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29章 七里奇毒

作者:东方玉

就在他离去之时,韦宗方听到一缕极细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小兄弟,令尊尚在人世,老夫自会派人通知与你。”

韦宗方蓦然一震,急忙抬头道:“老丈请留步!”

暮色苍茫之中,那里还有绿袍老人的踪影?连方才站在茅舍左右的四个青袍白髯老人和八个灰衣老人,也早已不知去向。

韦宗方听他说出父亲尚在人世之言,虽然不知真伪,心头一急,正待纵身追去!

甘瘤子一把拉往,道:“韦兄弟,你追他做甚?”

韦宗方道:“他方才说家父尚在人世,我要问问清楚。”

束小惠盈盈走了过来,问道:“韦少侠你认识他么?”

韦宗方道:“在下不认识。”

甘瘤子大笑道:“韦兄弟既然不识其人,他的话自然不能相信的了。”

束小惠道:“是啊,这人外貌阴险,决不是好人。”接着回头道:“欧伯怕,你知道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路数?”

金臂神将欧桓摇摇头道:“此人从没在江湖上见过。”

甘瘤子道:“不错,在下也不曾见过此人。”

柳凌波道:“据小妹推测,此人极可能是毒沙峡来的。”

韦宗方沉吟道:“听他方才说出来的话,也似有可信之处。”

柳凌波冷哼道:“沙天佑自然已把你的情形,告诉了他,要编造一番话,还不容易?”

束小惠望着韦宗方道:“韦少侠到底要去那里?”

韦宗方给绿袍老人这一说,心头更是急于要去找不知名叔叔,这就说道:“在下身世未明,急于去找一位叔叔,多蒙束姑娘、欧老丈和甘兄诸位赶来相助,内心至为感激,在下就此别过。”

说完,向大家拱手作了个长揖,转身急奔而去。

束小惠望着他身形,一脸幽怨,跺跺脚道:“欧伯伯,我们也走吧!”

说罢,缓缓朝柳林走去。

夜风吹着她飘曳的衣裙,她只是低头徐行,袭上她心头的幽怨愁思,从她离去的神态上,已经表露无遗。

欧老头弯着腰,跟在她身后,四名褐衣大汉,又跟在欧老头身后,谁也没有作声。

一行人渐渐远去,柳凌波轻轻叹息了一声,回目道:“三妹遇上了劲敌啦!”

甘瘤子豁然笑道:“这种事,谁也帮不上她的忙。”

柳凌波哼道:“师傅要三妹跟着天池钓叟去,根本就是失着!”

韦宗方别过束小惠,甘瘤子等人,一路疾奔,一口气奔出六七里路,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一跤跌在地上。

就在韦宗方刚刚倒下,他身后不远有十几条黑影,疾如浮矢,飞掠而来!黑影泻落韦宗方身边,一共是十六名身穿青色劲装的佩剑汉子,他们落到地上立即分四面散布开去,各自按剑而立。

其中一人却蹲下身去,在韦宗方身上,仔细看了一阵,才轻吁口气,直起身来,垂手肃立,似在等候着什么人。

这时又有一名青衫儒中的佩剑文士,步履轻快,潇洒的走了过来,此人非别,正是万剑会的青穗总管抱剑书生慕容修!十六名青穗剑士立时躬身施礼。

慕容修目光一掠,问道:“韦少侠可是负了什么伤么?”

站在韦宗方身边的那名剑士躬身笑道:“韦少侠身上并没有负伤,好像是中了毒,神智昏迷,不省人事。”

慕容修皱皱眉道:“会是中毒?”他目光一抬,挥手道:“你们把他抬到树林中去施救。”

十六名剑士同声应“是”,立时有人抬起韦宗方,退入路边一片树林之中。

抱剑书生慕容修脸含微笑,在林前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但他一双精光熠熠的眼睛,却有意无意的向四外扫望了一眼。此时天色已黑,极目荒郊,远山起伏,烟景迷蒙!

慕容修神态安详,徐徐抬头说道:“朋友身份已露,那也不用再隐藏了!”

“哈哈……”三丈外一株大树上,突然响起一声略带沙哑的长笑,一道黑影,随着笑声,飞落地上!此人落到地上,接着又有四条瘦小黑影,跟着从另外两株树上,疾飞而下!

慕容修潇洒的站起身来,拱拱手笑道:“兄弟还当是谁,原来沙兄一路缀着兄弟,兴致倒是不浅!”

原来从大树飞落下来的正是黑煞星君沙天佑,他身后一字站着四个手捧拂尘的黑衣道童。

沙天佑阴笑一声,道:“慕容老哥这话不知从何说起?若说一路跟缀兄弟的,只怕是慕容老哥吧?”

慕容修微笑道:“兄弟明明坐在这里,沙兄一来,就隐身上树,能说是兄弟跟缀沙兄么?”

沙天佑嘿嘿干笑道:“青穗总管果然高明,兄弟居然会被你调虎离山,引了开去,终于落后一步,即此一点,就不得不佩服你慕容老哥机智过人。”

慕容修微微一怔道:“沙兄此语怎说?”

沙天佑大笑道:“咱们光棍眼里不揉砂子,慕容老哥要你手下剑士,假扮韦宗方,把兄弟几个蠢徒引入岔道,难道还是假的?”

慕容修道:“沙兄误会了,兄弟手下几时假扮过韦少侠?”

沙天佑目光深沉,阴笑道:“当然不是假扮,只是衣着相同,身材相似,天色昏黑之下,就这样也已够了。”

慕容修淡淡一笑,接着正容道:“沙兄把兄弟手下怎样了?”

沙天佑道:“万剑会的青穗剑士,凭兄弟门下劣徒又能如何,他们发现追错了人,自然算了。”

慕容修冷笑道:“沙兄终于承认迫踪了吧?”

沙天佑豁然笑道:“迫踪韦宗方,兄弟何须抵赖?”说到这里,问道:“难道慕容老哥亲率青穗剑士,不是迫踪韦宗方来的?”

慕容修道:“当然也是。”

沙天佑目光闪动,问道:“慕容老哥略使小计,把兄弟引岔,你们自然追上他了?”

慕容修点头道:“自然追上了。”

沙天佑急急问道:“他人呢?”

慕容修微笑道:“不瞒沙兄说,他已被兄弟手下拿住了。”刚说到这里,只见一青穗剑士匆匆从林中走出,朝慕容修躬身行礼,说道:“禀报总管……”

他目光一掠,敢情瞧到了沙天佑等人,忽然往口不说。

慕容修安详的道:“什么事,但说无妨。”

那青穗剑士低声道:“东西不在他身上。”

慕容修精神一怔,道:“有这等事,你搜过了?”

那青穗剑士道:“属下都搜过了。”

慕容修沉吟道:“这就奇了!”

说到这里,右手轻轻一挥,青穗剑士躬身退下。

沙天佑站在他一丈开外,双目凝注,只是盯在那青穗剑士身上,他内功精湛,青穗剑士说的声音虽低,他自然仍可听的清楚,心中暗暗冷哼一声:“好小子,你又想在我面前,故弄玄虚了!”

但他却是神色不动,故作没有听到一般,等青穗剑大退下,才抬目道:“慕容老哥总该知道兄弟来意吧?”

慕容修淡淡的道:“兄弟自然知道。”

沙天佑道:“慕容老哥知道就好,兄弟奉命行事,志在必得。”

慕容修仰天朗笑道:“这倒不错,兄弟同样也是奉命行事,志在必得。”

沙天佑怒声道:“慕容老哥总该知道姓韦的是中了咱们‘七晨香’,否则那会轻易被你们截获?”

慕容修道:“但他已落在兄弟手里了。”

沙天佑厉笑道:“慕容老哥这么说法,显然是不顾两家和气了?”

慕容修道:“沙兄这么说,兄弟也是没有办法之事。”

沙天佑道:“慕容老哥认为准能胜得了兄弟么?”

慕容修淡淡说道:“兄弟奉命行事,胜负那是另一回事,但沙兄要想从兄弟手中把人夺走,只怕也并非易事。”

沙天佑嘿然道:“很好,这叫骑驴看脚本,走着瞧了!”

慕容修右手一抬,一道青光,呛然出匣,大笑道:“走着瞧,不如现开销,沙兄请亮兵刃。”

沙天佑拱拱手道:“慕容老哥剑法精奇,兄弟自知不是对手。”

慕容修道:“那么沙兄是要使毒了?”

沙天佑依然拱拱手道:“兄弟真要使毒,只怕慕容兄……”

慕容修剑眉陡轩,大笑道:“可是兄弟早就束手就缚了么?哈哈,沙兄但请出手!”

沙天佑摇手道:“慕容老哥歇怒,今日之事,另有主持大局的人,兄弟只是为了毒沙峡和万剑会两家和气,才来向慕容老哥进言。”

慕容修道:“沙兄那是不用说了。”

沙天佑再次拱拱手道:“兄弟暂且告退,请慕容老哥三思。”

说完,忽然向后退去。

慕容修大喝道:“沙天佑,你有何诡计,只管使来,慕容修自然接得下来。”

沙天佑去的极快,一面大笑道:“慕容老哥,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慕容修是何等人物,四外暗影中,早已有人潜伏,如何瞒得过他耳目?闻言冷冷一哼,也并不放在心上,但就在沙佑天率着四个童子,迅速退去的同时,只听“嗤”的一声,一道蓝色火焰,从十余丈外冲夭而起!

慕容修心中微微一哂,忖道:“这大概是他们围攻的信号了!”

心念方动,瞥见七八条灰影,疾奔而来!

慕容修抬手出剑,大喝一声道:“站住!”

那七八条灰影来势极快,瞬息之间,已掠到身前,那是八个身穿灰色长衫,手握铁尺的老人。他们在慕容修喝声之中,四个在他面前停住,另外四人,倏然分开,抢到了慕容修左右两面。

毒沙峡,江湖上只闻其名,实际情形,谁也弄不清楚。

慕容修眼看这八个灰衣老人,身法奇快,眉眼之间,冷漠阴森,心中不期暗暗一怔,暗想:“不知他们在毒沙峡是何等身份之人?”不觉修眉一轩,大笑道:“就凭你们八个,想和慕容修动手?”

那八个灰衣老人并不作答,其中一个突然口中发出一声低啸,八柄铁尺陡然间一齐发动,尺影纵横,合围而上!

慕容修朗笑一声,长剑疾起,一招“千军辟易”,剑光飞卷,护住全身,只闻一阵金钦交鸣,攻到他左右前后的点点尺影,尽数为长剑震荡开去。

但慕容修也同时感到八柄铁尺,竟然沉猛无比!不,八柄铁尺竟然都有一股极强吸引力,差幸是自己,要是换了个人,长剑非被他们吸住不可。心头不期大吃一惊,暗想:“这八人纵然内功精深,也不可能会在出手攻敌的招式上,暗含吸力,莫非他们铁尺是磁铁做的?自己倒确实不可大意!”

他终究见多识广,一下就猜出他们手上是磁尺了。

那八个灰衣老人第一招上,就被慕容修长剑震荡开手中铁尺,各自微微一愕,但他们似是极善合击之术,手上铁尺虽被慕容修荡开,但身形却凝立不动,毫无退让,铁尺一抡,在相互援救之下,不让慕容修还击,再次急攻而来。

这一下,八人之枷乎已分出了四个人专门截击长剑,和慕容修记记硬打硬砸,另外四人却专似主攻,分由左右前后下手。

慕容修身为万剑会青穗总管,剑上造诣纵然精湛,但在这八个灰衣老人分工合击之下,却也感到大受威胁,剑势变化,被他们中途截住,硬打硬砸,自然难以尽展所长。

这一场激战,当真凌厉已极,但听剑尺交击,“锵”“锵”之声发出连珠般暴响!就在慕容修独斗八个灰衣老人的同时,四周呼哨乍起,二三十条矫捷黑影,奇快绝伦,纷向林中扑去。

慕容修手下的青穗剑士个个都是千中挑一的剑术高手,一旦发现强敌来犯,纷纷挥剑迎击!刹那之间,偌大林中,登时响起了一片刀剑击撞之声。

抱剑书生慕容修在八个灰衣老人磁尺环攻之中,剑势不时受到拦截。他终究是久经大敌之人,这一发现对方八人绵密无间的分工合击,再加上他们手中铁尺,又是特制磁铁所铸,心头登时明白过来!

毒沙峡这些人,分明是针对万剑会设计的,由此可见他们处心积虑,已非一日,那是把万剑会当作了他们称雄武林的唯一强敌。

“今晚自己纵有将计就计之心,但不给你们一个厉害,岂不弱了抱剑书生的威名?”

慕容修在他们一味的反攻之下,自然止不住心头冒火,但他心中早有安排的“将计就计”,究是如何,谁也无法知道。他一面挥腕运剑,一面默察八个灰衣老人的轮番攻势,似有一定变化。

四个和自己硬打硬砸的,虽是阻截自己剑势变化,但主要还是配合四个向自己进攻的人,因为自己剑势受阻,才使他们有隙可乘,话虽如此,这八个灰衣老人武功之高,确也非同小可!

慕容修冷冷一哼,剑势陡然一紧,一记“疏影斜横”,攻向右侧老人!另一个老人一看慕容修挥剑攻来,立即横尺拦出,右侧老人尺头一点,乘隙而入。

慕容修这一剑是有意诱敌,眼看对方一攻一砸,同时袭到,不觉大喝一声,剑势直出,暗运功力,突然加快,身形同时一偏,疾欺过去。他这一偏身欺进,右侧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七里奇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