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6章 情仇

作者:东方玉

她这两句话,说得虽不甚响,但在座的人,谁都听到了。

韦宗方被她说的脸上一红,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已经奔了出去。

蓝君壁脸色铁青,突然站了起来,手中银扇一指,扬眉喝道:“韦宗方,你给我站出来!”

韦宗方愕了一愕,起身抱拳道,“蓝兄有何指教?”

蓝君壁切齿道:“本公子和你势不两立,当着天下英雄,咱们好好比划比划。”

韦宗方皱皱眉道:“在下和你无怨无仇,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君壁目射杀机,口中狞笑道:“没什么,咱们两人之中,今天反正只许有一个人走出门去,你懂了么?”

说话之时,手握银扇,举步朝韦宗方逼来。

韦宗方不自主的向旁退了一步,道:“你这是干什么?”

蓝君壁逼前一步,喝道:“站住,姓韦的,你有本领,就和本公子拼个死生存亡!”

韦宗方脸有忿色,但依然退后了一步,正容道:“咱们学武的人,志在行侠仗义,锄暴安良,像阁下这样好勇斗狠,逞一时意气,恕韦某没兴趣奉陪。”

蓝君壁目光闪动,大笑一声,银扇朝他鼻尖上一指,冷冷说道:“懦夫,凭你这几句话,本公子就会放过你么?再不亮剑,莫怪本公子扇下无情。”

韦宗方给他这声“懦夫”,叫得心头冒火,剑眉一轩,朗声道:“姓蓝的,你当韦某怕了你吗?”

蓝君壁冷哼道:“不怕最好,咱们各凭本领,以定胜负,谁先倒下去,只怪谁学艺不精!”

韦宗方只觉蓝君壁句句逼人,狂傲已极,他终究少年气盛,当着这许多人,如何忍得下去,不由朗笑一声道:“很好,韦某一定奉陪就是,只是尊驾总该说出和韦某舍命一拼的缘由何在?”

蓝君壁瘦削脸上,肌肉一阵*挛,厉笑道:“本公子就是瞧着你不顺眼……”手上银扇,倏地一划,直欺到韦宗方身前三四尺处,喝道:“你现在就知道了么?”

束小蕙面情冷落,鼻孔里轻哼了一声。

站在天寄子身后的辣手云英张曼冲口叫道:“韦大哥,快拔剑呀!”

韦宗方被对方一再相逼,只觉一般愤怒之气直冲上来,呛的一声,抽出一柄毫无锋芒的钝剑,正待挥剑出手,但在这一瞬之间,忽然回过头去,朝大家问道:“在场那一位,请赐借宝剑一用。”

辣手云英张曼很快抽出背上长剑,递了过去,口中说道:“韦大哥,用我这柄好了!”

蓝君壁瞧了张曼一眼,冷笑道:“不错,咱们是一场生死搏斗,自然要换一柄利剑才行!”

韦宗方接过长剑微笑道:“姓蓝的,你看走眼了!”

蓝君壁道:“我什么地方说错了?”

韦宗方没有理他,把长剑送还给张曼道:“姑娘请把此剑收

张曼妙目凝注,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韦宗方道:“此剑是姑娘随身之物,在下不好把它毁了,所以要找一把无用的长剑!”

张曼道:“一把剑值得了什么?毁就毁了,有什么要紧?”

韦宗方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先向姑娘谢了。”

辣手云英脸上一红,轻声道:“这还用谢?”

蓝君壁不耐的道:“你们说完了么?”

韦宗方剑眉扬动,左手执着张曼的长剑,右手提着自己那柄钝剑,霍地转过身来!

大家看他双手握剑,只当他要使双剑。

蓝君壁神色居做冷冷的道:“你纵是双剑同使,又能在本公子扇下,走得出几招?”

韦宗方星目放光,喝:“你瞧清楚了!”

右手钝剑忽然朝张曼那柄寒光闪闪的百练精钢长剑剑尖上削去!但听“刷”的一声,手起剑落,左手那柄长剑,剑尖立被削下了一片!

这下瞧得大家全都一怔,原来他手上这柄瞧不起眼的钝剑,竟然会是削铁如泥的宝刃!

韦宗方大笑一声,道:“你现在看清楚了,在下因不愿在兵刃上占你便宜,才要换上一柄长剑!”他说到这里,“呛”的一声,钝剑回匣,左手长剑,交到右手,卓然而立,目注蓝君壁喝道:“你现在可以进招了!”

蓝君壁被他气势所慑,微微一楞,突然脸露杀气,举手一扇直点过去,口中喝道:“你不要口出狂言,先接本公子三十招试试再说!”

他武功本极高强,此刻杀机已动,点出的一扇,更是强烈,一缕银光,带起轻啸之声!

韦宗方曾在上饶城外,和他动过手,知道对方武功极高,不愿和他硬砸,长剑一竖,一招“天道中和”,划出一圈银虹,身随剑走,巧妙绝伦地避开了蓝君壁一击,以守为攻,浑朴自然!

这一剑使的正是武当“两仪剑法”,天寄子早已听静玄道人说过,韦宗方是大师兄的门下,因此也特别注意!

蓝君壁冷冷一“哼,银扇上挑,猛削韦宗方的腕脉,他出手奇快,明明扇头上挑,斜削韦宗方脉门;但一到中途,突然幻化出三朵银花,一闪而至,改袭肋骨间三处大穴,当真狠辣已极,橘诡已极!

韦宗方身随剑走,连换了三个方位,震腕发剑,使了一招“一元复始”,剑尖朝上一振,漾起金钱大一个小小圆圈,急疾朝蓝君壁银扇撞去,这一剑,他在闪避对方袭击之下使出,看去就显得快速无比。

但听“呛”的一声,剑扇交击,蓝君壁似乎骤不及防,震得他一个身子突然跳了起来,飞快的后跃了一步。

天寄子目光一霎不霎盯着韦宗方,长眉微微皱了一下,心想:“这一式‘一元复始’,如论身法步法,原也不错,但在剑势上和原式就大大的走了样,大师兄怎会把好好一招包罗万象的‘一元复始’,改得如此火辣辣凌厉惊人!”

要知这招“一元复始”原是武当“两仪剑法”的精髓,剑发如画太极,一个圆圈应该剑在身外,但如今韦宗方划的圆圈,只有金钱大小,而且震力奇强,难怪天寄子瞧得暗暗皱眉了。

蓝君壁在第二招上,就被韦宗方震得身不由主的跳起三尺来高,手中摺扇几乎把持不住,心头不期一惊,急忙后跃“一步,心想:“这小子,手底下果然不弱!”轻敌之念,登时消灭了不少,口中冷冷喝道:“好剑法!”

人随声发,长身抖腕,直欺而上,手中摺扇银光乱闪,暴出满天扇影,朝韦宗方飞洒过来。

韦宗方一剑把对方震退,不觉精神大振,眼看蓝君壁扇影错落,急攻过来,同样大喝一声:“来得好!”

长剑盘空一旋,啸如龙吟,一振腕,剑尖连摆,直向蓝君壁扇影迎去!

但见一片清光银影,顿时交织在一处!片刻间,韦宗方和蓝君壁抢制先机,力搏了二十余回合。

韦宗方使的是一套武当“两仪剑法”,剑走弧形,大开大阖,确有正宗剑法的气概!蓝君壁一柄银扇狠辣诡异,专走偏锋,却是奇招迭出,霸道绝伦!

几轮疾攻之下,韦宗方就大有防不胜防,顾此失彼之感!

三十招过后,蓝君壁心头已是不耐,陡然大喝一声,扇势陡变,刹那间只见他愈打愈快,手不停挥,一柄招扇,银光如轮,人扇几乎连成一体,排空扇影,有如汹涌波涛,绵绵攻上,凌厉无匹。

韦宗方原已落了下风,此刻更是相形见拙,他斜退了半步,却一反刚才以快打快之势,长剑在胸前划了一个圆圈,去势极缓,一剑连一剑的悠悠推出。

说也奇快,他这种剑势,看去出剑缓慢,有气无力,毫无惊人之处,但蓝君壁的凌厉攻势,却被他剑剑截住,势道反而稳了下来!

武当天寄子手捻长髯,清癯的脸上开始有了微笑,他自然看得出韦宗方在这突然间,已由浮躁中冷静了下来,聚气凝神,抱中守一,正是武当“两仪剑法”的精奥之处!

蓝君壁突感眼前一花,耳中只听“当”的一声,右腕剧震,身子随着飞来之势,被人挑起,“呼”的斜飞而起,笔直冲了出去!等到他发觉不对,急忙深吸了一口长气,已经直飞出两三丈远,直向东首一堵墙壁撞去!

要知云南蓝家的“云里斜斗”,和昆仑派的“云龙八式”,都是以腾空扑击为主,蓝君壁武功造诣,已臻上乘,此时眼看自己快要撞上墙壁,收势已是不及,不觉急中生智,陡然倒转身子,双脚在墙上一顿,身如电射,像一支离弦之箭,招扇倏张,带着数尺长一片银光,三度向韦宗方平射击来!

这一着,当真来势如电,快到无以复加!

韦宗方堪堪把他震出,连长剑也是才行收回,蓝君壁已挟着凌厉风声,扑到面前,一时无暇多想,长剑疾挥,飞起三朵银花,同样以迅雷手法,迎击出去!

“三花现顶”,又是一记“两仪剑法”变了质的招数!

天寄子直是皱眉,他虽然亲眼目睹韦宗方两次把蓝君壁震出,好像其中含有极大震力;但只是想不出其中道理。

“当”,“当”,“当”!

接连三声金铁大震,发如连珠!蓝君壁被震得朝上连跳了三跳,银扇脱手飞出,化作一道银光,“夺”的一声,钉在石墙之上,他人也同时踉跄后退出七八步,才行站停,脸色惨白,紧闭着嘴chún,一声不作,似在调息运功!

韦宗方并没追击,只是横剑而立,他敢情也没把握取胜,因此对蓝君壁的银扇脱手,人被震伤也深感意外!

武当派的门人一个个喜形于色,天寄予也耸然动容!

坐在上首的万剑会主,口中轻“咦”了声,低低的道:“乾三震,他会是仙霞剑客的传人?”

仙霞剑客姜南山,正是武当出身,昔年万剑会的八大护法之一,也是南海之役,能够保住性命回来的三人之一。

(这三人,就是一灯大师,手创铁笔帮的陶百里、和仙霞剑客姜南山,但现在又多出一个矮胖老人天池钓叟,那么当年从南海逃回来的该有四人了。)

蓝君壁闭目调息,过了半晌,突然双目一睁,目光之中,满是怨毒之色,狠狠的注视着韦宗方,点头道:“姓韦的,你真以为胜过本公子么?”

他并没返身去取下银扇,双手箕张,一步步朝韦宗方逼来。

韦宗方瞧他脸色狞厉,大有和自己拼命之意。不觉怒哼道:“咱们胜负已分,难道你不承认?”

蓝君壁目射凶光,狞笑道:“本公子早已说过,咱们两人之中,今天只许有一个人活着出去!”

张曼冷哼道:“什么公子,不要脸!”

蓝君壁理也没理,依然双手当胸,一步步的朝韦宗方身前逼来!

双方相距,越来越近,韦宗方手横长剑,喝道:“站住,你是要和我在拳掌上分个高低了?”

蓝君壁厉声道:“我是要你的命!”

喝声出口,右手倏扬,一道蓝光,从他袖中飞射而出,那是一柄尺许长的短剑,剑锋一片暗蓝,分明淬过剧毒,直向韦宗方当胸射到!

韦宗方举剑一格,只听“嗒”的一声,手上长剑,立被对方毒剑削断了三寸来长一截,心头一惊,赶快一吸真气,身子向后疾退一步。

蓝君壁大笑一声,一招手,收回短剑,身形突发,振腕一剑,疾向韦宗方猛刺过去!

原来他这柄淬毒短剑,剑柄上系着一条极细银练,才能把发出去的剑招手收回,但因这一着实在太快了,大家谁也没有看得清楚,蓝君壁已经连剑带人,扑了过去!

韦宗方一剑未能封开对方剑势,自己手上的剑尖,反被削去了一截,已知不对,虽然向后疾退了一步,但疾欺而来的蓝君壁,却如影随形,紧随而上,手中淬毒短剑,遥遥持向韦宗方前胸。

韦宗方一面疾退,一面身躯不停的转动,似想闪让蓝君壁的剑势,那知蓝君壁双目发赤,觑定了韦宗方,紧紧相随不舍,一柄短剑,始终不离他前胸要害。

韦宗方又惊又怒,大喝一声,右手一挥,又是一记“一元复始”,疾向蓝君壁剑上撞去!

他原是试出自己这招“一元复始”,剑上震力极强,此刻发招,自然希望在这一撞之下,如能侥幸震飞对方短剑,自己才能扳回劣势,不然,今天势必非伤在对方剑下不可!

一剑出手,韦宗方立即向左边闪出!“嗒”,蓝芒一闪,韦宗方但觉手上一轻,自己一柄长剑,又被对方削去了三寸来长一截,落足未稳,蓝君壁的淬毒短剑,又已逼到前胸。

韦宗方大骇之下,右手长剑当胸,左手一挥,“呼”的劈出一掌,身躯又向左边急闪而出。

蓝君壁身形一侧,轻巧避开韦宗方劈出掌力的正面,手中短剑却丝毫不肯放松,依然指着韦宗方前胸。

韦宗方目光紧紧的觑定对方剑尖,左掌连续劈出,身躯随着劈出的掌势,不住左右挪移,倏忽之间,他已劈出一十二掌,脚下同时闪移了八个位置。

蓝君壁一身蓝衣,在韦宗方凌厉的掌风中,飘飘飞动,他身法奇诡,每次都能巧妙的闪开韦宗方掌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情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