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剑珠》

第30章 李代桃僵

作者:东方玉

慕容修和十三名青穗剑士,经过一阵坐息,内腑剧痛已止,只是不能运气,闻言缓缓睁目,道:“是秦兄赶来了?”

秦大成道:“兄弟奉剑主之命,驰援而来,慕容兄伤势怎样了?”

慕容修站起身来,只觉不运气,内腑就并不疼痛,一面摇摇头道:“兄弟和他们都是中了剧毒。”

“中毒?”秦大成吃惊道:“慕容兄可是遇上了毒沙峡的人?”

慕容修道:“要是对面施毒,兄弟岂会无备?这极可能是咱们饭菜中,被人做了手脚……”

秦大成暗暗一震,道:“有这等事?”他目光一转,又道:“慕容兄带出来的十六名剑士,可是有了伤亡?”

慕容修道:“不错,方才激战之时,曾有三名弟兄重伤不治。”

秦大成道:“慕容兄可曾迫上韦少侠么?”

慕容修道:“兄弟赶到此地,韦少侠中毒不支,已是昏迷不省人事,奇怪的他身上的引剑珠、镂文犀都已不见。”

秦大成哦了一声道:“他人呢?可是被毒沙峡的人劫走了?”

慕容修道:“说来惭愧,兄弟和他们一场激战,堪堪把他们击退,终于毒发不支,以致韦少侠被那沙天佑劫走。”

秦大成脸上飞过一丝橘笑,怒嘿道:“兄弟迟来一步,至有此失,哦,慕容兄不知还能上马么?”

慕容修道:“兄弟所中剧毒,只要不运气,还无大碍,大概骑马还不妨事。”

秦大成道:“那么慕容兄就请上马,韦少侠既已落在毒沙峡人手中,此事还得立刻禀报剑主,谋求善策才好。”

说话之时,已有一名黑穗剑士牵过马匹,扶着慕容修上马,牵马而行。

十三名青穗剑士,也由黑穗剑士扶持,两人一骑,急急向泌姆山赶去。

初更时分。

泌姆山山腹一间布置华丽的石室中,四周石门紧闭,每一道门外,都有两名手仗长剑的黑穗剑士把守,气氛显得异常严肃,简直如临大敌!

石室中万剑会的几位重要人物,正在紧急秘密议事,室顶那盏琉璃灯,灯光明亮,四周石壁,嵌着的明珠,依然吐着柔和的光辉!

但室中的每一个人,莫不心头沉重!

万剑会主端坐在正中一张紫檀锦椅上,一张淡金脸还看不出有何表情,可是他身后侍立着三个腰佩淡黄穗剑的女子,脸上都有激愤之色。

万剑会主对面两把椅上,左首坐的是青穗剑总管抱剑书生慕容修,右首椅上则是黑穗总管搜魂鬼手秦大成这两位总管,同样面色凝重,似是遇上了极大难题。

石室中的空气,使人感到异常沉闷,沉寂得坠针可闻!

平日万剑会主遇上重大困难的时候,都是如此,这是习惯,他需要思考,静静的坐在椅上没有开口,在座的人,谁敢多说?

过了半晌,万剑会主目光微微抬动,问道:“快初更了吧?"黑穗总管秦大成慌忙答道:“只怕初更已过了。”

万剑会主吁了口气道:“卓九妹这时候还不回来,只怕也出事了!”

秦大成乘机问道:“剑主要卓姑娘去了那里?”

万剑会主有意无意的瞧了他一眼,徐徐说道:“本座因韦少侠身怀重宝,一经传出,只怕觊觎的人不在少数,慕容总管走后,本座要卓九妹暗中跟踪南海门的人,看看他们有何举动?”

秦大成嘿然阴笑道:“南海门那丫头,似是对韦少侠暗生情愫,想来还不致对韦少侠下手,只是卓姑娘如被那姓欧的老头发现,这就难说了。”

万剑会主道:“本座耽心的倒并不在此,如论卓九妹武功,纵非那姓欧的对手,要想全身而退,也不是难事,试想慕容总管和毒沙峡的人,曾有一场激战,着了人家的道,还情有可说,但本座和所有的人,也会被人家暗施手脚,全体中毒,卓九妹自然也不例外了。”

原来万剑会主和所有万剑会的人,全都中了毒!

慕容修道:“此事确实溪跷,咱们在泌姆山的人,竟会全数中毒,属下想来,只有两种可能,一定是被人混人,在饭菜之中,做下了手脚,另一个,就是咱们这里,出了内姦……”

站在万剑会主身后三名女侍,左首一个接口道:“不错,咱们这里,准是出了内姦,秦总管,你手下的剑士中,可有什么来历不明的人么?”

黑穗总管秦大成拭拭汗道:“任姑娘下问,兄弟实在难以作答,兄弟手下七十二名剑士,投效万剑会,都在十年以上,兄弟纵然不敢说没有问题,但一时也不易查得出来。”

万剑会主冷冷说道:“纵有内姦,咱们也不怕他飞上天去。”

秦大成垂首道:“属下该死,这等意外之事,会在属下辖下发生,唉,属下连何时中的毒,都会一无所知……”

慕容修暗暗哼道:“看你几时像中了毒?”

秦大成续道:“属下之意、剑主中毒之事、目前似乎不宜声张。”

万剑会主哼道:“假如咱们这里,确有内姦,咱们纵然不声张开去,他既在菜饭之中,下了剧毒,难道不会把消息传递出去?”

秦大成嗫嚅说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万剑会主目光一抬,冷冷的道:“本座倒要听听秦总管的高见。”

秦大成道:“属下之意,咱们这里连剑主在内,一共只有六人,当然不可能会有姦细……”

万剑会主身后一个侍女冷声道:“这很难说。”

秦大成老脸一红,尴尬的道:“咱们全都中了毒,泌姆山是黑穗堂所在,许姑娘要这么说,那么这姦细只有兄弟了。”

许姑娘道:“难道我说错了么?”

万剑会主道:“飞妹不准乱说,听秦总管说下去。”

原来万剑会主驾前四侍,除了黑文君卓九妹之外,目前侍立在万剑会主身后的三人,是任剑妹、许飞妹、林天妹。

这四人各擅“飞龙九式”,每人名字中,合为“九剑飞天”,乃是万剑会仅次于剑主的高手,只是在名义上,乃是万剑会主的侍女。

黑穗总管秦大成经剑主一说,连忙躬身道:“属下之意,方才慕容总管曾听沙天佑说过,三日之内只要不动真气,中毒之人,尚不致发生危险。目前唯一急务,剑主立即飞鸽传书,命樊、宫、陆三位总管火速来援,必须在三日之内,赶来此地。”

万剑会主口中“唔”了一声。

秦大成又道:“至于咱们这里,只要封闭出口,纵有强敌来袭,一二日内,也莫想攻得进来……”

万剑会主微微点头,依然没有作声。

秦大成目光一转,又道:“只要咱们这几个人不声张出去,自然无人得知剑主中毒之事,何况剑主戴有面具,别人也不易瞧得出来……”

原来万剑会主这张淡金脸,果然戴着面具!

秦大成眼看万剑会主没有作声,顿了一顿,续道:“属下认为剑主如能再接见几名剑士,使他们传出剑主并无中毒之象,不但可安人心,假如咱们这里,真有内姦,也可使敌人莫测高深,不知剑主认为是否可行?”

万剑会主淡淡问道:“秦总管要本座召见什么人?”

秦大成道:“属下之意,那黄山麻冠道人、铁罗汉广明、和鄱阳秃尾老龙屠三省三人,在江湖上都是久负盛名之士,投效本会,尚未见过剑主……”

万剑会主道:“你要本座召见他们三人么?”

秦大成道:“属下尚有下情奉陈。”

万剑会主道:“秦总管还有什么事?”

秦大成道:“属下黑穗堂名下,副总管柏文蔚身故之后,尚无适当人选递补,这三人不论武功,机智和在江湖上的名气,都是合适人选,属下想请剑主见过三人之后,就中决定一人,担任黑穗堂副总管之职。”

万剑会主点点头道:“本座都同意了,秦总管速即传下令去,要樊总管他们在三日之内,赶来驰援,至于麻冠道人等三人,可在明晨带来见我。”

秦大成连忙起身道:“属下遵命。”

万剑会主道:“本座需要休息了,两位总管请吧!”

慕容修也同时站起身子,和秦大成两人,退出屋去。

韦宗方醒来时,他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是一间陈设简陋的卧房,自己躺卧在一张木床上,身上盖了一条布棉被,床边一张木桌上,放一盏灯檠,灯芯结了一个如意似的灯花,灯光并不明亮。

茅屋、板窗,四周蛙鸣,国国如潮,并且还隐隐可以听到犬吠。

够了,就凭眼前这些物事,韦宗方已可猜想的到这是农村人家的一间卧房,自己怎会睡在这里呢?竭力思索,也想不起来。

韦宗方长长吁了口气,准备挺身坐起,那知一挺之间,忽然头脑昏胀,四肢乏力,无法坐起,心头蓦的一怔,立时警觉到自己的头脑昏胀和四肢乏力,并不是一回事情!

这是近来在江湖上多走了几天,经验告诉他的头脑昏胀,是自已被人下了蒙汗葯之类的东西,醒来之后必有的现象,至于四肢乏力,则是被人点了穴道,四股不能动弹!

于是使他想起在途中遇上自称是自己父执的绿袍老人,后来甘瘤子,和束小惠等人赶到,绿袍老人走了,自己急于找寻不知名的叔叔,别过众人,一路疾奔……

后来,再也想不起来了。那么,自己的躺在这里,是着了人家的道?就算中人暗算,自己怎会一无所知……

正在忖思之间,突然门声呀然,一个身材苗条的玄衣女子缓步而入,直向床前行来!

韦宗方睁大双目,侧脸瞧去,那女子一身玄色衣裙,年约二十三四,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亮亮的眼睛,小小的嘴巴……还有,她腰间悬着的一柄长剑,垂着淡黄剑穗,她脸上含着笑容,两道秋水般的眼神,正望着自己!韦宗方认识,她正是万剑会主驾前四侍之一的黑文君卓九妹!

于是韦宗方恍然大悟,自己落在万剑会的手里了!无怪会不知不觉的中了蒙汗葯,那是自己喝过他们的茶水。

无怪被人点了四肢的穴道,那是他们早已派人守在路中,等自己昏过去了才掳来此地。匹夫无罪,怀壁甚罪,引剑珠、镂文犀,两者之间,只要有一件,就足以引人觊觎,何况两件东西都在自己身上,更何况这两件宝物,都是克制万剑会的东西,他们自然不肯放过的了。

卓九妹款款行近,两道秋波凝注在韦宗方的脸上,轻声问道:“你醒过来了么?”

话声温柔,不像她平日那样冷冰冰的声音,从这轻柔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对韦宗方十分关注!

韦宗方心中暗暗一哼,冷声道:“刚刚醒来。”他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语声一顿,接着又道:“卓姑娘奉命行事,这件功劳,倒是不小!”

卓九妹睁大双目,奇道:“你认识我?啊,你说什么?”

韦宗方道:“难道你不是奉万剑会主命来的?”

卓九妹笑道:“自然是了。”

韦宗方道:“卓姑娘擒住了在下,自然是件大大的功劳,在下说错了么?”

卓九妹嗤的笑道:“是我擒住了你?”

韦宗方道:“难道不是?”

卓九妹笑着问道:“我为什么要擒住你呢?”

韦宗方冷哼道:“这还用在下说么?”

卓九妹眨动眼睛道:“你自然要说,不说我怎会知道?”

韦宗方道:“那你是干什么来的?”

卓九妹咕的轻笑了声,道:“我就要听你说说,我是干什么来的?”

韦宗方心头火起,冷笑道:“在下醒来之后,头脑昏胀,四肢不能动弹,自是你们暗施阴谋鬼计,使用*葯,再点我穴道,才把我擒来,目的当然在于引剑珠、镂文犀了。”

卓九妹娇笑道:“你真聪明,全给你猜对了。”

韦宗方怒声道:“用阴谋诡计,擒住了我,也非英雄行径。”

卓九妹眼珠一转,又道:“你是说我奉剑主之命,暗算于你了?”

韦宗方道:“难道不对?”

卓九妹道:“很对,嗯,韦少侠对我们剑主的看法如何呢?”

韦宗方道:“贵会主潇洒不群,为人豪迈,原是可交之友,可惜……”

卓九妹目光一亮,凝注着韦宗方问道:“可惜什么?”

韦宗方道:“可惜当了万剑会主。”

卓九妹柔声道:“你说得明白一点好么?”

韦宗方道:“当了万剑会主,自然是以贵会利益为重。”

卓九妹道:“你是说,本来你们可以做个很好的朋友,就是因为剑主是万剑会主,为了本会利益,才谋夺你的引剑珠、镂文犀,不能顾全朋友,对不对?”

韦宗方道:“不错。”。

卓九妹道:“你真是咱们剑主的知己!”

韦宗方道:“可惜现在已成了敌人。”

卓九妹举掌拍开韦宗方左臂穴道,笑道:“韦少侠瞧瞧引剑珠还在不在你手上?”

她只解开了韦宗方左臂穴道,韦宗方举手一瞧,镶嵌引剑珠的戒指,依然戴在自己手上。

卓九妹又从桌上取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李代桃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引剑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