位所得到的东西?”

韦宗方闻言,果然站起身来。

毒孩儿因有师傅在座,不敢贸然上去,沙天佑朝他点点头,于是毒孩儿也跟着上去。

万剑会主先把“镂文犀”递给韦宗方,说道:“韦大侠请过目。”

韦宗方接到手上,看了看,抬头道:“在下据闻,此物共有三件,两伪一真……”

万剑会主轻笑道:“韦大侠说的不错,镂文犀确有两伪一真,形状完全相同,谁也难分真假,在下并没要韦大侠证明它是真是假,只是请韦大侠瞧瞧,那天你得到的,是不是它?”

韦宗方又低头瞧了瞧,实在瞧不出什么来,就道:“在下也无法确定,如论形状,倒是不错!”

万剑会主道:“好,韦大侠请回座。”

韦宗方交还王笔,返身退下。

万剑会主又把玉笔交到了毒孩儿手上,说道:“韦大侠,不能确定,现在该你看了。”

毒孩儿接到手上,只瞧了一眼,便道:“不错了,确是此笔!”

沙夭佑道:“你看仔细了?”

毒孩儿得意的笑道:“弟子看清楚了,那天弟子在这笔身刻着的‘天下第一’四个字的‘一’字上面,抹了些泥土,如今还有些泥巴沾在里面,不会看错。”

万剑会主爽朗一笑,点点头道:“你能证实确是此笔,那是再好不过,在下至表感谢。”

毒孩儿道:“谢有什么用?”放下玉笔,依然退到沙天佑身后。

万剑会主一手举起“镂文犀”,说道:“方才经沙道长门下毒孩儿证实,说他得到的确是此笔,那么就证明后来由韦大侠手上,再落到敝会的也是此笔,并不是敝会仿造的赝品……”

沙天佑道:“莫非这是一件赝品?”

万剑会主摇头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

沙天佑望了束小蕙一眼,道:“这位姑娘,既是南海来的,想必知道此笔真伪?”

束小蕙冷冷的道:“方才韦少侠不是说过了,‘镂文犀’共有三件,两伪一真,我又没见过,又没试,怎会知道?”

沙天佑碰了她一个钉子,干笑两声,没加理会。

韦宗方道:“据在下所知,铁笔帮陶老帮主在三十年前,曾经得到过一支,当时也曾掀起了一场风波,形成你争我夺的局面,陶老帮主愤于当时正邪各派群起觊觎,就当场把那支玉笔砸成粉碎,大家才知那是一支赝品,如今剩下的,应该只有一真一伪了。”

沙天佑冷嘿了两声,阴笑道:“江湖上传说,当年万剑会突袭南海,三支‘镂文犀’,全被陶老头一人所得……”

他似乎存心挑拨南海门和万剑会的仇恨,阴森目光瞧了束小蕙一眼,又道:“据说万剑会那次突袭南海,双方死伤惨重,万剑会主带去的高手,能够全身而退的不过三数人。这三数人知道陶老头顺手牵羊得了‘镂文犀’,自然不肯让他独吞,好在三支‘镂文犀’形式相同,谁也分不出真假来,终于各人分得了一支。此事自然十分隐秘,直到三十年前,江湖上传出‘镂文犀’的消息,有许多人找上他去,他才不得不把那支玉笔砸碎,其实他早该知道那支是赝品了。”

天池钓叟道:“这话有些出入,老夫和陶老儿论交几十年,最是清楚不过,陶老儿确实从南海得来一支‘镂文犀’,可并没得到三支,也没人要他分,因为这支‘镂文犀’,根本是支赝品。依陶老儿的脾气,早就丢弃了,他之留在身边,还是老夫劝的,因为‘镂文犀’玉质却是上佳精品,这就是后来砸碎的一支,但直到三十年后才把它砸碎,那就是你说的有人听信传言,觊觎他这支赝品。”

沙天佑淡淡一笑道:“兄弟只是听人传说。”

天池钓叟口中“咄”了一声,瞪目道:“你也和老夫称兄道弟?你老子还差不多!”

陆绮听得“咕”的笑出声来。

沙天佑目睹对方武功奇高,怕惹上了他,当着大家也把自己当作鱼钓,一手摸着苍髯,别过头去,连嘿都不敢嘿上一声。

万剑会主道:“在下奉邀诸位来此,第一件事,是想鉴定此笔真伪,第二件事,是想揭开此笔流传江湖,近乎玄妙的传说。”

沙天佑阴笑道:“会主只怕言不由衷吧?”

万剑会主淡淡一笑道:“镂文犀就放在诸位面前,而且已经令高徒证明确是原物,在下有何言不由衷?沙道长莅止泌姆山,自然冲着镂文犀来的,那么就请沙道长宽坐片刻,但等鉴定此笔真伪,揭开其中奥秘,咱们再商讨用什么方法,在公平竞赛之下,决定此笔谁属?沙道长认为如何?”

沙天佑大笑道:“好!好!咱们就这么办。”

“无量寿佛!”

天寄于低喧一声道号,道:“会主此意甚善,百年来武林中盛传着镂文犀种种传说,大家以讹传讹,说得到此笔的人,即可无敌于天下。因此武林同道,莫不想把此笔据为已有,也因此引起你争我夺的局面,会主如能揭开此笔隐秘,消敉争端,善莫大焉!”

万剑会主笑道:“道长好说,江湖上有两处传说,一是镂文犀笔身上刻着一套奇异武学,学会了就是夭下第一,这一点,诸位现已看清,这笔身上除了‘天下第一’四个字,什么也没有,所以第一种传说已是不攻自破。二是镂文犀中,藏有一页武功,这一点,倒是难说,不过此笔浑成天生,纵然里面藏有秘密,不得其法,也休想取得出来。”

沙天佑阴笑了声,道:“兄弟听说,此笔中空,藏的一页武学,其实只有一招剑法,这招剑法,博奥精深,集天下剑术之大成,贵会号称剑法第一,因此怕这招剑法,落到外人手里,会主怎的不附加说明?”

万剑会主哂道:“江湖上确也有此一说,只是以讹传讹,未必可信,不过在下也听说镂文犀能解天下剧毒,是你们毒沙峡惟一克星,所以你们也志在必得了!”

大家听两人针锋相对的一说,才明白难怪他们双方,谋夺镂文犀,都势在必得,原来与他们本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犀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