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7章 有珠引剑

作者:东方玉

韦宗方根本想也役想到自己第一招上,就会把慕容修长剑引开,心中微微一怔,此时眼看对方长剑忽然斜削而来,也立时身形差旋,剑走弧形,朝左封出。

慕容修剑若游龙,瞬倏之间,一柄长剑,由一而二,由二而四,漾起了七八条光影,迎面洒来,韦宗方那敢大意,也立即全神贯注,专心运剑。

两人电光石火的交手了六七招,竟然是谁也未能占到便宜。

慕容修高声赞道:“韦少侠两仪剑法,果然纯熟无比!”

剑法倏变,刹那间,寒芒飞旋,剑气漫天,直把韦宗方圈在一片剑光之中。

韦宗方但觉四周有无数剑影一齐攻来,剑风森森,压力奇重,逼得自己一柄长剑,几乎施展不开!不!他根本不知如何封解才好?心头一急,不觉奋起全力,左手剑诀连扬,长剑圈动,绕身一匝,急挥而出,这一招“闭户诵经”,原是护身剑式,他因四周剑影压力奇重,才奋力朝外推出!

照说剑光缀绕身外,向外扩张,就该和对方剑影接触,发生一阵绵密的剑剑相击,才能挡开急骤攻来的无数剑影,那知就在他剑诀连扬之际,一片耀眼剑影倏然尽没,只有一支雪亮的剑光,剑头一昂,随着自己剑诀,朝左上方扬起!

这一着,韦宗方也体会出来了,对方的剑势,果然是被自己左手剑诀引开的!显而易见,自己果然在不知不觉之间,使出了“导阴接阳神功”,这和自己几次劈空发出的“裁云手”中,暗含“修罗力”一样,完全出于自动,并不是自己有意施为。

因为这一次,自己在剑诀连扬之际,就发觉慕容修攻来的无数支剑影,每一支上都含蕴了奇重力道,但剑诀才一扬起,这无数支重大力道,就被剑诀吸引,汇成一股洪流,跟着自己左手奔来,势道汹涌,自己一条左臂,几乎被震得发麻,但觉心神震动,难以承受。

这原是电光石火,一闪而过,就在自己剑诀朝左上方扬起的一刹那,这股力道也跟着激射而起,像排山倒海般一涌而上,射向天空,这就是许多剑影,倏合为一,自己看到的一支剑光,剑头昂起,随着自己左手,劈向上空的道理。

韦宗方这一证实自己确实具有“导阴接阳神功”的能耐,心头这份惊喜,当真不可言宣!

慕容修一轮急骤攻势,悉被韦宗方引开,他脸上丝毫没有惊奇之容,好像这一着,早在他意料之中一般,含着微笑,点点头,意似赞赏,身形斜斜飘退了一步,剑术名家,果然风度不凡,要是换了一个人,自己剑法,被人破去,岂不早就恼羞成怒了?

慕容修青衫飘忽,身随剑走,长剑左右摇挥,一片青光,宛如风起云涌,转瞬之间,已把两人身形一齐掩去!

两条人影,被一片青光莹幕所包,能看到的只是两个游走中的模糊影子。在场的人,都发党慕容修出手的剑势,似是比方才更加凌厉了许多!

辣手云英张曼直看得双目圆睁,紧张无比,向她哥哥张君恺问道:“二哥,这是什么剑法?”

梅花剑张君恺摇摇头,低声道:“慕容修出剑奇快,才会有此幻景。”

张曼道:“你看他有没有危险?”

这“他”,自然是指的韦宗方。

张君恺道:“他们说好了点到为止,想来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正说之间,突听慕容修的声音说道:“韦少侠小心了!”

剑光青影突然敛去,慕容修一条人影,已随声飞出一丈之外,手中长剑一挥,登时暴长起一道寻丈青光,直向韦宗方身前射去!

这一下连甘瘤子也突地站了起来,吃惊道:“驭剑术……”

韦宗方仅凭一套“两仪剑法”,和剑术已臻上乘的抱剑书生慕容修交手,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差得不可以道里计;但慕容修果然言而有信,严守印证武功,点到为止的规定,剑势出手,只要一遇上韦宗方稍有封架不及之时,立即撤招,自行收剑。

韦宗方心头既是感佩,又是惊奇,暗想:“你既要相让,又何必坚要和我比试?”

此刻慕容修缭绕身外的剑光,突然撤去,双肩一晃,人已飞射出一丈开外,韦宗方见他无缘无故的退了出去,心中方觉奇怪。

就在这微微一怔神之间,只见一道青蒙蒙的剑光,宛如匹练横空,直向自己投射而来!剑光未到,一股森森寒气,已直逼而来,凛烈得砭人肌肤!

耳中也同时听到慕容修“传音入密”的声音,说道:“韦少侠快用左手剑诀接引!”

这真比电光石火还炔,声音入耳,青蒙蒙的光华已到眼前,强烈的剑气,已笼罩了韦宗方前后一丈方圆,韦宗方根本连转个念头的时间都没有,只好一扬左手,捏了个剑诀,迎着匹练般剑光,向左引出。说也奇怪,本来扩及一丈方圆的森森剑气,在韦宗方剑诀一引之下,倏然消失!连那道青蒙蒙的光华,也在此时,突然敛去,恢复原状,依然只是一柄青光湛然的长剑。

青光一敛,原来慕容修不知何时,已到了韦宗方身前三尺左右,但他手上的一柄长剑,已被韦宗方引开,剑尖随着他左手的剑诀,朝左首上方歪去。

这一歪不打紧,但听“嘶”的一声,一股劲急剑锋,经过遏制引导,随着剑尖所指,突然冲剑而出,向左上方射去,但听一阵哗啦啦巨响,三支殿椽,剑光一扫,立被削断,大片檐瓦,纷纷泻落!这份声势,瞧得在场之人,无不暗暗凛骇。

慕容修果然不愧是万剑会的首席总管,光是这一剑,武林中已很少有人能挡!当然大家更凛骇的还是韦宗方,他小小年纪,竟然练成了绝世神功,连剑术中最难抵挡的驭剑术,都被他引导开去了!

慕容修忽然长剑一收,飘退数尺迅疾回过头去,目光朝上首万剑会主掠去,微微点头,接着朗朗笑道:“韦少侠果然高明,兄弟认输!”

这话从万剑会青穗总管抱剑书生口中说出来,当真令人吃惊!

一个成名多年的剑术大家,肯当着各派高手面前,自承落败!

输、他当然是输了。在座的都是高手谁都看的出来,他使出了三种不同剑术,都被韦宗方以“导阴接阳”手法所引开,这是韦宗方的“导阴接阳神功”使他技无所使,但如论剑术上的成就,韦宗方是难望他项背的。

武当天寄子、少林十住大师,都感到大出意外。

尤其是武当的门人,静玄道人,张君恺、张曼三人,脸上不期都绽出了笑容,因为韦宗方是以武当派的剑法,连胜了蓝君壁、慕容修两人。

这对武当派来说,该是一件十分光荣之事!

在座的人中,只有甘瘤子一个人看到了慕容修向万剑会主使的眼色,和微微点头,他两道浓眉,不禁微微一皱,心中暗自思索:“青穗总管慕容修此举,必有深意。”

韦宗方依照慕容修“传音入密”的指点才引开他匹练般剑光,此刻突然听到慕容修公开宣布认输,不觉愕然抬头,脸上一红,连忙返剑入鞘抱拳道:“在下多蒙慕容修总管一再相让,才能勉强支持,不然在下早就抵挡不住了,输的应该是在下才对。”

慕容修双目神光湛湛,掠过在座群雄,哈哈大笑道:“韦少侠胜而不骄,虚怀若谷,这份胸襟,兄弟至表钦忱,韦少侠说的原也不错,如论剑术,兄弟练剑多年,在招式变化,和对敌经验上,兄弟自是略占优势,但韦少侠精擅‘导阴接阳’神功,兄弟的凌厉剑势,悉被引开,无法伤到韦少侠,也是事实,因此这场印证,胜方自然是韦少侠了。”

韦宗方不安的道:“慕容总管谬誉,在下实在汗颜无地,愧不敢当……”

万剑会主起身道:“慕容总管说的,确是实情,韦兄也无须太谦……”他说到这里,缓缓离座走出,含笑道:“兄弟久闻。导阴接阳神功,乃是修罗门不传之秘,方才韦兄引开慕容总管驭剑之术,使兄弟大开眼界,蔚为奇观……”

口气一顿,目光缓缓扫了众人一眼,又道:“敝会以万剑为名,剑术一道,不敢自诩天下第一,但和武林各大门派,敢说也并无多让……

万剑会主这还算说的十分客气,但在座的少林十住大师和武当天子脸上,已经有了异容!

那是因为少林“达摩剑法”和武当“两仪剑法”,都是武林中的正宗剑术,万剑会主口里这句“并无多让”,已经隐然有凌驾两派剑术之上之意。

十住大师和天寄子虽是有道之人,但这话听到耳里,终究有些不是滋味。

万剑会主可没去理会他们,也许根本没把少林、武当放在眼里,只听他继续说道:“因此也引起了兄弟好奇之心,颇想跟韦兄讨教几招,不知韦兄意下如何?”

韦宗方神色一凛,暗暗忖道:“万剑会主自号万剑之主,剑术上的成就,自然又高过青穗总管甚多,自己‘导阴接阳’之术,虽然屡试屡验,能够引导开敌人长剑,但对方终究是一门之主,自己如果败在他剑下,还不要紧,万一胜了他,岂不使他难堪?”心念闪电一转,立即惶恐的道:“会主剑术,岂是在下能企及?这个在下万万不敢。”

万剑会主傲然说道:“韦兄何须太谦。”

话声一落,右手握住剑柄,缓缓抽出长剑来,长剑出匣,大家才瞧清原来万剑会主这柄长剑,竟然是黄金铸成,金光烁然,耀日生霞!

万剑会主似乎十分珍视他这柄金剑,长剑出匣,伸出他白嫩的左手,轻轻拂拭着剑脊,缓缓抬起头来,说道:“韦兄请亮剑!”

韦宗方后退一步,连连抱拳道:“会主原谅,在下实在不敢应命。”

万剑会主冷冷一哼,手中金剑,轻轻一漾,嗡然有声,抬目道:“兄弟剑已经拔出来了,怎能收得回去?印证武功,志在切磋,韦兄再要坚拒,就是瞧不起兄弟了!”

韦宗方面有难色,嗫嚅道:“会主这般说法,岂非强人所难?在下微未之技,怎好和会主相较?这个在下……”

万剑会主晶莹双目,神光闪动,轻笑道:“韦兄不必推辞,你不亮剑,兄弟要发招了!”

韦宗方给他一再相逼,心中暗想:“自己只是试出‘导阴接阳’之术,能够引开敌人剑势,一再推辞,只是为了胜了你,怕你万剑会主面子上不好看而已,难道是我怕你会成?”年轻人谁不好强,心念转动,不觉剑眉一轩,朗笑道:“会主既然坚慾赐教,在下再要推辞,倒是显得小气了!”

万剑会主淡金脸微微一动,笑道:“韦兄答应了么?”

韦宗方道:“恭敬不如从命,在下当得奉陪。”

随着话声,右腕一抬,七修剑呛然出鞘。

万剑会主赞道:“这才是英雄本色!”

韦宗方正身卓立,左手缓缓举起,暗掐剑诀,抬目道:“会主请赐招。”

万剑会主长剑斜横,一双清澈的眼睛,此时神光渐渐强烈,直似两道冷电,投注在韦宗方身上,徐徐说道:“也许兄弟这柄金剑,不受内功导引,韦兄可得小心!”

说完右腕一举,金剑平胸推出。

甘瘤子听了他这句话,突然想到先前青穗总管慕容修在出场之时,似是万剑会主所授意的,再证以方才慕容修向他暗暗点头,心头不觉恍然大悟,忖道:“原来他们果然是存心试他的了!”

韦宗方长剑抱胸,目注万剑会主,静候对方发剑,此时听他说出金剑不受“导阴接阳”神功吸引之言,心中立时生出反感!暗想:“蓝君壁的淬毒短剑,和慕容修的长剑,都被自己毫不费力的吸引开去,难道你的金剑,就会吸引不开?”

他原先因对方身为万剑会主,自己和他动手过招,不能大使对方难堪,打算不到万不得已,尽量避免左手引他的剑。但经他这么一说,不由引起逞强之心,他说引不开,我就偏要引给你看!

他“两仪剑法”的起手式“玉笏朝天”,原是剑诀先引,长剑后发,心念一动,就故意把剑诀朝前一扬,徐徐向左引去,这真叫做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阴!

韦宗方方才和蓝君壁,慕容修两人动手之际,无意使来,几乎一引就开,百发百中,这回存心要想引开对方长剑,“导阴接阳”神功,就突然失灵了!

万剑会主的剑势,去得虽缓,但韦宗方剑诀一引,没有引开他的金剑,剑势纵然不快,一点金影也快已接近胸前要穴!

韦宗方心头一惊,脸上登时胀得通红,不待对方剑势刺到,右腕一振,七修剑疾翻而起,向万剑会主金剑上砸去!

万剑会主手腕一缩,金剑突然收了回去,轻笑一声道:“我说如何?”

韦宗方听他出言相笑,不觉心头火发,长剑同时很快一收,在胸前划了一个圆圈,疾推而出。

万剑会主喝了声:“好……”

手腕振处,幻起朵朵金花,剑光闪动中,身子忽然轻轻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有珠引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